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摘星的晚上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时间是用来流浪的,身躯是用来相爱的,生命是用来遗忘的,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6826
  • 本日访问数: 186
  • 昨日访问数: 88
  • 本周访问数: 274
更多
博文
(2009-06-23 19:46:23)

书稿另投了。这一次,编辑仍是肯定我的写作,但一样对出版感到为难,因为“伊斯兰”是个敏感的话题。我不知第一次被拒是否也暗含有这方面原因。

好心的编辑私下告诉我说,如果出版,这将会有风险。所以,我的书以简体在大陆出版的可能性很小。至少他是这么认为。

这下我真的被郁闷到了。不是因为再次被拒,而是这被拒的原因。

以前我出新疆那本书时,有几个段落在印刷出来后也是被删了的。

但这本,这本一定是要比那本写得好的,好很多。

我知道每个出版社都会有个“政审部”,这个部,管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政治立场,是一定要立在艺术之上的。

我没有什么政治立场,也没有什么民族立场,尽管我是“少数民族”。我只知道,我内心的真情实感。

写作于我,是自由的,尊重内心的。而做为写作者,政治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

然而这世界,民族、种族、偏见,狭隘,又总是如此的无孔不入。

书中有对伊斯兰教的一些解析,以我的个体经历,经验。它赞扬着这个宗教与那些美好的穆斯林,但不是全部。如所有的宗教一样,伊斯兰也有瑕疵,或者说,是人们在追随宗教的过程中出了瑕疵。

因此,尽 ...

(2009-06-04 10:13:23)

前段时间,因为舆论哗然,本欲要“忏灭”狗只的黑龙江黑河县暂缓执行“打狗”方案。然而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却从5月23日起,要将洋县变成“无狗区”,且要保持无狗状态3年。几天时间,洋县被捕杀的狗近万条。洋县为了掩埋尸体,挖了几个六米多深的大坑,血腥随处可闻。

这样的事一次次重演着。那些相关的图片与视频,我是没法去看的。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照顾好我的狗,以及希望有头脑有理性的人们,能够尊重和了解我们长期以来的朋友。

为了它们,我曾出版过一本书《宠物记》。事实上这书的原题是《宠·爱》,因为说的不仅仅是宠物,更是“爱”。因为出版需要,题目变成了宠物记。

它不仅仅是一本关于宠物的书。我希望,至少我的朋友,能够阅读它,能够将它传递给你们身边的朋友。耐心一点,细心一点,阅读和感受那些字里行间。我的经验,我的看法,我们以及它们的存在。这是我期望的。

节选一个小章节出来吧。曾经救护过的一只名叫安安的狗,以及“狂犬病”的常识。

 

 

 

安安的故事

 

 

 &nb ...

(2009-05-15 16:01:42)
(2009-05-08 01:32:51)
 
   

风景中的人类

 

    那晚我是在Mastuj度过的,它是从Chatral去往吉尔吉特的必经之地。
    这是个妥当的中转站,十小时的颠簸并不好受,何况在车上我还闹起了胃痛。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在印度吃了一个月乱七八糟的食物我什么事也没有,却在处处温暖亲切的巴基斯坦生起病来。
    那大概是我最沉默的一次旅途——疼痛让我没法象以往那样总是同陌生人搭讪。我沉默得几乎就像在中国南方的那座城市里一样。这同样也是一个问题,我不知为什么在自己熟悉的语境中,在那座生活了十一年的城市,我可以如此顽强地保持着那几乎永恒的缄默,不仅在那座城,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我也总是无话可说。
    年少时,我把一切归绺于我的父亲——那个忧郁而敏感的男人。但后来,我发现并非如此——自九年前我第一次独自远行后就似乎懂了这一点。那次我一下就去了那曲——伟大的青藏高原上的一片伟大的莽奔草地。不仅如此,我还骑了马——第一次上马我就让马主人退到一边,独自小跑了两小时。或者我有这方面的天赋,也或者我运气太好,总之,那 ...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相逢何必曾相识

 

 

    是在快到拉合尔了,我才明白何以这辆大巴价格如此昂贵,当然设有空调及干净的座位是一个原因,还有出发准时,但最重要的却应该是前面的那辆吉普——上面坐着四个真枪实弹的军人。开始我以为只是碰巧同路,后来才知道他们其实是我们实打实的“保镖”。
    抵达拉合尔之前,我为自己勾画了一幅令人陶醉的莫卧儿王朝古城风情画卷:无所不在的星月拱顶,干燥的风,粗犷的人群,络绎不绝的车辘骆马,惊鸿一瞥的波斯美女……但当抵达,呈现在我面前的却是没有什么特色的水泥钢筋楼房,不宽不窄的柏油马路,柔和的风,穿着简单轻便的行人:没有阿拉伯坎肩,没有“真纳帽”(穆斯林男子的传统帽子),没有曼妙的轻纱和佩环叮当,也没有骆驼和香车。
    偶尔,街 ...

(2009-04-22 01:24:19)
 
  汉诗2008年第3期内页选     汉诗2009年第一期封面及内页选      
(2009-04-17 14:28:3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远方     1990年,一个名叫克里斯多福(Christopher)的美国富家子弟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将24000美元的积蓄全数捐给慈善机构,烧掉了毕业证和身份证,断绝一切与家人的联系,身无身文地背着行囊,开始了他从南到北横穿美国的行程。
他在路上走了两年,依靠扒火车、搭顺风车、乘皮艇、步行等各种可能的方式。在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难忘的人和事,同样,这个给自己更名为“超级旅行家亚历山大”的男孩那明朗单纯的笑容也让许多萍水相逢的人难以忘却。
他最后走到了阿拉斯加。在那片冰天雪地的森林里,他打猎、劈柴、采摘野果、阅读、写作、与自己谈话以及,每天拥抱那片既美丽又残酷的荒野。
他在森林里生活了整整五个月,没人知道他在哪里,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甚至没人知道他是谁。直至1992年的某天, ...
(2009-03-31 14:15:2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流逝之外(自序)    
    我在08年11月离开巴基斯坦,现在是09年4月。这四个月的时间里,前两个月我几乎什么也没做,后来开始写一些文字,但时常写着写着我会突然停下——我怀疑记录这些东西到底有何意义。为什么我要告诉别人我吃了什么,住在哪儿,遇上什么人又想了些什么呢?为什么我要把一些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斑驳、模糊的底片冲洗、翻晒并试图保存呢?我这样做的价值何在?而世上又有什么学问,什么语言能够详尽一片云彩,一朵花香的奥妙?
    另外,在我吐出那些片段,那些微不足道的个体感受时,我感到记忆非但没有被加深,相反它们一件一件离我而去,一件一件掉落,就像车轮辗过后滚起的尘埃最终又落定一样。激情已因为文字的叠加而淡化成无聊,几万字下来,我鲜明的记忆渐渐成为一个个被弃置的营地,思绪则凌乱到了就像荒寂草地那些活着和枯死都无法分清的植物的程度。       我在写巴基斯坦,我试图描述巴 ...
(2009-03-12 19:56:20)
 
                                                      B:忧郁的恒河         印度,德里,一条七拐八弯的狭窄巷子里面,一个女人茫然而坐。天花板的风扇徒劳无益地转着,床单上落满了清晨死去的小飞虫,隔壁带着电流声的黑人说唱乐震耳欲聋,楼下,买卖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    一切都没有变:拥挤的街区、炫目的纱丽、曾经奢华而今灰头土脸的殖民时代建筑,阳光、味道,以及卖艺孩子那扭至360度的手臂。    或者我该做些什么,我有那么多时间:那趟该死的正逢周五的火车使我无计可施——双休日使馆不办公。上街?看古迹?购物?还是在某个苍蝇集结的馆子里喝茶?最后我选择了独处。在这间房。没什么需要唤醒的,我并不空虚,因为这是印度——一个即使你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管也要与你纠缠不清的热烈又专横的情人。只要你出现在她的视野,踏上她的提坝,便注定要陷入她那充满阴谋的窥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