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深南大道放风筝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越努力,越幸运。 个人微信公众号:熊大的地盘 微信:smily2013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04855
  • 本日访问数: 45
  • 昨日访问数: 63
  • 本周访问数: 422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分类:

听说一夜暴雨,淹掉了半个民治。

在论坛里看到水漫沙吓的照片,心里不免为住在民治一带的朋友担忧。

时下又是深圳的台风季节,狂风暴雨昔年早有领教,却从未在深圳亲历这么严重的内涝。

深圳的城中村经年抢建不休,原住民唯利是图,寸土必争,以至于整个村子的水电管网如同一团乱麻,缺乏统一的规划,又逢近来民治大道整修,四处添堵,于是这次暴雨一来,便可在民治看海。

中国社会里很多所谓的天灾,其实深究起来就是人祸。

 

小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每逢水灾都格外开心。

我天生喜水,小学二年级便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游泳,常常在放学后偷跑去河边玩,为此没少挨爹妈揍。

那些年喜 ...

(2012-04-18 11:24:32)
分类:

每次回家,看到昔年的旧友,几乎无一例外都已呈现出往横里长的趋势。

物是人肥,说的就是人还是那个人,肉却不是那身肉了。

如果说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发福,那我是否一直被流年遗忘?

从高中至今的十余年里,我的体重和体型一直没有明显变化,暴饮暴食不长膘,茶饭不思也没多瘦。

总之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吃得再多也是白吃,没有体现在长膘上。

来滁州后,我们华耀三英每每去应酬,最胖的陶哥都会故作神秘的让别人猜,我们仨中谁最能吃,最爱吃。

486 阅读  ┆ 0 评论 
(2012-04-08 11:04:13)
分类:

今天是家里扫墓的日子,昨夜做了一夜乱梦,又是早早醒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些梦境的破碎,不知该是庆幸,还是遗憾。

多年没有回去祭过祖,每次都只能托父母帮我上香,祭奠先人。

这些年来,辗辗转转,沉沉浮浮,不知道冥冥中是否得到过祖先的庇佑。

前几天去了南京的明孝陵,给朱元璋扫了墓。

帝陵里栽了一园日本人援建的樱花林。

一个曾被日本人血洗屠戮的城市,到今天居然把刽子手的国花栽到了明太祖的陵园里,朱元璋九泉之下也难瞑目啊。

这种极端犯贱的决策,恐怕也只有天朝的脑残官员才能做得出了。

遥想明朝洪武时期的强盛,朱元璋治吏的强硬,再反观今日天朝的种种,直教国人 ...

(2012-04-01 19:34:32)
分类:

上午收到一条深圳婚博会的广告短信,不由又想起去年清明的那场“私奔”。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混在清祺书,负责节庆礼品的策划和研发。

为熟悉市场和寻找灵感,我常有机会去参观和参与各种展会,那一年的深圳会展中心因此常见熊出没。

婚博会便是我看过的多个专业展会之一,顾名思义,这是一场婚庆用品的集中展销会。

一入场便见满场的红与白奠定了整个展会的基本色调,中式礼服和西式婚纱琳琅满目,分庭抗礼;各种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婚庆用品尽收眼底。

各大影楼的业务员苍蝇似的盯着入场的情侣围追堵截,殷勤的招徕让我心虚不已,恨不能跟当时手中牵着的那个女孩说声对不起,这一袭嫁衣的瞬间定格欠了你太久。

两个尚未结婚的人,牵手在千万种与婚礼有关的器物间穿行,就犹如一场“万花丛中过 ...

(2012-03-27 11:07:58)
分类:

月初,在深圳看了一部《倾城之泪》,两日后彻底离开了这座城。

电影不算是好电影,这座城却承载了我6年的青春和记忆。

花去半日的时间,重走了一些旧路,在熟悉的空气中,无法置信这一次的离开将是永远。

跟朋友们重聚,不提离别,逢被问起何日君再来,只是笑而不语。

告别一座城,有太多的割裂无法言说,唯有隐忍,才能将这般的支离破碎瞒天过海。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究竟要怎样的一场醉,才足以慰藉这倾城的离别?

我把最好的青春埋 ...

(2012-03-25 14:42:02)
分类:

春意闹,韶光好。

这样的天气,适合到户外走走,曝晒一冬的阴霾。

我是个喜欢奔走的人,一念既起,便不辞劳顿,不问远近。

来滁州的之后,要好的同事都不喜山乐水,往往为了一偿夙愿,我只能独行。

一个人去爬过琅琊山,瞻仰过醉翁亭;也曾一个人坐火车去过南京,悼念过大屠杀纪念馆里的英灵。

一个人去游过南湖、一个人去寻过滁州的教堂、一个人去过菱溪湖 ...

(2012-03-24 09:01:20)
分类:

有人喜新,也自然有人会恋旧。

新的事物意味着未知的乐趣和收获,在大多的时候让人感觉到新鲜和神秘,同时也寄托着人憧憬和盼望。

可是未必新的东西就比旧的好。

就好比一双鞋,新鞋光鲜漂亮却难免磨脚,更需要殷勤拂拭;旧鞋即便黯淡无光,却如同度身定做,处处体贴。

喜新的喜新的理由,恋旧有恋旧的借口,取舍之间,其心昭然。

 

环滁皆山,我心却如死水。

在欧阳修醉过的城市里停泊了大半年,记忆却仿佛一直在酣睡。

每天在这座城市里工作和生活,犹若风拂水面,掠过无痕,回首过往,记忆总无处安放。

离开越久,我就越清 ...

(2012-03-23 16:10:17)
分类:

天气转暖,最冷的一季终将要过去。

蛰伏了一个冬天,体重不争气,没有在漫长的瑟缩中加码。

春光无限好,阳光洒在营销中心前的广场上,灿烂如那些不可追的流年。

这样的天气里,即便终日枯坐在方寸间,望见窗外的暖阳,也能温暖人内心的诸多盼望。

苏轼说,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欢是什么?

是放下执念的心平气和,还是茅塞顿开的小小欢喜?

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安逸,还是绿蚁新焙酒的雅趣?

人心如菩提,各自有清欢。

下班后换一身装备,呼两三同事,在球场上投投篮,舒舒筋骨,就是我当下的清欢。

449 阅读  ┆ 0 评论 
分类:

来滁州日久,记忆却找不到落点,回想起来总感觉没来几天。

我在这个城市的8个月里,经历过的许多人和事,却只在心里浅浅的留痕,浅得只能提醒自己曾经来过,还停泊着。

我想,我把心留在了深圳,却把躯壳交给了时间。

 

465 阅读  ┆ 1 评论 
(2012-03-13 20:11:11)
分类:
并非所有的蛰伏,都能收获破茧的新生。 经历了前半生最冷的一个冬天,知道生命中有些凛冽已经不可阻挡。 滁州三月春煦,万物生。 记忆却仿佛早已长眠在深圳,拒绝在这个城市的春天里滋长。 在203天之后,我们的爱情终于输给了这千山万水。   走在滁州的街头,迎风暴走,一如那年在民乐村曲折的巷道里的那种迎风泪流。 公馆巷里的主恩堂远观庄严肃穆,走近却只见时光的留痕。 狭长的巷道,斑驳的围墙,被卖菜阿婆的地摊包围出的市井气息,让人感觉在时间和生计面前上帝的无能为力。 巷道古老,多少的因缘聚散曾经上演,一砖一瓦的铭记让流年把灵魂的生息化成了云烟。 芸芸众生,各有其命,少数人愿意把灵魂托付给上帝,多数人却要做自己的主人。 放下执念,听从自己的心,才得新生。   就当,岁月静好,不忆当初。 你我缘起天涯,亦缘灭天涯。 你若坚持向左,我只能转身向右。 病入膏肓的爱,若不能相濡以沫厌倦到老,那就相忘江湖却怀念到哭吧。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