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诗意安居者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写作者,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小说集,著有长篇散文《容器的光影》。 联系:chenhongjian725@163.com
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6049
  • 本日访问数: 229
  • 昨日访问数: 83
  • 本周访问数: 312
更多
博文
(2008-02-18 13:31:25)
标签:

体育

分类:我主体育

爵士音乐点燃2008NBA全明星

今年的NBA全明星在新奥尔良举行,去年遭受台风施肆的新奥尔良,以优雅即兴的爵士音乐迎来星光闪耀的众星。以优雅的音乐点燃激情,这是美国人绅士的一面,NBA全明星是渲染英雄的舞台。这里是明星作秀的地方,作秀需要花絮,花絮需要找到合适下菜的佐料。明星、英雄的出场不是草莽好汉出手,它需要红地毯、优雅的音乐,无凝爵士音乐成为今年全明星下菜的最好佐料。

2008年全明星最会作秀的是东部明星的詹姆斯、霍华德,他们是扣篮的超级高手,霍华德是今年的扣篮擂台大赛的新科冠军,他们的扣篮动作令人眼花缭乱,有时连电视镜头都比不上,让场的欢众尖叫迭宕起伏。今年的全明星少了诸多会作秀的大牌明星,奥尼尔、麦迪、受伤的加内特、科比、卡特等。国际全明星队员诸如姚明、诺维茨基可能对接受美国的篮球的作秀文化好像还不适应,姚明来自东方含蕴 ...

(2008-02-17 19:07:27)
分类:我主体育

杜氏442

又是历史的轮回,2008年东亚四强赛,中国男足再次倒在韩国队的脚下,这是中国男足对韩国男足的西西绪神话的重演,赛后中国球迷在重庆的冷雨中一片茫然,这样的心情无凝是20多年来我们中国足球迷在中韩比赛后的一次温习。

赛前中国队总教练杜伊科维奇放出狂言,2月17日的比赛一定要终结中国队20多年来,逢韩不胜的尴尬历史。比赛一开始,队员也是憋了一口气,拉开架式要和我们20多年的宿敌恨恨的干上一仗。场上队员飞、铲等动作,拼得人马飞仰。不过队员对教练的442战术打法并不了解,场上俨然11个蛮汉在踢球,上半场被韩国队围得死死的,控球时间只有30%的时间,找不到传球的接应点,中场完全被韩国队冻结,中国队无论个人技术、战术配合等在上半场都处于下风。

(2008-02-04 11:49:19)
标签:

小说作吕

分类:小说作品

一个月才到达的火车

平时从露圩开往南宁的火车需要2个小时左右。

新年初六的那天,对我来说是个倒霉透顶的日子。刚刚出门,我的女朋友丁莉严肃向我宣布:我们分手吧!在等车的过程中,我感到世界沉默了。我们俩一直不说话,偶尔看看对方的脸色。久违的火车,呜呜地抵达露圩车站,人们疯狂地涌向车门,像是逃避世界的末日。

好不容易挤到一个车门。一个蓄着一抹胡子,脸儿像个大皮球的乘警吼叫,下车,还不快下车,我踢死你!被训的是个老太婆,她还想往车上挤,乘警用手推着她。她的肩膀挑着一副担子,沉甸甸的东西,压 ...

(2008-02-01 12:38:34)
标签:

小说

分类:小说作品

半夜敲门

夜晚十点钟,市郊的一个村庄的出租房发生了一件今天可以理解的事。

两个姑娘不知什么原因,踏进村长的出租楼,出来时大门已关锁。两个姑娘,一高一矮,她们非常焦急地敲响村长的房门,过了十分钟里面没有人反应,打呼噜声一串比一串长。正在这时侯,一楼有个人开门出来,关于这个人我们杜撰一个名字给他,叫他为冯大力。冯大力假惺惺地揉眼睛,今晚他多喝了一点酒,燥热得从梦中惊醒,不得不起床喝水。冯大力在房子里,听到两个姑娘的求救声,声音凄凉又无奈,何况是近了深夜。冯大离“吱呀”地开门,听到脚步声,她们听到了希望。两位姑娘跑过来,求求你帮助我们吧,你要我们干什么都行。高个子姑娘试图拉扯冯大力的衣服,还用挺拔的胸脯顶住他的肩膀。

423 阅读  ┆ 3 评论 
(2008-01-30 13:30:45)
标签:

小说作品

分类:小说作品

送你一支贵重的钢笔

六月骄阳似火的桂南大地,太阳点燃原野的欲望,收获的季节到了。沉甸甸的水稻,金黄灿烂,漫天地延伸至远方。

在这样迷人的季节,我在镇上收获了一张美丽的脸蛋。

“孙子,孙子。”很熟悉的呼唤声,仿佛是八年前一个人的声音。我赶紧从抛绣球的比赛场内,移开目光,一年一度的乌镇闹夏收节如火如地举行着。

“呀!”我感叹着。身材魁梧的舅舅,黑里透红的阔脸,傻呼呼地露出雪白的牙齿。“快叫你舅娘。”我在惊讶懈­逅舅舅之际,看见一朵美丽的花朵在我眼前绽放。

(2008-01-29 12:50:37)
标签:

小说作品

分类:小说作品

阳春三月,清风柔和,田野油菜花一片绿黄。

湿润的三月,总让人们快乐,也使人们伤感。1982 年的三月,也是这样的一个春天,湿润又清凉,我们村架起了电线杆,一群燕子欢快地飞在电线杆上,看着田野忙碌的村民们。三月初的一个傍晚,我们村亮起了电灯。各家各户,每个人的脸上总溢着一层光彩。小孩子们,清瘦的双手怪痒痒的,他们抑制不住的喜悦心情,叽叽喳喳地拉扯电灯的开关,嘟达嘟达!多动人的场面,柔和的灯光下,孩子们的脸上明亮透彻,像薄薄的鸡蛋清。< ...

(2008-01-28 11:41:07)
标签:

小说

分类:小说作品

薄命红颜潘巧云

    俺就是哪个叫潘巧云的美妇人。

    许多年前,俺多次在梦中遭遇他的形象,那人的眼睛露流出执着的眼神。他的眼睛在告诉俺。世界是多么不公平呀,你看他的眼神燃烧着对世俗的诸多不满。

   梦愈来愈近,终于走到现实。秋天的蓟州,天空与大地之间混浊不清,太阳像破碎的鸡蛋。蓟州的街坊上空,飘满着败落的树叶。秋凉了,俺懒洋洋地呆在闺房中,透过窗外,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型向南飞去。突然间,我的心感到莫名其妙的失落。我喃喃自语,“秋天来了,秋天凉了。”

    俺从衣柜里取出两件秋衣。脱光了衣服,对着巨大的铜镜,俺美丽的胴体,完美地重现在镜子中。泪水模糊了俺的视线,镜子中那个美丽的形象,袅袅娜娜。俺的男人病关索杨雄 ...

(2008-01-27 11:05:08)
标签:

小说作品

分类:小说作品

方叔的晚年生活

    方叔一个人过着漫长的日子。

    一条黑狗,一群芦花鸡,两棵黄皮果树,还有三间泥坯瓦房,这便是方叔的全部家产。

     方叔患有白内障已有四年时间,眼睛什么也看不清,不时流出浑浊的泪水。好在他日常生活的活动范围并不远。吃过早饭后,在黑狗的带领下,方叔颤抖地抬着双脚,又摸索五步,来到一座土炮楼。土炮楼南面静静地伏着几张池塘,西边是村祭社,再西边有一家商店,每天都聚着许多人。一般来说,方叔不会到商店门前的空地去坐日子,人们不喜欢跟他聊天,很多时候方叔因为某个问题,和他村里的人争吵得脸红耳赤。

    一年又一年,方叔坐日子都是在土炮楼和祭社的平台度过。土炮楼底早被开成路,两边各放着长长的石头,这里是几个老太婆,老头儿的常客,后来有几个去逝了,人变得越来越少。老太婆比较容忍方叔的言行,她们吱吱喳喳谈论村里的人事,谈到村里的媳妇。方叔有些生气,“这世道乱了媳妇竟敢打老人”!老太婆闭了嘴,他大咧咧地骂人家媳妇,哎,这世道……

    他的黑狗听着他骂人 ...

(2008-01-26 11:25:21)
标签:

小说

分类:小说作品

白米,白米

学校的食堂有四名工作人员,三名管炊事,另一名是食堂的会计兼称米称杂粮的工作。绕过四季常青的芒果树,一路的暗香跟着我们来到学校的食堂,前面矗立着一­炷烟通,浓白的烟雾袅袅娜娜地向南边的村庄漂缈。远远的,人们就能听见锅炉发出咕呼呼的热水沸腾声,一串火苗“呜”地跳跃看着,还有米饭的清香正从铁饭盒中漫出来。

    炊事员老堂用脏兮兮的手巾往红通通的脸上擦汗,这个老堂四十岁以前日子过得怎样,我们大家不太清楚。有人说四十岁前的老堂生活过得乱糟糟的,像庄稼地的一堆杂草。女人是很会过日子的,有姑娘上老堂家谈对象时,眼睛总没有放过老堂家里那个薄弱的米缸。女人绝对容忍不了哪个薄弱的米缸,有几只小老鼠在里面边唱歌边享受白米。

    四十岁以前的老堂 ...

(2008-01-25 17:21:46)
标签:

小小说

分类:小说作品
一个月才到达的火车 平时从露圩开往南宁的火车需要2个小时左右。 新年初六的那天,对我来说是个倒霉透顶的日子。刚刚出门,我的女朋友丁莉严肃向我宣布:我们分手吧!在等车的过程中,我感到世界沉默了。我们俩一直不说话,偶尔看看对方的脸色。久违的火车,呜呜地抵达露圩车站,人们疯狂地涌向车门,像是逃避世界的末日。 好不容易挤到一个车门。一个蓄着一抹胡子,脸儿像个大皮球的乘警吼叫,下车,还不快下车,我踢死你!被训的是个老太婆,她还想往车上挤,乘警用手推着她。她的肩膀挑着一副担子,沉甸甸的东西,压得她的腰变成了月牙儿。我赶紧拉住丁莉的手向外挤,后面有人骂道:国民党、日本鬼子!再次挤入一节车厢的大门,上面的乘警喊,下去,我要用拳头打你!我再次拉着丁莉的手向后面的车厢奔跑,后面的人群像逃命的老鼠追赶我们。好不容易挤上车门,上面的乘警先让丁莉上车。轮到我时,乘警歇斯底里地喊,下去,下去!我已顾不了那么多!我大声说,我女朋友在里面。 车门关闭了,黑压压的人群像沙厅鱼贴在一起。像是进入监狱,又像是进入地狱里面,漆黑一片,混浊的味气浓浓地刺激每一个人。人们大汗淋漓,刚呼出的气,又被迅速地吸进另一个人的肺里。丁莉伏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