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彩虹芝士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31034
  • 本日访问数: 7
  • 昨日访问数: 120
  • 本周访问数: 869
更多
博文
(2015-05-15 17:56:37)
分类:杂谈
前几日看了几集热播的电视剧《虎妈猫爸》,感觉这个“拼爹拼妈”的时代,真是太累人了。紧接着又在时空网上看到编辑分享了南宁N所牛逼闪闪的学校,甚至有不少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上名校,不惜重金买学区房,可谓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家有小孩如有一宝,全家上下的重心肯定得往孩子身上移,有家长为了让孩子以后能考出好成绩,考到好高中好大学,早早给孩子安插进各种培训班和家教班,就像《虎妈猫爸》里演的一样,才幼儿园的小孩就被培养得像小大人似的,从数学、文学到英文、钢琴,样样精通,看到别人家的小孩什么都会,自己的孩子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再穷不能穷孩子,为了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又在同期,看到一部日剧里反映的日本家长也有同样的问题,看来这个教育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还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问题。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家长们这样做累吗?孩子们这样做累吗?时光倒退到十几年前,也就是80后上学的时候,似乎这样“拼”的风气并不盛行,那个时候,小学和初中的作业并不多,甚至没什么人流行上补习班,大家下了课除了做老师布置的作业外,就是玩,有的小朋友愿意到外面疯跑,后来有了一副健康的身体,有的小朋友愿意宅在家里看书画画,后来培 ...
分类:杂谈


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的风波还没完全过去,现在又出了“路怒男”暴打逆行骑车女后,被打者自杀。一起起事件再次警醒我们,“路怒”已成为国人们现在的通病。
不要以为“路怒”只是开小车人的习性,纵观南宁的整个电动车大军,有哪个敢说自己完全遵守交规,完全不会“路怒”呢?当然,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南宁拥堵的现象越发严重,路上的行人和车也越来越多,特别是上下班高峰期,在你最赶时间的时候,大家也都在路上“添堵”。在这种关键时刻,其实车品最能反映人品,“路怒”是一种压力的释放,同时也是性格的突显。有些人平时都笑容可掬,为人随和,一上路遇上拥堵现象,也不由得“路怒”起来。特别是遇到一动都不动的路况,那基本上个个都在车上骂娘。
我们把“路怒”的根本责任推给道路拥堵,却忘了我们的“任性”,“路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控制不了的“路怒”,特别是那种遇到突发情况,热血一上来就想动手的司机们,才是最可怕的事。
既然“路怒”已经不可避免,我们就要学会在路上控制自己的情绪,特别是遇到突发情况时,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贪一时之快,在路上别车是最不道德的,害人害己不说,也体现出自己粗陋的行车习惯 ...
(2015-05-06 17:42:16)
分类:杂谈




这两年舆论很喜欢拿女司机作文章,动不动就说女司机的车技差啦,在路上就是拥堵的最大原因啦,啪拉啪拉的都是给女司机差评,导致现在我在路上,要是真遇到辆占道又开得缓慢的车,都会习惯性扭头看看是不是女司机。其实事情并不像大家所预料的一样,很多时候反而是男司机居多,我这样说也并不是在批评所有的男司机,只是觉得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宽容度越来越小,动不动拿性别说事儿,其实真没必要。
就像成都这次的女司机被暴打的事件吧,乍看起来打人者固然有错,但女司机随意变道看起来也十分任性,从后来的男司机行车记录仪上的“翻案”,又有不少网友直指女司机该打,好像错误都在一个人身上似的,更有好事的网友把女司机的隐私都人肉出来,不堪入目的“真相”越传越凶。试着想想,有时女司机是不是个弱势群体呢,人们的第一印象总是认为女司机就是开不好车,而且特别爱做“路霸”,好像一有事情就说是女人的不是,反而突显出霸道的男权主义,似乎又变得有理了起来。
中国一直推行法治社会的理念,就是用法律说话。这厮打人者仅因为自己看起来先占了理,事后才动起手来,嚣张得倒是合情合理了,反而长了打人者的脸,这样畸形又一边倒的网论舆论正是逼死 ...
分类:杂谈
前两天看到一则新闻说,南宁驾考有了新的改革,不仅双休日可以考试,晚上也可以考试,还增加了不少考试车辆,让南宁市的驾考越来越便利。说到这个,我想起了当年我驾考的情况,那真心是体会了一把中国人数量的众多,不少考生在凌晨三点就早早来排队,只为了能早点安排考试,我也学乖跟上大部队,早早来到考场候考,等中午考完试出来,排队的考生更多了,现场几个候考厅都挤满了来候考的人,那般场景绝对不亚于菜市的热闹。
一说到驾考,多少考过或正在考证的考生都是一把心酸泪,不止在练车时无论严寒酷暑,坚持不懈的预约教练练车,还要冒着被晒黑N层皮的风险,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科二项目。不仅练车很辛苦,考试更是难上加难,先是跟教练搞好关系,让他尽快安排你预约报名考试,预约上了还要到考场适应场地和考试车辆,再有就是犹如挤公车般的在候考室忍受又紧张又难过的候考时间,手上的手机已经玩了一轮又一轮,信息已经发了一遍又一遍,看着考官一遍遍的把前面的考生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