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萤夜拾梦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81135
  • 本日访问数: 88
  • 昨日访问数: 330
  • 本周访问数: 1201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渐变

(2015-11-11 12:32:34)

                                    渐变

                                                  /梦赶夜

      我真没想到会遇到他。

       当时我在文化长廊的流动摊买早餐,有人轻拍我的肩膀,回头,竟是他。他讪讪地笑,又有些不自然。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招呼,如问,出来了?戮人痛处;说,你好,这仿佛是对陌生人的问候,又拉开了距离。短暂发楞后,我问,身体还好吗?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很蠢,人家本没病,干啥这样乱问候呢。巧舌如簧的我在他面前变得如此的笨拙,木讷,失措,说来是有一定渊源的。

    我与他同在一家国有公司工作,他是公司的技术骨干,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由于秉性相近,如耿直,洁身自好,对工作认真负责,还有同样的平淡生活,所以我与他走得很近,关系很好,可称上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记得那年夏末的傍晚,我摩托载他到县郊过村节,刚入桌吃得两口饭,公司领导给我电话,问我是不是跟他在一起,说某处突发险情,让他立马赶回公司,与领导一起去察看,处理。我的电话一年到头领导都难得打一次,之所以领导给我电话,是因为他手机没电了,连领导都明白,找到我,肯定会找到他。那夜他就是那么两口饭,然后饿着肚子去处理险情,一直到半夜才回来。

     他对工作就是如此,凡事工作第一,有时甚至固执到六亲不认。他的亲戚是个建筑老板,通过竟标争取到了我们公司的一个小工程,完工时亲戚请他吃饭,想让他签字通过技术验收这一关,可他坚持原则拒绝了签字,最后两人竟吵闹起来,亲戚骂他无情,不开窍,永远只能是一头拉犁的牛,他回敬亲戚酒归酒,工作归工作,如果技术不达标,该返工就返工,天皇老子下令也不签字。在这社会,随波逐流者,见风使舵者,见利忘义者,不在少数,能有这么一位正直铁骨铮铮的朋友,我感到很自豪,感到很骄傲,吵闹的事在公司一传开,公司同仁对他更是敬重有加。

      可是,在他被提拔为副科长之后,我感觉他变了,总感觉自己与他有了些许的隔阂,有了说不出的陌生感。让我感觉他变化最大的是工作量增多了,应酬也增多了。有好几次,晚上我约他喝茶,他不是说在加班,就是在应酬,但这些我都理解,水涨了,船相应也要升高的。

      或许在他潜意识里,旧习惯还在苦苦挣扎着抗拒新习惯的更替,或许他骨髓里苟富贵勿相忘的本色还未褪尽,他曾喊我参加过几次应酬,也正是从参与的有限应酬里,我发现了他悄然变化的蜘丝马迹。

      他打麻将了。以前他从不以这种方式为娱乐,无论带彩不带彩,无论打大打小,他与我一样都不参与。可是那天我也参加的饭局,在老板一浪浪的恭维话冲击后,在老板一波波碰杯的狂潮后,在老板一阵阵的称兄道弟炽热后,老板提议玩五块钱带彩的麻将,娱乐,娱乐。他本能地拒绝了,老板力邀,并丢下三百块钱,说,赢是你的,输算我的。或因是老板的力邀,或因是输赢与自己无关,他收钱坐下娱乐了。我坐他身旁,麻将声,侃聊声,一阵阵冲击着我的隔膜,烟雾,酒气,一轮轮熏洗着我的双眼,桌旁的茶水冷了又热,热了又冷,杯中的茶浓了又淡,淡了又浓,一支支手伸进伸出,打捞着渺茫的企盼。如此的消耗时光,我觉得很难受,不过,他总是笑咪咪的,他的手气很好,貌似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我从未见过他如此,那时我就对他有了生分的感觉。

      他拿别人东西了。某次正与他赶赴一个饭局,刚到饭店门口,有一老板打来电话,说有点事需要他帮忙,并急急赶到了饭店门口。那是个年轻的老板,三十来岁,老板说,中午到相好的那里欢乐了一下,光背睡凉席上,身上烙下了一个个方格印痕,回家被老婆觉察了,老婆吵闹审问,闹得不可开交,只得骗老婆说是跟他在一起,睡他家凉席上。老板叮嘱,如老婆查证,请他帮帮圆场。他很爽快,答应没问题。老板临走前,从车上拿下一条烟递给他,他很淡定,很坦然地接在手中,连一句客套话都没说。我有点惊愕,他向来是个知书达礼的人,怎能连一句道谢的话都不说呢?再说以前他从不拿别人东西,假如这事放在以前,他一定会拒绝递过来的烟,他一定会说,举手之劳又何必送这送那的。我真想不通,刚坐上副科的椅子不久,怎就敢拿人家的东西呢?虽说这与工作职位无关,但也不该拿呀。陌生感在我心里又加重了一层。

      他的手脏了。那是个休息日,难得我与他在一起,老板打来电话,请他去工地察看,我闲着无聊,也跟去。归来免不了饭局,在一个路边饭店用餐。入座后老板突然站起,说,今天大家辛苦了,并伸手一一与大家相握。我正纳闷老板怎么突然客气起来呢,待握到我的手时,我才发觉手心有一物,坐下摊掌,是一张叠得方正的百元人民币,有拇指甲般大小。老板说,大家可以上楼放松放松,说完,老板自行先上楼了,看来老板早已轻画熟路。我知道老板说放松放松的意思,我头一遭在路边这样的饭店吃饭,这样的事更是第一次遇到,正茫然不知所措中,他贴近我耳边说,别去,肮脏,一下吃完饭后,就上二楼转另个楼道回去,我也是这样,我在楼下等你。我明白,他这样做可能是不想佛老板的面子。饭后他上楼了,紧随着我也上楼,但我因是局外人,也没有放松,更不好意思平白无故拿人家的钱,就悄悄将那方正的钱放在餐碗旁,我瞄向他的座前,除了杯碗筷,除了烟缸骨碟,除了啃过的一堆骨头,却没见那方正的钱。他真的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

在他任副科的第三年,我离开了总公司,调到了外地的分公司,从此就很少与他见面,也很少联系,因为他总是很忙,另个原因呢,因为职位级别的不同,因为交往沟通的平台不同,我总感觉有一条鸿沟横隔在我与他之间,从而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甚至几乎忘了有个他,但有关他的消息还是不断传来,在我离开总公司的那年,他去掉了副字,当上了正科长,两年后传来的消息,更令我震惊,他拿了回扣,被判了四年。

      他遭遇的巨变,勾起了我的回忆,也催促我自责,为何当初不提醒他?

         他遭遇的巨变,更令我深思,走到今天这地步,要怪谁,社会风气?老板的作祟?他自己的鬼迷心窍?我不敢妄下断论。

         但我明白一个事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万丈高台始于垒土。在当今社会,一个人的微变,也许就是由一餐饭开始,一份红包开始,一声称兄道弟开始,有时一场歌舞,一次旅游,一声叮嘱,都能悄然改变一个人脚步,更不用说那火辣辣的媚眼,黄澄澄的钱金,挂高高的职位诱惑了。我也懂得,一个人只要固守自己心里的那份纯真,如习大大说的那样,时常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那一个人绝对不会走上歧途。

       其实在我走到长廊下买早餐的时候,我就见到有一个人站在观看长廊宣传,那是廉政教育的宣传长廊,但我没想到会是他,从背影也没认出是他,他已苍老很多。所以突然的见面,我有话要说,却无法开口;我开口了,却没话可说。

       世上没有绝对静止的物质,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包括人,都是在运动变化的进程中,但愿人的变化,都是积极,健康,美丽的!      

阅读 (1046) 评论 (0)
梦赶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