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萤夜拾梦

个性签名
转载文章请给博主留言或联系,QQ292015353,验证信息说明清楚。
博客日历
个人资料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80113
  • 本日访问数: 101
  • 昨日访问数: 78
  • 本周访问数: 179
更多
博文
(2010-10-13 08:16:11)
分类:散文

      

                     宁武首届香蕉节漫笔

                                     文/梦赶夜

      我站在宁武街头,眼光掠过圆滚鲜红的拱门,掠过插于两道迎风猎猎的彩旗,掠过昨日新搭建的表演台,飞越攒动的人头,定格在表演台旁等待参赛的一弓弓结实饱满的香蕉果之上。

      这还泛着青色的古老果实呀,曾几时就成了宁武镇往商潮海市 ...

(2010-10-11 07:46:01)
分类:散文

                      葬礼如歌

                                     文/梦赶夜

      祖母娘家那边有个过世的老人起骨骸,将迁葬于远岭之巅。我做为远亲回故乡参加葬礼。

      中午时分,岭上三十来米直径的圆形草地上,已聚集了近两百人。男女老少或坐或站或倚或靠,吱吱喳喳,谈天说地。相比较于以往所见到的追悼会场,这里没有低回的哀乐在耳边回阮,没有白色的花圈在陈列,也没有逝者穆目的黑像框摆放。在早已挖砌好的葬穴边, ...

(2010-10-08 12:21:07)
分类:抒情散文

距离

文/梦赶夜

距离不是衡量爱情深浅的尺寸。

久别后,又见面了。在你我之间,你竖起了一张纸。

一张纸,我看不透,戳不破,跨不过。

纸张的两边,我们有多远?那是地球上南极到北极之距,那是宇宙银河两岸之距。我是地球上一株摇曳的绿草,你是苍穹里一颗闪烁的星辰,如换成遥远测量的单位,那就是光年,无数的光年。

久别后的 ...

(2010-10-07 02:41:26)

明天是什么日子?

文/梦赶夜

正斜靠在沙发上小憩,电话突然响起。

“你好!”我的声音犹如飞箭末途之柔弱。

“你好。在干什么呀?”电话那端传来梦丝响亮的问候。

“什么都没做。”

“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是什么 ...

(2010-09-26 13:46:45)
分类:随笔小文

梦夜随笔

文/梦赶夜

新叶

初始一叶,遗尽暮冬。鲜嫩欲滴,即将撑起一出缤纷异彩啾鸣悦耳之戏,谱写一页生长的历程。

欣欣向荣,是一种梦想中的实在,但不是一种永恒。

篝火后的灰烬,是根不老的传说。

香烟

咔嚓, ...

(2010-09-16 14:39:14)
分类:小说天地

极端报复

文/梦赶夜

池柳知道子健外面有别的女人后,哭过,骂过,吵过,甚至要与五岁的小孩一起死来威胁过,还找到子健的相好小青谈话过,但一切无济于事,子健依然如一头顽固的犟牛往外跑,拉也拉不回,最后竟提出离婚。池柳的心在滴血,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无助。

其实,池柳是个大美人,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可说是城花。当初她与才华横溢、英俊潇洒的子健整整谈了五年恋爱才结婚,婚姻走过八年之痒后终于出现了危机。回想自己与子健一起走过的点滴,回想那些甜蜜的细节,池柳的心又如拧紧的麻花,阵阵绞痛了起来。

子健出门不归已有几天了,少 ...

(2010-09-15 14:42:51)

寿星之死

文/梦赶夜

小长屯是个偏僻的小山村,很少有外人来到村里,偶然的机会,有驴友到村中旅游,得知村中有位一百五十岁的老翁,尚能爬山涉水,下地耕耘。驴友竟被惊呆了。

消息很快传出山外,人们对此半信半疑,议论纷纷。有好事者及媒体记者为了考究这消息的真伪,长途跋涉来到村里,进行实地验证。

来到了小长屯,但见山巅烟雾缭绕,奇花异果缤纷飘香,满山遍野青青翠翠,溪涧咚咚潺潺,娇鸟吱吱喳喳。平坦的山脚下,屋舍俨然,阡陌交错,鸡犬相闻,好一个世外桃源!

考究者赞赏间,小道上突然飘来激昂的山歌,随之走来了一位荷锄的老翁,老翁鹤发童颜 ...

(2010-09-14 19:09:23)

酒桌上的话

文/梦赶夜

某晚,接到兄长的电话,说准备到某某地方喝酒,邀我一同去,我应承了。

兄长并非我的胞兄,只是年纪比我大,我喊他为兄长而已。我与兄长交往已有很多年,很惯熟,彼此间常不分你我。

同桌喝酒有五六个人,酒过三巡后,话题突然转到我来,有人说起了我的特长,兄长接过话头,很豪气地说,你如此如此,我鼎力相助改变你的现状。兄长一连说了几次,并且描绘了我改变现状后的情景。其实,我从来不敢想像如兄长说的那样改变自我,因为这是个很现实的社会,有时就算一个人有某方面的能力,未必就见得那人能如愿,除非有人罩 ...

(2010-09-13 12:08:49)

关于蜱虫

文/梦赶夜

早上上网看新闻,有一图片赫然入目,那是一只指甲般大小、鼓鼓胀胀、椭圆的虫,我有些吃惊,这不是时常吸附在牛身上的虫吗?放大图片再细看,果然没错,只是到今天我才知道它的名字叫做蜱虫。

童年时代,我是在牛屁股后长大的。傍晚牧牛归来时,时常见到浑身细密的牛毛里夹杂着几只圆圆鼓鼓的蜱虫,很是显眼,特别是在牛的大腿根部或腹下无毛柔软的地方,有时同时吸附着五六只胀胀鼓鼓的蜱虫。牛当然知道自己身上有虫叮咬,牛虽然像人一样有四肢,但却不能像人一样随手将虫拂下,牛只好浑身颤动想将虫抖落,但无济于事,又甩尾猛扫,也是徒劳,也有些牛比较聪明,挨着大树擦拭虫叮咬处,有时也会有效果的。但在腹部下面或大腿根 ...

(2010-08-24 14:24:21)
分类:抒情散文
给爱写墓志铭 文/梦赶夜 我等待着,憧憬着,盼望着。我等待着会面的日子,我憧憬着喃喃的叙旧,我盼望着旧情温馨地燃起,盼望着热烈的肌肤之亲。 千年等一回,终于等来了相聚的时刻。我发觉心却在变冷,冷成一块坚硬的秤砣,坠入深深的海洋里,被无情淹没了,被潮湿包围了。你就坐在我的身旁,我们躯体之间甚至容不下一个拳头。我按奈不住心中的驿动,轻握住你的纤手,你像是随意地缩回那柔软的玉指,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心又涌起阵阵的涟漪,向你靠近,你小心翼翼地倾斜回避着。虽然你表现的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不似故意,但从你轻微的细节里,我已读出你不想走回从前,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到打击,怕我难堪,才故做那么自然与纵容。但那一刻,望着身旁熟悉的你,我心有一种叫分生情愫如泉水般汩汩冒涌,你就在我眼前,我却感觉我们有一万八千里之遥。 言谈中,你也表明:人都在改变,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是理智的,我也是明白事理的,可是,落寞如吸足水分的青苔,渐渐长满我的心间,谈笑风生的我突然变得静默无语,呆坐你身旁。 我们极力赶走那难熬的静穆,我们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说着,论着,全都是与从前与感情无关的话题,我们都不想触摸昨日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