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我终于来了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0021
  • 本日访问数: 72
  • 昨日访问数: 83
  • 本周访问数: 612
更多
博文
(2010-12-20 16:33:38)
          匹夫之责是什么        最初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在那些抗战故事里,以为是人人扛枪上战场。后来知道刘和珍君那些行径也是。    但也就罢了。毕竟现在的中国很可以豪壮到要当世界老二了。再也不是任谁都可以冲我们嚎叫的了,连米国佬也不行!  啊哈,现如今全民皆日日歌舞升平,冒号们也33179部队般地走宴忙时,哪还用谈神马匹夫之事,改谈皮肤的事了,连堂堂的何老师那么一杆爷们也狂喊减肥。    一派国富民强的好气象!俺也窝在了我的小狗窝般的家里煮饭、喝茶、听音乐,偶尔翻两页书,周身无文,街也懒逛。很多时候,许多事情听听就过了,气愤或哀伤常只是让它留于心中或在朋友那发两句牢骚罢了。对非无冕王的喉舌们炮制出的所谓新闻,很懒闻,所以电视与我一样老花了,俺也不换,只要这电脑还能游戏,还有音响能响,就够了,再偶尔上图书馆装一下,去书店翻一下够了。    只是人真不是鸵鸟。真没本事。歌舞升平中总常现不和谐。于是想望和谐,但无力干不了大事,就只接着他人继续做这不比“哥德巴赫猜想”轻松的“实时猜想”,而这猜想的 ...
     我们的政府是赚了还是赔了             ——也说LV开张          LV的引进在边陲小城是件大事吧。大到要麦当劳、肯德基要搬家?感觉是玩笑。两家的名气都不小的呀,尤其M记,那可是世界腕级的家伙——500强的家伙,就那么容易被撬?真觉网友开玩笑滴。     但又有话说:一切皆有可能嘛。尤其在我们这个很能创造奇迹的国度里,在我们那位力量大得很的阿爷那里,世界500强?算个鸟!只要能为人民谋到利益。     啊!多幸福啊,作子民的!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现在咋常常没幸福感的呢?民心太贪?     ——啊呀,扯远了。说到利益,不知LV和M记等比,谁的税我们收得的更多?谁于大多数的百姓更利?这些俺不知,相关人士可以说一下吗?     俺知道的是,好像M记的合同还远未到期的。那么后开的KFC呢?该是也未到的吧。那么,我们的政府为要这两家的搬迁要赔付多少人民币呢?几万十几万?——打发大叫花子?怕是上百万也难息事的。尤其是对那在世界500强阵里的。人们也许会以为,有着专政 ...
(2010-12-18 23:21:41)
       这个城市还有安宁吗      知道平常上下班时间堵车,也知道了周末的交通也难如意,但没想到堵成那样,新民路也会堵了个小时——当然小小的交通事故引起的——可这一天里,又会有多少个地方没有这种小交通事故呢?可以补贴买车的太不少了,可以混考驾驶证的有太多了,所以在人多、车多路不好时想不发生些交通事故真的很难。更何况,还有不上牌无法管的电单车——这些小东西还真更无法无天——唉,难描述!站在大的路口,如民族古城路口看看就知了,它管你红灯还是绿灯,在那道口上,它是人行道也占,机动车道也穿,真让人觉得可怕。     车多、乱行。行走很不安宁。     而总也改造不完的城市建设,更添堵!今天回老父家,一路上就见N多条路都被开膛破肚了。而进得那院子,也是被挖肝掏肺的,一片狼籍。唉!     我们是政府是为什么总要进行这样的改造呢?才铺上的地砖,还好好的又换。管道埋一次又一次,而这漫天的飞车,到处的交通事故却又难见执法者的身影,或迟迟不见他们的影子。——想来好笑,大凡在交通事故现场,我们总会见到应是肇事的同志在埋头打电话,而且这 ...
(2010-12-18 15:56:34)
标签:

文艺作品

感应

分类:闲言碎语
         感人之物为何      天地造化是什么?有什么用?前才见,并又说了,感人之物无穷。而今又似再被老天点了什么穴一般,让我稀里哗啦地泪洗了一番。    最近几个月来,抽风地看了几部网络小说,不管穿越与否,都八卦且言情,而且那情总被作者们写滴很纠结,让个煮饭婆子或哭或笑之情形总是有的。可那日却是为了《妃常淡定:女人你不怕死么?》中男女主人公终于相爱上了而动情。真的,感动的俺一塌糊涂。    想来觉得好笑。有人说悲剧才给力,才煽人,而常常的我们也是被些受挫的、遭伤的情节伤心落泪,对好结局的情节顶多是舒气,开心。而为那样的情节感动落泪怕是真的不多。所以说出来,怕是会遭人嗤笑,且不但笑之傻,怕更言其花痴一个。    但今番俺真的很狠劲地感动了一番。也许是自己太想那么份情?但怕是作者铺垫的好,然后正好碰上个傻老太。于是就......    于是觉得,天地中感人之物虽多,但需对了人、对了心,才能动了那人。而文艺作品也该是这样的吧。只望能对了更多的人、更多的心,且不止是浮云飘现一下。但愿。
(2010-12-12 17:12:53)
       真是“物之感人无穷”啊         中午出去,天好似还有雾飘,迷迷蒙蒙的,不过于久旱干燥的天来说,虽阴郁并有些压迫之感,但鼻子里少了尘味,觉更好些。走到大门之处,更觉舒服——好几棵桂花树都开着,淡淡的花香飘了过来,鼻子不禁深吸一口。不过感觉只到这一层罢了。继续前行办事去。     一小时回来路过那里时,雨雾中的桂花香再次飘来,匆匆行人,被此香气一袭,真的很难自持的了!     人啊总以着世主自居,很不客气的大刀阔斧着。就如了这院子,好不容易种了不少的桂花树,每年总能常嗅到香味——比之在桂林得到的更多。可现在被斩的就剩下这么可怜的几株了,于是围绕我们周边的就是熟悉却难闻的气味居多了,于是身体遭摧残,心灵也难逃脱的,很不自觉就成了粗制滥造的人物,看似光鲜的外表却是包裹了多少粉,多少皮!每每经过你身边,能闻到的香味很浓,但却很让你想吐——太多的人造添加剂了!——更甚者是我们自己被污染后又去污染他人。恶性地圈圈转后,有时真的很悲哀地想,是不是就只能这样了?     所以,当含着润湿之气的桂花香再飘 ...
(2010-12-12 14:29:25)
分类:八卦一下
                且乱七八糟 污染一下       开博本只想宣泄,很不考虑这里不只有自己,还有别的银在。所以只管自己的泄私愤,就会有可能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昨儿就是。——当然可以设为私密不公开的,但俺个脑盲(不懂人脑,更不懂电脑的)——只因想敲文,却憋不出,而心不甘时居然还弄了个有点拉眼球的题,于是就把了些善善的过路者给忽悠了。真真不好意思。    看来,不论何人真得在公众的场所注意了自己的言谈举止才是,否则也许会污染了环境,更污了自己的。哈哈     另,昨晚网游中见到那叫周立波的博了,真大爷。友的评也极有意思,录了一条:       立波说:真正的流氓出在上海。是在向他的先辈黄杜致敬靠拢。舞台上波哥还像个有范儿的‘大佬’。进网漏了,骨子里露出还是个‘小刺佬儿’假流氓,里弄里骂街火并的功夫全狞吧出来了。有劲儿还是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施拳脚吧,别再在自己给网络盖的‘公共厕所’里看着网民泻‘私粪’‘公粪’明知恶心不舒服还要凶獒得像来嗑药一样的入厕‘吃屎’了,不 ...
(2010-12-11 17:54:28)
      

   音乐,抓心

 

   前日,就有一念,有了个稿,但难产,本想周末之际好好敲敲。谁知,纠结,竟然无法在那题上多想,头痛。于是放音响,但却不是听自己惯常听的,而是找小子常听的东东,日语的,不听,翻到了那据说人气很旺的林肯公园乐队那里,在那逗留下来,更在《Waiting for the End》上反反复复的。总还想跳出来弄那文,可总跳不了!

   挣扎许久后,索性不再做任何事,就只是加大了音量,去听那一群的喧闹,听那主唱的磁性述说吟唱。不懂歌词,亦无词述说自己的更多感受,只知很被抓心,很陶醉那 ...

(2010-12-02 15:58:06)
分类:闲言碎语
         佩 服 周 立 波     周立波,上海人?   上海——上海的哪位市长都曾说:这是冒险家的乐园——听韩寒说的。   没去过那地。今又不看电视,所以,对周,只闻了名,后又在一大报上见他与他“大哥”是非之事——那报写的比较暧昧,所以俺不知是非。只知,他还很火,今又更火了:据说在微博上要与全体网民对战了。    哈,好!    俺不骂娘,但俺也很贱,很任人不时艰难的逼着:选择要蛋还是要保镖的。还好的是只被强要卸软件,还没被强拆房子,所以还可天天呆家里煮饭、洗衣。今有些闷了,犯贱了,于是在网上周游了番,见说粉帅的、贼亮亮的周先生要挑战全民,觉玩的紧,赶紧着把饭锅座上,来看战。     还没看到什么。但已是很、很佩服了周立波了。觉:真不愧是大上海的人,就是够牛气!好!做人就当如此!强如那些畏畏缩缩,猥猥琐琐绑票的,那些算个神马东东?!呀,如此一看,那个叫韩寒的小帅锅虽然也很不错了,但与这位同城的周大佬一比,就很、很瘪三了,郊区的缘故?    阿呀呀,真不好意思了,小韩帅锅,你很勇猛了,但俺、俺真的觉的 ...
(2010-11-30 11:30:47)

       挟天子以令诸侯?

 

    3Q之战已告一段落。此战双方孰对孰错,其间的是是非非,一时难辨,拥一方者即是对方所鄙的水党,反击之烈让人兢兢战战。

    但总有不怕死的,总有很说的义正词严的。于是,在相对开放的今天,真的不出门亦可知了我朝这网争之事的许多。而今又知道国家政府介入喝令:企鹅爹和那圆周公向全体网民道歉——啪啪!各打了五十大板?让他们痛痛了?也许。

   那么,到底孰对孰错呢?皆有?——眼下,政府的命令似乎告诉 ...

(2010-11-13 07:51:42)
标签:

生活

心境

乱想

禅悟

分类:闲言碎语
          乱七八糟  鸡零狗碎         又是好久不上来了。上来居然见美女说俺某文之文理皆好。此女心善,很会鼓励。但真觉羞煞了。     纠不上之因,很不敢再说是家务事了。家庭琐事总在,但非它阻止。人曾经说过的: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这是很对的。一切只看你当时的意愿是否真的要挤。     我是个随性的人。但太随性了,心绪又很飘忽。于是常常乱七八糟的,直直地就绞成了乱云一团。这些也很如那天上的云朵一般,积蓄不够,雨就下不来,又还总能见阳光。于是,俺个懒惰的婆娘也就懒赖着不去清理这些心情了、思绪的,继续懒惰着,继续无心地,或更该说是继续让那思绪的云乱飘地生活着:喝茶、买菜煮饭、洗衣看书、放音乐、散步、看电影......很不规矩的乱七八糟的生活着、日子着。而因着这么的不用功,于是就更飘忽,直至现在真真的脑晕。但依然是可以赖、可以混,所以生活也就依然着。     这样的生活中的发泄就是冲小子吼叫。虽说他绝非标准的好孩子,甚至更有他的亲人很言他不行了。但我的吼叫也只个借口罢了——因他是我生、我养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