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竹本定虫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我只来撒野。 这里是我撒野的地方。 如果需要引用或转载我网志里的东西,请先通过在网志上留言或评论的方式获得我的允许。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个人简介
竹本无错,奈何定会生虫! 我用虫子的眼睛观察我看到的东西,我用虫子的爪子敲击我的键盘,我用虫子的方式,在这里留下我原创的沉积。 如果你认可我,就请当我是一条会思考的虫子;如果你讨厌我,就请当我是一条生活在竹林中的虫子,与你无关。 因为我这短暂的一辈子只想做一条一生无忧的虫子。 如果需要引用或转载我网志里的东西,请先通过在网志上留言或评论的方式获得我的允许。 谢谢光临虫子网上的家。
博文
分类:虫眼朦胧

      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林先生在对龙江污染做出重要指示的时候,言辞之中包含一句“动用全世界力量”似乎就成为近期被关注的对象。(新闻地址:http://www.baidu.com/s?wd=%E5%8A%A8%E7%94%A8%E5%85%A8%E4%B8%96%E7%95%8C%E7%9A%84%E5%8A%9B%E9%87%8F&tn=ichuner_1_dg&ie=utf-8  )

      其实将“动用全世界力量”单独从龙江镉污染问题的语境中剥离出来,官员的一席话就成了无法解释的谬论:

      是谁才能“动用全世界力量”?非常明显是说这个话的人。

      如何才能“动用全世界力量”?非常明显是具有“动用全世界力量”的那个主体。

      怎样才能“动用全世界力量”?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nbs ...

 

广州小贩在年前被城管打伤,导致手骨骨折一事将近过完年后才得以在网络媒体上曝光。(《广州城管打断小贩手骨逼其签声明否认(图)》新闻地址:http://news.qq.com/a/20120205/000109.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作为新闻的受众,我认为首先应该感谢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使得媒体朋友的偷拍得以成功,其次要感谢科技的进步使得在摄像机x光机等等机器的拍摄下使得故事形象生动,然后更要感谢媒体记者的大胆报道。

感谢完各个方面后再来看这次事件,本来城管殴打小贩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也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但是这次的事件却突出在一线执法过程中,监督与被监督双方之间的权力矛盾。

首先是城管的协议踩到了电视台的尾巴形成两种权力的针锋相对。协议以小贩的口吻写成,在否定了城管打人同时要声称电视台媒体的报道失实,这对于电视台记者而言是莫大的耻辱!于是乎媒体的力量 ...

分类:虫眼朦胧

 关于党政干部道德问题,今天看到了官方媒体作出了正式的评论。(http://news.qq.com/a/20120203/001147.htm )

      在评论中稍加留心就能注意到一份中组部关于“德”的考核问文件中用了“加强”二字,《关于加强干部德的考核意见》,感觉非常有意思:只有对一个人的德能够进行考核,才谈得上“加强考核”,如果我们队一个人的“德”无法进行考核,或者无法确切考核,那“加强考核”就无从谈起。因此,“德”的“如何考核”问题,是先于“加强考核”问题的。

党政机关对“德”的考核行之有效吗?如果考核不是行之有效,那么就不应该谈论“加强考核”的问题,因为没有一套考核机制在前就没有后继而来的“加强考核”措施。不管问题如何提,有多少种答案,似乎官方媒体的声音并没有强调一套行之有效的考核,反而通过相当一部分干部的失德问题,来强调“加强考核”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当然这里面确实用了“整体与局部”、“两点论与重点论”等重要的正统指导思想,但回头想想这些被斥之 ...

分类:虫眼朦胧

 

今天看见一《新华每日电讯》的评论员文章《让谣言止于真相,让群众掌握真理》不禁大感好玩。(文章地址:http://news.sohu.com/20120202/n333514776.shtml )特别是其中连提到三个“要让真相跑赢谣言”更是形象生动地将真相与谣言之间的传播放到拟人化的情境下,为文章平添几分生动趣味。

乐完回味,却千般寂寥——“真相”究竟是什么?从哪里来?

“政务活动更加公开透明,有了质疑及时回应,对一些热点难点问题,要主动说、尽快说、如实说。”这里面有真相吗?未必有。政务活动更加公开透明的可以是政务活动的程序,可以是相关的法律和政策的内容,但绝对还不是政务活动决策的本身。如果政务活动已经公开透明,那些引咎辞职或被免职的官员不会明升暗降;那些镉污染已经多年寸草不生的山头不会直到今日龙江污染事件之后才被曝光; ...

分类:虫眼朦胧

一方面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彭清华31日对个别内地学者不当言论表示遗憾,(http://news.qq.com/a/20120131/001070.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另一方面是孔庆东先生极力辩解自己的言论遭受断章取义声称没有说过香港人是狗。(http://news.qq.com/a/20120122/000075.htm )。虽然前者外交辞令出色得似乎滴水不漏,办公室彭主任的外交辞令至少表达了可以令人接受的态度,但孔庆东先生的辩解却不是第一次也大概不是最后一次令一位教授显得比一位政客更难以令人接受。

如果孔庆东先生的辩解成立,那么将是北大中文系的耻辱。

鄙人不才无缘北大中文系,但从孔庆东先生的言论中不需要接受任何一个大学中文系的教育,仅凭借中学语文常识,就能分辨孔庆东先生到底有没有说过香港人是狗。

孔庆东先生说:“这种人(香港人)就是给人家英国殖民者当走狗 ...

分类:迷音魅影

 

一、小子,你还能更傻一点吗?

 

小子,你救起飞虎队队员,就像扛头山猪,但你泡阵亡师长的女人,却像一头山猪。小子,你还能更傻一点吗?

人家师长的女人懂得跳舞,懂得品茶,懂得招呼客人,懂得救死扶伤,多好!小子,你懂个啥?从复旦牛那里学了几句人模狗样美如彩霞话就仿佛整个人不一样了?复旦牛那几句是泡妞用的,爷爷那几句才是救命用的:“人不靠枪,是枪要靠人。子弹如积蓄,不要乱花。记住,英名,只不过是一片浮云。”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常常问你生命中到底缺乏些什么,或许你生命中缺乏的只是学会品茶如拿枪而已。暂且不说你和柳姐是否能白头偕老,暂且不说柳姐对你移情别恋,暂且不说柳姐 ...

分类:虫眼朦胧

    本文要说明两个问题,首先说孔庆东先生是王八蛋,我们再说孔庆东先生不如王八蛋,至于孔庆东先生跟王八蛋的真实关系和逻辑一致性不是本文讨论内容。
孔庆东先生的观点立足于中国人有义务说普通话。但是孔庆东先生错就错在根本不懂得这种义务是在法律保障的前提下才称之为义务。国内有法律保障国内的中国人有义务说普通话,但是香港的法律呢?香港的基本法和各种其他相关的法律规定了香港人必须说普通话的义务了吗?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九条和香港《法定语文条例》第五章规定,香港人可以使用中文和英文双语,但并没有规定香港人一定要使用普通话,香港人可以使用广东话,也可以使用一切中国各地的地方方言。香港的法律规定香港人没有说普通话的义务,孔庆东先生的言论明显就有侮辱香港人的嫌疑,在他的言论中称不说普通话的香港人就是王八蛋,或许在大陆内地可能正确,但而站在香港人的立场看,依据孔庆东先生自己的论证,不顾香港法律而胡乱说香港人有说普通话义务的孔庆东先生才是王八蛋。

这里我们不妨委婉而简单一点:如果违背香港基本法精神和香港相关条款的规定,香港人不说普通话都是王八蛋,如果依据 ...

(2012-01-16 11:23:46)
分类:虫眼朦胧

 

      《求是》杂志发了温总理的文章,许多媒体立即以“谁都不能剥夺农民土地财产权”或“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农民土地财产权”为新闻的标题。总理文章未曾拜读,但浏览各种新闻,结合最近遇到的一些现实却发现,确实有人能剥夺农民土地财产权,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农村那些基层的缺乏监管的村干部,而这种情况可能更多地发生在发达地区和比较发达的地区农村,以及城中村和城市郊区农村。

      只要回顾一下我国建国以来的土地政策和农村的土地变动情况的一些细节,这个问题就浮现出来了。建国初期所有的土地收归国有后重新分配,村民被分成生产小组或者小队,土地分到队里,几个小队再组成一个生产大队。生产大队是个组织机构,但很多地方这个机构却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建设,还有后来的支持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生产小队将一部分属于自己的土地划出来作为一些公益性质活动的使用,比如将某家族的祠堂改建成小学,将某个家族的家庙改建成生产大队的大队部,将某 ...

(2012-01-15 00:45:11)
分类:虫眼朦胧

   民主的魅力何其大,不仅引起海峡这边的我们的关注,还吸引了台湾毒贩不怕被逮捕而去投票。人家台湾岛内的事情,但却弄得整个大陆新闻媒体都非常关注。人家台湾自娱自乐,内地兴奋个啥?

      兴奋的可能是没有见过那么热闹的场面吗?美国大选不见得比台湾大选冷清多少。兴奋的是对未来台海关系的预期明朗化吗?台海问题背后是中美关系问题,这点似乎从来没有改变太多。      兴奋的是要看人家民主选举吵成一锅粥吗?民主是在表达与妥协中获得共识的,不吵不闹不表达的民主才奇怪呢。

      那台湾大选,内地兴奋个啥?

      或许兴奋的是看到一个讲华语的地区能够以民主的方式选择所谓的领导人。或许兴奋的是这种在华语地区进行的民主选举可作为大陆政治改革的参考。或许兴奋的是选举结果明朗化后对几个方面的国际关系得到确认。但这些都无法说明人家台湾选举我们内地 ...

分类:虫眼朦胧
今天看到一则blog以独家揭秘的方式,将近日广西大学学生会主席孙某考试作弊的行为责任推到监考老师头上,并言之灼灼说学生作弊是老师一手造就的,并且提出自己的观点: “对孙主席作弊这个事件,我想质疑监考老师:如果你们不给孙主席作弊机会,孙主席会作弊吗?你们非要等孙主席作弊了你们才去抓?为什么不在萌芽之时就阻止呢?你们是想出名想疯了吧!?广西的优秀学生就是毁在你们这样变态之人的手里!” “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驻会执行主席、广西大学学生会主席孙某被监考人员现场抓住作弊,完全是监考人员一手造成的,他们难逃责任。” “同时建议,大学里的监考人员,不要老是给学生制造作弊机会,然后在去抓学生,这样很不理智。”(http://blog.gxsky.com/blog.php?mod=index&blogid=4734&id=1035638 )       这写文字很傻很天真,如同出自没有受过国家教育,没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考过试的人才会有的意见。       作为学生来说,任何考试都不应该也不能作弊。“不应该”是从道德层面说的一种应然性,跟个人内在的自我修养和自我约束有关;“不能”强调的是外在的约束,是学校各种规定包括监考老师对 ...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557768
  • 本日访问数: 45
  • 昨日访问数: 58
  • 本周访问数: 103
更多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