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活在什么年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又可以聊Q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87078
  • 本日访问数: 86
  • 昨日访问数: 141
  • 本周访问数: 466
更多
博文
(2010-12-24 11:52:59)
玩穿越火线有段时间了,水平有点提高,但还是菜鸟。不过我发现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这游戏很象是一种“体力活”,靠的是玩多手熟,才能打死更多的敌人,取得更好的战绩。我要是隔几天不玩,那点提高就全部没有了。。。。。


  对于穿越火线,最出名的恐怕不是那个那个厉害的玩家,而是它的外挂。我跟别人谈到这款游戏的时候,人家都会提那么一句,这游戏的外挂很多。在大家玩游戏的时候,谁要是有点出色,也逃不脱使用外挂的嫌疑。因为外挂而踢人的事更是司空见惯。

  

  我不讨厌外挂,不象有的人那样一旦死于非命,就骂骂咧咧,说对手是GB,然后发投票踢人。我才不会那么激动,我不要成绩,对这游戏没有什么荣誉感,打死我了,重新来过,被踢出来了,另外再找房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我没用过外挂,所知道外挂的种类也不多。最常见的外挂是透视,隔着墙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他都能看得见你;遇到这种外挂,有再好的埋伏、再好的策略都没用,人家看得 ...

(2010-12-04 22:21:06)
非常抱歉,这次观影活动因为搭错车的缘故迟到了。刚看完电影就急匆匆去找点东西吃,然后上班去了。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赶着去看一场电影,我没法解释,大概作了一辈子坏事的人偶尔会想着作回好事,救赎自己吧。





关于爱滋病,我以前听到过的许多,比如说河南省的爱滋病村,那时的感觉就是震惊,恐怖,困惑和无奈,又觉离我很远(其实这是不对的,南宁应该也有爱滋病)。




只是作为另一部电影《魔术外传》的附属产品,《一直在》对于爱滋病这个沉重的话题不可避免的缺乏厚度、深度。导演的意图很简单,对于爱滋病,我们要正视,不要歧视。那些镜头里的爱滋病患者最常说也最需要的也是,不要歧视他们。




在拍摄电影《魔术外传》的时候,导演征集了爱滋病患者参与,然后把跟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拍摄下来,剪辑成这部记录片。影片的主线是参与电影拍摄的几个患者演员,老夏,小孩和生活老师,其中穿插跟其他患者的交往。有些患者是直接露面,有些是遮面,有些则仅仅是电话,秋秋。每个患者都面临社会生活的巨大的压力,他们需要理解,公平,关怀,不要歧视。




我很明白那 ...
(2010-07-25 10:14:28)
一个问题是:把他儿子弄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并不是如文章中报道出来的那样,怕文强不招;而是有人怕文强乱招,把不该说的都说了。
  
  设想一下文强的思路:他的罪行,判死刑有富余,而他自己是能拖就拖,用头脑里的内幕跟组织谈判,如果感觉判个死缓,就保留一些后台的口供不说,买自己一条命;如果感觉判死刑的架势,就鱼死网破全说了,拉几个老上级后台一起下地狱。
  
  审判文强的组织思路(薄):根本不怕文强不招,实际上落到组织手里,招只是早晚的事;根本不用动手,只要不让睡觉,两天谁也受不了;文强或许是老公安,但相信他没受过反刑讯的训练,毕竟他不是特工或间谍。
  换句话说,组织上根本没动力把他儿子弄回来。
  
  首先的问题是,谁把他儿子弄回来的?
  
  我分析,是文强的后台让人把文强儿子弄回来的。目的就是怕文强破罐子破摔,不该说的话乱说。文强知道自己儿子被弄回国了,就知道老板的意思了:我手头有你儿子做人质,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显然这招对文强打击很大,他“痛哭着悔过”。又显然,文强可能有誓死的觉悟,但绝后的觉悟还没有——计划生育害死人啊。
  
   ...

(2010-07-23 11:03:44)
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判我死刑是我没有料到的,但到了这一步上诉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老子做公安一辈子,办过很多大案,杀过很多人,以前曾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死在那些死刑犯家人的手中,没有想到自己最后死在自己人手中。 跟我结过梁子的那些人量他们再恨我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没有想到的是,吃我这碗的人也跟我来这一手,落井下石。 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参与过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远睡不着觉。不杀我后患无穷。 我死对他们更有利。 我是可以把他们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 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赔上。 都说我是个恶魔,但我为人父,为人夫,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家眷那么狠毒。很多人巴不得我文强马上去死。 我会的,但有几句话在我走前要讲清楚。



   都说我贪污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 我不否认这些。 我想说的是,这怪我也不怪我,当然我的责任更大。 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 那些女学生我不去玩也是别人去玩。 说我文强强奸,我那算强奸吗? 我有把人家奶头给咬掉吗? 我有把人家扔到楼下去吗? 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谁不明白,如今一 ...
(2010-07-17 11:47:52)
牟传珩: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

被网上毛式左派拥戴为“总书记”的薄熙来,今年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风头正劲,开辟了当下中国政治生态争锋的两栖战线。大陆官方媒体不断报导重庆掀起“唱红歌、读红典、讲红故事”及“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使重庆这个火炉名城更加红火热闹。薄熙来“打黑”不仅剑指重庆一些汪洋时期政府、司法官员,日前又将锋芒指向有彭真之子背景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李庄等多位律师,引起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 

  “带有某种政治目的的整肃” 

  日前,李庄律师被指控唆使龚刚模“谎称被刑讯逼供”等五项罪名,在重庆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并迅即被起诉。这起国内罕见的涉黑案件“律师造假门”的曝光,直接导致了律师整体执业环境的恶化。“律师造假门”事件发生后,本案侦查机关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向媒体提供新闻通稿、披露案件侦查细节,甚至还将龚刚模等人的笔录内容提供给新闻媒体,造成李庄在审理前就被冠以“黑律师”、“造假律师”等污名。当下大陆不少媒体,都在没有足够依据的情况下,便就李庄“律师造假门”进行“新闻判决”,向公众宣传不利于李庄律师的一面之词,大肆引发社会舆论的负面评价。 < ...

(2010-07-12 13:43:36)
老妈经常上我这里,小住几日然后回去。每次她要回去的时候总忘不了要交代一句话,休息好点,明天还用上班。。。。   好好休息,好好上班,注意休息,好好上班。。。,这种话我已经听了好多年了,听到厌烦了;我知道老妈的意思是要我注意一下身体,别累着了。可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她的意识形态。   在老妈的眼里,工作就是工作,休息就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只有休息好了工作才能作好。记得我还小的时候,为了抢产量,父母双双加夜班,把我送到幼儿园过夜。老妈就是这样的人,以厂为家,她一直认为自己是有组织的人,组织会照顾她的一切。她曾骄傲的对我,以后我病了死了都不用你管。的确,那时厂里有专门的人负责处理职工的生老病死这类的事。。。。   那时,那时厂的效益还好,可现在不同了。现在厂里工人辛辛苦苦工作几个月,作出一套机组出来,就得一百多块钱的工资,几个月发一次工资,一次一百多块。钱那去了?不知道!连客户给的买材料的定金都有人敢拿。最严重的问题还是,没人对此关心!工人早就麻木了,而上级领导大概还沉浸在“改革阵痛”“摸着石头过河”这类自我安慰的思维当中。   现在厂里已经不向老妈的医保卡充钱了,老妈看病用的都 ...
4
(2010-07-10 11:11:55)
第四章 两天里过了很多很多日子
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
有一次薄熙来作完一个15分钟的报告,就上了面包车和一些城建干部去工地。有干部说你把报告在车里讲讲吧,讲国际形势。薄熙来笑成一个顽童,又学电影《平原游击队》里李向阳的调门:现在的国际形势是这样的,那帝国主义,是兔子尾巴长不了。面包车载上一车笑声,驰上大道。
薄熙来说:滨海路工程,3500万,还可以吧?负责这个项目的人说:本事也太大了!4000万吧,啊,薄市长!那也压到最低了。薄熙来说各个单位也可以消化一些。他讲了这样那样的消化办法。算账算得过他?好吧,3500万。薄熙来笑:我觉得我刚才算账算错了,数可能算大了。几只喜鹊在滨海路上飞过。一车喜鹊在面包车里研究城建项目。薄熙来的面包车,是喜鹊牌的。
高粱地里摇着一只船。我是说,我们的面包车在高粱地间的土路上,颠来簸去,好象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好象路不是直的,是圆的。蓝蓝的天上,一道细细的白云,划出一个半圆,似一道纯白的虹。走进乡间,就进入一个纯净的自然的状态。城市里生硬笔直棱棱角角的线条淡出了。一切变得圆润、丰厚。
薄熙来一行用周六、周日(9 月28日、29日)去大连的几个县级市视察。路 ...
3
(2010-07-10 11:11:03)
第三章 一屋子伟大的男人
他笑的时候大眼睛亮亮的,鼻头不着痕迹地翘着。一些奇想和好玩的联想,好象穿著旱冰鞋在他宽宽的脑门上来回滑行。他看见小孩最高兴,因为他们是他的同道——他自己未必意识到,但是他的清朗无邪的眼睛呼应着小孩子的眼睛,他用儿童般的明澈穿过繁杂的世态,用最简捷的路径看到最明白不过的事情。 
  他主持会议的时候,一屋子伟大的男人吭哧吭哧地速记。他讲讲话,一个奇想又在他那宽脑门上滑行。他笑起来,眼睛弯出一脸调皮。这么多伟大的男人在听一个大男孩的奇想。然后他的奇想就变成他的点子,变成加压。大男人们好象兴味十足地在上这个大男孩的当,而对他,工作常常不是负累,而是一种兴趣。兴致勃勃地推倒原先搭好的积木,再去搭一个个新的积木。他笑,他快活,空气就湿润起来,空气就清新起来,树叶摆动起来,小鹿奔跑起来,喷泉喷洒起来,鸽子扑啦啦飞起来。 
  他永远穿著白衬衫、白T恤,或者外面加上西服、加上夹克,对付一天里的各项日程。穿著白衬衫去工地,套上西服领带会见外宾,只有白衬衫可以一劳永逸地配各种西服领带,这纯白,又一如他的心性。他是最本色的。 
  而他自己,如同一个涉世 ...
2
(2010-07-10 11:07:55)
第二章 国库里的“隐形收入”
天兵天将和睡美人
男朋友和女朋友约会。约好了晚上6 点30分在公园见面。男朋友等到7 点30分不见女朋友,再等到8 点,空落落地回家了。想想不对,她为什么不来?干脆去她家找。女朋友正在悠悠地吃饭。男朋友说:你怎么不去公园?女朋友依然悠悠:我这不是快吃完饭了么,我吃完饭就会去的。这是十几年前大连的一段真实的爱情故事。
很有些大连人原先不大有时间观念,早两小时晚两小时都一样。1996年9 月23日晚上8 点,薄熙来要在市政府415 房间召开一个关于发动城建秋季攻势的会议。接我的朋友来早了,我提前20分钟就到了市政府。这么早,怕还没人吧?进了415 房间,竟是已经来了不少人,拿着各自的城建图纸,静静地坐着。我看窗外,左右两片草坪间,亮着两行低低的草皮灯,好象站着两行矮矮的卫兵。一辆辆轿车静静地开过来,好象很多高级将领来参加一个激战前夜的军事会议。有人把正面墙上像两扇滑门一样的大连地图向左右滑开,用吸铁石钉,钉上一张城建地图。还在进屋的人和大家轻声和无声地打招呼。离8 点还有一会儿呢,我数了数满满一屋子人,大概有45人吧。薄熙来召开的会议从来是准 ...
(2010-07-10 11:04:46)
《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 第一章  贴在大象屁股上的施政纲领 一张名片 基辛格上来就夸赞大连是座美丽的城市。我不知道大连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还是因为可爱而美丽。银灰的鸽群融进灰蓝的天空,天上一片银白的闪动。地上草坪托起城市。随处可见的草坪上,喷头在潇洒地喷水,好像那不是劳作,而是享受。是的是的,如果我能变成一只喷头,赖在绿草坪上,喷出弧形的水柱,好象弯起身子在草坪上起舞。是草坪更幸福,还是喷头更幸福?在餐厅吃饭,窗玻璃把餐厅的吊灯映在窗外的绿树上。这里的树不仅能垂下累累的葡萄,还能垂下层层的吊灯。这是一个不愿意设围墙的城市。 会展中心前阔大的喷水池也没有围墙。空中喷水,地面回收。喷水池边,只是围上了一圈童鞋——孩子们脱了鞋往喷水池里冲。淋湿了逃出来,逃出了再往里冲。还有一个自己把裤子也脱了的小男孩,光着小屁蛋张开小胖手扑向喷水池,好像扑打着翅膀要起飞的小天使。喷水无尽无休地变幻着花样,小天使们无尽无休地在这里戏水。 已是9 月7 日了,就觉得夏天永远不会过去,就觉得大连的孩子天天在过节。就感觉着纯真、人情味、回归自然。9 月7 日,大连国际服装节在会展中心开幕。广场上一圈各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