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流年记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9291
  • 本日访问数: 7
  • 昨日访问数: 21
  • 本周访问数: 235
更多
友情链接
好友
博文
(2013-07-30 13:36:47)

心有些乱,不知该在博文里说些什么,在这貌似松闲的时段里。

自从09年发轫至今,初次停掉小说创作。感觉有点不习惯,就像个突然卸下枷锁的牢徒,身体缺少了某些重量,所以步伐有些失衡。

定居的第三年,日益相信生活的残酷更易让理想偏移。回想安守的愿望,还不是想有一张像样的办公桌和台式电脑,安静地在恒温的空间里打字吗?

可是,现实总是让人顾此失彼。

偶进友人的空间,看他始终那么潇洒而惆怅的文字,不免会想起过去的自己。

曾经,这里不也是开着忧伤的花朵吗?这里的每个字都沾染着漂泊路上的风尘,每一段情怀都散发着相聚离散的光泽,每一丝哀愁,都因为内心的恐惧,生怕有一天双脚无法着地,自己却已老 ...

(2013-06-10 12:28:58)

拟此题,自觉过大了。不过,作为膜拜于文学殿堂的我,却一直在深思这个课题。

五月中旬,我的《春彼岸》过出版社选题了。签协议时,我记得这是第三次了,前两次因各种原因夭折,突然对现实起了疑心,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是否这份庄严的协议,又因种种客观问题而无疾而终。

五月下旬,出版人告诉我,与《春彼岸》入选的同批小说选题都被新闻署否了,说是反三俗,该出版社的不少网文小说,如《爵爷宠妃》、《总裁你看过来》,《你好萌妻》等等小说均要下架。并且还要求更改笔名,不能使用貌似网络写手的名字。

这么说来,微澜紫荆这个笔名不能用了,《春彼岸》要异军突起,还是需要修改,之前的5万字,兴许也不能要了,等于重头再来。

说实话,我挺佩服中国的市场形态和上级监管,也不知道从何时起,纸质小说会走出今天这 ...

因为种种关系,与贵州思南县的文联主席相识,所以,我的《白鹭洲》被传到他手上。

上星期六,在心情欠佳的时刻,我收到了样刊,由于网络发图太占时间,在此,就不以图示众了。

能在这本文学季刊上发表,也没多少炫耀之喜,所以还愿意为他们创作散文,是因为我在这个小县城的文学圈里找到了一丝寄托。同样,也希望能有一天,得到这些擅长纯文学的晚辈们认可,赞许我所走的道路,支持我那摇摇欲坠的文学信仰,鼓励我要坚强与勇敢。如我这般孤军奋战已久的人,太需要一场人间烟火的依偎了。

在文学这条路上,往下我要去往的地方,也许是孤峰,很可能会有无尽的孤寂和否定将我阻拦。亦越加抱怨这个虚构类书籍的低俗氛围,无法理解出版编辑们如何看待《公子,求拖走》《狡夫钓上萌逃妻》《呆呆逃妻入瓮记》《好总裁坏爱情》,为何出版编辑们非要用网络流行风去定位纸质书籍阅读群体的品味,难道他们不知道当当网排名前十位的小说几乎是国外译本?就连日本当下的流行小说都胜过这些“总裁”“王爷”“逃妻”剧?

相信他们会比我这个业余小说写作者对 ...

(2013-04-27 20:18:30)

今夜,实在没有心情干活,虽然我觉得,这晚上有限的时间该用在修整稿件上。

这几天,都没去小说阅读网更新《爱在春彼岸》,三年前从网络作家的定位走下来,因各种原因和朋友的建议,再走回去,最终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我所出产的作品根本不适合网络运作。

昨天,朋友告诉我,他将几次异稿的《北京妖娆》发给魔铁了,我心里依旧在担忧,怕的不是这反复修改了几十遍、研磨了将近三年时间的作品再次被编辑忽视,而是这残酷的现实再次磨灭我对这个写作大环境的期望与信任。

手上在创作的一部打算向日本小说致敬的青春悬疑小说,今天竟然创作了一千字,不管大环境如何,我希望能够坚持下去,完成这为数不多的17万字。因为对原创类书籍的极度失望,我都不能将晚上的两个小时规划去写这种东西,而是被排挤在公司午间休息前的半小时。对不起,并非 ...

(2011-05-19 18:38:03)

火车刚驰入省界,纵晴的天空便暗下来。厚实的云层像浸满墨污的棉花,沉郁,晦涩,却有轻软的质感,随时都会落下声息来。时间渐进,地域更深,越靠近故乡就越能感觉到那一股股水汽风浪般涌来,正在侵蚀人的皮肤,感官,心灵,记忆。面前的车窗朦上了轻薄薄的雾气,用手去擦,划下一条缝,点破一个口,看到那斜飘的水痕整齐地挂在玻璃背面,风景迅疾,印象永存。身边有活泼的女孩在惊笑:爸爸,你看,下雨了。这是一个人久别重逢的南方雨。

在杨梅季节回南方,连绵雨天,天地阴潮,没有节制。枕着淅沥雨声入睡,醒来时,天色未清,人声寂静,唯有窗外滴答作响的雨声,像梦中遥远的风铃,这般轻灵,飘渺,幻色,只来自直觉。皮肤和被褥湿湿的,身骨和心情懒懒的,犹如童年时光中的无数个雨天,每个细节都充盈着生命蓬勃的气息。又见年岁倒流,记忆倒影,往事在同一个时间地点中复制,像胶片影像那样一张张地回放。仍旧还那是那个女童,她回答父亲:爸,我还想睡。多么适 ...

《山楂树之恋》的首映式节目朋友去了,回来第一感叹是:久经名利场的我们竟然没有一段爱情值得怀念。她说,我们的爱都被那些男人给折腾得遍体鳞伤,连回忆都不屑。静秋很幸运,能遇到一个温柔真挚的男人,即使爱随着生命的消逝没有了延续,至少还留有一份爱在心中化作净土甘露,可以10年,20年,30年地纪念,毕生怀念。

影片我一直没有去追踪,但,看过老谋子的《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后,相信他能把乡土影片诠释得很完美,徒然也认为,乡土影片才是他的强项。周冬雨的清纯确实很透彻,演老三的演员我很喜欢,他的笑容是众多男人所没有的。然后,能提起我对《山楂树之恋》兴趣的却是ST上网友公布在首映式上陈楚生演唱的《山楂花》,猛然发觉他已经脱离了快男的青涩,有了强大感染力的气质和唱功。艾米能把这样简单的故事叙述得如此感人靠的是功力和真实性,而众多艺人的深情演绎能把这么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捧上了至高境界,给这个经济至上感情落寞的世界带 ...

(2010-08-13 15:59:34)

任何一颗芽胚都应该长成参天大树,只要它还向往着阳光雨露。

写过的文字像做错的事情,很多时候并不愿意去记得太清楚。可是,我会问自己,是要世界遗忘自己,还是让自己遗忘过去?

现在的每天,都在做重复的事情。每天看太阳西落东起,看时光从春到秋,看柜子里的裙子变成羽绒服再变成裙子,看容颜变了又变,看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如风卷,看一件事情在手心里变成一朵花。

我知道,我已经抓住它了,抓住它……

4个月不更新博客了,这4个月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大约后来的4个月还是在继续做那件事情,其中的悲喜苦累不想说,只知道在继续,直到有一天,我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