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8987
  • 本日访问数: 20
  • 昨日访问数: 102
  • 本周访问数: 453
更多
博文

踩在“钢丝绳”上的日子

 

  2008年12月20日,苏泳德带着遗憾,及“再生障碍性贫血”,回到了广西横县的家里。

 

  12月25日,家里人把他送进医院。随后,就是无休止的检查、吊针、输血,并大把大把地吃药。“我不想吃这些药,一吃,我胸很闷,烦躁,脚软。”苏泳德向我,伸出了他那双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输液针眼的手。

 

  “我的手指甲盖今天有点血色了,前几天是白的,刚输血,看着颜色好些。”苏泳德按了几下自己的手指尖。

 

  近3个月来,隔一段就要输血,这是维系苏泳德生命的最重要的手段。

 

  姐姐苏泳群这样形容弟弟的病:“就像一台机器,要不停地加入油料,一旦没有油料,就随时容易停止运转。”

 

  血液科的医生告诫苏泳群:她弟弟的病,很凶险,骨髓已造不出血液,血小板数值异常,患者随时会因脑部出血,而离开人间。

 

    被桎梏的治疗

 

  大多数时候,苏泳德都得自己一个待在病床上,他甚至没有力气走到病房楼下的小花园。

 

  苏泳德经常失眠,身体的异样,让他常是天几乎要亮时,才能睡上一阵。

 

诡异的胶水

 

  这家皮具厂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芙蓉镇滨河园C-14号,全名为“金友银包厂(银包,即粤语“钱包”之意)”。

 

  进到这个厂不久,苏泳德就后悔了,厂里虽有几名姑娘,但大多据称已有男友。他的工作时段是:早上8:00~12:00;下午:13:00~18:00;晚上18:30~22:30。晚上的工作算加班,加班费每小时1.5元,月收入大概在600~900元之间,每天工作13个小时,每月只有一个休息日,每天象个陀螺一样在车间里不停转。

 

  原先许诺的高薪,没见踪影,苏泳德说老板还扣下了打工仔们一个月的工钱,理由是:怕工人偷偷炒老板“鱿鱼”。

 

  最令苏泳德难忍的是皮具厂里使用的胶水,他负责粘合皮具,用的是所谓的“万能胶”及“白胶”。

 

  渐渐的,苏泳德发现自己与工友们一样,经常头昏,容易感冒,闻到那些胶水的味道,就反胃想吐,脚站久,就会酸胀肿痛。他对老板说了这事,老板说:“没问题的,习惯就好了。等天气热点,通风好,就没这么大的气味了。”

 

  随后,天热了,车间里也开起了风扇,苏泳德觉得还是越来越不舒服。

 

  

 

血疑

 

  进到“金友银包厂”,老板发现苏泳德这个来自广西的小伙子,很老实,叫干什 ...

   

带着血泪,从“血泪工厂”归来(一)

 

 

邕城一痞郎

 

 

  ( 图片说明:苏泳德孤独地在血液病科病房里吃着晚饭,他的亲人都在外忙着给他筹钱治病。)

 

 

     2009年3月13日,血液病科病房。贴着墙的液晶电视,正热烈地播着一部港产的武侠烂片,离电视机只有2米多远的苏泳德,却已看不清画面。他听着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刀剑碰撞声,判断电视里放的估计是部“武打片”,“医生说了,我这病,是会眼花的。”

 

  坐在57号病床上的苏泳德很寂寥,连续3个月效果不太明显的治疗,让这名24岁的小伙子,心情极其烦闷,药物的作用下,还微微出着虚汗。

 

  2008年圣诞节,苏泳德住进了解放军303医院血液科,诊断结果,与广州那边的医疗机构一致。他从广东打工归来,没带回什么收入,却带回了一种之前想都没想过的病: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

 

  24岁,给我一个姑娘

 

  苏泳德去广东打工,最大的驱动力是:姑娘。

 

  在家乡南宁市横县六景镇,很多苏泳德的同龄人早已为人父母。苏泳德的爹妈,多少有点着急,言谈中,不觉间就带上了些 ...

(2009-03-07 02:08:12)
  都有恙?

   春天是个什么天?
   阴阴冷冷,或混混沌沌,这样的节气,当然不是读书天,也不是精气神最健旺的时节,这不,很多平日体健如牛的各界人士,陆续染疾,。

且看我部分熟人们这些天的QQ签名(即身体近况):

小成:这可恶的失眠,咋就缠上我了?(注:不是单相思)

唐导:屁股又痛了。(注:具体部位不详,只指明了个大概)

梁小莹:高血脂…….(注:该汉子身高1.75米,体重110斤左右)

小冼:疼,坚决不吃止疼药!(注:据诸多江湖医生估计,与大姨妈无关)

油油:人生真累。(注:估计是自己折腾自己,或在夜间进行晨练)

王芳:脸部过敏,有愈演愈烈之势。(注:至今不知过敏源)

小肖:在家养胃,拒绝所有饭局邀请。(注:有把自己宅起来减肥之嫌)


    各位务必保重身体,身体是寻欢作乐以及其他的本钱。早日寻回健康!
(2009-03-07 01:59:58)
有没有一些词让你很生厌 

       这个国*度,媒体的锐气,一早已被很干净地阉割,启迪民智的渠道不畅,导致的后果是:绝大多数人的言辞,基本丧失了创新能力。 
      随之而来:一旦有个生僻而略带新颖的词出现,大伙就一窝蜂地跟着胡诌。 
      有些词,就像大街上的痰渍,一处两处还能忍,遍地都是,就难耐了,但即使你生厌,偏偏就有人经常在旁吐给你看。 

      以下是本人比较腻味的一些常见语词: 
      做大做强;真抓实干;人类灵魂工程师;白领丽人;都是**惹的祸;打造;抓狂;长效机制;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代表我的心;紧密团结;春晚;PK;雷;囧;酱紫;狠抓落实;抢到沙发;很*很**;做人不要太***;做人要**;偶稀饭…… 
      还有很多,只是人老了,一时想不起,也根本没打算好好记。 

      若至今遣字造句聊Q煲电话粥时,你还爱用这些词,那么,请允许大家隆重地鄙视你,因为你把祖先创造的最为生命力的文字践踏了,说不定还把大伙给恶心了。 
      闲聊时,曾有个小文友问:“我的文章里,总禁不住用上当今流行语,也觉得不好,但总是不经意就陷进去,怎办?”我给的建议是:“每次,若不慎用上一些腻歪的词,就想象是吃了别人前一段拉的一泡屎。如是,2~3趟后,你就本能地会重现文字的再生产能力(当然,适应力强,或香臭不分的‘屎壳郎’除外)。”
(2009-03-07 01:58:46)
    听闻此次“两*会”将讨论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以下是本人搜罗来的,关于这个方面的民间智慧:

*先把监狱造好了,再让官员们如实申报,以免措手不及,装不下;
*最简单的做法——>银行帐户信息和身份证联网,把直系亲属等纳入;
*查我?老子把现金变古币,以后更升值!
*查就查,中*国最不缺的就是想当官的;
*部分两*会提案的漏洞,比蜂窝煤上的孔还多;
*他申报,谁核实?
*一申报,海关堵外逃的任务就重了;
*唉,没事的,大家散了吧,洗洗睡了;
*若是,未来地下钱庄是个朝阳产业哦;
*什么时候,当官当得战战兢兢,国*家就有希望了;
*你会挖坟坑,把自己埋进去吗?
*这么折*腾,很影响我们官员情绪的稳定。
(2009-03-07 01:56:44)
大出小入
     一篇有关广西设立zz区50*大庆的表扬稿,大致是说以前出国(境)时,要等出国(境)指标;现在则是按需申领。
     我查了一下,1958~2008年,50年以来,共有21名老外在南宁领到了(中国)绿卡(即永久居留权)。那么,从南宁跑到国外,领到国外绿卡的人会是多少?就我身边出去的人,便远远超过了“21”这个数字。
    有几个问题,如你看到我的小文,不妨不假思索,据实拷问一下自己:
1、  若给你选择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国家生活,你会选哪? 
2、若给你一个免费旅游的机会,地点任选,你会选哪?
(2009-03-07 01:53:19)
什么才是世界级的扫*黄?     据称,日前,某市警方信心满满地闯进一居民区抓*嫖,某屋子里的被窝里,住着一对夫妻,被当成了嫖*客及妓*女。     警察神速打开屋子外的卷闸门,冲入屋内,第一句话是:“不许动!”第二句话是:“把灯打开!”     这给屋子里的伪嫖*客伪妓*女出了一道世界级难题:是不动好?还是打开灯好? ­ ­ ­ 后记: 夫妻问道:“你们是谁?”警察答:“你不用管”。 有理由坚信:这支队伍,还会做出更多令我等如鲠在喉的事情。

从正日到日娜---琐事琐闻一箩筐

 

危急时刻见流氓?

朝鲜近日宣称,希拉里访韩期间,随时向韩国宣战,原因是:李明博上台后,一直在削减韩国对朝鲜的各项援助。据传,正日兄为此很恼火。

不太恰当的比喻是:一名顽劣孩子,一旦得不到心爱的玩具,就制造些噪音或捣蛋,来吸引大人们的注意。

较为恰当的比喻是:流氓背后有后台。

 

年终奖

某女:2008年年终奖增幅不小,在经济危机的现况下,好难得。

某男:哦?

某女:那不是,今年100元,去年50,增幅100%。

 

印度版

欣闻QQ出了印度版。作为一度是英联邦的庇护国,印度版QQ,用英文还是印度文?

 

择偶参照系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亦舒在小说里曾这么写过。

以上这句话,可作为新时代男性《择偶指南》。

469 阅读  ┆ 0 评论 
(2009-02-05 04:11:54)
驾校轶录(四) (如有雷同,或是虚构)   由于工作等因素,加之基地组织的练车基地实在太远,我的驾校时光过得断断续续,再去练车时,Z教练走了,换成了一个中年妇女——S教练。 遇见S教练,宛如一名苦闷了多年的鳏夫,娶到了石女,是件异常悲哀的事。这是诸多一起学车的学员们的感受。 我一直觉得,让女人教着练习与机械有关的玩意,是件很不靠谱的事。 约40岁左右的S教练的脾性有点横,也狂躁,甚至暴戾,说话永远是一付好为人师的口吻,正常人听着,多半是不舒服的。 我一直觉得女性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是:温柔。 但这件武器,S教练看似没有。 S教练爱吼学员,面对着五大三粗的一些从城乡结合部来学车的孔武有力男士,也是照吼不误,更勿需提那些娇柔的女学员们,好几名手脚配合较差的女学员,曾被S教练吼了个在旁偷偷地梨花带雨。 曾有位女学员指着远处的S教练,悄声告诉我:“要不是看着自己的车丢在车库里生锈没人开,才不来受这个气。” 某天,一向骨子里有些桀骜的我与S教练终发生了冲突,大致属“见义勇为”性质。 一个晴好的天气,S教练带着一群都岁数不小的“菜鸟”们去南宁市沙井附近“跑路”(由于忌讳,教练们喜欢把驾车上马路,叫做“跑路”而不是“上路”)。 一路上,S教练几乎把所有练车的学员逐个厉声臭骂,整车的人垂头丧气地仿若在上刑,心情一紧张,更是频频不及时换挡、挂不进档、挂错档、熄火,一位学员还差点碾死了横穿马路的一条傻呼呼的土狗。 这换来了S教练更大声的怒骂:“都些猪脑袋!搞不懂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 之前一直是冷眼在旁看着,我终是忍不住了,对S教练提议到:“你好好说嘛,大家都是有悟性的,能学会。” 一向骄横惯了的S教练没想到车上竟然有人敢挑战她的“权威”,她又惊又怒:“这些动作,我说过无数遍,你们就是不听,就是不练,你们根本不尊重教练。” 这时,我亦是热血上脑,作为一名基因中带着匪气的客家人,作为一名军人的后代,父亲“不惹事,不怕事”的做派,还是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迹,本人的声音也随着她大了起来,言辞却有点书生意气:“尊重是相互的,教练也应尊重学员。交了学习费用,大家是来学驾驶技术的,不是来听你侮辱人的,把学员象狗一样训来骂去,你这叫尊重人!?”……. 估计是从来没学员敢顶撞过她,S教练彻底失态了,她大喊到:“不练了,收车回去。” 之前被她训怕了的学员,绝大部分是大老爷们,却没一个敢出来指出S教练的失当之处,只是一个学员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