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美丽的南方

个人资料
个人简介
我喜欢写作,因为她是自己心灵的诉说,使大自然的美得以升华。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589179
  • 本日访问数: 634
  • 昨日访问数: 2736
  • 本周访问数: 634
更多
博文
(2016-09-04 07:32:33)
标签:

左江游,后记

分类:左江红色游
 

    我不是诗人,也算不上是个学者,我知道我写的这些东西尚未到达发表的水平,我只有在自已的博客上写写罢了。过去我也写一些短小的散文拿去发表,但那太吃精力了,改了又改才能达到发表水平,而在博客上写就不一样,不用费心机,想写就写,随手便作,管他对错,想到那就写到那,管他有无人在阅看,仅当作是日记罢了。

    我常常在想,温一壶茶,暖人生无常,看一程山色,采一朵路边野花,在山重水复下,在苒苒时光中,在寂静流年里,喝一杯酒,吃一块肉,在业余时间里,借时空博客之地,用我真情的手指在电脑键盆上写意人生,舒发自我。

    我努力想使散文和游记合二为一,形成一种不同他人的形式和风格,就是这样自觉不自觉地累积在《左江红色游》的案头,呈现在时空博客好友们的眼前。不管是否如意,我坚信,我的文字是从我的灵魂里流出来的,我只忠实于我灵魂的指引,做一个忠诚的记录者。

    我推崇心灵自由,我希望记录心灵颤动的瞬间,我写这些文字的过程,时而激动,时而痛 ...

(2016-09-03 05:49:23)
标签:

不是,后记

分类:左江红色游
 

    我认识夏丽在我看来相当的偶然,可对于她来说则是一个预谋。我开有一个律师事务所,她是一位来访者,常来所里免费询问一些法律上的问题。渐渐的,就有了一些印象。她不属于特别娇艳那一类的,甚至很少化妆,但眼睛很亮,大大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偶尔,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落腮胡须的男人会与她一同进来。男人戴一幅眼镜,说话的语言更多地与历史和哲学的范畴之内,对于法律鲜有例外。后来,听夏丽讲,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叫农忠,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农忠来所里的次数很有限,显然,我这个律师事务所并不符合他的胃口。在这里,他多半是履行自己的义务陪伴夏丽。

    当然,在所里我有六个大书柜,除了一些法律书外,大量收藏有不少的文学书之类。有一天,她突然问我有没有食指的诗集?我摇了摇头。“不过,在我自己的藏书中,有一本选集,好像包括这个人。”

    “能借给我看看吗?”她显得很兴奋,笑了。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她的笑脸,仿佛天幕打开了,哗地一下,那 ...

(2016-09-02 07:42:38)
标签:

思念,分手

分类:左江红色游
 

    吃过早餐,按此次出游的计划,原定还要去百色,然后下田阳、田东,平果、隆安龙虎山逛游,这样转游一圈后再回南宁的,但现在只因为此次出游的主角夏丽已不告而别,这场戏已无法再演下去了,也已经没有了意义。那么,相遇了,是不是就意味着离别就不远了?聚和散,本来就是亲如一家。如果说,时间会改变最初的美好,我只愿,定格在初见的那一秒,如果说,曾经的相遇已成殇,我只愿,记取最初的模样。

    从开始出游时是成双成对,还戏称两对狗男女,而现在,只有三人了,唯有打道回南宁了。上了车,还是习惯性的由李长安开车,懂吉莉坐在附室,我一个人独坐在车后座里,十多天来,习惯了有夏丽坐在旁边陪伴,现在已不见伊人,顿觉心中空虚如没了主骨,胡乱翻开手机,看着一些些的字词,心中微然平和,悠然地被记起也是一种温暖。

    但那虚脱了的心,困顿的脑海眩晕不休,使胃里涌动着暗流,急叫停车,最终在踏下车的刹那,于路旁耗尽了力气呕吐,犹如挖空了的躯体,瞬间地 ...

(2016-09-01 08:34:47)
 

    早晨起来,一个抬头间,殷红的朝霞浸染了东方的天空,茫茫的大地,依旧沉浸在沉沉的夜色之中。窗外,已是红云纵横,或许是因为自己喜欢晚霞多一些,落霞似乎更加深沉而令人眷恋,而朝霞总给人脆弱单薄的感觉。但是其实细想起来,朝霞、落日视觉上的差异并不大,也许是因为落霞之后的黑夜更让人思绪纷飞的原故,抑或是因为喜欢李清照的那句“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罢了。

    当第一缕晨光拂过窗台时,放在床的手机闪烁着,打开信息栏才知道,夏丽已是不告而别,留给我的只是“我走了,不用找我,不要再见!”。终于还是到了久远疏离的离别,朝霞飞舞长空之际,一路西来,到此时才惊觉,别离如浓的此后,便是思念的来临了,想过了这么久,期许了那么远,终于可以渐渐回归到孤独的平静了。

    于是,走到窗台前,守着这朝霞,凝视着楼宇缝隙的这一小片天空,山间那边是万籁俱寂的黎明,轻轻吹过的清风,世间万物,此时此刻,似乎唯我而已。一瞬 ...

(2016-09-01 08:25:29)
 

    回到清水湾宾馆的住房,夏丽马上勾住我的脖子,我们用尽全身力气吻在了一起。夏丽边吻边落泪,仍如草地上的那晚。激吻过后,夏丽在我耳边哽咽着说道:“我要让你知道,至少到今天为止,除了我老公外,我还没有和别的男人好上,我只有你。”

    我一阵止也止不住的感动,狂吻夏丽的眼,夏丽的耳,夏丽的脖,夏丽很动情,在我吻她时,她哭着一字一字地说:“认识你的第一天,我就是要等着有这样的机会,我终于还是等到了。”

    我知道自已是见一个美女就爱上一个的人,现在,面对此情,我又差点要脱口而出:“我要和你到永远。”但话到嘴边我突然想起,我们双方都是有了家的人了,到不得不分手时再分手。是啊,今晚就是不得不分手的时候。虽然夏丽说等我,但这是夏丽在今晚这种特定场合下说的话,就象那晚与小晓的拉钩,人不可能永远都保存着在特定场合下这么强烈的感动的。那么过了这种时候,一切又如故了。

    因此如果非常明智地让爱结束在走到最美的时候,而不是让爱结束在两个人感觉消失贻尽的时候,那么这份爱就是最弥足珍贵的。现在再去理解小晓 ...

 

    吃过晚餐,夕阳西沉,黄昏将至,远处的山和眼前的鉴河已染上橙红的色彩,宛若披着一件绚丽神秘的轻纱。李长安与懂吉莉早早上街玩去了,我和夏丽在清水湾宾馆的后院里,沐浴着晚霞的光辉,踏着松软的草滩,伴着鉴河哗哗的歌唱,依依不舍地向河岸上走去。远处,烟雾、人群、灯火一切熟悉而又陌生,改变的是不同的脸颊,不变的是眼望所景。

    远处,些亮的夕光仍在山间留恋,街上已闪烁了灯光,寻思着不知是城区的亮些,还是厂区的亮些。万家的灯火,有什么人住在里面?也许是相濡以沫的老夫妻?或者是和睦的一家三口?还是新婚的燕尔?他们一定在说着关于家的话题,演绎着德保这个小山城的喜忧故事吧。

    夜还未沉,街上的行人稀少,是人们还沉醉在这晚餐当中?只有路灯执著地透着朦胧的光。远处有小儿夜啼声传来,隐隐听到母亲安抚的呢喃,旋即一切又恢复了宁静。此时此刻,静谧,安适是属于德保这小山城的,接着,难道便是进入了小山城的梦乡?那梦境也 ...

(2016-08-30 05:49:46)
 

    我们看过了油菜花,听说附近就有德保矮马场,夏丽最是积极,她很喜欢美术和喜爱动物,所以,她说一定要去矮马场骑矮马,拍照下来,回去给她看,让她长长见识。这事没得商量,我们只能照办,问清了道路,便驱车去矮马养殖场看德保矮马。此时,天空阳光灿烂无比,道路两旁的绿树在微风中婆娑起舞。

    去矮马养殖场的路我们都不熟悉,又是乡村土路,幸好一路上都有人在路上行走,每到一个叉路,我们都停车问路。乡间土路的路况非常不好,坐在车里一路颠簸,象摇元宵一样。因我长期坐办公室,颈椎和腰椎都有些毛病,这一路又经受一场大考,好在有时可以停车下车拍照,舒缓片刻。

    汽车载着我们在土山路上行驶了半小时左右,过了一个山坡,眼前便豁然开朗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河塘绿地波荡漾,阳光下那河塘水波明晃晃的有几分耀眼,而那些绿地像一块绿色的布匹上穿了无数条银线,那银线不停地蠕动着,把一片绿莹莹的河塘映射地闪闪发亮了。

    这条路从绿地穿过,我们行 ...

 

    参加完节日庆祝活动后,我们四人回到清水湾宾馆,据说还有举行油菜花敬酒节,问得路来就驱车往山外赶,去参加油菜花敬酒节去。驶出出了德保县城,远处,青绿青绿的山丘蜿蜒起伏,如碧海中的波浪,轻轻地泛着涟漪。山路白亮而又纤细。宛如少女脖颈上的丝巾,随风摇曳,曲曲折折,时隐时现,飘在群山中间。 

    太阳把它的光辉泻满山谷,群山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绿得发亮、绿得晶莹,绿在流淌。钻山的汽车,此时,变得只有小黑豆那么大,有节奏地在山腰跳跃,恰似一个个音符,演奏者生命的赞歌。
    下了山,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子,村子一旁是一条小溪,路边是桃,溪边是垂柳,沐浴在在光里,显得格外精神。一片片心形,条形的叶片,挨挨挤挤,尽情舒展每根筋脉,接受阳光的洗礼。叶片中藏有玛瑙球大的小青桃。也许是害羞,也许是怕人伤害它,紧紧地躲在绿叶下面。积蓄力量。时而,也会偷偷地触摸一下阳光的羽翼。很快,又将自己嫩嫩的,小小的身体隐了起来。
    和青果在一起的还有小鸟。一 ...

(2016-08-28 06:29:26)
 

    在街道 上,各支巡游的队伍继续向前行去,看矮马队太柔情似水了,只适合那些小一样的人儿,在如银的月光下,伴着涓涓流水,曼妙起舞,婀娜多姿的身影配合着矮马的柔情蜜意。这使我想到那凤阳花鼓是那小家碧玉般的女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举手投足间舞得风情万种了;而那安塞腰鼓,则是在厚重的黄土高原上,擂出了惊天动地的气势,可谓豪迈了,但似乎缺少些丰富多彩的韵味。

    只有在德保的这片土地上,山高林密、风硬水冷、阳光强烈、山花烂漫、景色迷人。这片土地上,适合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的唱山歌,狂放不羁的舞蹈,这片土地只能催生这花鼓舞了。“扬帆起航,大地歌如海。花鼓是花,花鼓是舞,花鼓跳起来!”

    一队队舞者忘我的舞着。她们边舞边行,她们是在前进,更是在跋涉。我仿佛看到了无数的村民,高举着火把,紧握着长刀,神情冷峻,在崇山峻岭间艰难前行。迁徙的道路是如此坎坷崎岖。他们舞动火把,驱走黑暗与寂寞;他们挥动长刀,披荆斩棘,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他们逐野兽而狩猎,遇敌情而征战,见山果而采集。 ...

(2016-08-27 06:25:05)
 
    在这边的街头上,舞龙队尚未走远,花鼓队早已踏歌起舞。     “扬帆起航,大地歌如海。花鼓是花,花鼓是舞,花鼓跳起来!”     这一队白衣白裤的女子,缓缓的向我们走来。他们以“穿花过街调”作为序幕,边行边舞。看,行进中,两列舞者不停地相对交换位置,边向前行,边相对穿梭作穿花飞舞。不急不缓、不慌不忙。白毛巾挥起来,红鼓槌擂下去。脚上花样舞出来。勾、点、跺、顿、对、颠、引、别、颤、划……如行云流水,潇洒飘逸,舒展大方。她们齐齐拜向四方,齐齐拜谢宾客。     站在土掌房顶上正用连杆打豆子的大婶瞧见了,挥挥手,憨憨的笑笑;蹲在屋角,吸着水烟筒的阿叔见到了,用力点点头,“哟嗬嗬嗬”吼一嗓子;牛肉汤锅店里,敞开怀喝酒的阿哥望见了,举起酒碗:“来,来!喝一碗!”酒不醉人人先醉了。     一曲跳罢,这一群女子身上丝毫不见疲倦。看那边,再远一点,那些红衣的蓝衣的女子,又有哪一个流露丝毫的倦意?又有哪一个不是容光焕发?姣好的容颜、健美的体型,灵巧的动作,优美的舞姿,妥帖的衣裳,洋溢的青春气息,怎一个迷人了得!     她们匀速击打着花鼓,缓缓地前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