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流年记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1224
  • 本日访问数: 6
  • 昨日访问数: 34
  • 本周访问数: 6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2015-06-24 07:10:19)
那一次,聚会请来了一位叫“信游者”的作者,携新出版的散文集而来,他读了一篇关于鼓浪屿的散文,还有一首名为《岛与海》的诗:

诚然所愿,

你日日夜夜抚触我的脸庞

随着月亮的盈亏

387 阅读  ┆ 0 评论 
(2015-01-10 22:24:51)

越过山丘

周六的早上,还没醒,被响了很长时间的电话铃声催起。意识迷糊,听朋友的诉求,不论什么要求,我本能地都说“嗯”。断线后转回卧室刚躺下,心神还没松弛下来,又有几声口哨传出,只好懒洋洋地起身穿衣,转进隔壁工作室拿起手机,是朋友发来的资料,他急着要一个城市雕塑上的亮化图案设计图,今天就要完成。

没办法,这个周末,还是要早起工作。幸好下了整天的雨。理所当然的,只能在家工作。

我一直是没有周末的,过去花在赶路去上班的两个小时,如今也用来工作。没完没了的事,像南方的雨,总是抱怨时间仓促,同样也感叹工作了太久。

回头看,才觉画画这件事我已干了大半年。画了一百多页的日系少女漫画铅笔稿,没勇气投入时间金钱去制作,存着,今后再说吧。然后又做了一个恋爱绘本,正绞尽脑汁上色彩,奋战了一周,疲惫不堪。今天赶 ...

(2014-12-11 15:37:11)

堂姐来新家小住,陪她在客厅里聊天。我指着大书架右边的一叠书说,那是我写的。她很惊讶,我走过去随手抽出一本给她,“送你。”她如获珍宝地用手里的纸巾擦拭塑料膜上的灰尘,赞叹道,“没想到我阿妹还这么有文化。”端详了一会手里的书后,她发出疑问,“怎么上面没你的名字。”我莞尔,“我不要名,只要稿费,养活这间房子。”堂姐笑呵呵地,仿佛弄懂了,但我相信她能理解的不过是谋生层面上的关系。

其实,写作这件小事再简单不过了,简单到我靠它糊口,过着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没高尚到哪里去,更无处炫耀。曾经我对写作的期望,仅仅停留在名利层面上,站在门外的人,基本靠想象去认识屋子里的形态,跨进去后,才有感受上的真正总结。

门里门外,一步之遥,结果迥然不同。想象力丰富了我们的世界,这是真话。

如今,一天天度过曾想象的生活,亲眼目睹梦想与现实的 ...

(2014-11-29 08:28:22)


很久不上博客了,确切地说,是很久不用笔记本电脑上网,记得上次启动的时间,大约在一个月之前。在这个智能手机席卷的时代,我毫不恋旧地享受着科技便利,每天对网络的依赖,仅限浏览手机左上方弹出的信息提示,开始时还每天逛几次“朋友圈”,最近是几天逛一次,往后会如何发展,未知,亦不必多知。

人生可谓无常,无常于人会病死,钱财易失。混混人物,一向是生不觉,死不知,都看透了,那就真是到了最后。

生活,没有谁是别人想象的那样幸福与不幸,冷暖自知,知了,心就定了。

到了今年,我的生活,已在大隐于市的深巷里渐去渐远,背影模糊。而他,却在我曾经的宏光大道上蹈海踏浪,站在风头浪尖处的心境与状态无须多问,滋味都一样。不一样的在于欢喜与否,适不适合自己,是否如愿。愿望的圆满是最重要的。

(2014-06-24 18:45:05)

曾经恳切期盼的房子装修好了,曾在脑海中假设的蓝沙发绿窗帘的客厅,如今也住进来了。新家新环境,在新的生活中我却苦闷异常。这大半年来,我所有的记忆似乎都是在装修,工作平淡前进,称不上不顺或者说顺利。昨天听说《一千夜狂想恋》过出版选题了,想着纸质书的模样,还是有几分欣然。可是,心情依旧苦闷,在新居洁白如玉的白墙面前,总感到一种抑郁不解的烦气堵在胸口。

乔迁已半个月,觉得这新居新生活并没给自己带来多少快乐,反而是深重的心理压力,更多更密的绝望,让我感到了许多幻灭,起了许多疑心。大概是自己的问题吧,抑或是在后悔,后悔当初不该将自己置身于繁重的家庭关系中,单纯直率的自己,根本不是权衡这些的高手。

后悔自己亲手装修这套房子,太过倾注,因此见不得他人的涂毒。

人世间这庸常的生活,无非是鸡毛蒜皮,汤汤水水的事。生活啊生活,曾经的生活并不亏待过自己,只是我总有汪峰式的文人苦闷和质疑者的绝望。我怀疑着那些忐忑的未来,怀疑着生活本质的幸福,预测到了那些潜伏于欢笑中的危机,我怎么有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像腐肉似地慢慢恶化,作为 ...

(2014-03-31 12:10:44)
今天是《一千夜狂想恋》上架豆瓣的日子,有点高兴。不过,渐而转向了失望。说不清这种心情,矛盾之中交加着一种腻烦味儿。大概是今天睡不够的原因吧,折腾的房子装修,盼望至老,才等到了能够在这个世间定居,结束身无定所的生活的时候,也恰恰是这种时候,才真正地了解身处的一座城,看透祖辈无法摆脱的这整个社会。作品上架豆瓣,豆瓣网给了一些兑换号,相当是出版社给样书的类似形式,主要是发给朋友兑换作品收费,免费阅读的。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孤独,难以置信,自己能送出去的兑换号,真是好少好少。离开职场至今,半年未到,我却感到心已远,曾经站在社会的主流,我为那涛声而彷徨。急流勇退后,日子是温和惬意的,我曾为自己日益强健的身体和不断丰富的学识而欣慰,但是,我这才发现,自己正沉入泥潭深处,在密不透风的单调生活中不被关注,不被记得。这种孤绝感可怕吗?或许我并不需要热闹,不要运作,不要推广,只是像苔藓一样,有一个角落能在光合作用之下,宁静地生长与死亡。《一千夜狂想恋》是我个人的突破之作,也是一部最贴近自己心性喜好的作品。说的是一个博览群书的女博士如何用自身的哲学思想去理解爱情的故事。故事选材没多少标新立异,文 ...
(2014-02-08 11:18:28)

太久没用电脑了。今天开工文字工作,细心地将桌面擦拭一番,这靠在床头的一角,居然像陈年相片一般尘土泛黄,仿佛我那转眼就相隔六年多没住过的童年卧室,今年回家决定小住,让我花了两个多小时清扫,才勉强住下。

这个马年,和家人看冯小刚品牌的春晚,我却困得想打瞌睡,能留到次日的记忆只有这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其实,我已很少听华语音乐,曾疯狂喜欢韦伯的歌剧而在繁杂中挤出一点空隙复习英语。我想,之所以喜欢这首歌,大概是那大制作的钢琴弦乐(中国爱乐乐团配的)编曲吧。

嗯,想想时间都去哪儿了,指甲都长了。修剪时,数数日子,居然有大半个月没使用电脑。光阴飞逝,当我觉得有许多事可以做时,不再有儿时盼望长大的漫漫,而是无尽的感叹和压迫,甚至害怕天黑,午夜过后,就要在闭眼和睁眼的瞬间失去一天了。

下电脑的这大半个月我只在做两件事,一是阅读关于李叔同的书,二是完成《李清照绘本》。绘本策划得十分庞大,尽管心无旁骛,按现在的速度,也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制作完毕。时隔十多年不动笔,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就连透视都是一件老大难,却成了我这段时 ...

(2014-01-14 22:18:38)

阶段性地完成了文字任务之后的这两天,我画了三幅画。

这种闲来无事就画画的感觉,像自己的童年和少年。在给朋友的信中我写道:感谢命运,有给了我像小时候那样,用很漫长的时间在白纸上涂涂改改。

距离我最后一次动画笔,已经13年了。未完成的油画还放在父母家的卧室里,作画用的木质矮凳还在,颜料板上风干的颜料在厚厚的灰尘中探脑袋,仿佛是春日田野里的花蕾嫩芽,默默地等人来收拾。谁能想到,作画者起身离开,一去就是13年。

突然发现自己老了。时光把我送入另外一个境界,年轻时热衷的东西越来越少,就像越穿越矮的鞋跟。活力在日渐减退,已不再渴望远行,开始喜欢与父母居住。玩性被泯灭,对外界毫无幻想,就连青春小说都写不下去了。一次,去见从外地回来发展的朋友,她说,“过去你可是白衣红裤黑高跟的,现在却一条运动裤加跑鞋和灰色卫衣来见我,头发还短成这样。”

年轻时内心空洞,需要靠外在美去引人注意,花样年华,人生中最美的时刻让自己尽可能美,是应当的。而今,我对美的追求已转至心灵,需要努力的不再是时髦的发型和艳丽的衣裙,而 ...

(2013-10-28 09:51:03)

《爱在春彼岸》封面早在上周已出炉,前后推翻了三次,这个封面总算是获得了我的首肯。出版编辑说,11月底就开始全国发行,出售。

原本想给封面画插图的。忙是一个问题,还有,我不想用可以完成1万字的时间,再去摸索早被时光遗忘的绘画技能。

不过,在我的不断强调之下,出来的封面尚算他们所出的书籍中的不俗之作了。小小封面,大大学问,很多经典都难以理解,却可能带来令人惊叹的神话。不过,书好与不好,可不能单品华丽外表而盖棺定论,人美在灵魂,这算是市侩社会对于自我层次的追求吧。

《爱在春彼岸》是一部纯爱小说。其中糅合了职场、商战、私募等时代元素。说的是具有绘画天赋的蓝水悦因一场荷塘邂逅,进入了黎景明的装潢公司,并在工作的接触中,抛开所有,勇敢而大胆地爱上他——并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背负着深深家族仇恨,家道中落的贵族男子,惨遭堂兄迫害,代表着他的精神象征的装潢公司被朋友出卖,破坏,摧毁,直到送上拍卖会,又怎么一步步地腐朽化作神奇,春暖花开。

我挺喜欢封面文案说的:面对一份要等待十二年的爱情,你将如何抉择?

(2013-09-29 21:22:00)
一个人,能靠文字谋生是上天的恩赐。 小说《爱在春彼岸》实体版十一月初就要上架了。《他给了明媚》选题大纲获得编辑喝彩,假如自己想在一年内出3本小说,这个市场应该可以接纳的。此外,还陆续接了不少可以维持生计的活儿,如此规划,确保整年的收入基本没多大问题。 眼下,要辞掉工作坐家写字了。担忧的是,习惯朝九晚五的我,是否能在自我约束中保持一种良态,不过劳,也不懒惰,并且适应没有恒温设备的春夏秋冬。 其实,并非初次全职写作。去年带病完成了《妖娆》,今年七月在应聘缝隙,完成了《春彼岸》,而今,我看到了命运的召唤:它赐予一个机会,让我有缘躲在文字世界的纯白宁静里生活。 文字于我,不过是一种生活,相信它适合我,我了解它,彼此能相照安生。而今,我有些欣慰,并暗暗感动,因为,对比别人,我是幸运的。 这个世间,太多热爱文字的人,谁都希望能过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可是,曾经的我,还不是心怀渴望而不可及的矛盾以及无奈现实残酷的心情,在策划圈里走了一年又一年。 每每对人说起自己的职业,我张口就说,“做了七年。”,其实,内心并不骄傲,而是耻辱,甚至感到投来的目光焦灼。不是说这七年不好,这份工作确实给够了衣食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6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