发博文

罗家店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看破世事难睁眼,阅尽人情暗点头。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76519
  • 本日访问数: 47
  • 昨日访问数: 179
  • 本周访问数: 1468
更多
博文

这年头,做人爱做阔人,开车爱开豪车,人人爱吃的米粉,也有喜欢吃豪华版的。南宁八珍粉,就是一种微型豪华版米粉。其他出名的一般米粉,任你怎么加配料搞得身价奇高,但和八珍粉一比,就遮不住暴发户的面目——人家非得八种配料齐全,才配叫八珍粉,其他米粉纵然配料拼命加量,也不过像小瘪三置了件皮夹克,如何看得出富贵气来?

八珍粉是南宁百年老店仙池饮食店的招牌米粉,总店在南宁著名的美食街中山路上,是南宁独具一格的传统世家饮食店,据说由陈仙池创办。典故追溯到十八世纪,一位名叫陈晖堂的清宫御厨,珍藏了宫廷八珍等上乘精品美食一书。经其后代陈仙池据方精湛烹调后,独创性地提炼成为当今美食,其中即有今天名动广西的仙池八珍粉。因配有山珍、海味、时鲜八味以上,包括蚝豉、虾仁、香菇、鱼角、鱼丸、醉蛋、鱿鱼、嫩肉八种珍奇美味,味道相异相辅,如“八仙过 ...

中国人做事情,往往会自觉地分帮分派,然后彼此吵个不休。网络盛行以后,更让人们找到块好战场。米粉江湖很大,门派很多,有人就爱发帖子掀起恶战。老友粉派的攻击螺蛳粉没螺蛳,鸡肉粉派的说老友粉的酸笋臭。甚至同一门派也斗个不了,曾见过一张帖子说,南宁某著名老友粉被发现了苍蝇,一时转帖纷飞,这家店的粉丝挺身应战,指责对方的粉已无老友味,经营已是江河日下。网上吵得不可开交,但一直却不见当事的两个米粉店,在媒体甚至网络上回应一句。估计也是司空见惯了吧,反正人家店门就没关过,几乎通宵达旦都挤满了人。

 

但是,米粉江湖再乱,炒粉帮就从来很少引起过口舌风波。既没有人攻击他们,内部之间也没什么缠斗。这绝不是说明炒粉帮人少势弱,须知吃炒粉的人绝对不 ...

    这两天习大大来广西考察,他在考察“一带一路”的海上丝路古踪迹时的新闻,传为热点。一条贯穿我家乡博白县的南流江,出海口离我老家不远,正是古代海上丝路起点之一。现在人们纷纷争说古丝路,好几年前我就应《广西日报》之约写了篇文章,今日竟然偶尔翻了出来,天意吗?


  南流江是这么一条江,很多人流落的落脚地。
  我家先祖是从中原一带迁来的移民。族谱记着,罗家世代南迁,曾辗转湖南、江西、福建、广东等省,一代代、一站站迤逦南下,直到安顿在桂南,算是游遍半个中国。据史书记载,大规模的移民发生过五次,也就是说,历经狼奔豕突五轮,我们这一支仍未绝去烟火,凑巧落脚在南流江畔的博白县境内。有些脚长的,一路迁到南流江出海口的合浦县。
  因为是从中原流落南来的,我们被称为客家人,世世代代永远是“客家”。
  
                          年深异域为吾域
  中原人成为客家人有着种种原因,但都不是心甘情愿的,这是一个上千年的长长历程。
  公元前秦 ...

有一回,我在医院里躺了几乎一年,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现在出来了,可以说说医院的坏话了。医院那饭可真是难吃,青菜都能煮成浆糊,应该把那帮厨师调去造纸厂制浆车间,发挥专长才对。由此得出一个宝贵经验,没事就不要去医院住了,光是一日三餐就能憋死人。我吃了医院食堂不到一个月的饭,胃口就给他们成功地搞坏了。订餐先是由二两减为一两,后来连一两饭也吃不完了。可是,由于经常手术,消耗太大,营养跟不上,身体顶不住。科主任再三叮嘱我拼命吃,能吃什么就多吃什么,越补越好。可我去哪里找吃的呀?自己动不了,家人来不了,只有一些哥们隔三差五,给我炖点鸡汤来。

 

看护我的护工,两口子都在这医院干这行,干脆连房子都不租了,夜里就在病房里搭张床,吃饭也是在医院。农村人俭朴,每餐在医院 ...

(2017-04-10 09:46:28)

 

南宁米粉种类众多,每种都有不同的热爱者。不管是近年迁居南宁的人,或者偶尔经过,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甚至深深迷上的一种。但有一种米粉,除了在此地出生、长大的老南宁外,外来者多半不感兴趣。这种米粉,在南宁叫干捞粉。

 

按说,干捞粉是南方常见的米粉品种。所谓“干捞”,是一种米粉加工手艺。顾名思义,指的是把米粉焯烫过后,直接加上凉的菜、汤汁、酱料来拌匀。在酷热的南方吃这种米粉,可谓爽滑清新,熨帖肠胃,吃罢再来一小碗清汤,畅快之极,非常过瘾。

235 阅读  ┆ 0 评论 

关于米粉的起源,但凡有些名气的米粉,无不附丽着一个美丽传说。有说秦皇南征时,发明米粉慰籍北方士兵肚肠的;有说狄青征伐岭南时,发明来治水土不服的;也有说神仙指点孝顺儿女,做来治疗老人疾病的。大名鼎鼎的南宁老友粉,可查的历史实在不到百年,也编了个俩老头惺惺相惜的故事来助兴。同为广西三大米粉之一的柳州螺蛳粉,大概都知道是1980年代前后才陆续出现的,神仙故事是不好编了,但离开柳州的螺蛳粉,到处打着“正宗”的招牌。想来想去,真是让人糊涂,米粉到底起源何处?

 

种种传说中,以兴安县对桂林米粉起源的叙述最为宏大。据报道,确有专家考证米粉发源于兴安。言之凿凿的是,北魏贾思勰的《齐 ...

对于觅食,我喜欢总结一些经验。其中一条切肤之痛的经验是,海拔越高食物味道越差。街头巷尾的破烂小店,也就是川人所谓之苍蝇馆子,味道却很好。在这些小摊店,食材也好,厨艺也罢,都瞒不得人。食物登堂入室之后,真可谓楼堂越高,掩饰越浓。到了高楼顶上的旋转大厦,那已经叫吃环境、吃面子了。可能物有所值,但毫无味道,面子有什么吃头?再往上一点,坐飞机上在云端用餐,我相信只有人记得其味道之恶劣,而少有人会颂扬。在高空中维持食物的味道不容易,而人在高空上,味觉会变得很差,好东西也吃不出味道来。

 

同理可证,我一直比较接地气地和广大食客们信奉一个民间流行的说法——门面越差,米粉的味道越好。我很喜欢玉林的牛腩粉,玉林市玉林宾馆附近有三家牛腩粉店,名声远扬。其中装修最好 ...

有次在都安县城吃米粉,付账很有意思。粉摊上横着一条油光可鉴的木杠,压着一份一份的钱——来吃粉的人,就把自己的钱压在杠子底下排队。不管吃什么米粉,要多少钱,只需把兜里最相当的钱压到杠子底下,老板也不指挥,更不管杠子底下的钱是谁的。处理完一份后,指着下一份钱问:“一百块的吃什么?”“一百块”赶紧应答。老板于是找钱给他,按他的要求开始煮粉。

据说,在都安县城吃米粉,排队兼付账大多这样。我那天吃的是羊肉粉,都安及周围的马山、大化等县特产黑山羊,肥嫩不膻,远近闻名。羊肉粉的做法,和其他不同食材做的米粉,并无太大差别,惟其仗着黑山羊那特有的肥嫩,总能让人口齿为之一振。但让我记住都安羊肉粉的,不是其鲜美,而是那奇特的排队、付账的方式。排队等候时,我一直在胡思乱想,那么多钱压在那里,给人抢了怎么办,会有人站出来见义勇为吗?老板一 ...

按加工方法,米粉大概可以分为煮、烫、拌、炒四大类。

常见的当然是烫粉,一种有汤,一种干拌。抓一把米粉丢入笊篱,放入滚汤中烫熟或烫软,倾在碗里,再依各家“秘方”调入配料和菜。西南官话区称为“冒”,桂林一带就是如此称呼,而南宁一带就称之为“干捞”了。不加汤的,烫好粉后直接加上配料和菜,拌匀就吃,米粉店会另外给盛一碗汤;要想就着汤喝,直接把汤加进去就成。此法妙在方便迅捷,尤其在这个来去匆匆的年头里,做得快,吃得也快——烫的粉相对没那么热。随着所加配料、配菜的万方变化,不同烫粉的味道,往往有着天壤之别。桂林米粉和柳州螺蛳粉这些名声在外的大牌,都有烫粉。此之外还有一种直接干拌的,称为“凉拌”,更加简单,米粉装入碗后,浇上调料夹上菜即成。夏天吃起来,凉丝丝的,实在消减了不少暑气。炒粉常在正餐上当主食上来,或在宵夜摊里充当主角 ...

要是有人突然冷不丁的提个问题:“米粉到底是饭还是菜?”估计在场马上有人会脱口而出地回答,但答案也多半可能是针锋相对的——“当然是饭啦!哪餐想简单点,上街吃碗粉就得了。”“米粉这怎么能是饭呢,吃碗米粉充饥也不是正经的一餐呀,饭店里还经常上一碟炒粉共用呢。最多只能说是小吃。”这个问题,猛一想,任何回答的人都会觉得没有疑义,但答案却截然相反,这就是说话不经过脑子的典型例证。这也说明,这个问题有的是皮来扯,米粉是饭是菜还是小吃,内中大有学问。 严格来说,就算吃米粉也可称为吃“饭”,但我们不能反过来认定饭就是米粉。比较准确的解释,相对菜而言,饭是能充饥的主要食物,南方以大米制作,北方以小麦制作。所以,北方人说给您做顿饭,绝非洗米下锅,很可能就是给您擀上一碗面条。甚至蒸上几个包子,煎几张饼,隆重的包一顿饺子,他们都认为这是一顿饭了。这么一顿饭,和米粉一样,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饭菜都在一锅(碗)了,一般不用另外再上什么菜。 那么,基于这一共同特点,再考虑到米粉和大米的暧昧关系(米粉是由米做的,有些米粉在做时,还要先煮好一些米饭掺进去),是不是就可以一口咬定米粉就是“饭”呢?也难。广西人在餐馆里吃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6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