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诗意安居者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5536
  • 本日访问数: 29
  • 昨日访问数: 61
  • 本周访问数: 322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安静的力量

(2014-01-18 09:31:25)

                                            安静的力量

                            ——读严风华的《一座山,两个人》

     这个时代我们拥有太多的“给力”了,但是作为一种稀缺的资源,我们往往熟视无睹,以致于我们不知所措。我们永远在路上,没有归宿的路,最后,心灵停留在流浪的路上。我们不断地反问自己,到底需要什么?除了物质,有没有让我们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安静,站在大地之上获得的安静。广西著名作家严风华的长篇散文《一座山,两个人》,是一本适合安静时刻阅读的书,它让我们在无所适从的内心里,寻找到自己灵魂安放的位置,这就是安静的力量,平静而强大。

     读严风华先生《一座山,两个人》,不宜一口气读完,一天读十页足矣,最好心情安顿下来之后。坐在茶具前,烧上一壶茶,边品茗边捧读,任由自己的心灵跟着作者的心灵来到一座山。作家是有“神性”的,有时会作出一些惊人之举,这是一个朋友在一次夜谈中对我说的话,在我看来《一座山,两个人》是一本能产生强大“磁性”的书。作者是不是有某种神性在影响着他呢?在中越边境地广西凭祥市一个偏僻的山林里,一位孤寡老人常年独居山中,种果养鸡为生。作家偶然相识,便与之为邻,作心灵的栖息。九年间,作者坚持每个月到山中闲居几日。在漫长而短暂的人生中,九年时间不长不短,但作为心灵的向往与坚守,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坚持得住了的苦差。

     作家不是一个隐者,他和古代的隐者不同,古代的隐者将生活与思想寄托在一山一水中,他们完成对一个时代的遁世或引起社会的注意,是对《桃花源记》式乌托邦的向往。本书的作者,他定期从城市里来到上石镇,和一位姓杨的老人在一座山林里生活,从城市来到乡野,重构一个人的人文家园,他将建起的一间屋子命名为“止嚣庐”,便开始营造一个作家的家园。从喧嚣的都市来到寂寞的乡野,从“出世”到“入世”,从大社会到小社会,将心灵交给乡野,任内心的宁静在那一片山野里生根开花结果,最后寻找到了心灵的栖居之地。“出世”是因为不安,不安才产生“入世”的想法,站在喧嚣的现代文明上,身心的疲惫,我们何去何从,我们有没有药方治自己的心病?我们今天几乎人人想逃离家园,逃离乡村,跑到现代文明的中心,最后背叛了自己的故土,完成了人性的裂变。

    今天的社会,恰好从《桃花源记》式乌托邦的社会走出来。《一座山,两个人》,作家行走于《桃花源记》式乌托邦社会与现代文明社会的两个起点和终点。书中的一座山,不封闭,它开放,现代文明从外部的世界浸透性进来,商业行为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得到体现。一个老人,一个作家,因为缘分走到一起,他们在这座山结庐而住,与大自然为伍,过着“天人合一”的平凡生活。两个不同身体的人,他们因为对生活不同的看法而走到一起,他们在对自我生活的重构中,发现了双方精神上依托的共性,即内心散发出来的怜悯情怀。

     一座山,在作家的眼里亦大亦小,从地理来说,它是一个小的地方;从内心来说,它是大的地方,大到没有边界。一座山是一个人的心灵容器,一个人容得一座山,他还什么东西不可以容得下的?一座山是一个作家出发、归宿的精神之地。山林、山路、树林、鸟儿、泉水等等,这些作为自然的一部分,无不融入了作家的生活内核,进入了生活的诗意,完成了一个人与大自然相处,所获得的一份宁静和生命的真谛。在一座山里生活,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作家的独立人格,中国文人对田园、山林生活向往的觉悟。不作秀、不谋利,一心一意营造自己向往的日常生活。品生活,芸芸众生,酸甜苦辣,我们都品尝过。但是寡味,想必就不是每个人能品味出来的。生活在一座山里,日子孤独,这个时候人最容易发现自己,一切荣辱得失,红尘的花花世界,作家栖息在一座山里,感悟甚多。梭罗有一句话,在这个充满闲言碎语的社会,我们为什么不找一个地方安静一下呢?梭罗的话意味深长。

    一座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作家与老人的关系,我们看到更多是儒家社会的秩序。这是他们重新组建另一个关于“家园”的观念。外面的人,不断来看望他们,有的和他们共同体验生活,有血统、友情、一面之交的亲朋好友、陌生者;他们从山外来,到了这座山,与这里发生了与外面社会或多或少的社会关系。无论,出发点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对一座山可能发生的认可;一个作家和一个老人营造一个家园的认可或窥视。作家邀请朋友到“止嚣庐”居住,是为了获得共同分享生活的本意,或体验“在场”的态度;老人的亲人来到山里看望老人,目的是照顾老人的生活,完成亲人之间的体恤。一座山平静而和谐,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回到了生活的最初想法。

     作家在书中写道,九年间,他在一座山时看着一个人慢慢老去,时光真是太无情了。老人年迈多病,不得不搬回山下让家人照顾了,从此,作家的“止嚣庐”荒废了,仿佛是一场梦,所谓“道可道,非常之道”,世事无常,作家说他不敢想下去了,这是对生活的无奈,也是随遇而安的情怀,道家修为的境界。一座山是一个作家“出世”与“入世”的进出之门,山有形,心有根。“止嚣庐”可废,但是一座山的人与事已深深烙印在作家的脑海中,一座山是一个作家心中的“容器”、心中的故园!

                                                                                                                钦州日报 2014年01月17日

 

 

 

阅读 (1212)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钦州日报》
诗意安居者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