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0753
  • 本日访问数: 24
  • 昨日访问数: 25
  • 本周访问数: 290
更多
博文
(2007-10-30 19:41:56)

 

 

“你知道吗,传说中有一种叫九尾狐的妖精,从来不轻易爱人,若是爱上,便会矢志不渝,一直到死……”

衣衫破旧的书生搂着怀中娇怯的身躯,听着窗外晚风吹动竹林的声音,一边微笑,一边给她讲述妖魔鬼怪的故事。

这是一间狭窄的小屋,耸立在山前,每到夜间便无人来往,偶尔山野间还会传来一阵阵凄厉的狼嚎。除了这个身无长物的穷书生,没人敢在此处过夜。

偏偏书生怀中的女子,没有丝毫的畏惧,一双妙目只是痴痴凝视着书生微笑的脸,叹息道:“段郎,你又在胡思乱想,这朗朗乾坤,哪有那些鬼怪之物。倒不如将这些心思放在苦读之 ...

(2007-10-30 19:38:35)

 

 

“我很想知道,是不是下一刻天塌下来,你也还一样会在嘴角挂上浅浅的微笑呢?”

说话的男子将忽然从巷口挺身而出的纤细身影护在身后,侧着头,饶有兴趣的问道。

天并没有塌下来,只是临近入夜。城市间四处延伸的小巷,每到这时候便已经少有人走动,苏浅笑看着对面四个手持长刀的彪形大汉,不由吞了吞口水,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

不过看到眼前男子那张轮廓分明的侧脸,以及他说话间闪现的那两排白牙,莫名地,苏浅笑的心一下安定了下来,微笑着说道:“天如果真的要塌下来,我也阻止不了。不过,如果我要微笑,应该也没有谁能够阻止得了吧?”

风起处,黑影晃动 ...

 

 

“有许多事情,在没去尝试之前,总是觉得很艰难……可是咬着牙去做的时候,却发觉其实也不外如是。问题是……我们总是因为胆怯而不敢去尝试……”

 

家庭煮男

 

假如说给我提供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我绝对不会选择让自己成为一个家庭煮男。

可是某些事情冥冥中早已经注定。

如果我是一个宿命论的沉醉者,我会说,这一切都源于五岁的时候,幼小而饥饿的我,将找到的面条放到炉子上的那盘冷水中 ...

(2007-09-28 14:48:09)
(写得很散乱,让我甚至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在擦肩而过的时刻,有礼貌地露出陌生的微笑,然后继续前行。却会在许多年以后,想起你曾经留下的微笑,莫名其妙地惆怅……”

午夜的微风轻轻拍打着我的脸,带来烧烤的香味。
异乡街头,我们喝着酒,聊着天,似醉非醉。
耳边传来一个中年歌手声嘶力竭地声音,似有倾诉,又似在呻吟。
同行的朋友将嘴巴凑到我耳边说:“你唱得比他好。”
我惭愧,谦虚道:“哪里哪里,至少我没有他的勇气。”
片刻之后,那个中年歌手背着音箱,抱着吉他,挺着他浑圆的肚子,走到我们的面前,将手中的小册子递给我们,问我们要不要点歌。
我们摇头,却在他转身离去之后,哗地一下笑出声来。
我在笑,思绪纷飞。
在那个中年歌手的脸上,我看到了沧桑。
他大概四十来岁,正是支撑起一个家庭的年龄。
是什么让一个正值壮年的汉子,午夜艰辛跋涉在街头卖唱呢?
我不知道,只知道总有原因,而且应该是一个不见得轻松的理由。
然后我笑不出来了。
如果我四十岁的时候,也要像他一样,背着沉重的音箱,弹着琴,用自己廉价的微笑去推销我并不动人的嗓音,我想……那一 ...

“你说的是女鬼么,怎么我听起来像是女妖啊?”小灰狐疑道:“不会是你昨晚睡迷糊后产生的幻觉吧?”

“我说的全都是真的,当时我还掐了我自己一把,证明我不是在做梦。”肥猫信誓旦旦,脸上的表情很是认真,就差指着老天爷赌咒了。

“也对哦,如果是幻觉,以你的水平,没办法讲得这么详细。”小灰来劲了,抓住肥猫的手问道:“后来呢,后来如何了?”

“后来……后来我总算恢复了几分力气,不就赶忙跑回来了。”肥猫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还想让我跟那个女鬼结识,共同谱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恋曲不成?”

“耶,肥猫你长见识了,居然连惊天地、泣鬼神都懂了。”小灰惊诧,抓住他的胖脸一阵揉捏道:“你真的还是肥猫吗,不会是被哪个野鬼附身了吧?”

(2007-08-29 01:26:28)

(本人笔名无心娶你,本书首发于起点、幻剑、17K及我本地的某论坛,特此说明)

 

序章  有间当铺

   

长夜无风,厚重的云层遮掩住了天上的明月,浓浓的迷雾无声无息地在黑暗中弥漫开来,笼罩着这座无名的小城。临近三更,连更夫的吆喝声也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风干物燥,小心火烛咧……”更夫敲着邦子,心里咒骂着这见鬼的天气、这见鬼的工作,以至于开始怨恨起所有躺在温暖被窝中熟睡的人们。“怎么我偏偏就那么倒霉啊?”

一只黑猫被他的 ...

(2007-08-23 21:32:04)

 

 

午夜十二点整,我静静坐在小巷肮脏的阶梯上,叼着烟,默默看着对面闪耀的霓虹灯光。

烟草的香味在黑暗中静静弥漫,看不见那徐徐上升的烟雾,只有香烟顶端微微的一点红光在闪动,甚至没办法耀亮我的脸。我嘴角挂上微笑,心里却禁不住有些惆怅。

又一天过去了,时光埋葬了我的青春和所有快乐,我甚至没办法回忆起我曾经经历了一些什么。如果有回忆,我也不至于落寞得只能在黑暗中抽烟。

对面,霓虹灯光下的门打开了,喧哗的声浪从门缝中一泄而出,笼罩着走出的那个纤细身影。半醉的女子,扶着腰,皱着眉,踉踉跄跄地走出,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朝里面挥了挥手。

门 ...

(2007-04-29 18:57:22)

 

 

听说,狼在受伤的时候,会躲在黑暗当中,慢慢地用舌头舔食自己的伤口,直至它痊愈。

我不是狼,因此也并不晓得它在黑暗中独自舔着自己的伤口的时候会不会痛。

只是觉得那种万籁俱静的时刻,一个人躲在黑暗中,任由伤口的疼痛淹没全身的感觉,一定很孤单……孤单得感觉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剩下一个懒惰得不想再动弹的自己,静静地趴在地上,任由思绪横飞,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什么都不在乎,哪怕世界在下一秒毁灭,也不会比此刻更清冷。

宁静的月夜下,受了伤的狼,当孤单得无法忍受的时候,也会站在断崖,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下,仰天发出凄厉的长啸吧。

265 阅读  ┆ 2 评论 
(2007-04-26 19:29:57)

 

 

光阴是妖怪!

如果一个女人十岁长成十六岁的模样,大家会夸她发育得好。

如果一个女人十六岁长十六岁的模样,大家会夸她芳华正茂。

如果一个女人二十四岁还是十六岁的模样,大家会夸她青春常驻。

如果一个女人三十岁了还是保持十六岁的模样,大家表面上会夸她保养得好,心里恐怕都会骂她是妖怪了。

其实光阴不是妖怪,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有很多时间的女人而已。

闲暇的时候,她也会和普通的女人 ...

(2007-04-26 19:28:47)
    “繁华色彩光影 谁不为它迷倒 笑眼泪光看自己 感觉有些寂寥”   一 耀眼的灯光下,我一个人站在夺目的舞台。 台下的观众鸦雀无声,眼睁睁看着我将锋利的短剑插入自己的胸口。  原来,伤到心的感觉,只是寒冷和刺痛而已。  鲜血泉涌一般从我的伤口倾泻,我微笑,轻轻倒在一直陪伴着我的圆球。眼睛有些湿润,冲破了厚厚的迷彩,慢慢在我麻木的脸上划出一道道的斑驳。 我浑身抽缩着,迷失在死亡的快感当中 不知道谁起的头,观众们哄然大笑,然后鼓掌。 “你看他装死的样子,好好笑……” 舞台上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她。 我勉力抬头,搜寻她的身影。 却看到她幸福倚在别人的怀中。 我不舍,咽气,迷离的眼神中,只看到一只叫“自己”的猴子,泪流满面扑向我。   二 我是一个小丑,穿着宽大的戏服,戴着滑稽的帽子,表演在人生的舞台上,脸上厚厚的迷彩遮掩了我所有的表情,谁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除了它。 它是一只秃头的猴子,浑身乱糟糟的毛,每天跟在流浪的马戏团之后,捡着别人遗弃的一切,并乐此不彼。 每个人都喜欢逗它,常常用一只吃剩的香蕉把它引诱到身前,然后无情的扇打它的脸,并以此为乐。 它却只懂得傻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