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太阳,星辰。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00509
  • 本日访问数: 49
  • 昨日访问数: 121
  • 本周访问数: 49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观察:庆父不死,鲁难未己

(2011-07-28 12:33:46)

中国有个怪现象,经济学家成为最让人憎恨的群体,其声誉远在强盗、妓女之下。

记得我在上大学时,有位数学教师讲解概率论,他对我们说,凯恩斯是经济学家也是数学家,在概率论方面很有研究。

那两年,中国的经济学界正在狠批凯恩斯,报刊上有很多分析文章,大致意思是,美国应用凯的理论,正在走下坡路,快完蛋了。

数学教师不无嘲讽地说,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的数学水平,都在在坐各位之下,却要批评别人,真是笑话。

我当时很震惊,也不大相信。因为许多大学教师都喜欢做耸人听闻之语。后来,我看到一本西方经济学,里面需要一定的数学知识,而且考经济学研究生也需要数学,我就确定那位数学教师在胡说。

但是近几年来,我又对自己当年的判断又产生了怀疑,中国的经济学家真的有水平吗?经济学家开出的药方子,为什么每一次都要伤害到老百姓?为什么社会上对经济学家的批评声越来越响?

毫无疑问,经济学家都是着自己的一套理论的,随便看看他们的文章,里面有多少专业术语?一个外行看了后可能会头脑发晕,一个半吊子看了会产生崇拜之情。所以有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在面对批评时傲慢地说:我不与无知的人辩论。

我不大懂经济学,我周围的人也不懂经济学,但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有感觉有感情,他们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生活的变化,几年前的一场席卷全国的改制风潮,在能卖不股能股不租的响亮口号下,进行得无比惨烈。许多企业被政府以零资产出售了,辛苦劳动了十几年的人,一夜之间成了被雇佣的人,如今他们不得不战战兢兢,一天十二小时地劳作,国家的所谓劳动法,到了地方早就成了一张废纸。所以他们才会对专家感到愤怒,才会对政府感到失望,改革有代价,为什么总是由社会底层的人承担?

某些既得利益者,还要求劳动者有些绅士风度,这不是混帐话吗?老百姓再无知,他们也有骂娘的资格,总不能砸了他们的饭碗,还去割他们的舌头吧!我不能武断地说改制就是坏事,起码出发点是为了效率,而且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提高了效率。但是改制伤害了中国最广大的劳动者,难道还不能批评一两句吗?

那场改制的推动者,就是前面提到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据说张教授是陕西的贫苦人家出身,后来因为会读书考分高,喝了点洋墨水,所以现在可以居华屋开洋车了,我很想知道,每月拿着几千大洋,他还能不能想起与他父母境遇相似的平民百姓?须知他的父母也是无知族的一个啊。

再来看看另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张五常吧,身为经济学家,他却研究起秦始皇陵来了,他在自己的博客里洋洋万言阐述挖坟墓的好处,可以拉动陕西省的经济增长多少个百分点。恕我眼拙,作为一个读者,实在想象不出挖个墓能带来多少GDP。我也看不懂张教授的加减乘除法。如果真如张教授所料,那么陕西早就是中国最发达的省份了,理由很简单,那里的古墓太多。

一个在美国触犯了税法的人,回国后倒成了香饽饽,张五常的经历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明中国本土的经济学家太无能,比如那个左派经济学家杨帆,除了口号式的反对和偏激,就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新鲜内容了。正因为新左派的无知无能,才使得半吊子的海归派大行其道。

可惜海龟们开出的治国方略,往往是最能伤害中国百姓的。有着国外投行背景的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许小年,在几年前的股灾中起了很大作用,他的千点论至今还让经历过那场浩劫的散户们记忆犹新,中国股市的泡沫黑幕,无疑是人人痛恨的,所以许小年博士的话拥有相当多的拥护者,当年我也对许博士的话深信不疑。可是,后来的情况呢?中国股市跌到谷底时,外国投行来抄底了,以后的情形大家都知道,疯狂上升了,泡沫又出现了,这个时候,人们发现许博士销声匿迹了,他不吭声了。

他为什么不唱空呢?这次的泡沫不比上次少啊。许博士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美国的市盈率很高,他怎么不去研究?人们有理由怀疑他的真实目的。

事实上,很多著名的经济学家通过出卖良心,变成了富豪。他们不再像以前的教授那样,传道授业解惑,他们不再以研究现象为乐趣,不再以发现规律为人生追求。他们更热衷于切割西方理论,添油加醋后零碎贩卖,他们更喜欢频繁地走穴,参加各种会议典礼,他们互相吹嘘互相争论以显其能。他们最喜欢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做权贵阶层的马前卒,为大公司大商人做吹鼓手,他们为了乞获几块带肉的大骨头而变得厚颜无耻。

去年末人们批评房价太高时,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董蕃坐不住了,他不断地写文章为开发商叫苦叫屈。人们怀疑他的是不是收了开发商的好处费,某些伪君子说,不该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对此种论调,我的回应是,在一个道德缺失,没有诚信的社会,我们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一个教授的学术良知?何况他还在胡言乱语说着疯话。

前几年,国家遇上了消费不振的难题,如何从百姓口袋里掏钱?许多专家抓耳挠腮,想办法出主意,可笑的是,中国人的攒钱习惯流传千年,你越是盯着百姓的钱袋子,他越是捂得紧,弄到最后,本土的经济学家们黔驴技穷,面面相觑。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汤敏博士在世行工作过,他开出的药方是教育产业化,并且很快被政府采纳。中国人把孩子的前程看得比天大,把教育变成最大的消费,家长们将不得不大把大把掏钱。汤专家说,如此一来,中国的经济就大大地发展了。

是啊!的确是发展了,学院升级为大学,大学扩大为城——大学城。拿着家长的血汗钱,跑马圈地热火朝天,经济能不发展吗?某些学校的名字几年几改,差点就成宇宙大学了。可惜,中国的教育没有真正上去,不能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持。

如今的观众,在看到那些煽情的新闻时——某山区的孩子借高利贷上大学,是否还能忆起一个可耻的名字——汤敏。

难道汤博士不清楚在西方国家基础教育也是公共财么?汤博士为什么不到洋主子面前贩卖教育产业化理论?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可悲的是,直到今天,还有一群书呆子把蛊惑人心的话语奉为臬圭。被骗子卖了还帮着骗子数钱,有如此迂腐的书生在,还奢谈什么社会进步?

国家的经济越发展,经济学家的地位就越重要,政治家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他们必须虚心向经济学家咨询,经济学家的观点通过政治家的权力影响到国家,公民切身利益间接受到影响。所以经济学家必须有真材实学,必须道德良心,这点在今天变得尤其重要。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多数经济学家早已沦落为利益集团的群狗,余下的却又都是草包脓包。所以中国的公民时常能感受到他们的祸害,对于这样的一群披着专家外衣的学术无赖,谴责和批评是无效的。中国古人说的好,庆父不死,鲁难未己。公民的利益要靠自己去争取,有必要成立类似保卫公民利益联盟那样的民间组织,转达民众的声音和不满,将这些垃圾和蛀虫彻底清除掉,还经济学一个自由纯净的天空。人民需要真正的经济学家,而不是小丑,骗子和枪手。

我的一位高中同学,现在是某大学的历史学家,我有幸看到了他的最新文章——他正在研究道光皇帝一天吃几个鸭蛋,他的结论是皇帝每天吃两个鸭蛋。看到这儿,我忽然想通了,原来不单单是经济学界出了毛病,整个中国的学术阶层都染上了绝症——爱滋病。一个浮躁的社会里,人人追腥逐利,学校不再是象牙塔,知识分子也无法独善其身,有人甘于沦为骗子,有人愿意做无聊事。

今天晚上,我偶遇一位乡村教师,我与他是旧时相识,与之寒暄后,方知他现在四川大学读研,专业恰好是经济学。他在乡村中学时,教授政治课程,后来为了跳离艰苦的农村,不得不走黑路(学习之路)。我想起十几年前那位数学教师的话,就询问他考研时的情形,他回答说,他的专业偏重于理论,故而当年不考数学。

在这里,我提及数学,并不是想证明数学的重要,我自己也特别讨厌数学。我只是觉得,那个数学教师的话渐渐趋近了现实。如今的世事真的很难解释,谁能证明,十几年那句狂妄的话语,就不是生活中的现实。

 本文出处:http://sweetswing.blog.163.com/blog/static/105112620075482545305/

阅读 (917) 评论 (0)
什刹海淀波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