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萤夜拾梦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68110
  • 本日访问数: 63
  • 昨日访问数: 152
  • 本周访问数: 96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门枕石

(2016-06-23 09:42:27)

                                                 门枕石

                                                                              文/梦赶夜

      清明带汪回去扫墓,母亲颇有不悦,认为携狗祀祖,是对祖宗的不敬。我不认同母亲的看法,但转移几处地方祭祀时,我还是给车窗留缝,把汪锁车上,可意外还是发生了。

      从早晨至下午,辗转祀扫几个祖墓,转换期间还跟汪玩球游戏,待扫墓完毕,汪已瘫软车上,动弹不得。今日清明,没有炽热阳光,只是闷热,汪被关车上更是燥热,转移之际,又跑来跑去玩球,导致中暑了。可怜的汪,它只是一只年岁十四个月体重五斤的玩具型贵宾犬,在清明的今天,竟要遭受如此的劫难,并且夹杂着神秘的渊源。

      回到祖屋,将汪放在厅前的门枕石上,汪如一条随手丢弃石上的毛巾,一节搁置石上,一节沿石垂下。祖屋的门枕石,又叫门礅,门座,门台,镇门石;置在门框下,起支撑、固定、承受、平衡门扇的作用。祖屋的门枕石是长条形,凸出门外的部分像个正方形,长宽高各约三十来公分,而汪从头至尾该有五十公分,纵然汪有些蜷曲侧躺在门枕石上,头颈还是超出石外耷拉垂下。

      面对此景,母亲一连发问,汪以前是否有过重喘气,是否有过不能走路,是否有过昏迷?勿需母亲太多言喻,我知道母亲的意思,祖宗怪罪了,但我可以肯定,遥居时光深处的祖宗,灌予我良善血液的祖宗,绝不会对一只无辜的小生灵下毒手。

      可汪的严重还是出乎我意料:伸舌重喘,四肢僵直,眼睛微闭,双目迷蒙,连搁在嘴边的水都没力气抬头喝。我往汪身上滴冷水降温,不见效,又用冷水给汪洗身,片刻汪不伸舌不喘了,眼睛却全闭上,腿腹颤动,貌似汪向世间作别打的最后一个手势。又抱起汪用吹风机吹干毛发,重置于门枕石上,汪睁开眼睛,静静地望着我,眼睛净亮了许多,我想,该是回光返照吧,也许在汪的心中有太多的话要对我说,感谢我对它的养育之恩,感谢我带它看旭日的喷薄,日暮的绚彩,感谢我带它辩认每一株草每一朵花的气息,当然更要感谢我在寒夜里给它轻轻盖上一层小毛毯。是的,汪清亮的眼里只有感激,没有嗔怨,没有叛变,没有后悔。

      可一个多钟后,汪从门枕石上站起,走到庭院,四肢抵地,就这么站立着撒尿,正是这一泡尿,让我看到了汪正从奈何桥转身,向世间的我雀跃奔来,众亲人悬着的心也终于归位,吱吱喳喳颂扬祖上的阴功,善意的惩戒。我不敢苟同,别人不知道的,我读懂了,我致以门枕石最崇高的注目礼,是门枕石用自己内心的清凉交换汪躯体内的燥热,是门枕石平整如镜的胸怀照单全收了汪一路的劳顿不堪,是门枕石素来的安静淡定濡染了汪一向的吵闹慌乱,门枕石将汪褪去底色的生命复甦成律动的鲜活。自从汪匍匐门枕石上,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舒适,恬静,汪陷入深沉的冥思,感激的泪水混蚀朦胧了双眼,在门枕石坚实的臂膀上,任性撒娇,悬头放松,只是我们都以为这是告别的意象。

      可以想象,假如将汪放地上,土地的内心太复杂,有苦,有辣,有刀光剑影,有熔岩暗涌,有贮藏阳光的火热,那太多的苦楚创伤,那一层热上叠加一层热,汪只能成为土地里的一分子;假如将汪放木板上,木板源于树木,树木的内心全是火苗与狂热,自有人类以来,炉灶早已鲜明告诉我们树木内心的邪恶,也不管树林以哪一种方式出现,羸弱的汪,燥热的汪,无助的汪,置于其上都逃不过水煮青蛙的结局。或许冥冥中天意注定,一块青石,还有我的祖宗,早已安排好一切,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下午,即是今年清明的下午,将联手搭救一条小小的生命。这样想来,天地万物并非仅仅使我用,其中蕴藏多少的秘密与神奇呀!

      是的,门枕石前身只是一块青石,它是山的一部分,也是土地的一部分,它嶙峋,粗糙,蒙尘,冥顽,野性,它悄悄披上苔藓的绿衣,绊过山羊的腿,扯过老牛的蹄,它有时也把玩飞鸟的粪便,它与风雨闪电为伍,它最喜欢与黑夜合谋上演阴森恐怖的把戏。直至石匠的遇见,才改变了青石的命运。

      石匠受我远祖的委托,来到了山野,石匠揭去青石的伪装,慧眼透过表象发现了青石墩厚的内质,说,此石可雕,好石呀!石匠仔细端详,轻轻抚摸,寻找最符合改变青石命运的楔齿点,虔诚敲打,适度凿挖,将青石分为两个长条形,再分别在两个长条形上校正,打磨,挖穴,凿槽,怕青石离开原地会孤单怀旧,又在青石的正面雕上盛开的花朵。

      青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种端正的模样重现天地,并且有柔和的棱,温和的角,而且欣喜地发现,自己还可以一分为二,犹如亚当肋骨造人的神奇。就这样,焕然一新的青石通过长板车的吱吱呀呀,来到了我血液起源的家,并且改名叫门枕石,从此再没有离开过我祖屋的家门。

      祖屋何时建起,一百多年前?两百多年前?没有记载,也无法考究,但绝不低于一百年,我八十岁的父亲诞生时,祖屋早已存在。我记得儿时回到老家,村里遍地斑驳沧桑的泥坯房,唯有我祖屋青砖绿瓦,雕梁画栋,还有宽大干净的四合院,鹤立鸡群般昭示我祖曾经的殷富。我确信,门枕石见证祖屋新居落成的时刻,也是门枕石自己投胎换骨的时刻,它自然会铭记,刻录成纹,珍藏心里。它在先人及祖屋接受人们祝福新生活开始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自己。

      当炊烟缕缕升腾,当炮竹声声响起,当鸟鸣声声被新居外的脚步掩盖,大院里涌入恭贺新居落成的人群:老人来了,小孩来了,少()妇来了,远房的阿舅来了,村狗闻到菜肴飘香也来了,或许人群当中就有个那个老实勤劳的石匠,他一眼就看到门枕石,自豪又悄然地坐到自己的杰作,把目光把喜悦把劳作特有的清香气息,一并送给门枕石。此时的门枕石已不仅仅是支撑门槛的石子,它变成天然稳固的椅子,轮替接受一个个祝福人隐私部位的摩顶洗礼,它在先人们纯朴、敦厚、善良、礼节的重重加压下,它在先人们笑声、歌声、欢呼声、心跳声的阵阵熏陶中,它在先人们掌纹、体温、心情的层层包裹里,放弃了坚硬,蛮横,冰冷,放弃了单调呆板,注入了丰富,温驯,忠厚的元素,冥顽的心赋有了生动的灵性。

      记得小时候回故乡,见青春靓丽的堂姐放下肩上的水桶,立马跑到门枕石旁,将山歌的词本置于门枕石上,抄抄录录,晚上堂姐要出门恋爱对歌。门枕石如慈祥的先祖,轻轻托起词本,轻轻托起堂姐甜蜜的爱情,门枕石手心里全是盈盈的爱。可是,堂姐可能没注意到,她甜蜜的爱情里有门枕石不可磨灭的功劳!世间便是如此,很多很多的关爱,都是在不动声色中付出,也都是在不动声色中被人忽略,被人忽视。世间又有多少人能读懂,其实真爱都是在不动声色中,其实真爱都是不索回报的。

      如今,我站在岁月的前沿,回头凝视门枕石,才发觉门枕石并非如表象那样的静穆,它活在我们家族里,默默地付出,分担家族的重担。它每天把阳光恭迎进屋,让我先人无论走多远的路,心里都有闪亮温暖的阳光;夜阑人静,它协助门把黑暗挡在屋外,把真善美精心守护在屋里,守护在先人的梦境里;它时时守候先人归家的足音,把先人耕耘的疲惫,打猎的风险,赶考的忧虑,经商的跌宕,还有老祖母在密密针线里扎破手的痛楚,一一分担转移到自己身上,也只有这样,我先人的屁股离开门枕石时,脸上才现出了笑容,才感觉一身的轻。

      我还发觉,自门枕石在我家族安居落户,门枕石就用自己的形象无声地教诲我们为人道理,教诲了一代又一代。比如门枕石无声地说,做人要有棱有角,要方方正正,要耐得住寂寞与孤独,心要恒定如泰山,门枕石还说,一个人只要努力做自己兴趣的事,石头也会开花。我望上门枕石,石上的花还在盛开,永开不败!

      清明我坐在门枕石上,其实是坐在先人的温度里,坐在先人的手势里,坐在先人铺垫的平台上;门枕石托起我,托起一扇门,托起一个家族的大厦,还托起精灵可爱的汪。

      先祖走了,先祖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可是先祖们遗落在门枕石上的痛苦泪水,辛勤的汗水,快乐幸福的笑声,还在门枕石心里发酵,令我望上一眼便充满了感激与冥思。

      将来,我要告诉我的子孙,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无论生活如何富裕,都要好好珍藏门枕石,它是我们家族永不变色永不腐烂永不失忆的族谱,翻开每一页,都见祖屋、先人、包括门枕石自己变迁的足迹,也包括我们血液从远古流来,淌过的河床。

 

阅读 (1552) 评论 (2)
梦赶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