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8866
  • 本日访问数: 1
  • 昨日访问数: 132
  • 本周访问数: 332
更多
博文
(2010-02-16 17:52:14)

酒桌上别坐上鸟人

接连几个邀去喝酒的电话,

我说离你们过千公里咧,遥祝好了,或把酒先存着,待回来后再一起聚首“述说人生悲哀”。

S说他弄到了一支原浆酒外加若干老树普洱,可以滴酒煮茶品青梅。

Y说在酒窖给留了一支酒,要我有空去品。

L说他家老坛所泡的加入鹿茸的“功能酒”已可开坛,至于功效,其则是宣称当即见效(靠!老骗子!保不准是临时添加了“西地那非”)。

人生长河啊,河长长,人生苦短啊,欢愉短,我们怎去拒绝美酒?

没有美酒为伴,那又叫什么人生?

所幸,我有一群在灵魂上共通的朋友。

他们心理健康,为人坦荡,有见地有品味,不管被生活怎样蹂躏,都乐观向上,并对生活情趣盎然。

 

酒场上,有三种人存在,酒局就会黯淡很多。

哪三种?

要么很装的,要么很端的,要么很无趣的。

对这三种人,我是不太待见的。

那些明明不是“一杯倒”、要值班、酒精过敏、胃溃疡II期或硬肝进入纤维化阶段,却特意滴酒不沾的人,一整晚上捧着个玻璃杯子做矜持状,只喝茶喝水喝果汁。喝一点点酒, ...

再批春晚(B)篇

 

(3)春晚怕什么?

 

各位看官若留意,可发现:历年包括2010年春晚,看台的偏僻一隅,往往搭着个简易版的指挥中心,至少5名(2010年是8名)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西服男,构成了春晚的草台班子,端坐在其上,拿着无影之刀,运着真气,一眼看电视监视器,一眼看舞台,随时按下“CUT”键。

这些西服男,基本是掌握了春晚生杀大权的人士,算是春晚的“监军”或直接可叫“督战队”。

他们的出现或着说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让春晚好看,他们的唯一职能是:在事情出之前,堵住。掌舵。把握住晚会的调调。

但这些西服男,基本是不约而同地不戴耳机。为什么?答案是:历年来,基本上是假唱,对着CD碟、铬磁带(观众的笑声掌声,不少还是事先录好的),还监听个屁呀。

赵本山曾说过,他最怵的人就是春晚的“监军”们,一个节目3天审8遍,还不带笑容的。

这些西服男的心态,也很容易就能揣透:千万别出错,一定不能出事,尤其是政治方面的错。春晚好不好看,这与自己的收入不挂钩,但春晚要出事了,尤其是导向问题,就和自己的前程直接关联了。群众觉得不好看,最多发个短信,上BBS骂几天,或象我本人那样,写个小博客“自摸”片刻,也就过了。但若大领导觉得有问题,就等着接下来的365天被逐步修理吧。

西服男们压力也不小,也算是苦命人。

    所以想想,罗京那些年容易吗?播音就象庭审一样。

467 阅读  ┆ 1 评论 

思维速递——“谁胯下的鸟大就听谁的”

 

以下是我春节期间的所触所感

 

A“一男子跟老婆吵架后深夜提菜刀出门散心”这是春节期间,我在某国内知名网站上看到的一则社会新闻标题。

看看吧,那所谓的“点击率”生存法则,及投资方的压力,快把部分网站给折腾疯了。

现在招网站编辑,首要需考核的素质是不是提炼标题的能力?

 

B坐飞机,有国航的航班则为首选,其他一些航空公司如深航、东航及川航还尚可,若有得选,则千万别坐诸如南航、天津航空之类的航班。切记。

 

C新浪的新闻称:“易建联表示在美国过年没年味。”

细看之下,是出自易建联的博客。

要是易建联表示在美国过中国新年,年味十足,那就才奇怪了。

这篇博客,真要是易建联写的,而不是经纪人什么的抓刀,那这名身高2米的球员,还真有点2。

 

D有网民总结《阿凡达》的团队管理艺术,就一句话:谁胯下的鸟大就听谁的。

 

(2010-02-14 12:16:19)

再批春晚(A)篇

 

(1)虎年请“虎”忆当年

几个朋友竞相表示:看罢小虎队,他们的春晚就宣告OVER。

我琢磨着:若能让小虎队组队,来次全国巡演,或许比“纵贯线”那几名老男人强一点。人家小虎队好歹有群即便已步入中年却仍春心坚定的女性粉丝支撑。

谁的青春没带点梦和伤痕啊。

纵贯线,我是去听过现场的,除了华健的声音还能听之外,张老师的声音基本是浑浊的略带奶油的;李老师的娱乐表演,基本靠手(弹吉他),高音部分,基本靠吼;而罗老师的声音,则约等于一面已出现大面积劳损的锣。

就这样,“纵贯线”这两年也取走了大陆人民9个亿的银子。

你看看小虎队唱时,即便唱功下滑,但看台下那群观众的集体卡拉OK,就大致知道以后搞巡演,最中坚的群体是些什么人了。

20多年啊,一个乐队组合20多年后仍能轻易地共鸣你一把,全中国能找出几支?

新歌难把人唱哭,老歌能让你泪流。因为老歌带着情感与回忆。能流传下来的歌曲,一定是好作品。不好听的那些破歌,半个月之内就足以让人给忘了。

作为传媒,要时不时帮助如我等中年的同志怀怀旧,反正我们一年到头怀点旧,也不耽误你们青年人贪新猎奇。这叫照顾情绪。

有不喜欢小虎队的人士有点不忿:这基本是“老虎”的“小虎队”不就沾了2010年虎年的光嘛。

照 ...

(2010-02-06 17:26:01)

 

集体性“败”家

 

 

   杀年猪,分肉。

   每年到这会,总是欢声笑语很密集的时段。

   今年很奇异,在所有男人还没想好怎么“败”发到手里的钱时,“鞭急部”里的女同事们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竞相败起了家,且不约而同的行为是:购单反相机。

   单反这一本来多是属于男人扛的物件,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成了女孩们行囊中的“新宠”。

WYC同学在“猪肉”还没分到手,就提前订货,“败”了一套尼康D3000;ZY同学摩拳擦掌,准备“败”一台佳能准专业的X0-D系列;而SYY同学则以“悲壮”的态度,“捡漏”的际遇,“败”回了一台几乎等于全新的超值二手佳能50D;LC同学则在舍弃松下LX3后,决心“败”一台佳能G11以上的机机……

   这群疯狂且具有生活情趣的女人。

   她们中有的人要去省亲(或接受婆家的检阅?)、有的要去远足(相当于自虐式的?)、有的要回父母边重忆襁褓、温情一番。

而这一切的点滴,都需要记录备忘。

      影像或文字,是唤醒记忆的最直接的利器,是凝住岁月与欢乐的时光流转机。

   就为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随手有一台相机,必须的。

     哪怕就是象冠希弟弟那样,记录下了一些热辣辣的场面,那也是生活,最起码是种性生活。

(2010-02-02 17:42:15)

今天,本山大叔的新绰号出炉,在继“农民丑化师”之后,今年他的绰号是“春晚钉子户”。

《蜗居2》只能是部“人片”

 

昨天,昆明,有位记者问电视剧《蜗居》中“宋思明”的扮演者张嘉译,“你还演《蜗居2》吗?”张嘉译表情轻松,内心痛苦地表示不演了。

张嘉译同志痛苦的根源在于:《蜗居1》中,他已经死了。

若是拍《蜗居前传》,可饰演一下宦海沉浮。

若是拍《蜗居2》,“宋思明”还出来晃荡几十集,那不就是部鬼片?

所以,我们这个行业的形象,基本上是被一群混入本行业的250给败坏的。

米粉里捞起的房事

 

(一)两座城:同样的提价 不同的反应

“我们只是在恰巧的时间里,不恰巧地碰在一起,订出了一个恰巧的价格,并不恰巧在同一天宣布提价。”米粉提价事件后,“有关部门”对南宁市米粉生产厂进行调查,得到的大概会是上述的回答。

如不出太大的意外,比如上层领导未出面过问干涉,那么南宁市米粉联合提价案的调查,估计将是无疾而终。

 本职之内的事,要靠舆论推动才去做,这是中国官场的一种特有现象。

就本性而言,我一直是觉得柳州人要比南宁人有血性,骨子里也更爱躁动些。

  远的,可追溯到柳江下岗渔夫,横眉冷对家*宝总*经理的嘘寒问暖。

  近的,就说说这次米粉提价,南宁人提也就提了,只是待一旁默默忍受; ...

生活啊,可不就是问题叠着问题

 

问题1:南宁哪里有“不二家”酱油及雀巢“美极汁”卖?

已知道哪有“不二家”的糖果出售了,但酱油涅?若你打过这个品牌的酱油,麻烦告诉我。

 

问题2:南宁哪里有能工巧匠可以在衣服上用丝线绣出字母的?

 

问题3:A为稻粱谋,终年炮制一堆堆狗屎,并自以为是精神美食;B为自由故,不为人知,不为人解,独守孤寂,未及开放,或就消陨。你选什么?

(2010-01-25 14:45:32)
出身泱泱大家、书香门第,渐知天命的他有点闲情逸趣,言行却令人哑然。 书香可熏出才情之魅,也可熏出纨绔之气。 他每当看到美女,就会疾速地有澎湃而简单的生理反应,而每当看到他这样,我就会有剧烈而复杂的心理反应。 这可以简称为:他,不时令我情绪不调了。   另:简单的感官快意,与复杂的心理痛苦,哪种更具有生命的价值感?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