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深南大道放风筝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越努力,越幸运。 个人微信公众号:熊大的地盘 微信:smily2013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04722
  • 本日访问数: 31
  • 昨日访问数: 199
  • 本周访问数: 289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2014-03-25 15:13:14)
分类:
一部棒子剧投射出无数的脑残男女。
此话一出,想毕即日起无论晴雨,出门勿忘穿雨衣,以免被唾液淹死。
一集都没有看过《星星》,春晚上突然炒作个长腿欧巴,不免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个社会是有多“基”进?以往大众只关注女人的性感美腿,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腿长也能拎出来唠个没完了?
你们让前凸后翘性感妖娆的全智贤情何以堪?

长腿欧巴风骚亮相之后,开始知道《星星》,紧跟着炸鸡和啤酒突然火了。
过年那阵子,三天两头新闻上就会报道,某某脑残女怀胎数月,看了《星星》吵着要喝啤酒吃炸鸡,结果流产送医院了;或者是某女在情人节夜里,天寒地冻的,打电话叫男朋友去买啤酒和炸鸡,买不到、送不来就分手,结果男猪脚在风雪夜奔走觅食,被车撞死了……这结局可真特么够韩剧的。
对韩剧的印象说不上多差,也非刻意黑它,只是它的观众群体真是一群很奇怪的生物。
要不怎么这么多让人极度无语的新闻都跟韩剧有关呢?
按理说电视剧剧情光怪陆离,扯淡瞎掰都是情有可原,毕竟它只是娱乐产品,消闲解闷,博人一笑而已。
令人费解的是偏偏有些人入戏太深,爱屋及乌,盲目崇拜,失去了基本的理智和理性。
啤酒炸鸡都是好东西,我也爱吃, ...
(2013-12-19 11:08:36)
分类:
说起来真是又可气又可笑的。
近日里天高气爽,艳阳高照,适合洗衣晒被。
公司租的房子条件不好,平日里衣服只能晾在室内阴干,碰到天气晴好才会搬出室外暴晒除菌。
昨日就是这么着,结果中午回去发现不见了一件毛衣外套!
一时间心头火起,夏天的时候打球回来把汗湿的球鞋放在屋外,第二天不翼而飞过。
当时就很无语,一双臭鞋也偷,这是多没底线的贼?
到如今,连哥过冬的毛衣也撸走了,再不开骂就真憋成内伤了。
你们特么的这些贱人是有多穷困潦倒,连男人的衣服鞋子也偷 ,还有没有节操了???
一直以来只听说过色情狂变态狂会去偷女人的内衣,没想到这年头还会有贼贱到男人的二手玩意也不放过 ,真特么连做贼都是最不入流的。
几年前在深圳,周末喜欢背个小腰包去打球,曾经一个月里被偷过两部手机 。
那时候真是火大呀,甚至想下次就在包里放个捕鼠夹和炸弹什么的,谁特么一掏包就废了他的手。
手贱自有天收,好了,就吐槽这么多。
年关近,贼也要过年 ,诸位多悠着点。
(2013-12-05 17:07:08)
分类:

感冒了好几天,反反复复,一直没好透。

一早起来,看到墨迹天气里提示空气严重污染+大雾橙色预警,再看PM2.5指数飙到430,心想真特么的不疯魔不成活。

出门看到雾霾迷城,十米之外目不能视,一轮旭日灰头土脸的悬在半空,惨淡不已,一派好莱坞大片里世界末日的景象。

感冒中又遇上了雾霾天,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是感冒了鼻涕长流可以有效过滤含尘量大的空气,还是感冒了身体免疫力下降更容易诱发呼吸道疾病?

 

小时候比较二,每当看到这种云里雾里的天气,就喜欢跟小伙伴们四处蹦跶。

那时候《西游记》里演的天宫都是这样云雾缭绕的,一帮神仙在云雾飞来飞去的,看着是挺拉风的。

如今想来,这真是作死的节奏。不过记忆中那时的雾天是白茫茫的一片,不像现在这般灰蒙蒙的像战争片里的硝烟似的。

上学时候读诗书,都说江南天蓝水绿 ...

(2013-10-29 15:28:36)
分类:

一不留神,又特么老了一岁。

小时候喜欢林志颖,唱“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的时候,他还是个十七岁的翩翩少年。

到如今我已身中三十二把岁月飞刀,他却依然如同十七岁的翩翩少年。

特么的,难道同在江湖飘,长得帅的就能不挨刀么?!

 

一早老妈打来电话,说:“儿子,你妈我手机快没电了,一会要从南宁回家,先赶紧把这电话给打了。”

我一看表,才六点出头,她老人家这电话快赶上公鸡打鸣了,无奈的回应:“谢天谢地,今年你终于没把你儿子生日忘了。”

QQ空间里收到很多祝福,一律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苹果5S土豪金回礼。

亲们,有心人终成土豪,这是我对你们的祝愿。

 

一段时间没有更新日志,文艺范越来越消弭, ...

(2013-07-30 17:00:17)
分类:

最近全国人民都在悼念一个叫热的人。

每天上班从户外走进室内,见到同事的第一句话就是“热死了。”

可见天一热,全国人民都惦念着他死。

话到这里,眼尖的人已经嗅出了味,那么,呵呵。

话说几年前我是个愤青,喜欢对各种不平事冷嘲热讽,口诛笔伐,如今似乎迷途知返,肝火褪尽。

常言道,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就天朝这种鸟样,就是给你多长几张嘴,一天骂足24小时,恐怕也难把槽吐尽。

网络上各种被阉割的关键词,让你即便要写一篇声讨的檄文都难以做到高清无码。

骂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不是有诗云:

你骂,或者不骂它,

它就在那里,

870 阅读  ┆ 0 评论 
(2013-07-25 08:18:00)
分类:

月缺月圆,人聚人散,转眼一年又半。

走在尧巷村曲折狭长的巷道里,仰见皓月当空,亮瞎了村舍的天际线,将影子越拉越长,越走越淡,一如那些被流年淘尽的梦想。

 

想起多年前写过的一封家书,那时候我还在深圳做编辑,卑微而迷茫,前路望去尽是重雾紧锁。

那一年我26岁,对自己现状深感失望,却从未绝望,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扭转局面、去塑造人生。

刚毕业那几年,我还有写家书的习惯,每年一封,惜字如金。

写的少不是对父母不挂念,而是那一时期混得潦倒,不想吐槽让父母担心,也不想谎报军情自欺欺人。于是,很多话不想说不能说,渐渐就变成了无话可说。

那年的家书里说,深圳不会是我的终点,我想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出去走走,游历更多的城市,丰富人生的阅历,到老了回忆起来就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寡淡如水了。

为人父母者,总是希望子女能够稳定、安定,最好是留在身边,看得见摸得着,不要到处乱跑——风筝放得太高太远, ...

(2013-06-25 08:18:06)
分类:
最近一段时间迷上了骑车去兜风。
晴好的天气里,下了班如果找不到人打球,就会骑着自行车出去兜风,漫无目的,迎风乱走。
自行车是富二代同事的,小胖年纪未满十八,体重已经突破一百八,爹妈为了帮助他减肥,买了自行车丢在公司里,叮嘱他闲时骑出去溜溜,减减一身的赘肉。
无奈胖人之所以胖,主因就是懒得动弹。小胖在公司里是个能躺着就不会趴着,能趴着就不会坐着的主,又怎能指望他主动骑车减肥呢?
更况且大富人家买的自行车也是顶级的,车身极轻,两根手指就能拎起,骑起来如踩风火轮,一溜烟就飙出十多米。这种专业级别的自行车显然更适合马拉松,不利于日常减肥。
车被小胖束之高阁后,却成了同事们的玩物,谁没事的时候都会骑出去溜两圈,感受下几千块的自行车的与众不同。

去年在阳江的时候,我过的也是车鞍上的生活。
因为住的地方离项目颇远,而且不通公交,所以买了自行车代步。
那时期工作繁忙,甚至连周末都被剥夺,所以每天骑车往返,看似悠哉,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在赶路,没了看风景的心情。
如今回想起在阳江的岁月,记忆点并不多,每天骑车在华科大道上飞驰的那种感觉倒是难忘。在小城市骑车上班不失为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
(2013-06-19 08:59:51)
分类:
天气热得令人发指,周末里的滁州火车站暑气逼人,如同汗蒸。
火车站是个充斥着欢喜和悲伤的地方,离人依依惜别,泪眼婆娑;归人满心欢喜,投怀相拥。
也有心如止水,或是满腹心事的过客,面色麻木,不诉悲欢。

在滁州待过一年半,曾经认为自己只是这座城的过客,即便有一天要走,也能了无牵挂。
去年12月,突然被公司调职阳江,此去仓促甚至未及告别,以至启程前始终无法淡定。
如果此去不复返,未来回想起这措手不及的离开,是不是会有无尽的遗憾呢?
岂料城缘未了,四个月后柳暗花明又杀回江苏丹阳,从此又与滁州相邻。
近年去KTV常唱谢霆锋的《因为爱所以爱》,开口便是“说再见别说永远,再见不会是永远”。
一语成谶,复制了年初对深圳的告别,本以为此去将是永远,孰料后来奔赴阳江路过一次,折返丹阳又驻留了一晚。
世事多幻变,有些告别以为是暂时最终却是成永远,有些再见以为永别其实还会再见。
人在江湖,缘起缘灭,犹如手中砂,如果注定要流失,你怎么也握它不住。

端午里跟陶哥和叶飞结伴回了滁州。
曾经我们在这里一起打过江山,放牧青春,快意恩仇,直至最终他俩成为了滁州的女婿,唯有我两手空空的来去,依然是无 ...
(2013-04-05 15:44:02)
分类:

四月,江南。
莺飞草长,春寒料峭,又是清明雨上。
丹阳的天空依旧阴霾,一如在这座江南小城里,我逐渐失控的未来。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在古诗词里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美好的想象,姑苏河畔、西子桥头,二十四桥明月……如同被一方薄纱遮掩的绝世容颜,在若隐若现间,已足以令尘世倾倒。

 

去年今日,熊下江南。

继滁州醉翁亭之后,踏青金陵。
玄武湖、明孝陵、中山陵、鸡鸣寺、夫子庙、江南贡院……对江南的印象未必都是小桥流水,接天莲叶,浅草才能没马蹄的诗意如画,却一定是古迹新妆,人山人海,遍地狼藉的浮躁市井。

再美的风景都经不起过度的消费,尤其是那些犹如蝗虫过境般的低素质的旅游人群。

当你看到满地的垃圾,满眼的“XXX到此一游”,漫山遍野攀树摘花的红男绿女,你就会替江南难过。
有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跑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

我 ...

(2013-03-29 11:23:27)
分类:
有时候我在想,写日志对我而言是否也是一种儿戏? 就像小时候玩过的躲猫猫、过家家、老鹰捉小鸡、丢沙包、打电游,下象棋之类的游戏一样,曾经在自己生命的某一阶段乐此不疲沉迷,之后却又慢慢销声匿迹了。 我上中学的时候曾经立志要当一个武侠小说家,而且要成为金庸、古龙、梁羽生之后最牛掰的那个。于是我开始为之而努力,不务正业+废寝忘食+见缝插针+瞒天过海+走火入魔地奋斗了两年,在初三那年暑假的三伏天里汗流浃背地写过一本至今不敢见人的武侠小说。这小说情节内容幼稚可笑,俗套无比,把自己的名字反过来写就当上了男猪脚,惩恶扬善,笑傲江湖,最后抱得美人归……写完后的十多年里我也再没勇气去读它一遍。小说写得再烂,好歹也是一本青春梦想的纪念册,其中最令人叹惋的还是当年奋笔疾书的那股劲再也找不回来了。 曾经炽热的理想,在多年之后今天看起来就像一场儿戏,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这样的儿戏是生活跟我们开的一场玩笑,也是人生中的一堂必修课。   儿戏可以是遥远的理想,也可以是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 三月初,我离开阳江之前,花了很大的力气招了一个小伙子来补我的缺。小伙连夜从桂林跑来阳江报到,人看起来很是斯文老实。他背来三个大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