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148
  • 本日访问数: 30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128
更多
博文
(2008-07-01 02:39:53)

习惯开车眼睛四处扫视的我,远远就看到了一截美腿。

在这个偶尔炎热的季节,在街上时不时可以看见穿着吊带短裤的美女,可是我得承认,这截腿是不同的。

因为它的白嫩,因为它的线条,最主要还是因为它的长度。

经常听人家说,长……不可思议的长,天空才是它的极限……

看到那两条美腿的一刹那,我便感觉它已经占据了我的整个天空。

原来我的天空,只是如此渺小。

袒露着美腿的女子,纤纤而行。

她留着披肩的秀发,和她的腿一样笔直,一层层堆叠着,看上去就像一个特务J,身高将近一米七的特务J。

纤细的曲线,从她的脖子蔓延,到穿着吊带袒露的双肩,到她的双手,我想学书中的 ...

(2008-05-16 23:05:38)
标签:

结婚

交往

感情

    首先很抱歉,在这个举国关注震灾的时候,谈论个人感情,真的非常不合时宜。不过想想这只是我没有多少人光顾的个人空间,也就不在意了。

    我觉得我要么是心血来潮,要么是疯掉了,可是那个疯狂的念头纠缠着我,让我一直没办法入睡,就连一个人独自处在人群中的时候,也会静静地发呆,静静地微笑,然后一如既往地犹豫,就像我面对每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的时刻。

    真的是疯掉了吧,如果一个老男人,面对即将毕业的朋友的妹妹,忽然想让她回去工作,想对她说:“让我们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听起来像是日剧的泡沫情节,但也还勉强可以接受。

  ...

(2008-05-03 22:07:40)
标签:

爱情

 

 

“我们一人讲一个笑话吧?”朋友聚会,聊着聊着没了话题,有人提议道。

轮到我的时候,实在不知道讲什么好,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某本小说。

所以我板着一张脸,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道:“我相信爱情!”

如果所有冷笑话的最初效果一般,大家张大着嘴巴看着我足足安静了差不多有一分钟。

随后是一阵的哄堂大笑。

我最好 ...

(2008-05-02 14:54:52)

 【又老又丑】

 

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有些人变得又老又丑的,比如我。

可是无论过去多久,总有一些人永远都会如我第一眼见时候的模样,比如她。

又老又丑的我,除了躲在阴暗的角落,默默地凝视她的倩影,沉湎在一幕幕不断映现的记忆当中,还能够做什么呢?

以为是童话里的情节。

曾经有一只癞蛤蟆,停留在水边,每日痴痴等待白天鹅的出现。

虽然天鹅从来不知道他在看她,也从来不会看他一眼。

可是, ...

标签:

邪恶的文

 

杆是好杆。

衡山竹海中每一百杆才能寻觅一支的黑节竹,每一支都坚渝钢铁,非神兵利刃不能伤之,而握在我手中的,便是一支黑节竹竿。

线是好线。

天山雪窟特产的冰蚕,十年成长,十年吐丝,二十年成一茧的冰蚕丝,晶莹透亮,纤细得有若发丝,偏偏却柔韧异常,一丝可悬千斤,系在我手中黑节竹竿杆头的便是一根千年冰蚕丝。

钩是好钩。

在这江湖之上,最有名的莫过于杨铮手中的离别钩,只是自从他杀死狄青麟退隐江湖之后,那柄离别钩也随之封尘,成为传说。

却无人晓得,系在千年冰蚕丝 ...

(2008-04-01 00:27:53)

 

 

连续几年,每到我生日的这一天,我就会上传一部构想中的长篇小说为自己庆祝。

可惜,每一本,几乎都没写完。

在无数即将发生的情节面前犹豫,最终却止步不前,正如我人生一直经历的那许许多多事情一样。

在脑海中构思每一件事情的结局,却没有最终将事情完结的耐性,然后,又过一年,又老一岁,我依然是那样,仅此而已。

忍不住自嘲,我不是那样,又能怎样。

从小,我就不是一个特别突出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孩子。

540 阅读  ┆ 2 评论 
(2008-02-26 12:36:12)
内容简介:05年夏天,湖人经历了十多年少有的惨败无缘季后赛。与湖人交易成功的热火闯进东部决赛,最终3比4落败。马刺则呈现了王朝队伍的潜势,以进攻打败太阳的进攻,以防守打败活塞的防守夺冠。
湖人总经理米奇无疑是一个失败者,在这一天,他知道了灰熊与热火完成交易的消息,同时接到了灰熊队总经理,也是曾经湖人教父的韦斯特的来电。

“只有在群雄崛起的情况下,我们湖人才有可能躲在幕后,静静地重建一个王朝……为了这个目的,就算牺牲一支灰熊,成就一支热火,又有什么关系?”

一  教父来电

 

烟雾在黑暗中弥漫,笼罩在黑暗当中的那个男人默默地用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脑门思索,这个动作来源于他曾经深深崇拜的某一个人,逐渐也成为了他惯有行为之一。

没有开灯,宽敞的办公室内只有这个男人嘴里雪茄的红光在闪烁,照亮 ...

(2008-02-26 12:34:15)

 

 

晓芳吃饭的时候,看见一个脏兮兮的小孩正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盯着餐桌上的饭菜流口水。

“他是?”晓芳的妈妈端菜出来的时候,晓芳禁不住好奇问道。

“哦,那是隔壁林家的小孩。”听她妈妈一说,晓芳也明白了过来。住在她们家隔壁的夫妇才离的婚,妻子改嫁了,小孩归了丈夫,那个丈夫却是个酒鬼,每天喝醉了酒就打小孩子出气,现在那个小孩的脸上也还带着青一道红一道的淤痕呢。

晓芳和她妈都是有同情心的人,见小孩可怜的模样,也就停下手中的活计,将小孩拉到餐桌前,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泉,大家都叫我豆豆。”小孩奶声奶气地说道。< ...

(2008-02-09 15:13:21)

 

 

“我们都是好人,不过并不是两个好人在一起就一定能有好结果的……”

夜场的灯光迷乱。

坐在我面前的女孩子划着黑色眼影,喧哗的音乐让她听不清楚我的喃喃自语,把耳朵凑到我嘴边问道:“什么?”

紫色的长发轻拂在我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芬芳,是一种我喜欢的气味。

我轻轻抚动着她的长发,抓了一缕纠缠着我的手指,咬着她的耳朵将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暧昧的亲近距离,我的嘴唇轻轻划过她的耳垂,触及那闪耀的耳饰,有些冰凉。

323 阅读  ┆ 2 评论 
(2008-01-15 21:46:46)
“啪!”客厅外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豆豆知道,那是爸爸将妈妈最喜欢的茶壶砸碎在地下的声音。 “啪啦!”这次,则是妈妈将爸爸最喜欢的烟灰缸砸了。 两个大人,站在客厅的中央,彼此恶狠狠地互瞪着,脸上还带着狰狞的表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豆豆所熟悉的爸爸妈妈。豆豆透过门缝看着这一切,有些想哭,却哭不出来。 自从七天前,爸爸妈妈提出“离婚”这个词语以来,每天他们都在争吵,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激怒对方,原本整洁的家,变得凌乱了许多,几乎能砸的东西都被他们两个砸光了。豆豆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孩子斗气,五分钟就能和好,大人们却总要吵个不停,难道大人们还不如小孩子聪明。 “你不要太过分,别以为我不敢打你。”爸爸瞪着妈妈,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打啊,你打啊,你打死我算了……”妈妈也瞪着爸爸,眼睛一红,泪水就流了出来。 豆豆无声无息地打开门,怯生生地走出客厅,默默地站到两人中央。 爸爸扬起的手顿住了,妈妈紧握的拳头也松开了。 “豆豆,你回房去。”爸爸控制住他的怒火,尽力用温和的语调命令道。 豆豆摇了摇头。 “豆豆乖,你先回房间去,爸爸妈妈有事情要商量。”妈妈摸着豆豆的头,柔声道,可是豆豆却能看到她眼眶中根本没办法压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