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诗意安居者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49904
  • 本日访问数: 25
  • 昨日访问数: 58
  • 本周访问数: 15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从他乡是故乡至何处是故乡——对话散文家

(2013-09-04 14:42:25)

从他乡是故乡至何处是故乡

——对话散文家彭洋

 

陈洪健:彭洋老师,您好!故乡是一个作家不能绕过的文学命题,您作为广西上个世纪90年代的散文代表作家,在拜读您的《从他乡是故乡》、《何处是故乡》两篇作品,我个人认为您书写的是关于“大故乡”散文观,故乡在您的作品中不仅仅是淡淡的乡愁,而是赋予了多维的人文与生存空间,请您谈谈“大故乡”的散文意味?

 

彭洋:

人的一生,阅读越多,阅历越多,也许所形成的非自觉积淀就会越多,这种非自觉的记忆,特别长和特别深刻的就会构成对一生都产生影响的神赋形随的印象,这就是故乡。因此,人除了有其生地的、父母及血缘宗亲的故乡外,就有可能同时拥有其他挥之不去的故乡一般的记忆,于是就有了一系列所谓大故乡的意蕴:某处是故乡,朋友是故乡,老师是故乡,同学是故乡,他乡是故乡,甚至于敌人是故乡,情人是故乡,何处是故乡,等等。

他乡的实际意义是我乡,当一个人发现不了他乡的时候,他实际上也同样是找不到或者等于找不回我乡的。所以,写的可能是别人的故乡、自己的他乡,但一旦进入自己的视野,散文家所要写的就是一个可能也属于自己的故乡了。    

游记本质上写的就这种有自我精神价值的他乡,所以游记得有超乎视觉形态的意蕴,也就是所谓的神游。

 

陈洪健:写游记的人很多,自然有各种不同尝试的写法,看了您的散文创作论,你认为游记最好不以写景为主,要从人与事件的关系入景,将人、景、事物融为一体,《滇西的女人》《地图街》《温情的朝圣》是您创作游记类的代表作,可以说,写出了一番新意,我个人认为写“他乡”不好写,匆匆的来,匆匆的去,您如何看待当下的游记散文?

彭洋:

构成散文观的主要要素是1,散文史观:构成对其起源,发展脉络和经验的认识与理解。2,散文价值观:形成自然的,真实的,艺术的等核心价值判断与追求。3,散文批评观:对当下散文存在的问题,发展走向的洞察与预见,在理论的逻辑层面给予的分析。4,散文的理想观:建立于个性风格和语言风格之上,形而上的时代精神与经验主义的实践原则相交融的,意蕴和通感丰富多元的,与生命自然生态相吻合的,有相应稳定的形式模型的新文本。

因此,真正的好散文,除了题材内容,主题意藴,语言修辞等文本要素外,应多少拥有或能承载上述四个方面的精神。纯文学的散文如此,游记散文也不能例外。

由此也可看出,如果要说当下散文存在的问题的话,就是以上要素和神釆的缺失。最差的散文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主题,其次,只有修辞,再其次,只有题材內容。逐步次下次,就逐步缺失,直至以上四条全部失却。

 

陈洪健:通过拜读您的作品,我将你的散文创作划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你从大学毕业后至广西文联任《南方文坛》社长、主编期间的散文创作,你自称为典型的文学艺术“象牙塔”的人;第二阶段,主要是进入21世纪头十年的散文创作,这个时期,可以说你从文学的“象牙塔”走出来,通过大量接触社会及广西乃至全国的文化产业,你写出了大量的文化散文;第三阶段,以去年为一个时间结点,你和艺术家到广西北部湾无人岛进行艺术采风,创作出了一批鲜活的反映海洋题材的散文作品,请简要概述你的散文创作的变化?

 

彭洋:

所谓的第三阶段,可能得提前到2010前后。那个时期,也许算是我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一个转折时期。那时我已萌“上岸”之意,因为文学艺术才是我人生的最终归宿,所以从那时起就开始多写起来;二来也发现国内散文在“大散文”的探索方面陷入某种困境和泥沼。许多散文如同时髦暂短的快餐,粗糙而散乱,阅读时的口感不行,甚至让人产生理解与审美的障碍,在形式上几乎是完全失败的,再难找到精致的佳品。

海洋题材的作品,我比较集中写的有两次。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参加中国海洋报组织的一次笔会。那次走了近一个月,每天坐着直升飞机在海上的石油平台上采风。但这次走无人岛,并且以野外生存方式在非常艰苦的情境下进行的采风创作,的确有意外的收获。很多年前,我就曾想过躲起来写一部史诗《理想国》,后来,竟在红尘俗世的商圈中一次又一次地推延掉这个心愿。无人岛的确可以让人梦回理想的故乡。在无人岛的日子里,我考虑得最多的竟然是人类的理想国,因此也就写了。尽管是个开头,但如果它果真带来我一个新阶段的散文创作的话,可能就是我不一定写现实,而是写理想。因为现实不是理想无法实现,而是现实太缺乏理想。物界文明就是一种现实的理想,当然,根本不止这些。

 

陈洪健:您集散文家、书法家、篆刻家、评论家、文化产业专家,又是广西岭南印社成立的发起人,多年前,你在区内的文化产业论坛上提出“大的艺术”与“大的创意”,并得到业界的认可,您提出的“大的艺术”与贾平凹的“大散文”有什么相通和不同之处?

 

彭洋:

“大的艺术”与“大散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只能通过人的修养产生联系和影响关系。大的艺术是属于造型艺术和舞台艺术而言的,这种大的艺术自古就有,如今提出,是当代弘扬。我将此用于现代印章艺术理论研究和实践,取得了一些经验和成果。

大散文的提出在当时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当时散文界已萌生了一种历史性焦虑,不仅不愿驻足新时期前15年的成就,而且,焦虑散文影响的滑坡,并开始考虑历史性的和划时代的突破。大散文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近十年的实践已在证明,所谓的大散文概念的提出,弊大于利。当初我也是在理论上呼应并赞同搞大散文的,也尝试创作了一些作品。所谓大散文,本身就是一个模糊概念。散文不能散写,全部变成街头的热狗汉堡和廉价快餐,这是体裁的大倒退,也是艺术形式的歧路。自由的理性,诗性的精神,精致的语言,有如小说和戏剧一样复叠的意绪,都需要有形式的模式与限量。

文体形式的最终定型是重要的,正如诗歌,小说,戏剧以至歌词,不定型就没有出路和发展。所谓的大散文,其实是不利于这种定型的,同时也被这种不定型所困。

 

陈洪健:您如何看待当下国内各流派的散文?

 

彭洋:

当下国内散文我了解并不多,缺乏大量的阅读,就风格流派这些微观方面,不拟评论。我倾向于从宏观方面寻找当代散文的问题和出路,这容易找到更具发展策略的东西。

 

陈洪健:去年,您创作的走进广西北部湾无人岛系列散文,标志着你的散文进进了新的拓展空间,你提出的“物界文明”的理念,引起读者的关注与共鸣,请简要解读这一系列反映海洋题材的散文的文化密码?

 

彭洋:

到无人岛的收获,几乎是我始料不及的,它可能会成为我书法篆刻艺术创作的一次有意义的转型。当时和之后写的一系列散文大至记录了这次转折的状态。

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沿续了原有的散文艺术路径,只是,我写得更自由和随意,尽量让其留下更多的履痕和纪实的感觉。

物界文明不是此时才有,而是此时加深了我的这种认识。中国有句名言,叫“以人为本”,并被广泛认同为是孔夫子最重要的思想概念。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认识的深化,也许我们应该调整这种以人为核心的世界观,调整到一种以万物为本的高度,世界是我们的,也是它们的,我们是一种必须相互依存才可能长存的关系。物界文明是处于人类文明上位、有更高准则的真理。

 

 

阅读 (1481)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2013年《麒麟》
诗意安居者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