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彩云之南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624179
  • 本日访问数: 339
  • 昨日访问数: 265
  • 本周访问数: 1057
更多
博文
分类:影视

 

 

 

   很多年前上映过一部电影,片中崔健扮演的当小学音乐教师的父亲对热爱音乐的女儿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道路上将会有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只要有音乐在,你的灵魂就永远不会寂寞。”这些字就一个个雕刻进了我的心里。

分类:影视
 
 

《放牛班的春天》海报

《放牛班的春天》剧照
《放牛班的春天》剧照

  片名:《放牛班的春天》(原名:Les Choristes)

  英译名:The Choir Boys

  类型:剧情/音乐

  美国发行:米拉麦克斯公司 Miramax

  法国发行:嘉拉蒂影业公司 Galatée Films

  美国上映:04年3月17日(艺术院线)

  剧情:

    世界著名指挥家皮埃尔-莫安琦(Pierre Morhange,雅克-佩兰饰)重回法国故地出席母亲的葬礼,他的旧友(戴迪亚-费拉蒙饰)送给他一本陈旧的日记,看着这本当年音乐启蒙老师克莱门特(Clement Mathieu,杰勒德-尊诺饰)遗下的日记,皮埃尔慢慢细味着老师当年的心境,一幕幕童年的回忆也浮出自己记忆的深潭……

  克莱门特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不过在1949年的法国乡村,他没有发展自己才华的机会,最终成为了一间男子寄宿学校的助理教师,这所学校有一个外号叫"水池底部",因为这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是难缠的问题儿童。到任后克莱门特发现学校的校长(Francois Berleand饰)以残暴高压的手段管治这班问题少年 ...

分类:影视
《死亡诗社》:住在“惠特曼”的诗人们                       陸支羽

导演:彼得·威尔

主演:罗宾·威廉斯   伊桑·霍克   罗伯特·肖恩·莱纳德

 

    我一直以为,《死亡诗社》的出现为那些不懂诗歌的孩子启开了一道自由的大门,尽管它只启开在黑夜中。我也一直相信,诗歌是手术刀,割除了那些思想的肿瘤,也淬炼了那些久已沉默的心。——陆支羽                    “船长”和他的船员们         “Oh!Captain,My Captain!”       “啊,船长,我的船长!”惠特曼在“紫丁香开放的庭院里”呼喊他的船长,那是试图唤醒林肯总统的呼喊,如此肃恸昂扬,恍若置身污浊的泥淖却依然执守不安静的遥想。       直到许多年以后,这一声呼喊在《死亡诗社》中再次一丝丝爆裂,我才渐渐明白,为何 ...
分类:影视
 

内容摘要: 与同名电影相比,小说《入殓师》([日]百濑忍著/东方出版社2010年4月版)并没有超越的地方(从某种角度说,图书只是电影的一个脚本),这一点让人略感遗憾;但读书的过程,似把电影片断重新温习了一遍,再一次体味到那股缓缓流动的温情与令人敬畏的庄重感。《入殓师》中,有一段小林大悟和平田正吉关于鲑鱼溯河洄游的对话:对于鲑鱼以付出生命为代价,逆流回到自己出生的那条河流繁衍后代的现象,小林大悟迷惑不解。

  与同名电影相比,小说《入殓师》([日]百濑忍著/东方出版社2010年4月版)并没有超越的地方(从某种角度说,图书只是电影的一 ...

(2011-03-19 13:45:21)
分类:文学
(2011-03-17 21:42:26)
分类:文摘
    落花风雨更伤春   歌艺       品一杯清茶,坐看云卷云舒;让一双眼眸,望穿春来春去。

    春天是个长长的梦,梦里有一树灿烂的桃花,一曲幽幽响起的风笛婉转着流出绵绵的情思。梦中的我,徘徊在乡间的阡陌上,有风从双肩拂过,有雨从头顶滴落,我含笑问花,花却不语,只化作满天飘舞的红雨,不肯给我一个答案。花谢花飞,红得是如此怵目惊心。
    
    又是一年春来到,想用一方唐诗宋词的书笺,道尽虫声新透绿纱窗的喜悦,写满行到小桥春衫碧的逍遥。但,提笔落下的字字句句不是咏春,却是伤春,平生但笑伤春皆是强说的愁,自己却在落花风雨的黄昏,还将东君怨。
    
    一怨:雨横风狂三月暮,无计留春住。春城满天飘舞的飞花,带着一季的灿烂,旋开旋落,转眼是空,便是掩门不忍看,也知春将尽。春光为何最易逝,流光从来把人抛。
    
    二怨: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今日我书已成,音却难托,分明已 ...
(2011-03-15 23:58:02)
分类:鉴赏

诗文推荐

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梦江南
新来好,唱得虎头词。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标格早梅知。

淡黄柳
(咏柳)
三眠未歇,乍到秋时节。一树斜阳蝉更咽,曾绾灞陵离别。絮已为萍风卷叶,空凄切。
长条莫轻折,苏小恨、倩他说。尽飘零、游冶章台客。红板桥空,溅裙人去,依旧晓风残月。

洞仙歌
(咏黄葵)
铅华不御,看道家妆就。问取旁人入时否。为孤情淡韵,判不宜春,矜标格、开向晚秋时候。
无端轻薄雨,滴损檀心,小叠宫罗镇长皱。何必诉凄清、为爱秋光,被几日、西风吹瘦。便零落、蜂黄也休嫌,且对依斜阳,胜偎红袖。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
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春云吹散湘帘雨,絮黏蝴蝶飞还住。人在玉楼中,楼高四面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休近小阑干,夕阳无限山。


隔花才歇帘纤雨, ...

(2011-03-16 15:14:12)
标签:

过去创伤愈合

分类:情感

有些事,不需要记;有些恨,不值得记。勘破,便是放下了。

以我现在的心境和生活,我早已不该提起此事,让这段苦楚的记忆永远尘封于往事,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而去。。。

世界是那么大,又是那么的小,如果不是今天在银行里,碰到这个男人,恐怕我早模糊了此人的面容。我是个健忘的女人,向来如此,温柔的时候象水,绝情起来亦是果断,决不拖泥带水,然而从来没有哪个人不说我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也许是懂得,所以悲悯,更显无情。的确 ...

分类:鉴赏

 

我爱你,仅此而已

 

宇宙都可以不要,能去你身边就好。

 

 “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再见之后,各自安静生活数年。然后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想叫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想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我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我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的快哭了。
     而事实总是,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安静的看你远去。你的脸,从开始到现在,我原来从未曾看清楚过。”

 

标签:

负心天经地义

分类:情感
都是一个老掉牙的桥段:一对男女相识了,以为彼此很知心,一拍即合,成为恋人。激情消退,女子百依百顺,不带去见朋友,见家人,忍;做了满满一桌菜,男人紧锁眉头,倒掉重做,爱;男人不想结婚,女人不知道为什么,闹。。。周围朋友都不看好这段姻缘,劝其分手,撞到头破血流,仍然不肯放手,执着。如此的付出,恐怕是块石头都被捂热了吧?何况还是枕边人! 不,各位痴情怨女,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张爱玲不是说过,也许每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沾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用民间的话来说,就是孩子都是自己的好,老婆都是别人的好。 男人另结新欢,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总之,分手的场景惨烈,令人心碎,女的,整天以泪洗面,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要说女人想不开,年轻的时候,那个人不曾爱过一两个人渣。反目成仇的时候,那句话最狠最毒,最能让对方遍体鳞伤的话,就挑那句话来说,来刺,来砍。唯有这样,才能斩断情丝,甩掉对方,不让对方纠缠。什么旧日的恩爱,自己的好,那个时候,统统都看不见,看到的只是人性最丑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