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翳下的独行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55698
  • 本日访问数: 49
  • 昨日访问数: 302
  • 本周访问数: 755
更多
博文
(2010-03-08 21:30:21)

应该是上班半个月以来最郁闷的一天了。

      不是说没这么快走的吗!!!“我们周一见”的意思原来只是周一来说再见,周二再也不见。

      你走了,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我怎么这么迟钝一点都没察觉,今天你从车间跑到我办公桌看我的设计稿,好心回答我这么多的问题,中午吃饭还夹菜给我,和我开这么多的玩笑,原来都是要走的前兆。

      我还傻乎乎的问你什么是“三分线”,你说今天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你要走了,我还说那明天见啊,你说“我自己的公司准备开张了,到时请你”,真的会请我吗?没有什么资历哦,说笑而已吧,但真的很想一直和你学东西。

      6点钟,总监一面找你谈话一面问我怎么还不回家,因为我想知道谈话的结果是什么,希望你不要走。

      今天总监不快的对我说:整天跑去车间你到底是要做一个设计师还是一个版师?设计师永远做不了版师,反过来同理。你也问我,为什么这么想学版?从没考虑过 ...

(2010-03-07 21:07:35)

最近觉得自己的头脑有点混乱,传说中的迷茫吗?

      甚至是迷茫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小曼在Q上说自己很郁闷,我让她打电话来我家和我说,刚发出消息家里就响起个外国号码打来的电话,以为是她,接起来,是仲涛哥哥。

      是3、4年才有一次联系的老哥,很喜欢听他说话,每次他说的话都很切中我眼下的境况,哪怕我都还没有说我遇到了什么事,血缘的关系吗?

      老哥问,喜欢你现在的工作吗?我说非常喜欢。他说:那薪水一定不高吧?没关系,年轻人刚开始都是比较苦的。

      小时候爸爸很偏爱他,我甚至笃定的认为爸爸想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孩子而不是我,但我也没有因此嫉妒他,因为他实在很优秀,多想也成为他啊,可是最终没有。

      去年二堂哥结婚了,两个堂哥完全不同的成长轨迹,二堂哥也许自己没有什么能耐虽然家境很好,但是娶了个全能的老婆附赠显赫的家庭,这辈子也许什么都不用愁了,仲涛哥哥的家庭却不能给他什么 ...

(2010-02-28 12:23:27)

乱乱乱乱乱,又开始数东西数不清楚,写一句话想得很困难,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经开始和别人的脑频不一样但我尚未察觉,以前高中时一这样我就会粘着春晓因为觉得像姐姐,大学时粘着猪因为感觉像家人,他们的声线语速能让我平静,数不清东西就不数,写东西困难那就写久一点,克制力开始变弱,把握不清分寸就不把握,居然大胆到敢打电话给L某,第二天跟进骚扰,就好像酒后骂人似乎就不用负责任一样,春晓说你确定你现在这个鬼样子你敢见他,等他见到你你就要后悔一辈子了,不知道,脑子乱得很,判断不出后果严重与否。

      我就好象一个机器人,程序输入太多就会系统紊乱,什么让我这么乱?是因为我太贪心接收了太多频率了吗??

      本来上班前几天一切都很好的,走南湖旁的小道走到8路车起始站去搭车,每天车上人都很少想坐哪做哪,精神好就看看车上的国际新闻,精神不好就看掏出夕爷的书来看,到了办公室无视一切周遭环境想象我就是在一个studio里画稿,直到发现这个公司的运营不佳,后来想想其实一切都没变,只是知道了薪水的不稳定,周遭又太多诱惑比如耐克,挣扎了2天后继续投入,也许是画稿时太 ...

(2010-02-21 12:56:52)

我的房间有一盏吊灯,三个小灯泡从玉色的厚玻璃灯罩透出来的黄色灯光非常温暖,我甚至觉得这是在装修上败笔满布的我家唯一没有弄错的地方,每次心烦,开灯看书,都会觉得好安全好宁静,在巴黎时的那个studio,也有这么一盏光线温暖的灯,每天的压力,都在开着灯中的睡前阅读中化解了。

      回国后已经很久没开这盏灯了,因为压力似乎都消失贻尽了,昨晚深夜的时候,我又开了这盏灯,因为感觉头脑很乱。

      前晚和小白阿羽吃饭,他俩把我的职业规划(如果可以称为职业规划的话)说得一钱不值,虽然我觉得我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眼高手低,也不会笨到面试前不对面试单位的信息做功课,但是他们的主要意思其实没有错,我出去得有点盲目。

      我说我想做跟单,阿羽说发什么疯,去法国学了半天回来做累死人的跟单,我说盖叔说设计师薪金很低的啊,阿羽说:跟单多出来的那点钱还不够你去做按摩,你就先累死了。小白说:听盖叔的?麻烦你听话找个混得好点的听听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去问阿贤的意见去问他?我说因为他干过设计师嘛,说不累但是穷得要死。小白:我拜托你 ...

(2010-02-16 10:27:06)

北京?上海?杭州?深圳?还是广州?

终于等或者说捱到了这一刻,每个同学都和我说年后再来找工作,OK,now it's the very moment.

     尽管其实我没什么不好意思和院子里的叔叔阿姨们说我这半年来一直在打零工,但是问及收入应该会让人觉得我很不孝吧,所以,迟早还是要走。

    上海-最不想去的城市,尽管部分城建深得我心,尤其是那些非常时期时建起来的老房子,但是处处是人,公车地铁的士都要用抢用挤实在让人受不了,接触的人许多都是像qiqi这样脑转速飞快的精英,一路一流名校读下来一口流利的英法语做事从来不出错真是让我这种动作快思维慢的人自卑,工作机会嘛,其实真的蛮多的,且那些小资产物从某方面来说,确实还蛮讨喜。

    北京-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工作机会,我知道年轻就是要吃苦,但是通宵熬夜,在巴黎时已经受够了,实在不想重温,可是如果在那干上一年,真的应该是事半功倍,北京不缺海龟,但也许海龟老板会比其他老板更喜欢海龟员工。北京这么大,我应该不会撞上那谁吧?哼,想找工作就不要再想这种琐碎的小事,另,如此一做文化名城,可这座城市的感觉,我却不太 ...

(2010-02-14 13:53:21)

彪悍的年三十需要被记录。

      记忆中所有幸福的年三十都是回桂林老家过的,一大家子从早上就开始准备年夜饭,其乐融融好有气氛。而留守南宁的年三十,似乎总是充斥着争吵。

      昨天一大早,就听到对面楼的那家又开始吵架,我心想:今年你们赢了!每次那家吵架的时候,我心里都很阴暗的有许许平衡感。 

      到了中午,因为老爸忘了煮老妈的饭,老妈发火。下午15点,千年等一回的衣服终于完工了,于是马上抓紧时间打扫卫生,研究菜谱想晚上的大餐。

      到了17点,狗窝一般的家终于干净了,正准备开冰箱做菜的时候,老爸说:把昨天的剩菜拿出来热了。我听到马上傻了:没搞错吧,年三十吃剩菜……老爸接着说:你要做什么不要做太多,你自己吃就得了,做多了我和你妈也吃不下。

      无语了啊,是不是一家人啊?每次我做饭他都要说一句:你做你自己的得了,我不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老娘做菜这么好吃,哪次做的最后你们不都是扫光的,干嘛做饭前总要来这么一句扫兴的 ...

(2010-02-13 11:14:27)

今年又是一个要自己过的情人节,往年因为我们总是分隔两地从来也就没有在一起过过情人节,今年更没资格了。

      昨天你很无助,说为什么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在依靠你,其实你还没有这么的能担当,我很理解,但是,困境让人成长,不是吗?你说你这样的健康状况为什么每天还要这么累的挣三餐,每个月的薪水交给家里后所剩无几,听到这里我不禁羞愧,身体健康的我却没有这些压力。但是这一切都会过去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相信我。

      想起大学时滔哥常说你就是个不能接受家境衰败现实的公子哥,当时我也这么觉得,无论家境如何,你总是不肯降低生活水准,现在,对你来说到了最艰难的时刻,每个月的薪水都要交给家里拿去还债,你居然连你最爱的DVD和电影杂志都不会去买了,我有点惊讶你的变化,你说,难道我生下来的使命就是为了还债吗?当然不是了,这笔债务,2年内就可以还完,到时,你仍可以追逐你的梦想不是吗?

      今晚就是年三十了,你说过年不应该是很美好的吗?为什么我的生活除了为家里还债,就好像什么也没有,我想看电影,吃大餐,想去南宁看你,可是都 ...

(2010-02-09 18:01:33)
 
今天早上去某摄影工作室拍写真,拍完后不过瘾留着妆回家继续让老妈帮我拍。 地点:自家厕所(没办法,家里光线最好的地方) 摄影:老妈同志(在我的指导下,使用数码相机的技术与日俱增,之前拍照都还是歪斜的) 模特:妆花了一半的本人 一流化妆,N流模特,N+1流摄影 身上穿的是那件自己做的西装:  
 
一件比较SM感觉的漆皮装:  
  接下来装装斯文:
 
 
 
 
 
  快过期的发胶一瓶……
 
  最后来张顶呱呱的pose结尾:
(2010-02-07 21:16:28)
 

我们是青年,少年是别人。

开了N久的车,我都以为开出南宁市了,然后终于到了高新区。

首先上场的是:

 

而后事故主角上天前:

 

而后飞机时空坠入田间,我们苦寻不见,最后发现给当地农民藏起来了,索价200块才愿意给还,最后我call来了阿sir,刘同学太好说了,本来一分钱都不应该给的,最后妥协到给40闷:

 

无赖长这样:

 

小红帽毁容后:

 

我刚洗干净的one star啊(看不出买了有十年吧哈哈)……结果找飞机时误入泥浆,这还是用纸擦过后的效果:

 

最后还有一个小家伙可以玩,我觉得直升机比普通飞机有趣:

(2010-02-04 09:56:34)
有时候不得不说梦会给人提供灵感,昨晚梦到在一段历险中,我时刻依赖着一样东西,现实中,我确实经常需要用到它,而国内市场上尚未出现这玩意。         我在想,如果把它引进国内,我能从哪一个阶段分一杯羹呢?联系代理权、市场推广、让它的使用界面中文化?我似乎都不是最佳人选,轻松可以找到取代我的人,所以我决定先把这个主意埋藏起来,既然它出现的几十年里,中国市场上都没出现,那在我有资历去谈代理权的这段成长时间里,我相信它还是会乖乖的待在法国。         谢谢这个梦,让我意识到我离不开它。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