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罗家店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看破世事难睁眼,阅尽人情暗点头。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02466
  • 本日访问数: 55
  • 昨日访问数: 104
  • 本周访问数: 548
更多
博文
(2012-01-31 11:40:06)
  嘴巴贪吃,吃坏肚子,挨打针的却是屁股。这种事情时有发生,不管什么境地。现在,河池市龙江暴发镉污染事故,大过年的,已炒嚷嚷半个月,说得多的却是柳州和柳江,甚至连记者们都围集在污染团尚未抵达的柳州,满怀希望地寻找独家新闻。如果是别的事情,柳州会很委屈,明明你河池是肇事者,却折腾得受害者柳州不但官民不能安心过年,还要面对众多媒体纠缠,一举扬名。但此番柳州官员在镜头前似乎并无委屈之感,更多的是大打一场龙场保卫战的慷慨派头。原因在于他们在这次事故报道中并不吃亏,至于吃亏的是谁,料想也不是只有上帝才知道。
  限于众所周知的语境,报道这种人祸引起的灾难,往往要正面的声音压过负面。并无例外,河池更多的是受到批评,柳州市却更多地表扬。现在污染团尚未到达柳州市区河段,大打龙城保卫战的战绩会如何尚且难说,媒体们甚至抓住柳州积极和市民、公众沟通大做文章。柳州知名度日涨,连央视都接二连三不停地念叨着柳州大名。
  柳州本来也算广西有点名气的地方,外省记者作报道,说柳州、柳江,关心的人会多些,说河池就眼生得很了。广西人以外,谁知道河池和一只母鸡有什么区别呐?所以,记者们围着柳州做文章也是有原因的。对沿江 ...
(2012-01-30 18:16:38)

  年俗的贞操

  在西江以南的岭南地区,有“无鸡不成宴”的说法。而做年夜饭时,岂但是鸡,没有扣肉也成不了宴。任你五花缭乱如何卖座,少了鸡和扣肉,就不能说是年夜饭。少时曾在农村老家过年,大年三十起来,家人就忙着杀鸡,放锅里囫囵煮好,然后就煮鸡的汤煮早就炸好的扣肉。盛出后,都是整件整个放大盘子里,配上几个菜和一些点心,装好几碗饭,放在箩筐里,挑到家祠去,摆在祖宗神位前的案板上,再摆上几个小酒杯,一一倒上酒,点燃一小挂鞭炮,烧上一把纸钱。这当儿,长辈就拉着小辈恭恭敬敬地向祖宗唱喏行礼--我们老家一带的客家话里,仍然留着《水浒传》里“唱喏”的说法,就是躬身致拜,李魁地位不高,经常得向人唱个肥喏--心里还要默默念诵祖宗一年来的关照。这事情要男丁们来干,女人都不沾边。有家贫者,过年为置不起鸡、扣肉发愁,倒也不是嘴馋,而是怕没东西在祖宗前亮一亮。不过,供拜过后,再把酒小心翼翼地倒回瓶里(我小的时候,农村里打几斤酒也不是低消费),回到自家,东西还是进了人的肚子的。扣肉切了,用酒、黄豆酱、酱油、腐乳之类配好的调料抹匀,仍然摆成整个扣肉的形状,皮朝下放在盘子里,上面搁些葱、蒜、芹菜末,蒸好晾得稍凉 ...

(2012-01-16 11:32:02)

    我现在人到中年,也可以偶尔教训别人了。我要给人的第一个教训是我家家传的,事关分辨话是从嘴里出来还是屁股出来的问题。小时候,我为了从父亲那里把早点钱弄出来买冰棍,总得滔滔不绝地跟他谈了很久小孩自己吃早点的意义——但凡把早点钱交到我手上,我就有了腾挪的余地,吃什么就由不得老爹了。末了,我父亲也会把钱给了我,然后说:“有些人说话是用嘴的,你不是,你是用屁股说话的。”现在我父亲已经很老了,不想多说闲话了,再也没有了教训别人的兴趣。而我又到了教训人的年纪了,在此我就不妨把这家传的教训拿出来吧。老实说,一直到现在我都还闹不明白我父亲给我的这个教训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屁股是不能说话的,只能放屁,按这个意思理解,我父亲可能说我说的话是放屁,可是,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放屁之徒,下一次我想吃冰棍时,我就要跟他说那么多了,而是直截了当地跟他要钱买冰棍——我敢说,这句话再怎么套帽子也算不上放屁——可是我父亲拒绝了我,还义正辞严地跟我说:“不是我小 ...

(2012-01-13 16:52:10)
  孙大者,孙悟空也。因其在几个傻B中排行老大,故按古法称之孙大。少时读《西游记》,我是很欣赏孙大这个角色,他干的事情我觉得样样都可以击节赞叹,包括在如来佛掌心撒尿。唯有一桩,我觉得实在是有损他的令名。在降金鼻白毛老鼠精那一回,猴头教训八戒说:"温柔天下去得,刚强寸步难行。"并洋洋洒洒说了一番道理:杨木性格甚软,巧匠取来,或雕圣像,或刻如来,装金立粉,嵌玉装花,万人烧香礼拜,受了多少无量之福。那檀木性格刚硬,油房取了去,做柞撒,使铁箍箍了头,又使铁锤往下打,只因刚强,所以受此苦楚。这般道理娓娓说来,只说得八戒连连点头,可是仔细一听,却全然不像那个大闹天宫的猴头说的。可是再想想,如果不是猴头他感触这般深,换个人怕也说不出来。
  有时候我想,猴子说出这番话来,自然也有他的道理。一般人读《西游记》,只觉得悟空有着种种难能可贵的反抗精神,天不怕地不怕,我们还拿这种反抗看作是对封建时代的叛逆。从一开始,不管是谁,孙大就要跟人家硬到底,并且还不吃亏,到头来总是长了寿命,得了神功,捞了便宜。但是,我们且看他是对谁硬。扳指一数,猴头敢在人家面前充硬汉的,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比如阎王、玉帝、如来佛、 ...
(2012-01-09 17:35:54)
 

    看到一位网友发了一些贵德县黄河源的图片,想起自己今年去了几趟青海,也曾到过贵德,不禁想起了那个地方,也翻些照片出来挂一挂。     贵德县有“小江南”之称,是著名的贵德古城所在,处于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贵德古城是青海的“河湟三卫城”中仅遗留的一座,对于古代军事布局和军事战略研究有着重要意义,打破原有“中轴对称” 城市格局,形成“城门不相对,街巷不通直”的卫城特点,护城河、护城壕、瓮城、箭楼、箭垛等防御性构造,甚见攻防布局之道,是一座典型的军事防御性城市。据说城内还有都司属、练兵场、校场、点将台、衙署、监狱等军事机构遗址。     贵德地貌奇特,除了天下最清的黄河上游外,贵德还有一个国家地质公园内,自然地貌景观奇特。听朋友说,贵德正在打造国家湿地公园。那里的湿地我看过,真的很漂亮,西域的味道很浓——我没去过古时所谓的西域,但想象中应该是这样,充满风情。     这个地方实在值得一去,和广西的旅游完全不是一回事。贵德离西宁不远,一百多公里,翻过一座大山就到。那山的最高峰拉鸡山,海拔也就3820米。回西宁时,可拐到著名的黄教创 ...
(2012-01-07 17:46:18)
标签:

菜价,替罪羊

            

    中国的市场很古怪。按通常道理,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当一样东西的供给并没有特别减少,需求也没有反常地旺盛时,价格波动不应太大。但在中国的市场上,却往往出现暴涨上十倍的奇观——看看这两年绿豆、姜、蒜之类的价格波动就知道。姜蒜这等虽然调味甚佳但用量并不大的东西,也居然炒出十几倍的高价来,由不得人不说他古怪。而另一方面,市民买菜贵了,种菜的农民却并不受惠,浙江曾有地头一毛钱卖不出的白菜,到了城市农贸市场卖到一块五的怪事。黑龙江的优质有机大米,农民的售价是一两块钱一斤,到了超市变成了一两百元。

    事已至此,政府要管啦。但因为有这样古怪的市场,政府的管制也令人觉得古怪。看各地的政策,有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花样。最常见的是,政府热衷于搞什么“农超对接”,让超市之类的零售终端直接向农民进货,严防二道贩子吃上一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既打压菜价又能让菜农多收几个钱了。在打压二道贩子的大前提下,政府很有创新,想出了很多诸如推进农批对接、农超对接、 ...

(2011-09-29 20:39:58)
    记者问武大郎:“关于你老婆被西门庆强占一事,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武大郎平静地说:“众所周知,金莲自古就是我的老婆,我对她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我希望西门先生认清形势,尊重历史,尽快交还金莲。本着双方友好协商的态度,我建议双方应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西门庆于是和潘金莲生了一堆杂种。这堆杂种的后代,叫做倭人,现在叫日本人;武大郎因为没有配对的,所以没有亲传后代,只好到处认干儿子,但他的后代不太认祖宗,也不尊重历史,不太讲究主权,倒很喜欢共同开发。
(2011-09-26 10:24:55)

 

 

今早出门,一阵狂喜,天上竟然飘着朦朦细雨,雨滴颇为冰凉。南宁的第一场秋雨,竟然在九月底就来了。在南宁住了十几年,印象中基本上都是过了国庆还热得狗儿吐着舌头喘气。今年秋雨在国庆前来到不说,早前一阵子,就享受了一番清凉了。

至今为止,南宁还不是太让人讨厌的城市,大城市病的症状虽已呈现,但尚未发作,算是中国生活得比较好的一个省城。唯一难以忍受的是,天气太热。几乎过完春节,就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三月大多已能穿短袖。而直到十一月,仍然热得不可开交,起码有半个月要开空调。总而言之,若要问我对在南宁生活的态度,别的我一概没有微词——不是说好得不得了,而是南宁不好的很多东西其他城市一概都有,但对南宁冗长强烈的闷热,我是无辞以对。我怕热的程度,跟狗差不多,只不过没它那么长的舌头好吐出来罢了。

(2011-09-08 23:56:05)
    中秋、教师节紧邻而至,今年突然暴出一个话题,老师们说,家长送礼让人为难啊。前几天有个老师微博里诉说了自己的为难,引起热议,后来央视之类大到不能要脸的媒体也加进来讨论了,都觉得老师为难。我呸!我知道昆德拉小说中特指的所谓×权阶层管理舆论的无耻,但如此无耻,让我身为黄种人,听了之后,脸变成了红色,现在还没消。估计我的家风延续得下的话,后代会进化为红种人。
    自打改革开放以来,学生家长给家长送礼就不是稀奇的事。刘震云著名小说《一地鸡毛》有个细节,小林读幼儿园的女儿,因为同学都给老师送了碳,她还没送,闹起了脾气,小林很久才找清缘由,不得不费尽心思到处找碳,那个时候还是改革开放初期呢。广大教师队伍,大部分在农村的老师,没机会收礼。但我知道,在县城以上的城镇,教师不靠几个节日收点礼,日子简直跟农民工差不多。春节、中秋和教师节,哪个家长不费点心思想想给孩子老师送什么?除非真是进城农民工,实在考虑不来。如同向领导送礼一样,你送了他未必记得住,你没送他可把你记住了。家长们怕的就是这个。送了礼还不敢保证孩子在学校过得好,不送那可就是不要睡觉了。就算老师因收礼被纪委找麻 ...
(2011-09-07 23:08:09)
 
   昨天从格尔木回西宁,行程八百多公里,要开十个多小时的车,穿过沙漠、草原、戈壁、湖区,要还翻过几座近四千米的高山,实在烦得不得了。一路上看到好几起重型卡车翻在路边,奇怪的是,都是轮子朝天,而且旁边一个人都没有,不像南方那样围着一堆人,好的施救,坏的看热闹。之所以说奇怪,除了没人围观,青藏路格尔木到西宁段路面很好,除了翻山外都很平坦,尤其是沙漠戈壁上的路,路基离旁边也就二三十公分,居然能把车翻成这样。而且,路非常直,所谓天路,说公路更合适,一条笔直的路,远方和天边融在一起,要超车的话,隔老远就能看到对面有无来车。从西宁出发那天,我师弟听说开车去,叫我千万别开,找个当地司机。我告诉他听说当地路面平坦笔直,傻瓜都能开呀。他急了,叫我一定不能开。后来是我们一位朋友开车,临到格尔木三四个小时,他隔半个小时就打个电话,问我到哪儿了,而且还要让我把电话给开车的哥们听。临到格尔木时,他几乎每十分钟来个电话。我烦得不得了,接个电话要几块钱呀!直到回来时,看着路边倒着的孤零零的大货车,我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格尔木是座围在沙漠中的城市,中国重刑犯的监狱就在附近的沙漠。至今为止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