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罗家店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看破世事难睁眼,阅尽人情暗点头。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02830
  • 本日访问数: 281
  • 昨日访问数: 138
  • 本周访问数: 912
更多
博文
(2016-09-24 17:29:09)
标签:

美食 米粉 广西

分类:粉饰生涯
  ——《粉饰生涯》A-3       十几年前,因为采访一个大案,我和上司在西南工业重镇柳州市住了一个多月。时间拖得久,并不是事情多,而是等着办案部门一口一口地吐材料,给我们吞吞吐吐地引见相关当事人。上司比较严格,很当一回事,神经绷得紧紧的。我们是下午到的,吃过晚饭后,就拘着我一起看庭审录像,一口气看了一天一夜多,第三天快凌晨时才看完,觉都不让睡,我记了满满三个本子的笔记--后来才知道冤枉,人家把庭审纪录全部打印给我们了。说句没良心的话,我倒不愿意弄那么紧张,甚至觉得这一趟活儿像度假--干活我只是打下手,并不主动操心,住在五星级饭店,吃饭拿房卡就可以直接到餐厅点菜。但我们也没有在饭店吃过几次,上司在柳州工作多年,遍地都是朋友,几乎天天有人候在我们房间,等时间一到,就找地方开喝。到了后来,上司也绷不住了,偶尔他的朋友不来或来晚了,就指使我打电话,询问怎么安排。因为相互太熟,基本上不去宾馆酒楼,而是翻尽各处旮旯,到处寻找稀奇古怪的吃食。如此一来,未免吃得我油头粉面,一到饭点就觉得胃口败尽,央求吃碗米粉算了。上司估计亦有同感,让一个小兄弟领着吃了好几顿不同的米粉。其中,吃了一顿螺蛳 ...
(2016-09-23 09:56:53)
标签:

美食,米粉

分类:粉饰生涯

1992年,我被分配到桂林工作。报到前,亲友们都跟我开玩笑,动员我找个美如天仙的桂林媳妇。桂林媳妇当然没找到,但却吃到了美不胜收的桂林米粉,想想也不亏。过来人应该明白,一位姑娘对我的情意,肯定不如我对桂林米粉那样款款情深。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爱上了桂林米粉,相反当初倒觉得很别扭。报到那晚,出来找吃的,当时正修中山北路,挖得很难看,路中间凹下去一丈多。我顺着峭壁,找到一家米粉店,是在一个废工棚里做临时生意的。在这里,我获得了一次人生新体验:点米粉要论分量,二两或三两,我们家乡只说要一碗;要点辣椒,拿来的是辣椒粉兑成的辣椒油,而我吃了十几年的,是那种生腌的鲜辣椒。在我们桂东南老家,米粉也有圆扁两种,但圆粉一般是干粉,须先用水泡开才能用;而扁粉是鲜湿粉,要么用来煮,要么直接凉拌 ...

(2016-09-21 20:44:14)
标签:

美食 米粉 广西

分类:粉饰生涯

《粉饰生涯》A——1

据说,一个外地人,来南宁没吃过老友粉,还真不好说到过南宁。但是,即便来南宁没吃过老友粉,估计很多外地人也闻到过一股味道——飘荡在大街小巷上,老友粉里酸笋泛出的那股特殊酸腐味。对老南宁人尤其在南宁出生长大的,老友粉大概是他们的一个胎记。那“酸酸鲜,辣辣咸”的味道一飘过他们的鼻子,他们的耳朵都会摇起来。对别人来说,这是一道地方知名美食,但对“南巴崽(南宁小子自称)”来说,这是一种记忆,凝结了他们长大成人的经历,永不消逝。诚如其名,老友粉确是他们牵挂终生的老友。吃老友粉,是跨越时空去抚摸南宁的历史,也是回味自己的成长历程。一碗鲜香、微酸、微辣的老友粉,是每个老南宁的生活味。酸笋、豆豉、指天椒和蒜米,爆炒之后煸出微微的焦香,组成了属于南宁的老友味道

同时,对无数迁入南宁这座移民城市的人来说,对老友粉的熟悉、认同、热爱的过程,也就是他们认识、融入南宁的过程。人生有些经历,有时候可以仅仅寄托在一碗米粉上。

1990年代初,我在桂林工作,经常被赶到南宁出差。那时候出差,苦不堪言。从桂林到南宁,坐火车居然将近一天,早上 ...

(2013-12-09 12:22:13)

   明朝科学家徐光启,引进了红薯,这种易种且产量大的食物,推动了中国的一次人口高峰。这位取了英文名,信了天主教,写了一部《农政全书》的科学家,翻译了点、线、面、直角、四边形等数学名词,至今为学霸使用。徐光启影响了历史400年,还要影响一代代更多的中国人。

徐光启,男,1562年出生,松江府人,曾用名子先、玄扈,英文名Paul,信仰天主教。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31岁的徐光启受聘到广东韶州(今广东韶关)教书。这次南下,成为他命运的转折点。明代的广东,曾是沿海通商之地,不乏国际友人的身影,徐光启认识了他平生第一个传教士朋友——意大利传教士郭居静。

徐光启从郭居静那里知道了天主教的教义和西方科学知识。他当机立断,邀请郭居静到自己家乡传教。天主教向徐光启打开了大门,在38岁那年,他赴京参加会试途中,和著名的耶稣会士利玛窦会面了。三年后,徐光启接受了洗礼,皈依了天主教。他看到,这群 ...

(2013-11-17 11:32:45)

                           

有次喝闷酒,一直提不起高潮。一个近米九的大汉突然仰天喝了一大杯,推开窗户呢喃:“暮色已浓,卿在何处?”我们一愣,全都张口大笑,气氛终于活跃起来了。我本想质疑他语法不对,但一想此话也很工整呀。又想质疑他逻辑有问题——他的卿不计其数,像一条种猪,走到何处播种到何处,胃口极佳,跟哪个都是如胶似漆难舍难分,西施可以搂在怀里厮弄,夜叉也一样咬着耳朵说悄悄话,而且手艺极佳,哪个卿跟他怎么闹事,三下五除二就眉开眼笑了。卿们之间,虽然醋味冲天,但都不敢当他面闹事,假如他有信心的话,开个代表大会可能得去大会堂租个厅。这就是我们哄堂大笑的原因。从逻辑上说,你是怀念大卿呢,还是怀念二卿、三卿?还是所有的卿卿?但一细想,他 ...

  有一次,我在一个藏传佛教的庙里,看到一个年轻的僧人,突然想起仓央嘉措的几首诗,向他念了.他非常淡然,问我这有什么意思.我后来想想,确实没什么意思.仓央嘉措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他本来是一宗宗教迫害案的受害者,没那么浪漫.而且,从佛教的理义来讲,爱谁都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不要坠入六道轮回就得了.                仓央嘉措《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 ...
(2013-10-31 18:55:54)

  广西尤其是柳州以北的少数民族山区,有打油茶的食俗。尤其是高寒地区,无此物便不知道日子如何过法。所谓打油茶者,是将老山茶加上姜和油盐,在特制的铁锅内边煮边捶打,热极后倾入清水烧煮,大滚片刻即可出锅。接着还可以依法炮制,不断加水重来,直到茶叶味淡。出锅的油茶,加入葱花、香菜末,各家视口味和家境,旁添几盏炒米、炸花生米、馓条等物若干,随自家爱好舀些进去,热乎乎的喝得几大碗,精神油然而振。乡民早上喝上几碗油茶当早点,一身精神地披挂出去劳作,散活回来,又喝上几碗,疲累顿消。非经历过,不会知道油茶对他们提神去乏的

我老家在桂南,无此风俗。我第一次喝油茶,是1990年代初被分配到桂林工作后,与单位财务科科长颇为交好,他家常在周末打油茶,邀我去喝,就此开窍。自此对油茶魂梦不舍,每逢他家打油茶,就让他小孩来把我唤去,我则从床上爬起,匆匆赶去。说来也怪,那 ...

(2013-10-31 12:03:22)

说起广西古代画家,很多人都知道石涛。其实,整个清代广西还真没几个数得上的画家。倒是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随着抗战的时局变化,桂林成为了大后方,云集了众多的社会名流,包括许多知名画家,如徐悲鸿、廖冰兄、叶浅予、张安治、丰子恺、关山月、李桦、黄新波等,在桂林开展的抗战美术活动和美术教育,对广西现代美术的形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美术教育,推动了广西现当代美术事业的萌芽和壮大。张家瑶、钟惠若、张在民(惠民)、徐杰民、帅础坚、林半觉、阳太阳等广西美术家、教育家成为这个时期广西美术的代表人物和广西现代美术的奠基人。

当时,以徐悲鸿为首的画家们,筹备成立了广西有史以来第一所美术专门学校——广西艺师班(1946年和桂林榕门美专合并为广西省立艺术专科学校),马万里任校长。自此,广西才有了正规的艺术学府,为广西培养造就了众多的美术专门人才。

(2013-07-29 11:06:14)

近日引起广泛关注的“父亲陪9岁女童练摊遭围殴”事件,没想到当事人田予东正是我一位近二十年的好哥们。正因如此,在公共场合我不为他辩护喊冤,而只想从逻辑上追问一下。

按官方说法,冲突中,多名执法人员受伤。按正常道理,在一名带着九岁女孩的父亲前,全副“武装”的执法人员受伤,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被执法对象武功太高强了,虽然女孩在一旁对着十余条大汉,他仍然身手利落地收拾了几个;二是这帮执法人员太窝囊了,对一个手无寸铁而带着幼女的“违法”人员,居然让自己受了伤,莫不又是凭着萝卜公章混进革命队伍的某二代?大概官家也觉得此说法荒唐,又公布说,是被被执法对象咬伤的——我几乎看到“伤者”流着泪水妖滴滴地向领导撒娇,哎哟,奴家给咬得好疼哟。可这种说法仍不能阻止人们的猜测——一个大汉不是被扭到毫无动弹之力,岂会像女人般张嘴咬人,而不挥拳怒击?我哥们已被积水潭医院初步作出法医鉴定,为皮血肿,腰软组织挫伤。从法律名义上讲,这可能是轻微伤,但试过的人应该知道,有几个 ...

糖尿病患者近亿,还有一亿在候补              ——“东亚病夫”幽灵再现?(之三) 15年前,中国的糖尿病患者只有一两千万,当时就有医生警示:“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将来有一天中国糖尿病患病总人数会超过一亿,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情景。”然而,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国糖尿病患病率翻了数倍,成为世界第一糖尿病大国,20岁以上成年人十个有一个患糖尿病,防治形势十分严峻。   去年初,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公布了“中国慢病监测及糖尿病专题调查”报告,中国18岁及以上居民糖尿病患病率为9.7%,60岁以上老年人患病率高达19.6%,全国约有成年糖尿病患者9700万人,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会是1.3亿人,但因中国的糖尿病未诊断率较高——60%以上患者未被发现,所以这一数字还是保守估计。   中国糖尿病发病率居高不下,有五个特点。一是糖尿病患者人数近年来快速增加;二是发病低龄化,过去糖尿病患者多为老年人,而现在中青年为主,20岁以下的人群2型糖尿病患病率显著增加;三是我国患病人群中,以2型糖尿病为主,占97%;四是经济发达程度和个人收入与糖尿病患病率有关,流行病学研究发现人均收入高低与糖尿病的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