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眼里无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349236
  • 本日访问数: 274
  • 昨日访问数: 486
  • 本周访问数: 760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戴口罩的女邻居

(2018-01-01 21:52:38)

短编小说

戴口罩的女邻居

 (《仙女湖》杂志、《都安文艺》和《武宣文艺》同时选用刊发)

1

 

   “烦死了,吵什么吵?”吼骂声过后,楼道里传来“嘭”的关门声。声音沉闷,像是从空旷的涵洞里传来。那气浪,大得足够把耳屎震飞。一阵晕眩过后,罗敏丢下餐具往外跑。

    大厅里,两个小孩都停下手中的笔。显然,他们也被吓坏了。这两个小孩,一个是罗敏的儿子大程,另一个是大程的同学冼锋。冼锋默不作声。大程见不再有动静后,双眼骨碌地盯着罗敏说,妈妈,戴口罩的女邻居又发癫了。

罗敏急忙用食指竖在嘴中,“嘘”地一声示意他小声一点。

大程不以为然。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他想什么说就什么说,碍不着谁。哪有让小人得志的?大程说,如果不是她搞破坏,又凭什么大吼大叫,真是有毛病。

刚才放学回来时,大程看见小区露天停车场里,一拨业主围在那里骂骂咧咧。135楼的胖子也在。他可是一个鸡蛋里挑骨头的人,鸡毛蒜皮事经他点拨,准会变成大事。很显然,又有车辆夜里遭人破坏了。

小区停车位严重不足。刚开始,有业主把车辆停放到小区门外,结果不是被贴罚单,就是被砸车窗。后来,他们直接把车子停放到小区绿化带里,不是车身被人括划,就是车顶被人丢粪便。物业说,那里是监控死角。想要揪出始作俑者,只有安装监控探头。可谁来出这笔钱?物业说那里属于绿化带,你们要装就自己商量吧。谈到钱,车主们瘪着嘴巴,屁都不放一个就散了。

于是,车身被刮、车顶上被丢粪便的事,隔三差五又来一次。

破坏他人财物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罗敏教大程任何时候都不能这么做。大程嗯嗯地回应过后说,妈妈,那个戴口罩的女邻居老是乱骂人,不讲道理,烦死了。爸爸说了很多次,我们什么时候才搬走?

罗敏嗔怪大程乱说话。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换位思考。再说,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应该不做闲人不说闲话不管闲事。罗敏敦促大程快点写作业,10分钟后马上休息。要不然,下午上课容易犯困打瞌睡。

与戴鸭舌帽、戴口罩女邻居相邻而居有半年多了。每次见面,她的脸被遮挡得只剩下一双眼睛,深邃、神秘。有人靠近,她就会转过背去,好像跟人结梁子般,打招呼都不应。为此,小区业主不止一次提醒她要小心一点。业主“就怕住得最近的人,却是伤害你的人”的话,罗敏听得浑身起疙瘩。

毕竟是邻居,罗敏觉得彼此间还是要相互守望,和睦共处。所谓的和睦共处,就是应该相互理解相互包容,不要去评头论足他人的私事。于是,每次见面,罗敏都会主动打招呼。于情于理,罗敏觉得问心无愧。

 

2

这天下午,罗敏正在办公室接待来访人员。冼大钢匆匆走进来说,有事找你。冼大钢是单位领导。罗敏让稍等一下。冼大钢态度坚决,说不能等了。冼大钢就叫办公室里的同事接过罗敏手中的活。罗敏只好移步过一边问,有什么事?

到隔壁会议室说话吧。

会议室大门敞开,里面早就坐有几个人,大程的班主任陈老师也在。

陈老师怎么来了?有事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

思忖间,陈老师主动打招呼,并介绍在座的学校老师。陈老师有些心急,不等罗敏一一点头回应,她开门见山问道,大程他爸最后一次回来的是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唐突。罗敏感觉像被人审问般,愣在那儿束手无策。见众人都在朝她看着,罗敏开玩笑问道:怎么啦?你们对别人的私事感兴趣?

是啊,如果孩子在学校不听话,不按时完成作业等,老师要求家长配合做好管教工作的,罗敏责无旁贷。任何时候,老师都没有资格过问他人夫妻的事情。

在戴口罩的女邻居面前,罗敏始终克制自己唯唯诺诺,为的是求平安。如今,谈到大程的爸爸,她感觉软肋被人击伤般,一股前所未有的怨气,让她不得不拼命反抗,以此证明这是有人捕风捉影、道听途说。

一旁的冼大钢跟着心急。他用商量的语气提醒罗敏,你就直说吧。

罗敏没有想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时候会拿腔作调。难道他忘了,他的儿子冼锋,经常跟大程跑到家里来写作业,冼锋也得到她不少关照?罗敏当即反问冼大钢,你会把你老婆的事情告诉我们大家吗?

冼大钢有些尴尬。他让罗敏坐下来说话。

罗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忙道声对不起,便低头坐回原位。

整个会议室,顿时变成死一般的沉寂。

今天怎么啦?罗敏扫视一下在坐的人员问道,难道是大程犯了错误?还是他爸怎么了……罗敏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坐在左侧的陈老师。

此时的陈老师,一脸凝重。

罗敏有些着急,她的脸胀红得像猪肝一样。见陈老师没有回答,罗敏失去耐心,一把抓着陈老师的衣服说,你,你到底有什么事?

罗敏说话的声音陡然变大。那神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冼大钢就叫陈老师直说吧。

孩子,孩子不见了……

陈老师张开嘴唇良久,才从牙缝里一字一字把话吐出来。

这?罗敏有如遇到晴天霹雳般,瞬时感到六神无主。只见她张开嘴唇,“啊”了一阵子后,双眼翻白,人就僵硬在座位上。这可把众人给吓坏了,她们急忙给罗敏按人中穴,帮她按摩手脚疏通活络……

 

3

半个小时之后,罗敏双手扶着桌子,颤巍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问道,大程他下午不是到学校了吗?怎么就不见了呢?他平时不是和冼锋一起玩的吗?你们发动老师和同学去找过了吗?

大程他妈,你先冷静一下,喝一口水再说。

陈老师给罗敏拍拍后背后解释说,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接走大程的男子,自称是大程的爸爸。我们弄不明白,大程已经是7岁大、在读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按理说,他应该不会轻易跟随一个陌生人出走的。

大程他爸一个多月前回来过,住了一个多星期。罗敏说,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开心。

说着,罗敏掏出手机拨打大程他爸的电话。免提里,夫妻俩的对话内容,在座的人听得如坐针毡。大程他爸说,他刚出差到宁南市,准备参加一个工程招投标会……也就是说,大程他爸不可能回来接走孩子。

罗敏挂掉电话后,便跟随老师往学校赶。

派出所民警早就来到现场,他们把罗敏拉过一边问话,询问夫妻二人有没有外遇,甚至还问到两人结婚之后,还有没有跟其他异性朋友密切往来等等。

那晚,大程他爸也驾车回来了,他们再次返回学校查看监控。民警说,大程乘坐的那辆套牌车,驶出校园后往校前东路走,尽头就是七岔路口,那里全部是村道。由于正在拆迁,那些监控探头形同虚设,他们正在按办案流程来操作。

为寻找儿子大程一事,罗敏被折腾得身心疲惫,寝食不安。

大程他爸就给煲一锅元贞滋补汤,说滋阴壮阳、补肾养虚……这可是我刚学来的手艺,一般人喝不到的。现在政策放开了,我们都还年轻,还可以再要孩子。在大程他爸连哄带骗下,罗敏勉强喝了一小碗。

    大程他爸担心罗敏一时想不开,就让大程的大姑来陪伴。

在家里呆不上两天,大程他爸就匆匆启程,返回宁南市了。

那些日子,罗敏整天以泪洗面,嘴里不停地叨念着我的儿呀我的大程,隔三差五就往派出所打电话,逢人就问有没有见到我的儿子大程,像发疯般浑浑噩噩恍恍惚惚。

大程的姑姑安慰说,我和你姐夫都大你们好几岁,我们都还打算要第二胎。你呢?才31岁,很多女孩子到这个年纪都还没有结婚呢。在我们乡下,40多岁还要孩子的人多的是。只要身体好,其他都不成问题。

大程失踪后,罗敏把他的照片放在床头。想大程的时候,半夜三更里,她都要嚎叫着我的儿呀我的大程,对着照片又是抱又是亲,接着就是嗷傲大哭……

安慰的话都说完了,大程的姑姑也束手无策,只能陪着抹眼泪。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罗敏慢慢接受了儿子大程失踪的事实。儿子失踪了,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回来的。可自己呢?要吃饭也要工作的呀。罗敏想通了,她返回单位上班,然后等待警方的查找结果。大程的姑姑也顺势回乡下照顾孩子。

从那以后,罗敏经常下班后一个人呆在家里,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

 

4

这天,罗敏下班刚回到家,冼大钢就打来电话说,上级领导下午3点到单位视察,要求全体员工在中午1点半前,赶到办公室做准备。

挂掉电话,罗敏就推着电动车出门。小区里,一辆小轿车横在马路中间,阻碍去路,进出的业主只能从绿化带里钻过,电动车和自行车都过不去。有人认出来,车主就是135楼的胖子。

胖子小心眼,爱搬弄是非,是小区里出名的“惹事佬”。众业主恨他却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指着车子指桑骂槐。

罗敏要赶路,她消耗不起这个时间,便大声责问这是谁的车?把公共场所当成自己家了。围观人群你一言我一语,吵吵嚷嚷地还真有了成效。胖子从5楼自家阳台探出头来吼道:嚷什么嚷?大中午的不要影响别人休息。

胖子,你下来挪车吧,大家都着急赶路。罗敏朝着胖子家阳台叫道。

赶路?我看是要赶去投胎的吧?胖子说,该有水的时候却没有水,该享受的时候却要赶路,这是什么世道?

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很多业主听得一头雾水。这是罗敏夫妻俩房事时斗嘴说的气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罗敏一直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房里安装窃听器。罗敏没有正面回答胖子的那番话。她说,影响通行了,你就得把车挪开。

众人跟着附和,小区很快熙熙攘攘的像个圩市。

胖子指着手腕上的手表说,这个时间段,政府还有谁在办公?上班时间到了,就算你们不叫,车也会自己挪位。

这是什么话呀,你的车影响到大家的出行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爱嚷就嚷吧,嚷够了就自己停嘴。我要睡觉先,拜拜……说完,胖子关上窗子拉下窗帘,躲进屋里。

对门是一个戴口罩的女人,天天见面却形同陌路;儿子无故失踪,至今沓无音讯……沉淀在罗敏脑海里的压抑,顿时像泄堤的洪水般涌上来。罗敏一不做二不休,她找来一把大锁,将她的电动车和小车车轮紧紧地锁在一起。

 

5

胖子叼着烟,背靠车身歪斜着脑袋,看着下班回来给电动车解锁的罗敏。见罗敏一声不吭,他朝空中吐了一口烟雾后嚷道:这一个多月来,小区什么就没有人括划车身、没有人往车顶上丢粪便了……

胖子的话刚停下,众人如神兵从天降般把罗敏团团围住。

那阵势,罗敏吓得不知所措。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罗敏急着先给自己解围。只见她扬起大锁,叫嚣谁敢靠近,我要你的命根子交不了粮。

那把大锁一旦敲打下去,准会像罗敏说的那样立杆见影。大家没有想到,罗敏这个表面上看似文绉绉的女人,却也没那么好惹。众人担心罗敏说到做到,便忙不迭地后退几步。

不干什么。熙熙攘攘中,有人这么说道。

真的不想干什么?

见罗敏的怒火降了半截,众人松了一口气。

你就直说,以前括划车身、往车顶上丢粪便的事,是不是你家大程干的……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大程?罗敏说,大程失踪是事实,我都已经报案了。大程失踪了,没有亲人朋友陪伴,他一定很孤独很寂寞。请你们不要再来伤害他,不要冤枉载赃他。罗敏抬高声音说,如果对我有意见,就冲我来吧。

冤枉?胖子说,请你告诉我们,大程失踪之后,为什么就没有人搞破坏了呢?

罗敏的火气,瞬时被调得老高。她扬起电动车大锁大声责问道:有证据吗?你?你?还是你?你们谁有证据就给我站出来。只要是我们家大程干的,我哪怕卖掉房子,倾家荡产也要给你们赔钱。

谁稀罕那几个钱呀?我们要的是一句公道话。讲公道,你懂吗?

胖子钻过人群来到罗敏跟前,紧蹙眉头用命令的口吻说,今天不把这事说清楚,谁也别想从这里走过。

胖子的话音刚落下,众人便跟着回应说,这是必须的。

罗敏气得当场把锁头砸到地上,挽起袖子怒目圆瞪:有证据就拿出来。否则的话,你们就要得为你们今天的行为负责。

围困她的人,被胖子利用了。事到如今,他们仍然不明就里。不过,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是无法解释清楚的,那就让时间来说明一切吧。罗敏身处困境,她知道无论有再大的怨恨,也要克制自己,不能对大家说狠话。

末了,罗敏压低音调说,同小区里的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大程没有失踪之前,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就埋头写作业,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外出闲逛。大程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如果警察找到他了,如果他还活着,事情就会真相大白。就怕到时候,你们说过的话,就收不回了。话又说回来,如果换成是我的车子被括划、被泼粪便,我也和你们一样,希望早日把好事者揪出来……

双方在小区里唇枪舌战一个多小时,直到民警闻讯赶来,大家才各自散去。胖子作为带头人,被民警带去问话。胖子简直是气急败坏到了极点,他从警车里探出头来叫嚣着:罗敏,你给我小心一点。这个仇,肯定会有人帮我报的……

 

6

自从大程失踪后,罗敏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在门口烧一炷香纳福祈求平安。她认为这样做,哪怕大程是被人给谋害了,至少在阴间地府里可以帮他减少困苦。

插好香支呢喃几句后,罗敏起身返回屋里,大门却被人顺势往里推开。

只见来人双眉弯弯,脸如白玉,颜若朝华。来人服饰打扮不什么华贵,只是项颈中挂一串明珠,在灯光下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罗敏是一个注重打扮的人,除了年龄稍大一点外,她看得出,她的身段并不比来人逊色。

罗敏从来人圆圆的大眼睛里看出,似是在哪里见过,便忙不迭地询问找谁?

大姐,我是隔壁的。一个人独住,无聊呀,就想跟你搭搭话。来人说话的声音,柔细而甜美。原来,整天戴鸭舌帽戴口罩的女邻居,竟是这么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子。尽管有些警惕,罗敏还是很礼貌地邀请女子进屋里坐。

罗敏给女子沏了一杯铁观音后,开始聊天。女子没有诉说自己的姓名,开口就管罗敏叫大姐。罗敏也不忌讳。女子就像在自己家里见到老熟人一样,没有半点拘束。她们从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开始谈起,继而聊起小区里的事……

我敢保证,大程不会走远。在不久的将来,你们母子俩一定会见面。女子说,她入住小区的这些日子里,耳闻目睹小区里所发生的一切。她敢打包票,破坏车辆的人肯定不是大程,也不是大程的同学冼锋。

那,凶手是谁呢?

我们没有必要去探究这个答案,因为我们不是警察。他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因为嘴巴是他们的。只要不是你做的,就没有必要说那么多。

胖子是我一个小学同学的朋友,有过几次接触,人比较傲慢偏激。要是真较劲起来,他不过是块水豆腐——不堪一击。都说有理不在声高。沉默,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一个人的素养。

罗敏惊讶地发现,这个看似不谙世事的女子,她的思维逻辑、对事情的分析和主张等等,竟然跟她不谋而合,好像她就是局中人一样,能准确无误地给出客观公正的说法,让人心悦诚服。

墙上闹钟的时针,指到凌晨两点,女子才起身离去。送走女子,罗敏发现她们竟然聊得很投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要是大程在,要是大程知道妈妈跟戴口罩的女邻居聊开了,也许大程也会改变他的看法:戴口罩的女邻居,其实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人。

此后不久,小区宣传栏贴上一份手写的“检讨书”。内容是不该怀疑大程破坏公私财物等等。这份“检讨书”没有落款,也没有标注日期。有业主认为,可能是胖子写的,或者是物业帮罗敏主持的公道……

至少,小区里有人懂得理智处事了。

罗敏感到很欣慰。

 

7

大程他爸探亲刚返回单位的那个晚上,戴口罩的女邻居拿着葡萄酒,跌跌撞撞地走进来说,姐,我想跟你喝酒,太压抑了。女人呢?我们也要学会自立,不要把自己扮成狗男人的玩物。

这是酒后胡言,罗敏能理解。

等女子坐到沙发上后,罗敏把垃圾桶摆放一旁。

去你他妈的。我哪里喝醉了?

女子伸脚把垃圾桶踢得老远,并抢过罗敏手中的卫生纸盒,朝窗外丢去。

姐,你要这样做,我就感觉你在轻视我在歧视我。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醉,我没有醉,我没有醉。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

我也没有说你醉。罗敏快言快语。

可你宁可去侍候垃圾,也不愿意陪同我说话,难道我连这堆垃圾都不如?见女子生气了,罗敏便丢下手中活,跑到厨房拿两只玻璃杯赶来陪女子说话。

喝完两瓶匍萄酒后,女子站起来撩高裙子,伸手往裙里一摸,又掏出一瓶葡萄酒。罗敏抿笑着说,神呀我的妹,你的内裤里还能装这个东西?怎么啦?别以为女人的内裤里就不能装其他东西啦?只要你想做,没有什么不可以。

女子叫罗敏不要怕,有玻璃隔层。再说,就算是塞到内裤里,我保证没有尿味,也没有避孕套的味道。我都好久没能享受人间烟火了。女子对着灯光把那瓶葡萄酒举到半空中,叫罗敏快看看呀,玻璃瓶哪里会薄得像屏风呢?

女子拉罗敏坐回座位上后,端起酒杯说,姐,感觉你好亲切,好美丽。对了,台湾作家琼瑶说“人是因为可爱而美丽”,我觉得放在你身上再适合不过了。你就是一个贤慧、知书达理的人,不管外面狂风暴雨,你始终能做到静如处子。姐,就请允许我用最虔诚的心,敬你一杯酒。

女子已是浑身酒气,罗敏思量着一下子很难打发,倒不如陪她尽兴地玩一把,消磨时间。自从大程失踪后,罗敏经常在梦中醒来,她把整个房子找了个遍,都没有看见大程的影子,只有孤独陪伴着她熬过漫漫长夜。

明晃晃的灯光下,两个女人侃侃而谈。酒喝多了,女子什么话都说,就连如何认识男人等事和盘托出。那个初恋男人,是她大学期间去一家建筑单位实习时认识的。那个男人很矮,身高不到1.6m,很胖……

女子的话,不加思索。罗敏的脸色,却在慢慢变化,就像慢性病在身体里慢慢扩散,再也掩饰不住。

女子又给各倒一杯酒后,拉着袖子让罗敏闻。这是法国香水花宫娜的味道,这个牌子在国内是没有专柜的。这是那个男人送给我的礼物。香水,你知道吗?它就像一些人行房事之前都要咬一口口香糖一样,让身体和心脏都感受到甜美。女子说,我们在一起做那个的时候总要用这个,我为他堕过胎,受骗了……

那晚,罗敏严重失眠。她的思维在慢慢推敲中发现,虽然接触不多,女子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还一口咬定她的工作很悠闲。罗敏这才发现,大程失踪的那天,从学校的监控来看,整个轮廓太像……大程他爸看完监控后,跟民警说“如果需要配合的,我们随叫随到”,语气很平和。这会不会是?罗敏没有往下想。

 

8

午夜里,女子在恍恍惚惚中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她赶来打开房门,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对门,罗敏家的房门跃入她的眼帘。她突然觉得,她应该跟罗敏说一声。她穿过通道,伸手去敲打罗敏的房门。

我能帮你什么?罗敏头发凌乱。她揉揉惺松的双眼,示意女子进屋里坐。

我还是不进去了吧,我就想跟你聊一下。

两个女人,各自偎倚的自家门口,面对面聊起来。女子说,刚才的敲门声好像来自楼上,又好像来自楼下,反正就是不在我们这一层楼。

我是听到敲门声了,开门时我就只看到你……罗敏莞尔地看着女子,她想说,这会不会是你以前用力甩门的动作在作怪。当然,这只是想说而已,一旦说出来,就有可能导致双方尴尬。罗敏继而转移话题说,你会不会是在做梦?

闲聊不到一刻钟,罗敏频频打哈欠。

罗敏说,这几天一直加班,太困。

对不起,我打扰你了。

女子转身去提行李说,我退房了,买的是凌晨6点的火车,我要去南方。

你去南方做什么呢?

以前,女子戴帽子戴口罩居住在对门,打招呼都不应。后来,她们聊天中成为好姐妹。尽管,罗敏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开始为女子的前程感到担忧。因为女子是一明理智睿的人,可惜涉世未深。罗敏觉得,她有义务过问一下女子的行踪,至少提醒她不要像初恋那样被人给耍了。

女孩子嘛,爱追梦。女子说,我相信在南方肯定能编织出七彩斑斓的梦。我很荣幸,跟你做邻居的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我相信,我这么做,胖子肯定会恨死我。但是,我还是下定决心了。我想,在我临行的时候,能当面亲口跟你作个别,真的很荣幸:我最尊敬的好大姐,就请你多珍重……

阅读 (604) 评论 (0)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