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161
  • 本日访问数: 5
  • 昨日访问数: 38
  • 本周访问数: 141
更多
博文
(2013-06-09 21:47:07)
越狱\当我老了

越狱

    (仅以此文献给若干年后的我自己)

当时钟的秒针嘀嗒嘀嗒响起今天的三千六百下,黑暗中的我默默睁开了双眼。敞开的窗子外没有洒入一丝的月光,睁大了双眼也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些许乌云的影子,正是月黑风高之时。

我的嘴角撇动一下,轻轻笑着,悄无声息地开始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这是我行动前的最后一次热身。因为黑暗,谁也看不清我的面孔,但无法掩饰的是我的体型,没错,我就是传说中那种无可救药的死胖子,但是如果你因为我那身不断抖动的肥腩而忽视了我,那你一定大错特错。

就像少林寺的无名扫地僧,在他没有虎躯一抖,散发出王八之气以前,你会觉得他跟路人甲没有任何的两样。又像任何从你身旁经过的肥胖大婶,在商 ...

(2010-06-21 13:09:28)



“如果这坚冰融化,我便陪伴你,直至一生一世!”
那女子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欣喜若狂地笑,却不知道那一年,还是冰河世纪。
而我所在的地方,名叫南极。



胡子拉渣的老男人抱着他那把沧桑的吉他走上舞台,开始唱起一首悲伤的蓝调。
在我的对面,那个胡子同样拉渣的老骗子拉着一个女人的手,开始讲述他那一千零一遍的悲伤故事。
那个故事的题目,似乎叫南极的男人,又似乎叫一生的守候。
我并不知道故事的开头,只知道故事的结局:
每个听了那个故事的女人,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然后倚着老骗子的肩膀走出酒吧。
然后,第二天晚上,老骗子会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出现。



我也在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讲述的却是一个尽量不重复的故事。
或者是“冥冥中早有天意注定我们此刻相遇……”
或者是“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独终老……”
今晚的主题是天使。
因此我很真诚地凝视着那个女人的眼睛说道:“我是一个坠入人间的天使,为了实现某人的一个愿望而来……”



老骗子那边出了一点问题,或许说他早就应该出问题了,又有哪个成功的骗子 ...

 

 

看《全城热恋》的时候,呼声、笑声一阵阵,隐约让我想起那个上映《海角七号》的情人节,也是同样的热闹、同样的有许多人屏住呼吸、同样的让人泪湿眼角,可惜少了终场时的热烈掌声,善始未能善终,很适合年轻人看的电影,仅此而已。

“你就当做一个故事看吧……”同行的女伴如是说。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忠贞不变的爱情的,只是世俗的我们不愿意再去相信了而已。

男司机和女脚底按摩师,短信中的法拉利车手和钢琴家,在现实中见面是否真的就能够如此一笑置之,然后和睦地开着幻想中的法拉利,听着高雅的莫扎特,向着传说中的幸福驰骋。

也许是本性邪恶,我总觉得男司机和 ...

(2010-06-15 13:25:38)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眷恋人间尚未离去的仙女的话,我相信那个人一定是她。

人们喜欢把卖豆腐的漂亮女子称呼为豆腐西施,那我应该怎样称呼她呢?凉粉西施?

我的思绪如午后的微风一般在山岭树颠乱窜,她却静静地,只是为我端上一碗凉粉,然后轻轻微笑。

柳儿青,水儿流,飘去无数花瓣,最美的风景却只在她的轻笑间。

除了双目无神。

629 阅读  ┆ 0 评论 
(2009-02-06 14:18:11)
  每天晚上,他总会准时在同一个地方出现。
到今天已经不知道多少天了。
那是一个寂寥的酒吧,他总会坐在吧台那张斑驳的凳子上,端着酒杯,无声无息看着无人的窗外发呆。
然后静静地在那里想着,他会不会一直就这样发呆,一直到老。
却依然是坐在那里,等待着那个可能出现的那个身影。
窗外无人,只有一棵布满皱纹的老树,如初见那天的冬夜一般冷漠,光秃秃地没有一张的叶子。
他仍记得,那个冬夜,他也是如此冷漠地看着窗外的寂寥发呆。
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身影。
那个纤细的身影,正站在寒风中,独自一人望着街边的转角颤抖,在那个转角,刚刚消失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窗边的彩灯闪烁,照亮女孩的侧脸,可以看到那道从眼角一直蔓延而下的泪光。
他坐在屋内,和女孩只隔了一层透明的玻璃,却彷佛相隔了两个世界,足以漠然看着别人的伤心,无动于衷。
分手其实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会有无数的人分手,如果为这点小事情伤心,那不是太傻了么?
不过聪明人很少,傻瓜总会遍地都是的……特别是面对感情的时候。
那个傻傻地女孩,就静静看着街边的那个转角颤抖,看起来比冬天还要苍白。
就在他以为 ...
(2009-01-02 15:03:36)

 

如果某一天,我突然死去,会不会有一个女孩为我悲泣到天明。

还是只会在听到消息后,悲叹几声,之后不再放在心上。

我以为这个答案我永远不会知道。

直到那一天,我真的死了。

那是一个萧瑟的清晨,我一个人孤独地在单薄的被窝中颤抖。

皮肤忠实记载我的苍老,就连眼角滑落的泪,也浑浊在皱纹的坎坷中止步不前,模糊我的视线,如幻境中一幕幕浮现我人生经历的点点滴滴。

然后,在一阵阵寒冷而绽放的欣快感中,我死了。

...
(2008-09-15 20:03:54)
标签:

女人

八月十五的晚上,将近12点,和朋友两个人走进了迪吧的门口。 小地方目前仅存的一个迪吧,平时人气一向不如何,今晚却爆满。 等了好一会才找到一张桌子,两个男人喝酒。 朋友眼光游弋了好久,端着一瓶酒走到了我们的对面,那桌全是女孩,而朋友和一个打扮艳丽的MM有说有笑,是旧相识。 有些味道的MM,裙子不短,却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截雪白的美腿,让人感觉很是诱惑。 这种长得还可以又能喝能玩的女孩子,倒有蛮长一段时间没遭遇了。 桌上的酒喝完,我们又要了一瓶葡萄酒。 我们想掏钱,MM却说不用,她微笑着说:“今晚我签单。” 朋友说这是他表妹,认的表妹,名字很熟悉,几年前我们都见过。   直到今天才想起,那个MM几年前确实我们也认识,不算熟悉,不过…… 当时她问我要了电话号码,主动打了好多次,最后一次,是问我借钱。 因为并不熟悉,我说你可以问你表哥借啊。 之后朋友们聊天说起,才知道几乎认识她的每个朋友在不久之后都被她打电话问过借钱。   时间,确实很能改变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   说到女人,又想起之前朋友偶尔才说到的一点事情。   那时候,朋友的一个女同学来我们这玩,住在他家里。 当然他们是很普通的同 ...
(2008-09-12 00:40:02)
标签:

结婚

 

 

这几天都睡不好,老是梦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直到早上还是迷迷糊糊的。

或者说,自从老爸确认癌症复发后,我便感觉自己一直都睡不好。

这样说很有标榜自己很孝顺的感觉……让我感觉蛮虚伪的,因为我知道我做得远远不够,何况有些事情我根本无能为力。

有一天晚上,在Q上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突然说:“我想一个人哭一会。”

然后我开了音乐,关了灯,静静地一个人坐在黑暗中流着泪。

怕被老爸看到,另一次,我是在洗澡的时候哭的,一边让水冲打在脸上一边哭。

(2008-07-23 02:05:31)
    她是谁?     其实在今晚之前,我根本没见过她。     其实今晚见她第一眼的时候,我的感觉是这MM好瘦,还有当时她正抬起脚抓痒,我则在旁边暗暗偷笑:莫非这个MM不怕走光么?     朋友约我去的聚会,除了那个朋友,都是我不认识的人,不过我本来就是一个很随便的男人,就算处在一堆陌生人当中,只要有酒,我也不会显得太尴尬。     边喝边走,MM都是习惯在12点钟以前离去的,因为今天不是周末吧,或者因为许多MM出来玩,本来就是混不到12点的。     然后她跑了过来,说要和我玩骰盅,说一马一杯。     没玩一会朋友就散了,她本来跟我说不醉不归,最终也是背着包走人。     走过大厅,我忍不住逗她:又说不醉不归?     结果她说:那不如我们到大厅再喝一打吧?     我说我不行了,陪你再喝半打还可以。     然后进大厅。     朋友打电话过来,我说你们先走吧。     其实心里感觉怪怪的,在想那个MM说不定经常这样子骗男人喝酒,我不知道是第几个上她 ...
(2008-07-07 21:50:45)
今天翻手机里的照片才看到的……当时拍了就是想放上来的,不过那天喝醉了,后来就忘了……在民乐吃的狗肉杯里是二锅头,泡的荔枝据说是桂味……我不太懂分辨……那支烟好像是红塔山,又好像是玉溪……不记得了,因为不是我买的烟……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