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深南大道放风筝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越努力,越幸运。 个人微信公众号:熊大的地盘 微信:smily2013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04447
  • 本日访问数: 14
  • 昨日访问数: 180
  • 本周访问数: 14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2012-12-23 16:51:13)
分类:
两个月前感慨过世事的无常,如今却又忍不住吐槽人世的幻变 。
从滁州到阳江,一日一夜间辗转数千里,在先后历经的士、飞机、地铁、大巴、三轮摩的数种交通工具的颠簸之后,终于从冬天穿越回夏天。
广东超乎想象的热,在深圳地铁里一身臃肿的我们仿佛北极来客,在旁人投来的异样眼神中汗流浃背。
我回来了,深圳。
曾经我是这座城的归人,如今却只是个过客,人世的幻变真是无法言说。
告别滁州,从被老大告知要调任到启程离开,不过短短的两天的时间。
一年之前来滁州的时候,只拎了一个皮箱,到离开时却见满屋的支离破碎。
忙乱不堪的打包行李,该寄的寄,该送的送,该扔的扔,临走之前一地鸡毛。
终于,还是在还没来得及跟滁州的朋友们一一道别,甚至还没来得及生出离情别绪之前,人已在路上。
从安徽到广东,从滁州到阳江,又岂止是一场酒的距离?

阳江,作为2011年广东唯一入选的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从此成为我人生的又一个驿站。
这是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城市。正式登陆之后,我的事业也似乎在含苞待放。
租房子、换号码、装宽带、买自行车,马不停蹄地落脚和安顿;跟老大去找开发商签约,进场,开始进入新的角色。
(2012-10-29 13:09:27)
分类:
凌晨0点0分,两个手机同时震动。
寥寥四字“生日快乐”意外来袭,令这初凉的夜顿时温润起来。
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说对的话,是一种不露声色的用心。
言简意深,即使只字片语,却已胜过千军万马。
又是一年生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人生的无常,尽在俯仰之间。 
我只想把无常当了寻常,寻常到足以忘记这年龄的痴长,寻常到不必去计较这岁月的无常。

十月里写了两本楼书,从“书”到“叔”,用文字去泅渡。
究竟是楼猪在写楼书的过程中变成了大叔,还是本来就是大叔的楼猪在忙写着楼书?
这是个自我调侃的命题。
当鸟叔把骑马舞跳得星火燎原之后,属于大叔的时代已经悄然来临。
央视整天追问屁民你幸福吗?屁民们却要问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沉吟道,“哟哟,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这是大叔式的无厘头。 

一天里收到很多朋友发来的生日祝福。
我姐一早短信里装嫩说,“二哥,生日快乐。”
我只能回复她,“嗯哪,你哥刚起床。”
也有人说,“大叔,生日快乐哦。”
好吧,大叔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也不缺我一个。
不同的称呼,不同的言语,表达相同的祝愿,大叔老怀堪慰。 ...
(2012-10-28 22:42:46)
分类:
看到张娜的微博更新,得知小春的事,瞬间石化。
那晚外出,深圳号的手机丢在家里,深夜归来看到有沈青的未接来电,想着或许误拨了,也便没有夜半回拨。 
来滁州一年,与深圳和广西渐行渐远,偶尔回想,那些人那些事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可是当得知小春突然不在了,心底沉睡的那些前尘往事骤然被激活。
大学时候,小春住我隔壁宿舍,我每次看到他都会用不标准的粤语叫道,“小春,你好啊,你个猪头!”
这个典故来自宪哥的《我猜》,某期节目上他现场连线陈小春,开口第一句就是,“小春,你好啊,你个猪头!”
看这期节目的时候,刚好在小春的宿舍里,弟兄们大多在场,我们笑得七仰八合,从此引为笑谈。
大学时代跟小春交集并不多,他喜欢踢足球,我喜欢打篮球,既没有共同的爱好,也没住同一个寝室,所以同学之谊也止于大家扎堆玩儿时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毕业后,大家天各一方,从此再也没有交集 。
我想,如果我们大家都平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便再也无缘相见,也不会觉得有多么感伤。
但是倘若突然有一天得知谁已经不在了,心里那种瞬间的疼痛,却难以言说。
沈青给我打电话的那一刻,想毕是在小春的追悼会上吧,他 ...
(2012-07-18 17:25:30)
分类:

三杯两盏淡酒,轻把流年负。

去年离深之前,许过一个心愿,求一年之后的涅槃归去。

出门前拍了几张照,把“家”的那些场景烙进脑海,怕重回时的物是人非令回忆无处安放。

到如今,一年既过,城已殇、人已散、缘已了。

我拿流年,乱了浮生。

人间的聚散不过是过眼的云烟,这一季轮回之后,江湖依旧,人心渐老,明日又天涯。

(2012-06-14 17:27:27)
分类:

人社部用心险恶,企图把劳苦大众的退休年龄推迟至65岁。

消息一传出,人民群众健身的热情空前高涨,反映到我周围就是每晚到营销中心门前来打球的人越来越多了。

由此可见,群众的觉悟还是很高的。

 

在这个吃地沟油,喝三聚氰胺奶的国度里,活到65岁比当年红军长征还要艰苦和凶险。

因为你一生要跟暗贱难防,防不胜防的有毒食品做斗争;夜晚走在路上要小心醉驾的权贵阶级,把你撞死撞伤撞残他们都能用钱权来轻松摆平;如果你觉得待在家里最安全,前提是你家的地不要被开发商盯上,否则很可能你明天就埋在强拆过后的废墟里……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养活越来越贪婪的官员,以及越来越庞大的公务员队伍。

这些人都是不用交社保甚至不用纳税,退休后却可以享受比纳税人和参保人更优越的养老待遇的特权 ...

(2012-06-14 16:59:30)
分类: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和相持都挣不脱一个缘。

有些人缘浅只能相识,有些人缘深可以相持。

除却天生牢不可破的血缘关系,在朋友和爱人之间,缘分的奇妙往往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

对于爱情而言,倘若两个人缘浅,最终的关系只能沦为前男友或者前女友,甚至前夫或者前妻;倘若缘深,那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圆满结局。

对友情而言,有些朋友只会在你人生的某一阶段来了又去,有些朋友却可以是你一生的良师益友,更有 ...

(2012-05-28 10:00:25)
分类:短歌
用一张车票
收藏你我相遇前的那些夏天
错过的这座城里
每个十字路口都通往你微笑过的那年
岁月迷路在暴雨的清晨
把思念盛开成伞
搁浅了千里的尘埃

有些寻找是为了遗忘
你明媚在彼岸
我逆向潜行
还要多少次的单曲循环
才能把一声叹息唱到曲终人散
(2012-05-25 22:51:44)
分类:

德龙说,“熊哥啊,对不起啊,我没照顾好嘟嘟,它生病死掉了。”

这话让我心头一窒。

虽然事前已经听到风声,但是当消息得到确认,还是忍不住一阵黯然。

 

嘟嘟是一只熊猫兔,在兔年来临的前两个月,不速之客般的闯进了我的生活,也算是应了景。

嘟嘟刚领回家时还没我的拳头大,羞答答的缩在笼子里,毛茸茸的蜷成一团,很是惹人怜爱。

我给它取过很多昵称,比如嘟宝宝、小混球、小傻逼、小吃货、熊嘟嘟……之类的等等,这些昵称伴随在它成长的各个阶段,承载着我满满的宠爱,直到最终定格成了“嘟嘟”。

嘟嘟小时候喜欢吃面条,喜欢钻床底,还喜欢乱啃东西,顽皮淘气,犹如一个小精灵,令人又恨又爱。家里好几样电器的电源线就是在它磨牙时期被啃坏的。

那些日子里,我闲时喜欢拿根面条逗它玩,把它从床底哄出来,逗它转圈或者双脚站立,然后笑骂它没出息,为一根面条 ...

(2012-05-10 22:15:24)
分类:

前年冬天写过一篇《神马都不给力》,笑侃当时深圳物价的上涨。

那个时期民间称之为坑爹年代,“蒜你狠、豆你玩”的流传便是那个年代给我们的记忆打上的烙印,它让我们记住了曾经被被物价无情的调戏过。

在那些日子里,我曾经为1.5元只能买一个豆沙包而无语凝噎,也因此割舍了以茶餐厅里皮薄肉厚的烧鸭饭作为午餐的奢侈,被迫加入了每天带饭盒上班的便当大军。

亲,你想得到吗?

当年在梅林关口排队苦等高峰3号线的人群中,有个傻逼曾每天用价值300大洋皮包背着饭盒上班。

811 阅读  ┆ 2 评论 
(2012-05-02 19:12:04)
分类:
提笔忘言的次数越来越多,刚欲言说,却又失语。 这种症状我称之为失语症。 过了一个颓废的五一,雨天、阴天、大风天,仿佛整个世界都湿了身,不堪远行。 好一个水煮的五一,荒芜的假期。 窝在家里看NBA,杜兰特绝杀小牛,快船惊天逆转灰熊……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充满未知的下一秒,更比如昨夜广州恒大在亚冠联赛上的最后崩盘,剧情狗血得让人很是无语。 1400万的赢球奖金就此清零,不知道老板许家印是该为省钱而窃喜,还是为自己球队的不争气,而在五一节问候球员们的母亲。 珍爱生命,远离中国足球,这已经是被无数次验证过的真理。 偏偏中国球迷都是贱骨头,总是冒着吐血的风险去围观,于是乎,昨夜在广州天河体育馆里围观的3.9W球迷再度花落人断肠。 而更多如我这般,只是因为无聊而看球杀时间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面对在占据各种利好,反而兵败如山倒的号称中国最牛逼的职业男足,只能在表示无语的同时,恼恨自己的眼贱。   五一前后,去唱了两回K,这是雨天里唯一靠谱的娱乐。 在深圳的那些年,每次被人拉去唱歌,都颇感怯场,埋头喝酒玩骰子,不敢在点歌台前流连,唯恐被逼唱。 后来到了滁州,可供娱乐的去处更少,腰伤缠身之后球也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