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319
  • 本日访问数: 6
  • 昨日访问数: 40
  • 本周访问数: 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凉粉

(2010-06-15 13:25:38)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眷恋人间尚未离去的仙女的话,我相信那个人一定是她。

人们喜欢把卖豆腐的漂亮女子称呼为豆腐西施,那我应该怎样称呼她呢?凉粉西施?

我的思绪如午后的微风一般在山岭树颠乱窜,她却静静地,只是为我端上一碗凉粉,然后轻轻微笑。

柳儿青,水儿流,飘去无数花瓣,最美的风景却只在她的轻笑间。

除了双目无神。

就算没有眼睛,她依然是这方圆十里内最美丽的姑娘。

可惜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其实我每天都能遇到她,每日的午后,我都会到她的摊前喝一碗凉粉,从我见她的第一天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天。

我和她已经相识了三十五天,只是不知道名字。

所以我称呼她为老板,而她闻到我身上的火药味,以为我是一个猎手,因而很客气地称呼我为猎手兄弟。

“猎手兄弟,今天收获不小吧,瞧你这满身的火药劲……”也许因为看不到东西,她喜欢和每一个光临的客人聊天。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今天是收获不小,就在离她小店不到五里的地方,我一个人解决了五个鬼子。

“你倒是每天都来,可附近的乡亲们有好一阵子没来了,你瞧我这生意冷清得……”她嘴上抱怨着,脸上却仍带着笑,其实她是很好养的女人,每天吃得也不多,因此不论生意好坏,她都不太在意。唯一让她感觉不太开心的是聊天的人少了,而偏偏我又是不爱说话的闷罐子。

我轻轻叹息一声,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像她这样子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可惜她的这点小小心愿我是没办法满足了,就在前两天,鬼子屠了附近的最后一个村子,火光燃亮天空,夹杂着乡亲们的惨呼和鬼子的嘶吼,一夜未停。

“我猜你一定是一个好猎手,虽然你每天都洗过才来,我还是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我爹爹说了,好猎手都是枪枪见血的……”凉粉西施悠悠说道。

不知道她是怎样猜到我每天洗过才来,我却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猎手。

因为我是一个逃兵。

在鬼子的坦克大炮面前措手无策,最后只能靠装死才能躲过一劫的逃兵。那一晚,从尸体堆中爬出来之后,我拼命地洗、拼命地洗,还是没办法洗去我身上的血腥味。

“最近山里的猎手是越来越多了,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枪响……而且响声越来越近,该不会是附近的村子搞围猎吧?”凉粉西施一副悠然向往的模样,叹息道:“要是我能参加该有多好,可惜我看不见……”

碗里的凉粉晶莹剔透,仿若她的心灵,我学着凉粉西施的模样,轻轻叹息一声。一个贪生怕死的逃兵,四处躲避,最后却为了她的一碗凉粉,重新拿起了枪,这到底是人生的幸运?还是人生的悲哀呢?

死在我枪下的鬼子已有数十个,而鬼子也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什么,一步步朝这里逼近。每次我打死鬼子的地方,都距离凉粉西施越来越近。

也许是明天,也许就是今天,一次围捕就要展开,就在她的身前。

我攥了攥手中,那里有两颗子弹,一颗留给她,另一颗留给我自己。

吃完凉粉,我默默看了她许久,有许多话涌到了嘴边,却始终说不出口,最后只说了一句:“老板,结账。”

午后清风微拂,阳光灿烂,照在我的脸上,我就坐在离她不远的山坡上,看着她静静忙碌。

不管剩下的生命多少短暂,至少这一刻我还陪伴在她身旁,不是么?

我微笑着,轻轻闭上双眼。

阅读 (630) 评论 (0)
玩笑不恭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