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9121
  • 本日访问数: 44
  • 昨日访问数: 110
  • 本周访问数: 587
更多
博文
(2009-10-17 20:57:53)

遭遇SM的信仰

 

(1)

在影院外,我就嘀咕:看不看《风声I》?到底看不看?周遭的黄牛票多如牛毛,也不贵。但花2个小时困守在一个地方,若影片很烂,就真是不值了。

执行导演是高群书。自称“我是中国最好的商业片导演”的这厮,早年导的《东京审判》,给本人造成的观影作呕后遗症,至今仍残存。

高导演是个煞有介事,片中爱搞些气场,但又在拿捏着时,患得患失,进而盖不住场子的人。

这种性格,往往造就出“虎头蛇尾”的片子。

看了同时段线上的《秋喜》《建国大业》剧情介绍,感觉似乎更不靠谱。于是终选了《风声I》。

事后证明:当时的直觉是对的,不对路的人,拍出的片子,怎么样去换手法,也都不对路。白瞎了两个小时。

当然,片子也非一无是处:至少道具不错,服装的布料甚至是火柴,都忠实了当年的样式;剪辑也棒,切换镜头时,流畅而干脆;录音很细腻,连烟卷燃烧时的“吱啦”声也没放过。人物造型尚可。

(2009-07-02 02:32:59)
 

“狼”来了!

 

 
   狼又来了!
       6月25日,就在其搭档高晓松,在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舞台上,绞尽脑汁、圆滑地当评委时,著名校园民谣歌手老狼,却一身休闲装,提溜着双拖鞋,悄然来到了南宁。
       本名王阳的歌手老狼,之前来过,那是在5年前的6月份,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至今时隔恰恰5年。
         老狼此次来南宁,不是来参加演出走穴,就是为了会一会广西那些曾一起玩过户外、一块登过雪山的朋友。这是个有意思的小众的聚会,少了很多铜臭气息。
        应着在场数十名各界友人的要求,老狼唱了《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恋恋风尘》、《美人》等等歌曲。
        听了老歌,才恍然想起自己曾经年轻。年轻,就象手里掬着的一捧水,尽管你怎么用力,它也总要流走……
        “全民卡拉OK”中,鼻子隐隐有点酸了。那些歌,都曾伙同爱恨情仇,陪着我们走过磕磕碰碰的青葱岁月。
       老歌总能碰及心弦,有催泪瓦斯的功用,这是实话。
       但现在一些言辞贫乏的傻鸟,总爱形容这是什么“触及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无意间,捡到一个较为新鲜的词,就扎着堆说,无趣得很。
       尤其是在一些所谓的半慈善半装B或纪念性质的晚会上,那些串词,稍改几个字,放之四海皆能用。
       现在,我有流行语过敏症,一旦听到一些流行语,被不同的人用到3~5次,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前一段,去看怀旧金曲演唱会,潘美辰唱《我曾用心爱着你》。周围很多像我这样的准中年人,也在台下,用力地跟唱,唱没几句,眼泪就奔涌而出,止都止不住。我身边有个80后90初,被她母亲牵着来看演唱会,她或隐隐见到了周 ...

(2009-07-02 00:55:08)
 
行行摄摄——广西大学篇 

    记录,是为了防止遗忘,
    怀想,是心中常有情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世界。
    就用图像,来凝聚我们那一去不返的时光。

         发一组广西大学随手按下的图片,有阳光的那些,拍得很紧很绷着;阴天拍的,反而就放松。
          可惜的是,实在是没时间悠哉游哉地偷闲太久,按几张,也就急急离去。
         每次去到广西大学及广西民大,若时间允许,我都会独自在荷塘旁坐一坐。作为一个看似喜欢热闹的人,其实想想,骨子还是孤僻的,这点,与我父亲有点相似。
        与群体相处,看到的是世界,与自己独处,感受到的是自己。     这张,是我最喜欢的,夏雨来临前,荷叶随着疾风翻飞着。 极静谧中,也有默默生长着的生命。 一座学校里,人文气息,是最重要的一种气场。          
(2009-07-02 00:53:27)
      主动蜕变                            前段,忍着难耐的堵塞,冒着被抄牌的隐忧,越过半个城市,去广西大学听EMBA的课,彭于寿老师的《战略管理与决策》。
       课堂上的同学,基本是广西各行业的翘楚,沉稳,各有所长,思维缜密,决策时高屋建瓴,有主见,有思想,有决断力,有行动力。
        以上这些素质,都是招人喜欢的。
        听罢课回来,我难受了半天,就为自己荒芜而懒散的过往,沉湎于看似的安逸,那些个小情小调的日子。
        彭老师送了一句话:象数学家一样思考,象道学家一样反思。
       作为从清华巢穴里孵出的MBA,彭老师深谙了这么一点:讲太多的云里雾里的理论,害人;不如把形而上的理论,融到“实操”里,或更有裨益。
        于是这段EMBA课程,理论讲得极少,更多的精力是投放在战略决策的沙盘推演,全程的气氛极紧张,每个人都兴奋地主动压迫着自己,在脑力方面,进行着大运动量的思考。
       教室里,幸好那两台格力柜机很争气地不停喷着冷气,不然沙盘边上,很多同学估计会从头到脚,一身汗湿。
        沙盘推演中,每个团队都掌控着虚拟的巨额资金,并鼓捣着投资的方向,并时刻准备接受对手的蹂躏,并在蹂躏与被蹂躏的同时,争取通过最合理的布局,一招制敌。
        两个回合下来,大家都明了一个残忍的事实:在极短时间内,自作孽,去玩死一个亿元级企业,是多么轻而易举。让千万计的投资,变作水漂,是何等地不费吹灰之力。只要你算错一步,或是脑子一热,那好,你的钱包就等着“热血大放送”吧。
         还有就是:我们充分领略了银行信贷的血腥、无情、残酷与可爱。
          这是把双刃剑,有时会不见你的血,也要封你的喉;有时会 ...

 

人道即是天道---随想录2009(1)

 

*装B ,确是与“耽误”这个词相关联。

很多时,就因为我们爱装,结果错过了很多人、很多事。

 

*酒,好坏与多寡成正比,它会使丑陋的人更丑陋,卑劣的人更卑劣,端庄的人起心魔。儒雅的人变痴狂。

部分时候,酒,能让你认清一些平时看不懂的人。

凡老老实实喝、喝不动了就老老实实说不能喝了的人,人品大多不坏;但那些喝酒时,就开始玩奸藏诈的人,人品多半好不到哪。

    酒,某些时候是人格测谎仪。

 

*世界正被颠覆:释永信成了河南大学教授;85岁的老布什高空跳伞庆生。

 

*网络上,正直播罗京的追悼会,那叫一个“人山人海”,谁说《新闻联播》收视率不行的?播音员都这么多“粉丝”嘛。随镜头移动,见到八宝山里有条横幅,气势逼人:“不论你走去多远,你都走不出我们的思念。”

之后,镜头继续漂移,突兀地,一块冷峻的牌子在不远处闪出:骨灰领取处。

人生啊,就TM是这般残忍,任谁都逃不出造物主铸就的生死樊笼。

 

*电视剧《我的青春谁做主》,好台词不少,我的挚友YB就记住了两句:“一个人最惨的是什 ...

(2009-05-31 00:08:34)

 

横县“鱼生伴侣”(局部)

 

 

佐料见刀工。

鱼生以生猛的青竹鱼为上佳。

 

 

 

 

此生就为鱼生狂

 

 

(本文为《榜样》杂志专栏约稿,其他平面媒体若转载,请先知会为盼。)

 

随兴而至的标题,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但部分饕餮之徒看来,这标题,或是极贴切的。

日前参与一个饭局,有嘉宾迟到,组局的人很焦灼,不住抱怨:“30分钟前就说出门了,还没到!?”焦灼的诱因,是因为:鱼生上桌了。

广西横县,有句俗得令人心旌摇曳的话:“守寡容易守菜难”。这菜,说的就是“鱼生”。一旦鱼生入席,意味着:消化腺即时进入临战状态,唾液未经允许,也就肆意分泌了,筷子们则化作是一支支随时前突的奇兵。

整个中国,横县鱼生的精致及讲究,大抵也就顺德鱼生,稍能与之比肩。

横县鱼生的一道绝活是: ...

(2009-05-05 17:51:58)

人间自有照妖镜

 

据称,梅德韦杰夫家产不到百万,照当下的中国标准,他老婆也相当没品:开的是一辆已有9年历史的高尔夫轿车,那车要放在德国,连出租车的档次都不够,德国街头拉客的,除了妓女外,还有一辆辆的奔驰、奥迪。

若在天朝,按照梅氏的级别,不开辆保时捷911出门,都不好意思见人。

看着民脂民膏,逐渐在公众视野里缩水遁形,老梅放了狠话:“我和普京都带头公示财产了,你们谁不公示,谁下课。问斩,是下课后的事。”据说,闻言后,不少俄罗斯从了政的自以为洗了案底的寡头们,当即失眠,只觉得颈部凉飕飕,似刀锋即将凌厉掠过。

街坊内传闻,奥巴马住的地方,有几个抽水马桶,美国人都一清二楚;米歇尔的内衣,是什么尺码,美国媒体娱乐版的编辑,据讹传,也都一并掌握。

奥巴马的姑姑,由于入境手续涉嫌非法,随时可能被美国移民局驱逐。而奥巴马的弟弟,涉嫌性骚扰,被美国人一直用口水淹着。

但这放在天朝,是个多大的事啊,奥巴马的弟弟,那好歹算是亲王啊,亲王调戏民女,拉回亲王府邸去云雨一番,顺带留点龙种,那是看得起你。

皇上的姑姑,竟敢不给上户口,反了你们!?先把公安局长到具体办事的户籍警撤了,公安厅长写好检查,还敢有怠慢,干 ...

(2009-05-02 01:39:33)
“丑小鸭”涅槃记




          甘晓夏瞧见医生,一下扑到养母陆少娥的怀里,哭了。
          4月25日上午,“毛妹妹”甘晓夏再次踏上了解放军303医院的手术台,她身上大面积的“黑毛痣”,要通过几次手术,才可一一清除,这次已是她第三次进行激光整形。这次手术,要把甘晓夏脸部及四肢的黑毛全部清除掉,她将来会是个漂亮的女孩。
         用激光做手术,不留疤痕,但会有高温下灼痛感,这使得甘晓夏至今看到医生,还有点恐惧。
         中国古代传说中,对“凤凰涅槃”大致的解释是: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轮回后,得到更美好的躯体,并获重生。
         “毛妹妹”甘晓夏的“涅槃”,没有借助传说中的“香木”,而是在整形激光以千度计的高温中进行,一双双带着爱心的巧手,正为她圆着“丑小鸭变凤凰”的梦。

被遗弃在派出所的女婴
        4月底,从宾阳赴南宁做手术的路上,沿途的枇杷、李子,或黄或红,陆续熟了,而甘晓夏也即将年满8周岁。
       8载之前的2001年,同样是枇杷、李子等成熟的季节,甘晓夏来到了宾阳县甘棠镇那宁村陆少娥的家。
          8年时间不算短,但陆少娥一直没忘记当年第一眼见到那名弃婴的场面:一个破旧的纸箱,装着一名出生10多天的女婴,一群群苍蝇“嗡嗡”地围着孩子飞。这名脸上带着黑痣的婴儿嗷嗷地哭,在旁是议论纷纷的围观群众。
         女婴的亲生父母,把她悄悄放在甘棠镇派出所门口后,迅速离去……
       “我先暂时收养着,你们赶快帮找孩子的父母,让他们尽快把孩子领回去。”前去派出所办事的陆少娥怜惜这新生的生命,叮嘱派出所民警一番后,把可怜的甘晓夏带回了家。在打开裹着甘晓夏的已有些臭味的襁褓时,陆少娥一家惊呆了:这名羸弱的女婴,浑身长着瘆人的“黑斑”,“黑斑”上还布满了毛!
             这女 ...
(2009-03-26 02:55:05)
苏泳德病危

       深夜,苏泳群连续给我发了几条短信:“我弟弟正在抢救,很危急,我真的扛不住了。”
       这位出自农门的女孩,在这座阶层森严的城市,承受着常人无法领略的压力。
       打开短信,我有点懵,即使这并没出我的意料之外。
       真的太想救苏泳德,他太年轻,年轻得,甚至还未领略过男女的云雨之欢。
        苏泳德的主治医生,是我的老熟人,我们之间说话,都秉承直来直去的不韪作风,对着我,他说了很多让人沮丧的话语。
         但,这些结论,我无法原话呈现,原因惟有一个:残酷。它会消磨掉斗志与存活的欲望。
         暂时就让理性先麻醉着吧,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事都有可能。
         我家里有人我说:“你别老答应那些你做不到的事情了,你以为你们这个职业什么都搞得定啊。”
        别人提出帮忙,不帮,内疚;帮了,帮不好,帮不到位,帮不彻底,帮不成,也内疚。
        换你,你怎么选?


        2008年,我有个深深的遗憾,不时地,记忆系统就会将其回放,至今仍碾压撕扯着内心:一位母亲,带着得了一种怪病的孩子,来单位找到我,让给想想办法,救孩子。
         这孩子当时已没太多的独立意识,病怏怏的样,家境也不好,病情很怪异,瘤子包裹着几根血液日夜奔涌的动脉,长得凶险不已。
        类似的病症,广西几千万人口里,也找不出几个。
        当时,急急地联系了几家广西的三甲医院,一报上孩子的名字,得到的轻描淡写的答复很一致:这名患者已来过他们医院诊治,以当前广西的技术水平,无能为力……
         母亲带着希望,来到办公室,我们许了一个“全力帮忙”的承诺,她随后抱着孩子,带着希翼走了。 ...
赴粤讨公道     苏泳群觉得,弟弟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十有八九与皮具厂里使用的胶水有关。     苏泳群问询了广西的职业病鉴定部门,得到的说法是:职业病鉴定,需要至少20天的鉴定期,及几千元的鉴定费。且相关部门要前往广州花都区的工厂取证。     但苏泳德在花都的“金友银包厂”工作,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发工资也就是签字领钱,且已离职几个月了,工厂还会认苏泳德曾在此工作过吗?     苏泳群觉得自己应该试试。     2009年3月15日清晨,苏泳群带着苏泳德,经过一晚上的颠簸,到了花都的“金友银包厂”。工厂方面承认苏泳德在该厂工作过,但不认为苏泳德患的是职业病,起初拒绝赔偿。经过几个小时的对峙,最后经过协商,厂家终于松口,象征性地赔偿了5000元。     而5000元,也仅仅就是苏泳德一个月的药费。     我随后联系了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方都市报》及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旗下《新快报》,通报了苏泳德的病情及遭遇,希望当地传媒力所能及地帮一把苏泳德。     《南方都市报》很快有了响应,而《新快报》新闻信息处理中心主任张小奋,也表示希望苏泳群把相关材料,给他们尽快取去或传真,他们能帮则帮。     由于苏泳德的病情,不宜外出太久,3月16日,苏泳群带着苏泳德回到了南宁。       后记     解放军303医院血液病科主任张新华,与我聊及了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病,目前全球都没有太好的治疗手段,换骨髓,对于免疫性的再生障碍性贫血,是无效的。而苏泳德是否属于免疫性类型,目前还检测不出。”     张新华同时提到,即使苏泳德换了骨髓,后期的抗排异反应,还有浩大的工作需要做,甚至是需要终身服药。     “这病,比地中海贫血还难治,‘地贫’只要按时输血,同时服用除铁剂,一般而言,不会危及生命。但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就麻烦多了。”张新华提到:“患者血小板低,很容易脑出血。”     说到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病因,张新华表示,这会有化学的因素,也会有物理的因素,甚至有时会与基因有关。接触有毒的或是放射性物品,都有可能诱发。还有就是药物的因素,如氯霉素之类的药品,他们目前都不提倡用,“副作用太大,一不小心,一个好端端的人,就吃药吃坏了。”     张新华坦言,对于苏泳德的病,尚不好下定论,他作为血液科的专业人士,感到不太乐观,但也会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