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夜归人时空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轻轻地 我来了 作别往日的精彩 悄悄地 我走了 不带走一片云彩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73578
  • 本日访问数: 66
  • 昨日访问数: 171
  • 本周访问数: 807
更多
博文
(2013-09-18 09:47:30)
刺耳的声音——“中国人滚出去!”    如果你是中国人,在台湾阿里山游玩,被台湾人呛声喊道:“中国人滚出去!”    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与反应?日前,阿里山打人事件所引发的两岸网友间的热议还在持续。关于这一事件当中的两种版本以及事件的真相到底如何,我想只有当事人知道,在此不想过多讨论。    必须得说的是,中国游客在世界各地旅游时的不文明行为所引发的反感,我想这肯定是有目共睹,因为这是事实。就拿那个在古埃及遗迹上刻下“到此一游”的小孩来说,其行为之恶劣真是丢尽了国人的脸面。我想,这个小孩以这样的方式名垂青史,真是实在令人感到汗颜。此外,还有什么随地吐痰、大声喧哗、随地大小便等等的恶劣行径与不文明行为更是层出不穷,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我想只说明了一个事实——国人的素质真的实在是不咋地,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国人的这些不文明行为在国内早已司空见惯。    因此,在阿里山打人事件当中,如果说是因为游客的唱歌引起的大声喧哗而影响了其它游客的旅游兴致,使得当地人有所不快,这样的行为要加以制止,这倒确实是合情合理的。    可是,当台湾人陈某呛声说“中国人滚出去”这一 ...
(2013-05-05 17:53:23)
标签:

博客,博文

分类:杂文随想
   记不得,上一次写博客是在什么时候了。    这年头,停止更新博客似乎成为了一种常态。回想两年多以前,在时空博客与博友们论战的日子,那种不依不饶的感觉似乎还历历在目,呵呵,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的有点幼稚。    有时自己也在想,在这里不分白天黑夜地写博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真正感到了一些疲倦,于是就放下了。    或许,有空的时候,还会在这里发发感慨与劳骚,呵呵,或许吧。    答案还在风中飘吗?夜小栏还在不?我想秋少可能也早已离开好多年了罢。    还好,再次重新登录时空博客时,发现自己留过的痕迹还在,真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再见,我的南宁时空。
(2012-01-17 15:30:16)
标签:

龙年,新年快乐

分类:杂文随想
   博客,很久不更新了。    呵呵,在新年即将到来之即,恭祝各位新朋旧友新春快乐,合家幸福,财源滚滚,龙马精神啊!    
(2011-06-27 20:01:23)

张贤与徐海波正说话之时,王金娜从外面走了进来,要不是碍着徐海波,她一定会扑到张贤的怀里去。

徐海波十分识趣地停住了话头,张贤这才与他道别而出。

熊三娃也跑得远远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玩了,他虽说如今是张贤的贴身亲兵,也分得出好歹来,知道见景生情。

总算可以单独相处,可是当两个人面对面时,张贤却 ...

(2011-06-27 19:57:04)

六月四日,宜都、长阳、五峰间的战斗还在继续,由于敌第十三师团多部被国军所围,故而,敌第十三师团停止撤退,并将已然渡过江的十三师团其它部全数调回,沿渔洋河回救被围敌部,双方在宜都附近呈胶着状态,一时间战斗十分激烈。激战到六月六日,日军反扑成功,救出日军了被包围的其第二大队,又攻占了聂家河、枝江、洋溪、滥泥冲等地,而渔洋河下游南岸大部也被日军占领。

六月七日,日军第十七旅团与国军精锐七十四军遭遇,双方激战了两日两夜,该旅团几被全歼,五个大队长中有三个被击毙。

同在这一 ...

(2011-06-27 19:52:32)

六月一日,敌第三师团与第三十九师团各一部从宜昌对岸准备渡江,被中美空军发现,炸沉渡船两艘,江面上到处是鬼子的尸体,几无生还者。这一日凌晨开始,国军各路大军迅速追击,而日军经过久战,早已疲惫不堪,又根据以往的经验,认为国军的追击行动肯定迟缓,而战力又不强,所以在撤退之初,许多部队警戒疏忽,其垫后的队伍多被国军追上,许多被多支国军包围。

六月二日,追击战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局势一边倒地倒向国军,日军第十三师团担任掩护与收容的后卫部队,约有三千余人,被国军追上,并围困在了长阳磨市附近。而此时的石牌阵地前,敌人全部败退下去,要塞附近已经完全脱离了战斗,十一师这才有空暇之机彻底地来打收战场。连日来的苦战,虽说歼敌无数,但是十一师也是伤亡惨重,全师 ...

(2011-06-27 19:49:04)

张贤带着熊三娃赶到了十八军的警卫团,这个团是这里唯一的部队,吴司令自然也知道没有打一仗就跑,到时上面追究的话,根本就说不过去,所以便派了十八军的军长彭天广亲自断后。彭军长虽然十万个不愿意,但上命难违,也只好硬着头皮来到这里布置战场。当看到受伤的张贤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这个胖胖的彭军长仿佛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对他亲切万分。在他看来,张贤虽说是自己的属下,不过不用多想,这小子这次被借调到长官部任作战副官,这其实就是试用,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肯定会被留下来,看陈长官与孙长官都对这个小子如此刮目相看,到时还要倚仗他多在司令长官面前说些自己的好话。

张贤当然不会想到彭军长此时的想法,但是见到军长对自己这么客气,他也不能失礼。

(2011-06-27 19:40:49)
 从石牌往三斗坪的路只有三十里,这条路张贤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够走到。 可是今天却有些与众不同,他的左臂受伤后并不灵便,骑在马上更是巅颇异常,他又唯恐时间不够,所以不停地催促着自己的坐骑,这匹白马狂跑起来,他只能右手紧抓缰绳,双腿夹紧马的肚子,而左臂却被巅得生痛,仿佛就要掉下来了一般。他强咬着牙,忍着痛,只恨这条路太长了。 熊三娃在他后面看出了他的痛苦,纵马追上来,问着:“营长,你这是何苦呢?让师长派一个人过去看看就是了,还要你亲自去跑这一趟。” 张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个,别人过来不见得能让这些头头们相信,耽误了战机可就功亏一篑了,我们这些天的浴血奋战都成了空!我能不着急吗?” “怎么会呢?”熊三娃有些不解,问道:“鬼子败了,跑了,我们赢了,你怎么要说功亏一篑呢?” “难道我们死了这么多的弟兄,就是只如此简单地要求敌人撤退吗?”张贤反问着他。熊三娃愣了愣,不明白地问:“那你还想要求什么?” 张贤咬了咬牙,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伤痛,还是因为对敌人的仇恨,他愤然地道:“即使敌人要跑,我们也要让他们负出同等的代价!不!我想要他们负出双倍的代价!” 熊三娃看着张贤几乎是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