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9173
  • 本日访问数: 38
  • 昨日访问数: 58
  • 本周访问数: 639
更多
博文
摄于2004年邕宁南晓镇荔枝节上   我的那些从未发表过的图片(2)     小时候曾读过《卖炭翁》,那时年幼,尚不识愁滋味,并未体恤到身处贫苦际遇间的人的悲苦。这几年荔枝烂市,果之殇经年不愈。有个家中来自农村的大学同学,种有荔枝龙眼,他面带黯淡地告诉我,他的父母弟弟就像照顾小孩一样地看护着这些水果树,盼着用它们来摆脱家中的困境,但却是事与愿违......
这幅图片摄于南晓镇的荔枝节上。一名驼着背的农村老太太,一脸沧桑地守着自己辛辛苦苦种出的荔枝,愁苦地等着城里的买主,一名衣着光鲜的城市妇女,则在旁大啖着廉价荔枝,这一鲜明的对比,拨动着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心动,手动,按下了快门........
我的那些从未发表过的图片(1)  
(2007-03-15 16:15:33)
(此博写于2004.8.21) 被嫩草吃掉的老牛       今天到中国银行交房贷,银行营业部里的人多得出乎意料,一按排队机,发现自己排在了30多号。外边阳光酷热,别的代理处较远,且或许排队的人更多,上了贼船,只好将就着等了。
    枯燥的等待总会让人寻求打发时间的借寄。等候的人中,打量起了边上一对别样的男女。男的是一名60岁上下的外国老人,身材魁梧,一副营养良好的模样,只是年岁的原因却让他步履稍显蹒跚,女的是一名30岁左右的中国妇女,施着些许粉黛,略有几分姿色,行言有点风风火火。那女人对着老人一个劲“DOLLAR, DOLLAR,O.K,O.K,DARLING”地叫唤着,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单词,周围有些人士笑出了声,那外国老人小心翼翼地从钱包中拿出了1000美元,走往货币兑换处。女子的眼中顿时闪出了比美元更绿的光来。
    老人从货币兑换处换出了人民币后,女人一把挽住了他的小臂,在周边一片片复杂的目光中扬长而去。我能感到那女人在同胞们注视中的不安及不适,但或许贫穷拮据会让她更不适不安,她低头走了几步后,随后又昂起了头。老头表情凝重,机械地与女子离去。
    一头已然被嫩草干掉的老牛。
    一位学法语的高中同学曾受朋友之托,帮一个泡了名比利时男友的南宁妇女,写了数封法文情信,一个男人给另一个男人写情书,这事想着就十分别扭。那女的在南宁买有房子,却一个劲向比利时男友哭穷,让他尽快“扶贫”,在南宁市繁华路段买套房子建爱巢,为了防止男友反悔,一个劲打听何处有现房。据称几封书信后,他们已经在商量嫁娶。那男子与那妇女的父亲也就几岁之差,好事成,难免辈分乱。
   前年几名大龄台湾厨师来南宁征婚,本地妇联台办作为统战政策之一,积极张罗,力争玉成好事,面试现场设在邕江宾馆某层,结果排队应征的南宁女性一直从套间排到了走廊外,一层楼几乎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单身女性,脂粉香水味呛得清洁的阿姆半天喘不顺气。
     一下掉入桃花堆,几名40好几的台湾同胞选得眼都直,恨不得回到当年允许三妻四妾的年代。最后几名大陆新娘被集体打包运往台湾,“王子与灰姑娘回到了城堡,开始了新的美好生活”……
   讲笑归讲笑,别人怎么生活是别人的事,我等只管笑看红尘就是了。
   部分中国女人婚恋中,掺杂了太多的功利心,太多的阴暗物 ...
(2007-03-15 16:12:13)

 

近期语录几则:

 

(1)

我所在报社历时1年多的一场“健妹”选秀活动,不久前落下帷幕,这是一场比体力含耐力,比智商含情商的较量,参与者有“胸”还是其次,关键是兼有“脑”。最后,几名表演欲望强、有文艺天赋,兼之才貌俱佳的女性,毫无悬念地胜出。

午间工作餐中,游拥军同志忿忿地表示:才艺表演环节,难度太低,让部分艺术类专业出身的佳丽,钻了空子,拣了便宜。明年的比赛,难度系数宜如当前房价一样上涨,可以考虑增加一个“胸口碎大石”的规定动作,以增强节目的可视性,兼与2008北京奥运遥相呼应。

游同志的建议,立即获得了餐桌上所有该活动工作人员的认同,并获邀加入2007年度健妹总决选的道具组,专门负责找大石,且承接提供胸口的业务,大锤则交由健妹们抡……

 

(2)

“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让笑你的人哭去吧。”某位同志的QQ签名。

             (3)

某日,南宁南湖岸边,一群肚子如临盆孕妇般的男警察,在绕湖哼哼唧唧地跑步。一已结束晨练的老者在旁冷眼观瞅:“早该练了,再不练,带着几十斤脂肪,什么样的贼都抓不住!”

(2007-03-15 15:26:47)
  前几天在广西经济管理学院摄到的桃花。
这家学院巴掌大,濒临邕江边私密地带,上大学时,是不少男生最喜欢的恋爱实践基地,该学院虽不起眼,但院领导厚道而有远见,6000多株桃花任由外来人员免费进入欣赏,此等襟怀,非一般的庶民所能比拟,相比之下,西大稍显狭隘。
(2007-03-15 15:24:21)
    (以下是我所在报纸春节期间的命题作文,方向是:记者过年)

记者过年:

 

平和回归

 

2004年春节,我在川西北的阿坝州嘎尔纳峰附近晃荡,该处的海拔约4590米;2005年春节,于滇黔交界处的云贵高原一隅,在灵魂与肉体分离的状态中,发了5天呆后,我返回了南宁,所在处海拔约3200米;2006年春节,则在大研古城旁,抽空爬了一趟玉龙雪山,上到了4680米,感觉自己逐年在挡不住地老。

我已连续几年春节不着家,而宁可冒着缺氧的危险,在各处缺亲少朋且鸟都不愿拉屎的乡野转悠。父母对我这般漠视亲情、忽略团聚的行为,很是不齿。但出于对我的玩心的呵护,他们一直隐忍不说。

今年春节出行计划,在迟疑中酝酿,终在大年二十九那天消弭,随后经过痛苦的思忖,打定主意:今年过节不出游,出游就游市中心。备选的策划案是:收收信马由缰的心,回归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实在扛不住就拟进行一次慵懒版的“新马太”之旅,目的地初定是:大新、马山,以及南宁市郊的太阳岛。

大年三十,循例是回6公里外的父母家,吃菜谱已若干年不变的团圆饭。那菜谱我十多年前就倒背如流:白切鸡、芋头扣肉、炸排骨、回锅肉、红烧鱼……

在大年三十的关口,母亲是轻易不许任何人入侵她的厨房,因为这一天的饮食,不仅是给家人打牙祭,更要供奉列祖列宗。

母亲是客家人,厨艺如客家人一般,来得热烈而缺失了精细,菜肴讲求菜多碗大,一直陷于重量不重质的误区而不能自拔。关于母亲的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