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刘红驹个人博客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评论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9947
  • 本日访问数: 33
  • 昨日访问数: 59
  • 本周访问数: 360
更多
博文
(2007-06-30 22:17:21)
 

离婚现在已经不是新鲜事,但刚结婚就离婚仍然让人觉得蹊跷。嘟丽就是这样,结婚不到一个月就离婚了。一时间,嘟丽的婚变传得沸沸扬扬,各种传闻莫衷一是,人们都在猜测她离婚的原因,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就象猜一个哑谜,引来无数闲人的兴致。

嘟丽是机关幼儿园的老师。幼教老师嘛,个个都是貌若天仙、人见人爱的人物。嘟丽更是出类拔萃,在美女如云的幼教老师中一站,顿时鹤立鸡群,让众多美女相形见绌,更显出她光彩照人。这样的一个小美人时时都是众人追捧的对象、关注的焦点,结婚又离婚自然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

嘟丽结婚时的情景,我还记忆犹新。她是“五一”结婚的。“五一”前夕,她就到机关来发请贴。因为她美得出名,所以机关从上到下、从厅长到勤杂人员都愿意出席她的婚礼。大家都说,我们一定去,不管节日家里有 ...

(2007-06-30 22:14:15)
 

我是马骏。我常常忘不了的女人就是安琪。安琪美丽娴静得就像是圣母玛利亚,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浓浓的女人味。现在的女人都不象女人,因此象安琪这样女人味十足的女人弥足珍贵。单位里很多人都象我一样把安琪当着小猫咪一样疼着爱着。但这些都是迟来的爱,安琪早已嫁着他人妇,老公是大官,大到哪种程度?大到不知道他当的是什么官,人人都称他为“首长”。想想看,象安琪这种官太太有谁敢去招惹她?大家都只能爱在心里口难开,对安琪敬而远之。

我不一样,我是马骏。人人都说安琪嫁了大官幸福无比,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安琪实际上是守活寡,徒有虚名。安琪的老公高高在上,每天文山会海、迎送往来,根本顾不上安琪和那个五岁的孩子,据说那个孩子天生还患有心肌缺损症。安琪是殉道者、牺牲品。有很多次,我已经话到嘴边,想把这些离经叛道的说法告诉安琪,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看着安琪那副贞洁贤淑的样子,我就气短三分,一句话也说不 ...

(2007-06-30 22:04:24)
 

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

火车飞驰在京广线上,由南向北。

这列火车上有我、沈处长、马丽、殷玲、张猫、陈狗等机关里的若干人,以及旅行社的导游林小姐。还有旅客无数。因为有太多不解之谜,暂且把无关的人略过,以免另生枝节,对解开谜团无益。我自然是主人公之一,但事情却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最先出现怪异是在沈处长身上。事实上,火车自离开始发站站台后一直平安无事地运行,没有异常的征兆。沈处长上车以后就一直在我对面的铺位上旁若无人地躺着,呼呼大睡,憨态可掬。马丽、殷玲、 ...

(2007-06-30 21:54:41)
 

  我和李丽丹认识的时候,文学已经式微了。如果是在文学昌隆鼎盛的年代,我和李丽丹的相识一定是一段脍炙人口的风流佳话,但现在李丽丹让我心烦意乱,连杀人的心也有了。

李丽丹是文学青年,这个称谓,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时尚。但在今天几乎就和病态是同类项。我不过在《南岭文学》上发表了几篇小说,李丽丹就对我崇拜得要命,她说我是当代的鲁迅,又是曹雪芹死而复生。我说,我写的作品都没人看,现在纯文学不值钱,写出来就直接进废品收购站了。李丽丹说,伟大作家都是这样,生前都寂寞得发霉,死后几百年才发光。我相信你一定会有红得发紫的一天!

天知道她是不是病了?李丽丹说话不像正常人,这是后来我才想到的。

还有更难缠的。李丽丹一口咬定她怀上了我的孩子,她说,哇噻,我终于有了作家的后代!我差点昏厥过去,我说, 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什么时候和你整过那个事,怎么就整出后代来了?

我那时一门心思放在黄凤娇身上,黄凤娇和我绝口不谈文学,她满脑子是生意经,精明能干,会赚钱,正好弥 ...

(2007-06-30 21:36:48)
   

紫霞说,刘老师,我害怕,我总是看到别人的裸体。我说,你怕什么呀?上帝造人的时候,我们大家不都是赤身裸体的吗?那时的人一点也不可怕。后来到了大家都遮遮掩掩的时候,人反而变得可怕了。那时紫霞患了恐人症,见了男人就害怕得瑟瑟发抖。

这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紫霞来找我咨询。但我的“星星情感咨询室”关门大吉很久了,就像它是第一个在本地出现的类似心理咨询工作室之类的东西一样,它也是第一个关门大吉的类似心理咨询之类的东东。有人说,心理咨询在本地尚不形成气候,大众普遍没有去作心理咨询的习惯,因此你的“星星情感工作室”关门大吉是迟早的事。但我的“星星情感工作室”之所以关门大吉似乎和这些没有多大关系,我之关门大吉和紫霞倒是有很大关系。这些别人不知,我也没说。

时隔数年,当时的很多人和事我已经淡忘了。每当黑夜来临,我徘徊 ...

(2007-06-30 21:25:08)
 

李飞是石化局的干部,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没有人看出李飞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就象大多数不正常的人看上去都很正常一样,李飞看上去也很正常。但李飞其实不太正常,李飞抑郁得要命,每天哈欠连天、没精打采,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李飞还无缘无故地想到死,想到死的时候李飞就觉得很痛快,心里有一种要死的冲动。

是不是患上了抑郁症?可真是莫名其妙啊,李飞想,现在是太平盛世,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满世界都是勃起之物,放眼望去一派欣欣向荣,这样的好日子不该抑郁呀。李飞心里突突地跳,想到这里便觉得可怕,不知自己是个什么怪物。

 

李飞确实是个怪物,他常常管不住自己,惹出口舌之祸。比如,现在满街都在搞拆迁,拓马路,建高楼,修 ...

(2007-06-30 21:11:35)
 

冷门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他虽曾是我们的同学,但大学毕业后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有人说他在军工厂研制武器,有人说他在搞人体科学,发明出了一种能使人夜夜都做好梦的药,还有人说其实他什么也不是,只是个想入非非的人。

有一天,冷门突然找到我。那时我已是土地局的办公室主任,算单位里的中层领导。冷门进门就说,土地爷,你真不好找啊!我愣了一下,半晌才认出他是老同学。冷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腰和肚都收敛得很好,不象我们一帮同学,一到中年就发福,挺着个肚子象十月怀胎。

我说,冷门,你真是名如其人啊,什么都与众不同。

冷门谦逊地笑,那里,那里,你们走正道,我走旁门左道。不过,我这个冷门今天不是也要走进热门来求你吗?

我问,你莫不是也要来批地皮吧?告诉你,我可没有这个权。

冷门连连摆手,我要地皮 ...

(2007-06-29 14:25:24)
 

     老孟是闲人,但他的办公室却不闲,有很多领导进进出出,大至省级副主席,小至局长、厅官,都可以在老孟的办公室里碰到。一时间,老孟的办公室俨然成了官员们聚会的场所。

事实上,官员们来到老孟的办公室并不是在讨论什么国家大事,他们是来找老孟做按摩理疗的。老孟原来是一家医院里的按摩医生,自学成才,有祖传的按摩秘籍,精通很多鲜为人知的经络穴位。很多疑难杂症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不仅手到病除,而且经他“手到”的病人还会体力倍增,仿佛脱胎换骨了似的。本来,老孟安安心心做他的按摩医生也别有一番风光自在,病人慕名前来,趋之若骛,络绎不绝。大家都把老孟奉若神明,恨不得都给老孟一摸为快。但老孟没想到在自己年届五十的时候人生来了个大转折,卫生厅的李厅长来到医院检查工作,听闻了老孟的神奇,叹为观止,大赞老孟是个人才,觉得在医院里做按摩师委屈了他,应该有一个更广阔的平台让他大展雄图、一试身手。李厅长还心潮澎湃地想起了伯乐来,虽然李厅长是个女的,但男女都一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