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蝗虫的大腿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96853
  • 本日访问数: 201
  • 昨日访问数: 191
  • 本周访问数: 78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假装在法国”装逼游记系列(四)普罗旺斯

(2015-10-13 18:12:10)
深度装逼文,教你如何把农家乐写成名流盛宴。
我们的口号是:专业装逼1百年,逼格可绕地球1万圈。


2015年10月6日,普罗旺斯,晴。七彩花海。中世纪古堡。梵高的耳朵……


起初,我对普罗旺斯是神往的,因那部彼得·梅尔的《普罗旺斯-山居岁月》。这位来自英国的作家抛弃英法之间的世纪恩怨,用灵动、俏皮的笔触描摹法国南部的暖阳,薰衣草的浓香,葡萄酒庄园的微醺,令我沉醉不已——看书前灌那瓶桂林三花真带劲儿!

后来,我对普罗旺斯是抗拒的,因祖国各地拔地而起冠以普罗旺斯之名的楼盘。它们以丑陋的面目,粗鄙的质感,令我高贵的胃抽搐不已,好似如厕后满怀期待用一张法国芬香纸巾擦屁股,却发现它粗糙扎人,还掉粉。

那些建造者们,想必从没到过法国,为什么他们宁肯在天上人间搂着包厢公主的腰肢,也不愿像我一样搭乘空客头等舱来到法国,追寻包法利夫人的体香?

我承认我是有精神洁癖的,一切无良山寨者令我憎恨。那种浪漫,那种慵懒,对普罗旺斯一切美好的想象随着那张劣质的法国芬香纸巾无情地冲入Kohler抽水马桶。

法国友人说,既然来了,去闻闻那里的花香,看看那里的古堡。

所以,我来了。现在,我就站在普罗旺斯蔚蓝的天空下,烂漫的花海中。

热情的阳光送上激吻,湿润的海风送上爱抚,花儿在普罗旺斯独有的阳光雨露滋润下,热烈而多情,妖娆而多姿,不知多少青年男女春心为之荡漾,激情为之燃烧。壮阔的花海一直延伸至遥远的比利牛斯山脉,像一幅巨大的锦毯,仿佛在向万千对情人大声召唤:Come  on  baby!让我们滚一场上天赐予的床单!

格桑花、醉蝶花、向日葵、雏菊……用红色、粉色、紫色、金色、橘色等颜料在大地上书写七彩情书,慕名而来的中国游客纷纷挥舞着剪刀手,在丛中淫笑。


为何享誉全球的薰衣草之乡,乱花迷人眼,却唯独没发现薰衣草的踪迹?

一位法国导游告诉我们,近年来,不管到没到过这里的中国人,对薰衣草题材使用过度,使其从举世闻名逐渐沦为臭名昭著,当地人认为薰衣草已流于庸俗,不再具备高贵与冷傲的气质,于是渐渐放弃种植。

据闻,当地政府正在通过一项决议,计划给普罗旺斯改名,亦是因为这个名字被中国人使用泛滥,装逼过度。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踏上这块土地时,它不再叫做普罗旺斯,很可能叫做普罗米修斯。

想必法国人跟我一样有着精神洁癖,他们坚持高洁品质,不屑为了讨好暴富的中国人而与世俗同流合污,这种精神令我赞叹不已。

同时暗自庆幸,幸好没带女人来拍劳什子婚纱照艺术照,否则被法国乡下佬耻笑,有损国格。如果女人胆敢再闹腾,直接流放到阿拉斯加给棕熊数脚毛,或到白令海峡给象拔蚌做保健。

然后我要骗一个杜拉斯那样的法国女子上手,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性爱,翻云覆雨,生离死别,再把她掳去一个地中海的无名小岛隐居,男耕女织,养猪放牛,生十个八个娃娃,让她死心塌地。待老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我会捧着她的脸说:“与你年轻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看不感动死

来普罗旺斯当然不只是为了薰衣草,这里曾赋予塞尚、梵高、莫奈、毕加索、夏卡尔等(此处省去100个画家、作家、诗人、哲学家、科学家的姓名)新的艺术生命,他们在此抽烟,喝酒,猜码,泡妞,令我等文艺小清新口水长流。

我一次次游走于花海、橄榄树林、葡萄酒庄园、中世纪古堡之间,磨破了三双Berluti私人定制皮鞋,喝干了八瓶evian水,只为找寻艺术家们遗留下的优雅狐臭。

最让我着迷的是古老小城Arles,这里有一种神秘的苦艾酒,梵高便是喝了这种酒导致癫狂,割下一只耳朵送给心爱的姑娘。我仅是浅尝辄止,倒不是担心酒精过度割下自己的耳朵,而是担心夜晚与刚结识的法国小蜜坐而论道时力有不逮,丧权辱国。

普罗旺斯之旅,让我突觉体内的艺术白细胞呈几何级飞速增长。两年前我开始自学作画,在瞻仰过艺术家们的作品后,我深感惭愧,明白只有苦练个三五载,才能勉强接近大师的水准。

近日,惊闻我国首富马先生的处女画作拍出天价。我同意网友们的观点,艺术讲究天赋与造诣,以资本裹挟艺术,即便拍出宇宙价,亦是对艺术的亵渎。假使有一天我的画作进入拍卖行,拍价也许会比马先生少1个零,但我以为艺术价值会多100个零。

阅读 (3615) 评论 (2)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