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360
  • 本日访问数: 5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47
更多
博文
(2008-01-11 01:25:59)

 

 

医院的窗外有一棵桃树,树上开满了鲜艳的花朵。

女孩病了,病得很重,躺在床上每天看着桃花发呆。

随着春天的流逝,桃花一朵朵的凋落。

女孩在想,桃花落尽的时候,就是她要死的时候了。

深爱女孩的男孩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在每天晚上女孩睡着的时候,悄悄地在桃树上挂上了永不凋落的假花。

春天过去,夏天到来,桃树上的花一直都没有谢。

不知不觉,女孩的病已经好了。

(2008-01-11 01:24:21)

 

 

那时候,我站在那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面前,看着她。

她有些羞涩,却仍对着我微笑。

所以,我终于鼓起了勇气问她的名字。

她告诉了我。

我在嘴里念叨了两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我很冒昧地想邀请她一起吃夜宵。

被拒绝了。

我惟有讪讪的转身离开。

379 阅读  ┆ 0 评论 
(2007-12-26 11:44:13)
每到过年过节,总有各种各样的短信发来发去,有很多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群发的产物了……
以后,我似乎也常做这种事
不过现在,人懒了吧……或者说厌倦了这种形式的东西,很多看上去像群发的东西,也就懒得回了……
就算回,也宁可简单地手打几个字发过去
所以,平安夜收到她的短信,也是同样回了简简单单的一句“圣诞快乐!”

然后她告诉我她准备结婚了,叫我参加她的婚礼……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开始郁闷了……我果然还是一个小气的家伙啊,小气得要死……

也知道其实她根本没什么……用恶意好象极不合适,勉强用个想法吧

也知道其实她根本没什么想法的了,这种人生的大事,告诉每一个朋友,让大家一起分享,本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一年过去,物是人非。

只不过在这个在很多人觉得很特殊,也有很多人觉得很平常的日子里……告诉我这个,让我感觉多少有些郁闷……

在一个人的平安夜,前女友告诉你她要结婚了,邀请你去参加她的婚礼……

习惯地将自己代入故事情节,然后习惯地在故事情节中觉得她有些残忍……

不过这只是生活而已,生活……哪来的这么多故事情节……

那是别人的故事, ...
(2007-12-14 21:13:59)

 

 

 

“口好干,好想喝血!”

喃喃的呓语来自我身前那个苍白腐臭的身影。

天方破晓,短暂的黑暗让我看不清楚那身影的脸,不过想必和许许多多僵尸一样地凶恶狰狞。

我轻叹一声,重新闭上双眼,任由那个僵尸盲目地在我身旁走来走去。

然后,我再次陷入了沉睡。

深眠,宛如我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

(2007-11-30 16:07:33)

十五

 

“您的光芒可以照亮整片夜空,淫贼先生,我想这次你是没办法阻止我看清楚你的脸了吧?”巧儿转头看向淫贼问道。

“您的光芒可以照亮我的心房,巧儿小姐,不知道我的尊容还让你感觉满意吗?”淫贼背着手,一本正经地反问道,在他的脸上,郝然戴着一副滑稽的猪头面具。

巧儿哑然,掩着嘴,忽然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淫贼先生,你还真的是一个猪头。”

“谢谢,如果不介意,你可以称呼我为飞天神猪侠的。”淫贼很认真的说道。

“哈哈……”巧儿微笑,忽然伸出了手:“烤鸡呢?”

(2007-11-29 19:23:16)

 

 

 

明月当空,银光照耀满园。

巧儿斜依在窗台,痴痴望着那满目的辉芒发呆。

窗下小桥流水,假山怪石处处。

窗台上的巧儿,轻妆淡抹,虽眉头紧锁,却难掩那俏丽容颜,似极了戏剧话本中愁春的官家小姐。

可惜她不是。

十六岁的巧儿,便已在秦淮河畔声名鹊起,以其琴棋书画,更以其倾城绝色,在终日徘徊秦淮河畔 ...

(2007-11-18 14:34:47)

 

 

“废柴,帮我把那两条线接在一起。”

庞大的机械车间中,凌乱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零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听到这句话的颓废青年,拨开长长的乱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忽然不觉自己额头上多了一块黑色的油彩,嘟囔着说道:“我说几次了,不要叫我废柴,我不是废柴……”

“你姓费对吧,你老爸给你取的名字叫阿才对吧,不叫你废柴难道还要我叫你小才才啊?”说话的少女没好气地瞪了费才一眼,举起手中的扳手毫不客气地丢了过来砸在他头上。“真是的,明知道我忙得要死还要给我添乱。”

少女很年轻,看起来大概也就十八岁出头的样子,却没有做丝毫的打扮,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工作服,袖子挽起,露出一对洁白粉嫩的小手,很细致的在机器上烧 ...

(2007-11-14 03:10:36)

 

 

黑夜笼罩下的都市,总有一些罪恶在滋生。

何况这夜乌云满天,连马路两旁的街灯看上去都有些黯淡。

酒醉的男子,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搜寻他们的猎物,不时发出一阵阵的狂笑声和欢呼声。

飞车党呼啸着驾车从马路的正中飞驰而过,街边的小姐却吃吃笑着招揽每一个走过的路人,还有一些干瘦如柴的白粉族躲在暗巷朝自己的血管上扎针。

一个纤纤女子,却静静目视着这一切,然后转身,朝不远处的一条暗巷走去。

阿飞和瘦子早就留意到了这个女子,却不动声色,站在女子没有看到的地方观察 ...

(2007-11-05 22:42:17)

 

 

临近十二点,原本明亮的月光被突然出现的迷雾遮掩了。黑色的迷雾,无声无息在黑暗的都市中蔓延,弥漫在每个脏乱的角落。

段羽坐在街角的路灯下,咽下最后一口啤酒,将手中的易拉罐捏扁,用力扔到马路的对面。

此刻马路上已经没有别的人,只剩下他孤单的身影在灯光下拖长。

“终于,我可以去死了。”段羽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大声笑着,笑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一直传到很远,只是没人理会。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号的夜晚,这是我死亡的时间……不知道有谁会记得呢?”段羽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在马路上行走着,他有些醉了,明明很想哭泣,眼泪却怎么也流不下来,只知道不停地 ...

(2007-11-01 14:41:50)
    天色微沉,下点小雨。 开车走在淅淅沥沥的无人街上,没有打伞。 雨丝落在身上,开始只是粉粉的一个小点,渗透了衣服,慢慢就扩散变了颜色。 风很冷,打在脸上,刺骨的痛。 那股寒意在身边笼罩着,开始也只是身体表面的一点点,过得久了,就把人浸透了,从心底,一直笼罩全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开车孤身走在无人的街上,并没有目标的徘徊。 或许,就是因为没有目标,我才会开车出来,走在无人的街上徘徊吧。 下着雨的世界里,并没有其他的生物。 一扇扇紧闭的门,在我的两旁徐徐划过。 这一刻,我才终于感觉到有些冷了。 无法抗拒的寒冷,扑面而来。 有人告诉我,世界上有些东西,如果实在无法抗拒的时候,其实也可以去尝试享受它的。 我便是在享受寒冷,全心全意,放开胸怀,享受一个人的寒冷。 在我的面前,苍白而失去知觉的,是我的手。 在我的脸上,滑落而让我感觉温暖的,是我的泪。 在以为已经麻木得再已经没有感觉的心里,却第一次因为这股笼罩全身的寒冷而动容了。 原来,我还是活着的生物,在这个静默的世界里,还能感觉到寒冷。 原来,不是已经没有感觉,只是我一直抗拒着不去承认,哪怕是寒冷。 冰冷的世界里,从嘴巴呵出的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