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庞跃声的博客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想过去 看今天 望未来 开心地回味和充实地面对每一天 甩掉那太多的沉重与遗憾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5133
  • 本日访问数: 5
  • 昨日访问数: 96
  • 本周访问数: 477
更多
博文
(2008-08-18 11:34:24)
分类:老声长谈

下乡务农的第一天,晚上我收工回到房东(三叔)的家,饿得不行的我快速丢下农具,光着脚径直窜到了房东的厨房里找吃的。

由黄土干打垒沏起来的厨房,碰头的小门内四壁漆黑。

三叔独自蹲在小油灯下的土灶前,来回扒拉着炉膛中燃烧的干草,屋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浓烟。

我猫着腰走到矮桌前,桌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韭菜煮面条,让我顿时眼前发亮。

又累又饿的我,如狼似虎地抓起碗来,顷刻间,就把整碗面条给报销了。

(2008-08-18 11:31:31)
分类:老声长谈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为了无限忠于毛主席,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乘风破浪地来到了农村。

走进村庄,我放下背囊,立即就和其他知青一起,上了“接受再教育”的第一课。

在大队部门前,摆放着一口大锅旁,里面熬煮了满满一锅的东西。我们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锅里面的东西给吃了,这就是第一课的内容——吃“忆苦餐”。

338 阅读  ┆ 0 评论 
(2008-08-18 11:26:42)
分类:老声长谈

我下乡的时候,已接近了波澜壮阔地知青插队史的尾声,就好像一颗小小的流星划过白昼,没有留下什么亮光,也没有明显的痕迹。

 我从小长在军营里,与不少同龄人一样,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地向往。但那时,我高中毕业后唯一能够选择的道路,只有上山下乡一条。我也曾立志,要用我在学校里所学到的知识,去努力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最终,我却是被农村所改变了。

1975年6、7月间,我们六中的韦燕芬、陈炳旺及其另两个兄弟和九中的雷时琴等几名初中毕业生,给广西区党委书记乔晓光写信,坚决要求到最艰苦的百色地区隆林县大山区去插队落户。此举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南宁手拖厂还专门向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赠送了一台手扶拖拉机以示壮行。《广西日报》也为此在头版刊发了一篇题为“不恋城市景色艳,志在农村干革命”的文章。

我为他们的行动所深深感 ...

(2008-08-14 21:51:35)
分类:老声长谈
      父母年事已高,与日见老。一直以来,总想带着父母到外面去旅游玩玩,但父母的腿脚不方便了,我心里感受的遗憾越来越多。我怎么好去埋怨工作呢?为了生存,我们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能力去为一日三餐而拼搏,是工作让我们在离开父母的庇护后,还能延续着基本能够满足的生活。但辛苦拉扯我们成长起来的父母,我们却无以回报呀……       我的一个好朋友,应邀到我家来吃饭。在我家和我及我的父母与我的妻儿一起,欢声笑语地搓过了一顿心满意足的晚餐。回到家后,他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我真的很羡慕你呀!”
      他说,他是个独苗,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到大,并支撑他读高校。后来他当了海员,又当上了远洋的船长。多年来,他和他父亲的联系,完全依赖于海事卫星电话的维系。他每年在家的时间都很短,他说钱对他和父亲的生活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他很想辞职回家,陪着父亲好好过日子。       然而,在一次出海数月的日子里,一个打过大洋彼岸的电话告诉他,父亲走了。       他说“那一瞬间,我 ...
(2008-08-14 19:20:44)
分类:老声长谈
      我从小就喜欢文艺表演。       记得在富川县东方红小学的时候,我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在革命京剧样板戏《沙家浜》里,我演伤病员,手上吊着绷带,身边站着女卫生员。扮演卫生员的是现在在梧州当老师的韦薇;其他的新四军伤病员是现在在梧州法院的杨远华等同学;表演最突出的是指导员郭建光,由现在在广西区党委当处长的姚兵领衔主演。因为他个子长得高,歌声也喊得特别高。       我们的节目不仅仅在学校里演,还经常到农村的田间地头和小铁煤矿等单位演出,小孩演大人戏挺受欢迎的。       后来,我无论是在南宁读中学,还是在农村插队,或是在部队当兵,我都是文艺宣传队的演员。       有人说赵本山是小品的开山师祖,其实不然,小品早就有之,我们小时候就表演小品。那时的小品是政治小品,演丑化了的“牛鬼蛇神”走资派,后来又演林彪和“四人帮”。演得丑态百出,演得滑稽逗乐,要多搞怪就多搞怪,只为博取观众开怀大笑。       因为喜欢表演,我参加了两届广西邮电艺术团。我们赴昆明演出,赴 ...
(2008-08-14 09:43:14)
分类:老声长谈
      金秋时节,成熟的稻子收割回来后放到了晒谷场上,经过反复打碾出来的谷粒在夜幕降临前拢成了一堆又一堆。       农村的“阶级斗争”很复杂,为了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和侯健两个人,一人一支“七九步枪”扛到肩上来到谷场守夜。       夜里带着寒气的露水使人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天天住在一间房里的两个男人没多少话可说,游荡到4点多钟的时候双双躲进了放置农具的小房子里避寒气去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们都抱着枪睡着了。       当东方破晓金鸡唱白我们醒来的时候,我们的枪不见了。我们立即慌了手脚,预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想到了贫下中农遭到阶级敌人报复时那无情血腥的枪杀场面。       我俩连滚带爬地跑回大队部,向党支部副书记邓春瑞报告枪丢的事情,与此同时,我们也都看到了摆在队部桌上的那两把枪……一番语重心长、警钟长鸣地教育之后,我们的耳畔回响着“如果不是我去查夜,你们两个还能活吗?”的声音,庆幸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
(2008-08-14 00:28:28)
分类:老声长谈
      下乡务农的时候,男女知青住在同一个大四合院里面,大家朝夕相处,其乐融融。       迎来朝阳下田去,送走晚霞回家来;脸朝黄土背朝天,汗水掉地摔把瓣;阶级斗争时时讲,广阔天地受教育;抓革命来促生产,战天斗地紧握枪;扎根农村一辈子,铁心务农干革命。       紧握钢枪,我们天天都要这样。用钢枪保卫边疆安宁,用钢枪守护胜利果实,用钢枪镇压阶级敌人,用钢枪夜巡值守谷仓。       秋收了,割回来的谷子打了整整一个晒谷场。又一晚,轮到了我扛枪去值夜守卫了。这回和我一起值守谷场的,是一名漂亮的女知青。       走动巡查,只是久不久才需要做的事情,而大部分的时间,我和那名女知青都是坐在谷堆上聊天。       深秋的夜晚挺冷的,我们盘腿扶枪席地而坐,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俩的背就靠在了一起。我们聊啊聊,聊什么呢?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们聊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革命理想和远大志向,聊如何用自己在学校你学到的知识,去努力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我们就这样一直聊到天放亮。  &nb ...
(2008-08-13 23:51:02)
分类:老声长谈
      在南宁六中读书时,学校有名校花,我和她是在军区大院一起长大的。那个年代,男人和女人是有界限的,日常相互间极少有什么来往。       有一年春节临近,学校搞了个游园活动,其中有一项活动是猜谜语,管这个项目并发铅笔、胶擦等奖品的人,就是这个美女。       当我来到猜谜的场地时,我很自然地看了看挂着的一张张谜面,顺口就猜了一张,美女说错了。我又猜,美女还是说错了。忽然,我的心不再往谜面上走了,而是让我总想多看几眼这个美女。       青春的气息充斥了我的胸膛,那个美呀!直叫我心跳慌慌的,她是我第一次为之心跳的女人。我的脸到脖子根全都红彤彤了,她是我第一次为之脸红的女人。       后来,我们都下乡插队了。我和她跟随的单位不同,所以不在一个地方务农,但我一直都很注意她的去向。再后来,她被招到了桂林空军航修厂工作,我当兵去了广东。再再后来,我没有了她的信息。       有一回,我忽然见到了她,知道她到了计委工作。还是后来,她当上了南宁市的副市长。她当上副市长后 ...
(2008-08-13 22:57:04)
分类:老声长谈
      读高一了,我开始变声了,16岁的小伙子真的是血气方刚。按理说,现在的16岁小青年已经挺成熟了,懂得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尤其是异性的事情,谁要是提出太多的疑问,那是一定会被人说成是脑袋进水了。       然而,在“文革”年代,异性之间有着一层不可逾越的社会障碍。毫不夸张地说,16岁的大男孩,心地是非常纯净的。那时的我们,可是想都没有想过异性之间的什么事情,骂人时可以大声喊“我操你妈!”怎么操?操什么?对异性的好奇就是想偷看人家尿尿那么简单,但没那个胆量。两性方面的知识几乎就是一张白纸,除了结构方面知道不同,生理的理论高度是根本没有的。       军区大院每个星期天都会有新华书店的流动书摊来摆卖,几毛钱一本的书,小人书居多,才一毛多。       有一回,书摊又来摆卖,猛不丁摆出了一本《生理卫生常识》,封面设计很素雅,但上面却印有像水印一样的画,画的是两性的生殖器官图案。图画虽然很小,也很不清晰,但我却如触电一般,脸颊顿时发烫起来。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图案,这样的东西,我的心跳得 ...
(2008-08-13 10:10:25)
分类:老声长谈
      说到写文章,说真的,有些时候写文章,在组织材料方面我会感到茫然。不是因为材料不够,反而常常是材料太多了,弄得我眉毛胡子一大把,根根都想抓,眼前一片凌乱。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很难击中目标点上。       我不会写小说,更不会作什么大文章。工作需要就是弄些小通讯,而企业里的员工每天都很忙,根本就没什么时间看报纸。我们这些所谓搞宣传的人,作文章、发消息,无非更多的是做给领导看的。突出典型,歌功颂德,拔高质地,占领阵地,领导层最关心什么、最关怀什么、最关注什么,我们就写什么。有谁会出钱让你写东西骂他?       写小通讯,把事情的经过搞个流水账,交待清楚就算了事。时事通讯就是对政治活动发生瞬间的记录,偶尔加上两句点亮火把的阐述,上一定的层次,领导在其他场合的正式报告中说过的话,挪用一两句放到现场中再现,政治活动就更有高度、广度和深度了。       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过程、结果等东西,经过有选择地布置摆放好,然后传稿出去,至于能否发表就不去管了。报纸版幅有限,能刊登那是领导和政治的需要,不能刊登那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