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深南大道放风筝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越努力,越幸运。 个人微信公众号:熊大的地盘 微信:smily2013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96313
  • 本日访问数: 29
  • 昨日访问数: 128
  • 本周访问数: 622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2011-02-07 14:41:51)
分类:

佛说,一弹指就是六十刹那。

可见,时间是如何的在疯跑,而且还全年无休,不舍昼夜。

中国的房价和物价最先参透了禅机,东施效颦(祸国殃民),以高度专业和敬业的姿态,疯跑。

中国人常喜欢骂“小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类似这样的恐吓大多是虚张声势,比如时间的狗腿谁也打不断,而原本有可能打断的房价和物价的狗腿,因为************内部有太多开发商的狗腿子,反而是越打越茁壮,让拿起棍子恐吓和做戏的那群庸官和昏官骑虎难下,颜面尽失。

 

回都安半个月,感触最深的不是大片拔地而起的新建筑,让这个全国特困县开始有了一点点城市的模样,而是漫天飞舞的灰尘和让人出了家门就不敢开口讲话的糟糕空气质量。

回都安之前,蛤蟆携临产的嫂子回深。

我当时还纳闷,都安的空气好,怎么不在那边生孩子,反而要回乌烟瘴气的城市呢?

如今谜底已经解开,就这老子出趟门人和皮鞋都灰头土脸回来的劲头,我就想打断那些有脸在县医院门口挂出“建设生态都安,和谐都安……”宣传口号的人的狗腿。

 

是不是只有房地产才能救中国?

一个返回防城港过年的朋友近日 ...

(2011-02-05 12:13:54)
分类:

想写这个题目很久了。

回家十天了,假期才过一半,这是我毕业以后在家待得最久的一次。

这么些年来漂泊在外,没有为父母好好尽孝,以往每次回家都是来去匆匆,仿佛过客,心里其实也有很多的抱歉。

不记得有哪一年我妈曾感慨过,有时候真不想你们回来,回来几天又走,搞得我心里好失落。

为人父母者,莫不盼望儿女一直能在膝下,无论能有多大出息,总归是能每天都看见心里才踏实。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也无可奈何游子意。

人各有志,有的人愿意建设家乡,有的人却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各有各的追求和活法。

金钱和地域都不是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的惟一标准。

在于我,即便有一天我要回家,但是我若是没有出来看过、闯荡过外面的世界,将来我一定会有很多的遗憾。

对父母的亏欠除了每月按时寄出的点点心意,也就只能在每次回家时,尽量陪在他们身边。

年前我除去买东西,基本是足不出户。有亲戚问起,怎么听说你回家好几天了,也不见你出来露个面。

对此,我也只能抱歉一笑,借口忙着收拾新房间。

 

以前小时候不懂事,既讨厌父母的唠叨,也因为脸皮薄不 ...

(2010-12-28 11:33:19)
分类:

我很庆幸,我又可以正常走路了,虽然仍然有点跛有点疼。

但是我已经可以弯下腰穿上袜子和鞋子,走出家门。

这种看似微不足道并且易如反掌的小事情,对刚从一场严重伤病中走出来的我而言,已经是一种幸福。

在我卧床养伤的那个星期里,有过好几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温暖的阳光,听着楼下路人的喧哗,想象着外面的世界应该是怎样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

而我却只能躺在病榻中,如同废人,无法去参与,甚至观望。

那种灰暗和沮丧的心情,是没有经历过大伤病的人无法理解的。

 

曾经我以为,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带伤作战是一种值得褒奖的精神。

所以,我一直在这样做,在反反复复的伤病中坚持着我对篮球的热情。

随之而来的代价是,我的运动能力越来越差,伤患复发越来越频繁。

终于到这次,仅仅是一个很简单的背身跳投动作就导致了我卧床一周依然无法下地行走。

伤病猛如虎。其实每一次的小伤病都是身体发出的一个警告,如果你一直不在意,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大问题。

我说,我以后不会再打篮球了。

小吴他们不以为然,以为我在说笑,以 ...

(2010-11-26 11:45:03)
分类:

如果神马都是浮云,生活又怎能给力?

传说中的千年极寒跟中国特色的砖家有着相同的秉性,前者是浮云,后者是神马。

马上就12月了,深圳恋旧,迟迟不肯放开夏天的手。

于是不仅商场里的冬装销量不太给力,吃火锅的氛围也难酝酿至巅峰。

虽然这一周来我都在吃火锅。

吃火锅是一种享受的冬天的方式,同时也让我更加关注食品的价格。

为了让这篇日志的信息量更加给力,请允许我插播一段深圳关外的农副产品价格播报。

2010年11月24日,牛百叶13.8元、牛肚28元、牛肉22元、鸭10元、乌鸡14元、海霸王火锅丸12.8元(特价)、鸡蛋5.5元、金针菇9元、芥菜1.3元、上海青1.2元、青瓜1.2元、香菜3元、娃娃菜2.5元、土豆2.5元……

禽肉价格继续反人民,蔬菜价格良心发现,近日十分和蔼可亲。

总而言之,哥吃火锅的情绪基本稳定。

 

火锅虽好,显然也不能当早餐吃。

昨天早上在公司楼下买了个半个拳头大小的豆沙包,扔下1元硬币转身欲走,老板却把我叫住,要求再补5毛。

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觉得人民币已然贱如浮云,买个包子都是杯具。

物价猛如虎?

< ...
(2010-10-28 12:38:26)
分类:

叶落知秋,最近天气骤凉,早出晚归只叹秋衫薄。

陆续收到了朋友们在Q上发来的礼物,多多益善,情暖深秋。

QQ最近在跟360掐架,事不关我,还是得感谢小企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便利。即便是久未联络的朋友,也能在QQ空间里看到好友生日提示。

若非如此,在这个人情日渐淡薄的社会,想毕每年的生日前后收到的祝福也是寥落的。

2个月前,姐打来电话,抱怨说爸妈真是老了,连她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这句话令我心有戚戚,如果连父母都忘记了你的生日,你又还能奢求谁会记得?

 

是啊,父母老了,如我这样长年漂泊在外的人感觉尤其明显。

因为每次与父母相见的周期都以年记,一两年没见,父母的老态真是一目了然。

这是个令人心酸的话题。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这是儒家圣人对孝道的基本要求。

投射于我,显然是不孝了的。

国庆回了一趟家,在家的日子,心淡如水,城市里的拼争和贪慕仿佛都在一夜间尘埃落定。

对于一个游子而言,家的归属感是在滚滚红尘和花花世界中无处寻觅的东西。

父母都盼我结婚,对潇潇十分殷勤。

她本是个乖巧懂事的 ...

(2010-09-01 17:44:22)
分类:

九月鹰飞,犹如叶开倏然出手的飞刀,划开了一个季节的伤口。

盛夏,南方最残酷的季节,大暑和大水殷勤袭来,仿佛噩梦里的漫长穿越,今日烈日焚身,明日暴雨袭城,终归是难逃这火与水的缠绵。

 

时逢深圳特区成立三十年,于是群魔乱舞,鸽子滥飞。

话说莲花山公园对面长期驻扎着一群欺世盗名的人,这群人惯于在“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的光辉照耀下,厚颜无耻地做着种种与这个口号背道而驰的事。

那个地方叫弑民中心。

这个弑字颇有讲究,在古代常用来形容臣弑君、子弑父、妻弑夫这等大逆不道,有违伦常的刺杀行为。在中国这个几千年来以儒家礼序来奴化人民的社会,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是社会最根本的伦理道 ...

(2010-08-01 10:03:32)
分类:

莫怨不更新,月落乌啼,人囚写字楼。

跳槽半个月,不幸赶在新公司全年最忙的时候,于是才脱狼穴又落虎口。

半个月来,每天晚上都在十点半以后回到家,周末也悉数阵亡。

知情的朋友都说,你真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了。

之前做广告,虽然也时常加班时常熬夜,但是每个月好歹会有几天的清闲,给人一个喘息之机。如今却已是半个月的连轴转,完全失去自我,像一只被囚禁在写字楼里的鸟,疏远了朋友,冷落了潇潇,待到每晚下班只能仰天长叹,对月哀号。

人生充满杯具,人在江湖,就好比一匹时刻被鞭子抽打的马,向前狂奔是唯一的选择。

也许是以前做编辑的生涯过于清闲了,给以快节奏闻名的深圳抹了黑,所以一旦离开,立即招了报。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从商务出走之后,我这大半年来迅速提速,玩命地追赶深圳的节奏,到今日已经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昨晚23点从公司打车离开,回家路上遭遇堵车。

眼看一时半会疏通无望,于是跟同事商量决定提前下车,从福田党校步行回梅林关。

结果以往坐车几分钟能走完的路,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小时。

回顾所来径,空 ...

(2010-07-19 14:01:32)
分类:
早上在公交车上看《第一现场》重播,惊闻昨天在民乐村的篮球场上一男子暴毙,死因可能是触电。

貌似篮球场和电的联系并不大,大白天的在篮球场触电身亡,让人觉得有点扯。

民乐曾经是我的老巢,08年的时候跟湖南双煞在那块篮球场上风光无限,对那里的情况了若指掌。

球场用铁丝网高高围起,只有周末下午才会对外开放。我们以前去得早时多是爬进爬出,险象环生。

对于有人触电身亡,我基本能推测到原因。

在我搬离民乐之前,球场周边已经在大型土木,兴建民宅。料想是因建设用电需要,有人在球场的围栏上临时搭建了配电箱,于是乎一旦漏电,围住球场的整个铁丝网就变成了高压电网,触者便如飞蛾扑火……

阿弥陀佛,死者安息,生者庆幸。

幸好我和湖南双煞已搬离民乐,否则周末的下午我们多半会在这块球场上出现,那说不准轮到谁遭殃了。

打球有风险,出门需谨慎。

(2010-07-03 21:40:31)
分类:

如果承认自己文字的退步,可以为这样的碎碎念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那么OK,反正自从做了地产文案,我对文字的感觉和写作的热情都在消退。

这样下去有两个结果,一是我将会成为一名合格却没有风格的文案;二是我将成为一名看见自己的文字也想吐的文案。

前者是杯具,后者是餐具,吃这行饭,就避不开了。

既然结局已经注定,那我何不换一个更大的餐桌,吃到更多的菜色,把自己喂饱一些呢?

于是,我去深圳地王大厦的一家广告公司面试,并顺利被录用。

出来的时候,我想,以后老子就在这上班,管他将来是杯具餐具,好歹面子上也牛B一回了。

很快跟公司提出辞职,老总很是意外,让我再好好考虑。

缓了一日,有一家文化行业的公司通知我面试,给了我一个新选择。

于是请假去面试,又顺利通过。

 

面试归来,晚上公司两老总拉我一块吃饭,我知道这将是一场鸿门宴。

席间两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表达了公司的挽留之意,并为我描绘了留下的前景。

我原本是心意已决,但是面对两人的拳拳之意,又觉得有点愧疚。

毕竟是公司培养了我,如果我学成后另攀 ...

(2010-06-01 14:10:20)
分类:
从台山上川岛归来,旧患复发,两日的旅行适得其反,加剧了身心的损耗。   前一个周末因为伤势难忍,找了一家广西老乡开的中医推拿试运气。 这是典型的病急乱投医,因为西医屡治无效,逼得我只能尝试中医。 师傅是瑶族人,问他医术是在哪学的,广西中医学院? 他摇头,现在学校里能学到什么真本领?我这是祖传的。 言毕,他试着捏捏我的腰,说,你腰部的筋脉太僵硬了,揉都揉不开,肯定伤了很久了吧。 我坦白承认。问,这长期的腰肌劳损中医能治吗?西医说难根治了,只能注意保养。 他说,西医治标不治本,只能缓解不能断根;中医可以帮你打通伤处的筋脉,你年纪还轻,恢复能力强,可以治好的。   俗话说,小病用偏方。对于中医我接触得少,了解也不深,但是中医能流传几千年,必然有它的独到之处。 这腰肌劳损如附骨之蛆,已经纠缠了我九年之久,就像埋在身体里的炸弹,久不久就会爆发一次,令我行动艰难。 如果有机会治好,那是一定要治的。 当下师傅也没有再按摩,说先给我敷一包药,然后在这躺三小时再回家,明天一早起床保证会感觉明显好转。 他给我列举了一些案例,谁谁来的时候要人搀着,敷完药就能走着回去了;甚至还有香港人专程跑过来求医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