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记忆走在回家的路上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2450
  • 本日访问数: 46
  • 昨日访问数: 80
  • 本周访问数: 220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氓岁月(3、4)

(2011-05-22 18:37:05)

3.

 

身无分文的我,如野狗一样游荡在武县的大街小巷。找一份事情做,对我来说是最紧迫的一件事情。

让人感到沮丧的是,我竟然发现在自己什么都不会。很多时候,我都感到后悔,要不是没被小偷盯上,要不是自己糊里糊涂地把钱都给了洗发店的姑娘,我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但后悔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况且一想起洗发店里如梦一般的经历,却总是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

别人嫌我什么都不会,没人愿雇我做事,那我只能做自己会做的,比如捡破烂。

事实上,除了不算体面之外,这确实是一个十分不错的行当。在我刚上小学的那些日子里,我就做过这样的事。事实上,在我短暂的学生年代里,没有几个人没做过这件事,在当时,这对于我们这些小孩来说,可是件生财之道。只是我没想到,多年之后,当我知道何为面子的时候,却再次重操旧业,心里总是有些放不下的东西。当然,这些想法都是短暂的,在饥饿面前,每个人都可以发挥出无穷的潜力。

虽然我内心里还是不太喜欢武县,但我不得不承认,武县给了我很多的机会。在武县,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废弃的酒瓶、破铁、烂锅……这些都可以给我换来食物。

仅仅过三天,我就发现,捡破烂对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而我也发现,我最初解决温饱问题的希望,就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除此之外,我还有剩下的钱购买别的东西,比如说香烟。

正当我决定把捡破烂作为一项长期的事业来做的时候,意外的事发生了。这次意外,让我失去了半颗牙。

那时一个饭菜飘香的傍晚,我哼着歌从废旧店里走出来。这真是丰收的一天。我一边走,一边数着手里的钱,脑子里不断地想着该如何花掉这些钱。

就在这时,三个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那是三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小青年。长发,皮鞋皮裤,手里夹着烟。

朋友,兄弟手头有些紧,借些钱用用。为首的一个青年嘴里叼着烟对我说。长发盖住了他半边脸,但却盖不住他额头上长长的伤疤。

我哪有钱,我饭都吃不饱。

朋友,这样就不对了,刚才你明明还在数着钱。

我说没钱就没钱!

自第一眼看到这三个人,我就知道是几个小流氓。事实上,我本身就是一个流氓。

流氓碰上流氓,就要看谁够狠。

三个流氓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朋友,别横,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谁他妈给你在这里捡东西了?弟兄们,上,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省得他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这小流氓竟然也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当然,我说过,我是流氓,我当然也不是吃素的。

只见三个流氓呼啦散开站成品字形,把我围在了中间。随即拳脚并用,朝我冲了上来。

打架,我怕过谁?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开过王大贵的脑袋!

但今晚毕竟不同于往日,现在我面对的是三个人六只手,唯一只能豁出去。

我没学过兵法。但经验告诉我,我只要把其中的一个打得最惨,至少我就赢了百分之五十。

三个小流氓刚刚围上来,我就跨步朝着带头的那个刀疤男而去,暗中运气,左右两记直拳,外加一记勾拳,结结实实打在了刀疤男的脸和下巴上,同时,我的脚也没闲着,就在出拳的同时脚也朝着刀疤男的肚子上飞去。

毫无抵挡,刀疤男就被打倒在地。而我也有更多的精力防备另外两个人的攻击。当然,我说过,我会让他们其中的一个成为最惨的猎头。我一边抵御另外两个人的攻击,一边用力踢着倒在地上的刀疤男。

起初,我还可以免强打平这场架,但打架真的是件费力的体力活,很快就有点寡不敌众了,被打到踢到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当然,刀疤男也好不到哪去。他倒在地上早不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于是,我干脆不再进行防守,拉起刀疤男猛揍。他们打我越狠,我揍得越狠。最后,两人看着死猪一般的刀疤男就再也不敢动手。当然,嘴上也不忘放狠话,他们叫我有种别走,给他们等着,然后丢下刀疤男,兔子一般跑进了巷子里。

我抹了一下受伤的嘴,朝地上的刀疤男吐了一口血水,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一颗牙变成了半颗。

这件事告诉我,武县并不是我所见的那个样子,在繁华喧闹的背后,也存在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阴暗。但最重要的是,我必须变得更加的强大,才能在这里立足。

当然,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也正是通过这件事,我认识了李钢。

 

4.

 

打架事件之后,我知道刀疤男这些流氓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这件事之后,我曾经想起过文溪村,但是我是不可能再回去了,自我打算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就已决定不再回来。

我也不可能放弃捡破烂这个行当。至少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另外一个比这个更适合我做的事。

但我不想再惹麻烦,唯一能做的是,不能在这前的地盘上捡破烂了,得往另外一个地方去,比如武县的西边。

我原本以为,在武县的西边活动应该不会再碰上刀疤男他们,毕竟武县那么大。但事实是我错了,两个月之后,我再次碰上了刀疤男。

确切地说,是刀疤男他们找到了我。当然,这一次会面并不像我之前假设中的种种。

当时,我正在小卖部买香烟,突然觉得腰部被硬物顶住了。我回头,看到刀疤男带着人站在我身后。刀疤男手插在衣服口袋里,我就是被他口袋里的东西顶住了。我知道,那是刀。

走,我们大哥要见你。刀疤男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

我知道,此刻反抗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于是听从了刀疤男的话并跟着他们走。我也要看看这个大哥是什么样的人物。

一路上,我作了最坏的打算。比如被他们暴打一顿。但事实却是我意料之外。

我在一家大排档的包厢里看到了刀疤男所谓的大哥。

包厢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旁边坐着一位穿着黑衣,身材微胖,脖子上挂着硕大金项链。一条吐着昂着头,正吐着细长信子的黑蛇蜿蜒在他的手臂上。而在手腕上则刻着一个“忍”字。仅从这些,我就可以判定这个人不好惹。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些什么。

黑衣人招呼我坐下,然后咬开一瓶酒,咕咕地往我面前的杯子里倒,倒完之后,他也给自己的杯子满上。

黑衣人拿起酒杯,站着对我说,兄弟,给面子的话,干了这杯。

我拿起酒杯,一口下肚。打架都不怕,喝酒更不怕了。

好酒量。黑衣人道。接着也把自己的酒杯清空。

听说是你把我兄弟打伤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有种。我李钢就欣赏你这种人。过来跟兄弟我一起干怎么样?

我原以为李钢们会教训我一顿,我甚至已经做好了缺一只胳膊或少一只腿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他竟然是想让我入伙。我想到,捡破烂终究不是长久这计,要想在这里混得好,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但个人力量在很多时候都是渺小的。

于是,我顿了顿说,我有原则的。杀人放火的事,我绝不干。

黑衣人李钢哈哈地笑了起来,爽快。我们混,是求财,杀人放火的事,一般我们不干。来,再干这杯,以后我们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包厢里一群人觥筹交错,码声四起,你来我往。之前被我揍成猪头的刀疤男,整个下午都在搂着我的脖子说,不打不相识。

时光如水。直至夜深人静,包厢里的一伙人马才东倒西歪地离开大排档。

李钢搂着我的脖子说,走,哥带你去乐乐。

我不知道李钢要带我去哪里,但既然我决定加入他们,也就跟他们混了,流氓向来都是气味相投。我只需遵守我的做人底线。

阅读 (826) 评论 (1)
钗头凤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