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新开通时空网博客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987
  • 本日访问数: 44
  • 昨日访问数: 49
  • 本周访问数: 557
更多
博文
 
强迫自己读书,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

这些年来,你们的大叔我已不再考证,手头有五六本证够矣(不含结婚证)。

所以,现在读书纯属爱好。

每晚习惯睡前顺手拿床头上的一两本书翻翻,或认真阅读一两篇文章。

这是习惯。

说实话,近些年,书已很少买。一方面,现在书贵(贵得莫名其妙);一方面,现在也没什么好书。

大叔习惯翻阅十多二十年前买的书,甚至是学生时代买的书。

时间不同,年龄不同,所处时代环境不同,现在回过头重读二三十年前出版的书,领悟完全不同。

回头重读这些书,反而更有一番风趣。

你们的大叔我还有个习惯,即喜欢的书买回来并不一定马上看完,可能只是翻翻就丢在书柜上。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之后再慢慢看。

大叔书柜上很多书都是这样。

最常翻常新的书之一——《鲁迅杂文全集》,每次读都会有新有收获或新的看法。
 
买回来,从没认真读过的书之一——《梁启超文集》。梁不愧是思想、文学大师,遗憾的是梁的文章用“古”字及文言的太多,作为现代人,不易读懂。
 
《梁启超文集》这书,买于1997年2月14日(哎哟,竟然是情人节那天买)。


首先大叔得标注下:

一、黄留玉所以被撤销博士学位是因为黄的博士论文部分内容已一个叫史兆兴的博士学位论文重复;二、史攻读博士时,黄是史的两位指导老师之一;三、史学位年度是2002年;四、黄博士毕业是2007年;五、黄未攻读博士前已是博士生导师,也是史的博士导师之一;六、黄与史有长期合作关系,黄攻读博士期间发表的论文中有两篇是与史合作完成。

呵呵,这关系有点复杂吧?

关系有点复杂,所以大叔暂且不谈(这方面)。

大叔只想弱弱地大声说,一个博士生导师还去读个“七八”毛博士。

万般皆下品,只有读书高?

但,大叔又想一个博士生导师去追求一张博士文凭,这是不是畸形的学术心态?还是这博士生导师名不正言不顺?

按理,你一个博士比一个博导牛逼?

同理,你小学毕业文凭却是博导那才(叫)牛逼!

大概是现实生活中,一个博导不如一个博士才造成这样。

人家是博士哦(有博士文凭),住房、科研、职称、教学......可能占有一定(优先)优势。当然这仅是你们的大叔猜测。

学无止境,不断在文凭上有更高的要求无可厚非。

但文凭与学术,谁更重要?

已故文 ...

如果路虎车主是你们的大叔我,那被打成猪头的肯定是大叔,因为大叔年老体弱哦!

谢天谢地,路虎车主是正委;朱正委可能学过擒拿术,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另一情景。

只能说太好了,真是大快人心。

大快人心的当然包括朱正委被停职。

你们的大叔我一个都不同情。

大家都很任性,这任性就包含专横跋扈!

平时专横跋扈惯了,自然要付出代价,这是早晚的事。

你们的大叔我并不仇富,但大叔相信这开奔驰的年轻仔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这年纪开奔驰“优越感”肯定是满满的。

人,一旦脑子里“优越感”满满,屁股自然也就会翘起来。

这应该就是失理(失礼)又不让人,结果挨揍的原因。

幸亏路虎车主是可能学过擒拿术的朱正委,要是是大叔这样年老体弱的,估计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年轻仔开奔驰扬长而去。

生活在这社会,不得不说有些人停车就是不长眼。

对这样的停车,咱老百姓一般是只敢怒不敢言哦;大叔是个守法的公民,不然有时候真想找块砖头扳过去。

再说下朱正委。

我们知道,人民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服务就包括调解人民内部矛盾。

朱正委却用拳头来 ...

你说在看守所里没酒喝与肋骨骨折且最后死亡有啥关系?

反正你们的大叔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如果肋骨骨折、死亡与没有酒喝扯上关系,那只能说太离奇了吧!

平时喜欢喝酒,在看守所里没酒喝,所以发酒瘾(发酒疯)把自己肋骨弄到骨折?当然这是大叔猜测的。你们是不是觉得大叔所猜特不靠谱?

肋骨骨折等多处创伤应该是导致老人死亡的原因。

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被羁押在看守所里的老人肋骨折?

没酒喝导致?

大叔相信这不会是真相!

大叔只知道现实生活中有人酒喝多了,结果把自己摔到手断、脚断、肋骨断,摔到头破,甚至摔到死亡。

大叔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没酒喝,所以导致肋骨骨折,最终不治身亡。

世界之大,可谓无奇不有!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何止!

简直是百年目睹(听闻)之怪现状。

曾经发生的“躲猫猫”事件,最终民众(网民)还是知道了真相。

大叔只想弱弱地问,“没酒喝”导致被羁押在看守所里老人肋骨骨折并最终死亡的真相离我们究竟还有多远?

真相难道真的是“没酒喝”?

我们曾经以为“躲猫猫”就是真相,最终 ...

  据说,这是今天(4月14日)中午发生在王府井的事。

首先,大叔默默地说声:往生者,一路走好。

一辈子就来这世上一次,用得着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连死你只是被一张纸皮盖着,尊严何在?

一个人就算没有尊严活着,至少也应该带着尊严死去。

戴口罩的那几个应该是相关专业人士,为什么一点专业知识都没,是习以为常还是平时漠视人性、漠视尊严惯了?

就算人家没有尊严死去,作为相关专业人士也应该给人家一定的尊严。对不?

盖上一张布,那是对往生者的尊重,也是对生命的尊重。

过去,一个最没有尊严的(穷)人死后往往是一张破席(子)一卷就上山下葬。

今天,我们已生活在文明的社会里,面对这些失去生命的人,难道我们找不到一块白布或蓝布?

参与抢救的专业人士都没有这方面的准备?

只能说我们对于生命,对于往生者太过于漠视。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我们就算不能给他(或她)最后的尊严,也应该让他“体面”地离开这世界。

要做这些并不难,但要看相关专业人士有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人最后的尊严。

咱中国人会把遇到这些事视为晦气。

...
其实民众对电驴与禁摩的看法一般是公说公的,婆说婆的;所以民主与法治精神就是:简单多数

支持禁摩的理由,大叔就不再赘述了。

每次听到“呼”“呼”“呼”一声比一声,你们的大叔我就想问候他们全家的女性。

从“骑在摩托车上的城市”到“骑在电单车上的城市”是南宁人之幸。

这幸,是符合市民的需要,也是符合政府城市管理的目标。

在南宁有电驴够矣,我们不需要什么(烧油的)摩托车。

电驴,没有噪音污染,没有尾气废气,又相对比烧油的摩托车安全许多;不必考证,性价比较高,这就是为什么南宁人喜欢电驴的原因吧。

不过,说句实话现在新电驴“国标”就是件扯卵蛋的事,根本没考虑到人民群众真正的生活的需要。

我们生活在这一城市,许多人的生活靠的就是一部电驴。

骑在电驴上的人,不只是到写字楼上班,也不只是到某一网点某个营业点上班,他们很可能还得拉些货穿梭在各大街小巷。

如果一部电单车连这功能都没了,那叫这些最底层的人怎样生活?

或许有人会问:大叔,既然你支持电驴(电摩托)为什么又支持禁摩?

其实理由很简单,即哪样更适合南宁这城市的发展;哪样更贴近民众 ...
 

 

开门迎接

拥抱

亲吻

拉开连衣裙拉链

解开凶罩扣

这图不用大叔解释你们应该都懂的

翠花(化名)说,只是普通同事。

你们的大叔我嘿嘿两声。

这一连贯娴熟的动作,让你们的大叔我觉得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只不过......

只不过你们的大叔我没有这么个普通的女同事(大叔深表遗憾和自责)

这娴熟的动作,竟然被“翠花”说成只是普通同事。

估计你们和你们的大叔我一样都傻了眼!

有这么随便的普通的同事?

如果真是普通的同事关系,那只能说这两男女好随便。

随便窜个门都可以拥抱、亲吻、脱衣解裙.....

难道正如江湖所传说那样随便起来不是人?

什么叫睁开眼睛说瞎话?“翠花”的解释就是睁开眼睛说瞎话。

你们的大叔我就相当纳闷了,为什么一个镇长一个副书记如此赤裸裸偷情且被多次举报竟然没被处理。

虽说偷拍并不能做为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证据,但如此明显的偷情实锤就不能做为处理这些道德败坏(甚至可能是腐败)的“领导干部”的依据??

这遮 ...

清明+三月三回了趟老家——西林

家里有小孩读小学、读初中、读高中所以和家人聊聊小孩读书的事。

他们都摇头叹气。

对于乡初中,他们就一句话:成什么初中!

初中的,村里几乎没几人能读成书。连书本都没;问“书呢?”,说被同学撕了。

想想,一个学期课本都没,还读个七八毛书哦!!

校园欺凌非常严重,村里有学生被其他学生像打条狗一样打。

被打,主要是问要钱,不给(或没钱给)所以挨打。

据说,学校不管,老师不管,听说也管不了。

他们说,有老师还被学生骂哭呢。

我去!

学生读不成书的多,自然校园内的“烂仔”也多。

义务教育(阶段),不能开除这些学生哦!

在聊这些事中,大叔曾经很幼稚地问,学校为什么不开除这些学生?(大叔读书时要是有那样的学生早就被学校开除)

他们回答:开除?不读书学校还要到家里去求(学生返校)呢;曾经有过开车去拉一车回学校。

大叔恍然大悟,原来义务教育(阶段)哦。

所以,辍学一个都不能有!

坦率地说,这些读不成书的,就是一群害群之马。

害的是想读书,想好好读书的其他学生。

不 ...


这处分真可谓不痛不痒!

这算不算腐败?

肯定算!

这算不算不收敛、不收手?

绝对算!

先是自己否认“巍山县当地没有那种场所,我也没有去过这些地方。”

结果却是,陈副乡长于2018年9月26日在昆明考察期间,违反生活纪律......

大叔不禁要问,考察期间进KTV消费且叫“小/姐”仅是违反生活纪律吗?

这一拍,实在拍得太轻!

这一拍,大概苍蝇是嗡嗡嗡地笑着飞走。

KTV里这种现象、这种行为、这种动作大叔见多,比这更出格的大叔都见过,但你们的大叔我是个早已离开“革命队伍”的优秀公民。

所以......

如果陈副乡长也是个和大叔一样离开了“革命队伍”的人,大叔肯定闭嘴。

可,陈副乡长是个领着公帑的人!

一个领着公帑的人,在KTV包厢干这种事,是应该滚蛋的。

所以大叔个人认为,这“留党察看二年,降为科员”实在很羞羞。

是遮羞布吗?

别的不说,单说一个官员(不论大官小官还是官大官小)一而再,再而三违反其组织纪律,你还指望这样的官员(能)为人民服务?

大概想多了。

要带好队伍,必须把象陈副 ...
  除了自家三亩半的地,还有就是多了个0;至于多出的一个0,否是是多打,还是误打,或是.......你们的大叔我不去揣测!大叔希望最后的结果不是央视大跌眼镜,而是网络阿青们欢呼雀跃。举报最重要的是实锤,而如此重要的举报,过了N天竟然告诉大家,(金额)多打了一个0。是不是手抖?应该是手抖。所以自己所生所长(大)的地方,也写(打)错了。你叫大叔把“西林”打错成“酉林”“晒林”,或“西村”“西材”,那是不可能的。起码你大叔我也是“前十”大学毕业的嘛,这种低级的错误是不可能犯的。证据在哪?如果证据在猜测中,在应该、或许、可能,甚至是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三亩半地),那就太让你们的大叔我失望了。并不是说自家那三亩地如果有问题不可以举报,但以博眼球方式举报别人贪污就有点那个了。十多亿中国人,人人想举报就举报,没实锤也举报,那岂不是跑累甚至要跑死咱纪检监察委的调查人员?基层有没有苍蝇?有!要想拍死苍蝇,看准了再拍。并非所有的饭桌或茅坑都有苍蝇;当然或饭桌或茅坑,只要稍不注意卫生肯定会招来苍蝇。话说回来。以私愤结怨,进而举报,那举报就变味。一旦变味可信度自然大大降低。大叔真的不希望这事是因柔道冠军他家那三亩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