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杨柳芳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00076
  • 本日访问数: 7
  • 昨日访问数: 90
  • 本周访问数: 15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路的尽头

(2015-07-27 15:38:56)
    路的尽头
    杨柳芳

    我的家乡坐落在南方的一个小镇上。
    印象里的小镇既模糊又清晰,仿佛已经记不起它的全貌,依稀记得的是冬日里的风和饭桌上的大头菜。冬日里的风总是无休止地刮着,那“呼呼呼”的嗓音,像极一个步入了更年期的妇女,它怨着,骂着,那气儿似乎能把整个小镇掀个底朝天。晚上入睡时,就算把整个脑袋裹在被子里,也总能听到这风声把屋外的榕树刮得“哗哗”的响。而大头菜呢,算是我们镇上的一大特产吧,别看它像一条丑陋的咸鱼,终日被挂在墙上,或藏进缸里,但吃起来却是格外的香。至少,在我们那些穷得丁当响的日子里,大头菜能使我们手中那碗平淡的饭,增添一抹色彩,虽然这抹色彩暗淡得毫无光彩可言,但,终究是色彩啊!有了色彩,我们的日子过得也算是有点希望的。
    然而,印象最深的还是家门前的那条小路,由一块一块的青石板拼凑而成,路建得窄而粗糙,窄得容不下一辆汽车,糙得能磕断一条腿。那石板大小不一,并且摆放得毫无规律可言,稀稀拉拉的布局,凹凸不平地向远方延伸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好在岁月终是留下了它,使它越发地油亮起来,当然,也沧桑起来了。小路的两旁是居民房,那时的房子是泥和砖彻起来的,配上古老的木门和瓦顶,与这条小路倒是非常的相衬。
    但是,最相衬的还数那镇上的人儿,那时的人儿单纯得有些愚钝,狡猾得也有些愚钝,他们总是穿着灰黑的布衣,夏天踩着暗黄色的塑料凉鞋,冬天踏着军绿色的解放鞋,成日穿梭在这条小路上,他们的手上或肩膀上也总没有闲着的时候。儿时的我,常常喜欢坐在家门前看着这些忙碌的身影,就像看电影一样,他们一会儿消失了,一会儿又出来了,他们的故事永远演不完。你看,这会儿过来一拨人,肩膀上的扁担“依呀依呀”地唱着,扁担下吊着的两个水桶,随着那歌声,一前一后地晃动。又过来一拨人,脊背上背着一捆柴,手里还提着一捆柴,他们步履矫健,把石板路踏得“啪啪啪”的响。最令人不快的要数那些挑粪的人儿了,只要他们一经过,整条石板路上就会弥漫着一股恶臭,而他们似乎也习惯了的,尽管埋着头“胳肢胳肢”地走,也不去管周围的眼光,偶尔走快时,一朵臭粪蹦出来,洒在石板路上,常常引得旁边的住户埋怨:“谁家的,又到处拉屎了啊!”
    再小的路,终究也是给人走的,虽是同一条路,却有不一样的人生。最令我难忘的要数路上的五妈了,五妈大概是四十来岁吧,育有三个儿子,五妈具体长什么模样我也记得不大清楚了,只记得她在小路上演的那一幕就像一出快镜头一般,一闪而过了,而那惊天动地嚎啕声和怒骂声却像慢镜头一样在小路的上空盘旋着,盘旋着。五妈就这样奔向了小路的尽头,然后,纵身一跃,死了。五妈是跳江死的,当时,他的三个儿子在她的身后一边追赶着,一边怒骂着,但五妈没有停下脚步,她一直跑呀跑呀,在狭窄的石板路上,她像一辆失去了控制的自行车,终于奔向了人生的终点。五妈的故事一直流传在石板路上,有人说:“这是五妈自找的,因为她不守妇道。”有人说:“这是她男人害的,因为她男人没本事。”还有人说:“都是那三个儿子造的孽,把五妈逼死了。”
    不管什么原因,小路终究又回归了它的平静,它依旧公平地、毫无怨言地躺在那里,任人们一次又一次地上演着自己的故事。想必,小路也是自豪的吧,倘若没有它,人们的路又该往哪里去呢?于是,小路用它渺小的身躯战战兢兢地把他们引向了那条邕江。是的,路的尽头就是那一条素白的邕江,它如小路一样宁静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不同的是,邕江的上面不再有人的脚步了,它只得自己静静地流淌着,用自己的脚步声告诉人们,嘿,其实我也是一条路呢!但是,镇上人的思想确实是有几分愚钝的,他们就此停止不前了,他们一直认为这里就是路的尽头,他们仅能在这里洗衣、挑水、戏水,还有跳江。这里是生活的终点,亦是生命的终点吧。
    宁静的邕江也会有发脾气的时候,连续的大雨总能使它的脾气暴涨起来,一涨起来,它就不客气了,淹过石阶,漫过石板路,浩浩荡荡地上来了,就挤在人们的家门前,肆意地流淌着。或许,邕江一定是不服气了,估摸着想:只有我亲自上门来请,你们才愿意走我这条路吧。这下子,确实是如了它的愿,邕江水一上来,石板路就热闹起来了,人们淌着水走呀走呀,依旧挑着水、依旧挑着粪、依旧背着柴,不同往时的是,他们的脚步慢下来了,“胳肢声”和“依呀声”没有了,变成了零零碎碎地埋怨声。这暴涨的江水也把小孩儿引来了,大家挤在水里漫步着,折上纸船,放上拖鞋,让它们在水面上游呀游呀,嬉笑声阵阵响起,整条石板路变得热闹非凡。
    生命总是在不断地行走中成长起来的,当石板路渐渐地老去,沉淀成一条极富历史感的风景线时,镇上人的思想也逐渐开窍了,他们不再裹足于路的尽头处,他们买来了小船,开始学会在江面上行走了。有些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学会了捞鱼、捕虾,然后再拿到市场上卖。有些人学会了运输,他们利用邕江这条路,把来镇上赶圩的人们送回到一个又一个地方去,又顺便接来一拨又一拨的人。市场也因此活了起来,因为赶圩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就凭这趋势,市场想不活都难啊,人们的日子想不好起来也都难呀!于是,我们饭碗里的大头菜也逐渐退出了主菜的地位,变成了我们的饭前小菜了,而那冬日的风,尽管依旧喜欢“呼呼”地刮着,但不再是更年期的怨妇了,而是变成了一个热情四溢的小伙。
    看来,那狭窄的石板路是有心思的,尽管它那么不起眼,那么地默默无闻,但它知道路的尽头是暗藏着希望的吧,这就看人们有没有一双慧眼去识别了。你看看,邕江这条路不仅比石板路宽敞,更比石板路优美啊,它两边的山林,层层叠叠地延伸开去,直到与蓝天白云相接,这是一条天路吧。当你延着这条天路走去,你还会发现,南方秀美的小景会次第地向你展现,不仅有秀美的山林,还有秀美的建筑、秀美的人儿、秀美的歌声……夕阳下来时,江面上金光闪闪,宛如披上了一条秀美的金纱,而远处一轮秀美的落日也正深情地望着它,把江上的人们定格成了一道江中之秀。
    路永远是不会停止的,正如那条小小的石板路,亦如这条素雅的邕江,它们不停地向前延伸着,蜿蜒行进着,载着数不尽的脚步,载着数不清的船,也载着数不明的人和事,然后,走向一条又一条的路。原来,路的尽头,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啊!
阅读 (1415) 评论 (3)
文章引用自:杨柳芳,随笔,散文,2015.7.27
yanglfang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3)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