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幸福的旅途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欢迎来兔子家做客,如果您看上什么花花草草,或者想挖点儿泥走,千万请先告知哦!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70067
  • 本日访问数: 141
  • 昨日访问数: 232
  • 本周访问数: 928
更多
博文
 

   那日,在张家大院里徘徊,企图扑捉曾经的叱咤风云,却不料失足于赵四的深情。半个世纪的风雨,身边围绕的各种耳语和异样眼神,一个女子孤立瘦弱的身体如何承受得起?不禁感慨于她的痴情,她的坚毅。

   张家府邸外的小楼,是赵四的住处,仅一个无名无分的补偿罢了。一生都未能踏入张家大院,是否遗憾?那阴冷的小阁楼,却因能守望心爱之人而暖意融融。我终于懂了,有一种距离叫爱情,有一种爱情叫做相濡以沫。

   不离不弃,一生相守,终成白发新娘,打动的恐怕早已不仅仅张少帅一人。沈阳这座城,空中弥漫的仇恨与火药味儿,也因赵四而多了一份旖旎温情。

(2009-12-11 17:36:16)
 

    哈尔滨,是一座很值得慢慢品味的城市。之前曾听说,此处如翻版莫斯科。身临其境,果见处处俄罗斯痕迹。

    循着《太阳岛上》的音乐故事,我寻觅着80岁月对美好的憧憬。

匆匆而行,却被那空中疯窜的遥控风筝捉去了眼神。

    中央大街,有特殊的指示牌“禁止携带大型宠物入内”。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街头雕塑,第一个出现在脑海的竟是“华尔街铜牛事件”,忍不住一声叹息。

    裹着围巾大衣在大街上小心翼翼地走,生怕脚下一不留神滑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一个鲜红的背影,在皑皑白雪中很是惹眼。顺着她的视角看去,右边有一所艺术学校,是古老的欧式建筑。本能地拿起相机,就拍下了这一幕。之后忍不住叹息,如果她再往右边靠一点点,画面应该会更协调吧~

    某酒店墙上的一幅挂历,很有意思。

    无论是谁总会经历一段轻狂岁月,无论什么原因什么结果,若干年之后回头再瞧,总付之一 ...

(2009-12-10 17:03:37)
 
    在延吉,我找回了逝去的童年。

    踏入冰河的瞬间,同事突然变成了孩子,在夕阳下欢呼雀跃,挥洒着儿时的淘气。看那曾在职场中叱咤的身影,被简单的快乐侵润得如此柔和可爱,我的心也愈加柔软愉悦起来。

    在朝族老人的慈爱笑容里,我们偷偷放生了贪吃落钩的小鱼儿;把冰封闪烁的河面踩得嘎吱作响,捡起一块薄冰照照对面的太阳;然后笨手笨脚在路边堆起雪人,用冻得胡萝卜似的手指画一张憨厚的脸庞;一元钱换来一串冰糖葫芦,咬着晶莹剔透的甜蜜,,大摇大摆走过挂满朝文广告的大街小巷……不远处,树影在夕阳下摇曳着,唯美的剪影,令人陶醉。

    玩累了,站在河边发呆,傻傻地看一个个陌生背影穿过幽暗的桥底,渐渐远去……

 

(2009-12-04 13:56:07)
 
    第二次来长白山,遭遇暴风雪。狂风卷着雪花铺天盖地,迎风而立,有如风筝,似乎瞬间就会被卷向天边。眼前忽而雪雾迷蒙人影不辨,忽而清晰可见,背风而行才不至于迷了双眼。风停刹那,顿时陷入黑与白的世界,莽莽山脊与针叶林的线条,在皑皑雪中描画的水墨山水,简单、唯美,令人迷醉。

    在如此狂风大雪中拍摄,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必须抵御刺骨的寒冷,再者,如何保护镜头成为一大难题,好容易才拍下一些镜头,却仍难避开突然附上镜头的雪花。

 

(2009-12-03 15:10:51)
 
    大连,来去匆匆。       北风呼啸,寒冷刺骨,吓退了常年在南方生活的同事,我也只能抓紧有限时间去扑捉夕阳下的海滨。夜来的早,下午4点30,太阳已悄悄沉入海面。余辉晕染,银月高挂,一瞥惊鸿。于是,那片海湾、那本巨大的无字天书和那清冷而略带忧郁的霞,记忆中再难抹去。          

    北方的冬,有温暖的清晨。所指并非温度,而是色彩,一种纯粹的视觉上的暖意。

    我喜欢这样的晨,阳光是淡淡的金,明亮却不刺眼,温和且清澈。穿越弥漫的雾气,也会形成一缕缕光束,如同洒在森林穿过枝叶般,有些梦幻。在幽暗的屋里看到这样的窗外,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忘了身在寒冷的冬季。此时,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拿起相机,走出去,亲近这温暖的阳光,清澈的晨。

 

 

(2009-12-02 23:54:52)
标签:

旅顺

海湾

夕阳

分类:团游所到之处
 
   寒冬,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再次前往东三省,第一站就是旅顺。
    作为京津海上门户和东北的屏障,旅顺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然百年硝烟之后,站在旅顺港,却被其绵长的海湾与夕阳下那片海所倾倒。      
(2009-11-05 17:06:27)
 

天边圣地  净土亚青

 

 

 

 

718 阅读  ┆ 3 评论 
(2009-10-07 15:01:37)

 

 喜欢瞎走,那种没有目的地的感觉,我称之为流浪。哼着“阿巴浪谷”,做一个潇洒的流浪者,然后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入山城暴食,进天府饕餮,走过大沙漠,走进内蒙古,最后登上长白山,看到梦寐已久的天池。回忆起流浪的日子,头脑有些混乱,不知从何说起。如果一个地方就是一个故事,恐怕可以写一本书了。

 

 只是,流浪听起来潇洒,其中的辛酸与苦乐只有自己最清楚。特别累的时候,想家的感觉是直刺心扉的。在敦煌,我想起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审视自己的旅程,不敢加上“文化”二字,却是真的苦旅。由于遇到开学高峰期,买火车票成了一大难。在我的坚持下,同伴买了兰州—敦 ...

(2009-10-06 17:01:08)

 

人在他乡的时候,往往不经意间与身边的人或事碰撞出些许火花,在懵懂、混沌的思维空间瞬间点亮,然后窦见往日不曾关注的,自己的内心。

 

    一直以来,总以为自己走到哪里都可以模仿当地人的口音,并为此沾沾自喜。直到最近在东北,一朋友问:“你说话真好听,是哪儿的口音啊?”不由得有些郁闷。“你们那儿的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吗?”面对又一个让我为难的问题,只好尴尬地一笑而过。

 

829 阅读  ┆ 8 评论 
(2009-09-11 15:48:42)
 
    从重庆到成都,虽然步履匆匆,依然从满城弥漫的麻辣味儿里将这俩城市看了个六七分。一年四季不断的麻辣呛香一直在提醒着我,这就进入蜀地了。      重庆虽与成都相隔不远,但地势上却天差地别,口味儿也显得更为浓重,既麻且辣。麻得够狠,却掩不住辣的刺激,总能把人催得涕泪俱下。一盆老火锅,一锅凝固的牛油锅底,架起九宫格,看那火势愈旺烧化了红油,九宫格子渐渐沉入锅底,各色菜式往格子里倒去,不必担心泥牛入海寻不回来,吃的方便又痛快,此时就不得不称赞重庆人聪明了。当唇与舌尖都已麻木得找不到位置了,牙齿却象上了发条一般,停不下来,喳喳喳喳地拼命咀嚼切碎口中之物,再由那火般的一团滑下肚去,然后感觉它从喉部滑至食道,再落至胃里,翻滚,翻滚,一股热流突然冲向四肢百骸,“哗”地一下,任督二脉便打通了。于是面红耳赤,涕泪涟涟,大汗淋漓,张嘴只吐出一个字:爽!      吃到成都,则发觉这里的味道与重庆虽一脉相承,却明显温和了不少,如同地势环境。重庆是山城,直上直下,人总在山尖上攀走,或俯冲的状态,总需要一些激烈的味道才能与之匹配。成都是盆地,被四周群山象婴儿一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