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流年记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5811
  • 本日访问数: 4
  • 昨日访问数: 34
  • 本周访问数: 141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隐于市

(2014-12-11 15:37:11)

堂姐来新家小住,陪她在客厅里聊天。我指着大书架右边的一叠书说,那是我写的。她很惊讶,我走过去随手抽出一本给她,“送你。”她如获珍宝地用手里的纸巾擦拭塑料膜上的灰尘,赞叹道,“没想到我阿妹还这么有文化。”端详了一会手里的书后,她发出疑问,“怎么上面没你的名字。”我莞尔,“我不要名,只要稿费,养活这间房子。”堂姐笑呵呵地,仿佛弄懂了,但我相信她能理解的不过是谋生层面上的关系。

其实,写作这件小事再简单不过了,简单到我靠它糊口,过着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没高尚到哪里去,更无处炫耀。曾经我对写作的期望,仅仅停留在名利层面上,站在门外的人,基本靠想象去认识屋子里的形态,跨进去后,才有感受上的真正总结。

门里门外,一步之遥,结果迥然不同。想象力丰富了我们的世界,这是真话。

如今,一天天度过曾想象的生活,亲眼目睹梦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并不失望,反而沉静且甘愿,也不沉堕,自暴自弃。每天都在写,笔记本电脑日益衰老,每敲出一个字,都是它向完成使命多走近一步。然而,外界并没有我的声音,甚至连博客都少现新作,就算某杂志正在转载我的作品,也被其他人名顶替掉光辉。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世界将把我遗忘,就像《诗经》里三百零五位作者那样,湮没于历史的泱泱长河里,默默终年。

生命之状态,多半的默默啊,假如我们会无比珍视生命。永垂不朽者,如屈子,以壮烈的悲剧结束的故事多永恒。可我无比爱自己和家人,恋世会让人变懦弱,因此,有些作品按住不敢发布,有些话不能说,牢骚满腹,也只能在房间里骂,“我靠!”

世不清,何以独清?很多人都在装浑浊,我也只好如此。世道无君子,自恃君子是桩亏本生意,只会招来笑骂。何必又何必,以悲痛之果拼他个青天白日?

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古时人有山林旷野可隐藏,现代,无产者,只好就地取材地消失于城市的繁华中,劳作一天,有一天收成,饱暖一天。

人生不过如此,生活,其实就是从生到死之间的一段时间。衡量之好坏的,不在于后世记得你多少,而是你记得的悲欣有多少。

懂得了,心就定了。不抱怨,不哀叹,他们都理解的,自己何必愤慨?

老者滔滔语,言罢转身去,门关起来,就不要多问了。忘与不忘,只是他人一念,存或无存,惟自己懂,展开双掌看看,就懂了。

此去归来,路漫漫其修远兮。不得之,无需上下求索。得了,自喜,对天作揖。不惧孤独者,无敌。这就是修行。

我的修行路还远,不急,莫慌。市大若空,愈繁华愈空,空到身轻心静无一事。蓬头散步在车来车往中,我不看人,何见人笑我?全不在乎。

 

阅读 (1287) 评论 (1)
微澜紫荆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