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一刀秒猪男的刀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8739
  • 本日访问数: 4
  • 昨日访问数: 2
  • 本周访问数: 18
更多
博文
(2013-05-06 18:55:56)
标签:

乡村

     一、    阿毛望着村头的天边,两行泪无声地流下来,他口中喃喃自语,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在咒骂还是咬牙地愤恨。
   天色灰蒙,大雨将至。
   西风吹,西风烈……
   仿佛在片刻间,夹杂着闪电狂雷的大雨拼命地落下,哗哗哗……砸在这个可怜的人身上。
   阿毛没有动,远方视线里出殡的人群已经手忙脚乱,丑态百出,那是一片空旷的荒地,没有躲避大雨的地方。
   大雨来得太突然,队伍一下被冲散了,被夹着冰雹砸痛的人们努力奔跑,有的摔在了田坎上,有的一脚踩进水沟里,负责法事的李道婆最是滑稽,穿得花花绿绿的她本是坐在牛车上做法的,谁知被冰雹砸痛了牛头的老黄居然一个猛侧身将李道婆连同那些法器,纸钱,簸箕,饭团,酒壶,还有一个七八斤重的大猪头一下掀翻在泥泞不堪的地上,李道婆眼疾手快居然从地上翻身坐起来时,手里还捧着那个猪头,开玩笑这可是她那酒鬼男人预定的一星期下酒菜,沾了半点泥回去怕是又被打断半条腿。
   雨和冰雹越下越大,人群都已经跑散了,只剩李道婆嘴里不断“哎哟哎哟,闪到你娘的老 ...
(2009-04-10 11:07:22)
           昨天下午外办,当我骑我那辆本太郎08年黑色仿女士踏板珍藏绝版的电动自行车,路过民族大道南湖桥头,等绿灯.和一般刁民不一样,我决计是不会闯红灯,就象从小过马路,无论车流多缓多慢我决计不会跑着过一样.看着一干阿叔阿妹四婶八姨们撅着屁股飞驰而过,座骑清一色的电单车,那真叫疯一般的感觉.闯着红灯,虽然偶尔会打断向右拐弯的机动车,但大致还是无碍.

  即便如此,我的心里还是很想对那些人说一句话"中国这么落后,就他妈的因为你们这些人太多了".

       NN要对电动车叫停,我想其根本原因于此是一大原因.不遵守交通规则,难以管理,政府针对电单车市场改造失去信心,要上牌加强素质培训什么的终究相对整个电单车环境,包括肇事逃匿,偷卖黑买,造成交通混乱,破坏城市形象,废旧电池造成环境污染等改善效果不大,而且针对30万电动车持有者来说,足够消耗掉政府很大一笔资源,在目前经济危机和农村问题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对电动车叫停,简单点说就是废了你们这帮低素质的道路行驶权,一杆打死,既然不知如何解决问题,和知道解决问题要付出不小代 ...

(2008-10-20 13:05:58)
      淡淡的烟圈,浅浅霓虹幽光,蓝色......  僵硬的脸庞,镜子里,骨指微颤......
        轻佻舌尖游离唇间,温润而湿热,赤裸的晕眩,鼻尖晶莹的汗滴,娇喘迷离如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脉张的血液,充斥着城市每个角落,奔流于狂人之躯,如暗夜怒放的玫瑰,爱情的发条,将男人削磨得精致而粗暴。
        威胁着放荡的东西始终存在,感受死亡,究竟是极限还是消逝,选择了怒放,享受着被夜吞噬的快感,狂浪中沉睡,静谧中独舞,如渐渐衰败的水草。
        孤寂后来,浪风口徘徊,携着枯骨,于深渊低回,带着破碎。

        习惯,聆听世界,渐渐地感受,空洞的眼,落寞的伤心小箭。

        自吟,花自飘零,微微地刺恸,干裂的唇,渗血的温柔一刀...... 

 &nb ...
(2008-10-20 12:59:49)
    并非俗说的老子,孔子,韩非子那般大家,若有相似唯一可以顶礼膜拜这苟子是luan  河池人的"苟子luan"犹如柳州"cao你妈"那般耐人寻味与经典.
  但并非如柳州cao你妈那般泛滥,上至八十下至八岁男女老幼都琅琅上口,苟子luan非实力不强者勿沾.因为我见过很多无实力和实力不强者在说到苟子luan这三字时,底气不足,破腚百出.
  是破腚,非破绽.
  那就误导了这三字精髓.
  文化,只能被强奸,而不能被糟蹋.
  什么是实力?综合就是实力!
  说到这相信如我这般自恋狂人那对这三字是情有独钟.
  与cao你妈这般(照红衣姑娘文字理解为语气助词),苟子luan也有相似之处,但并非语气助词,而是动作助词,没听过动作助词?这就是苟子luan.
  和新认识的某某饭局,某某唾沫横飞大谈某某的某某朋友搞了某某事赚了一大票.这种事常见,恰好今年小弟的口号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你可以微笑着象是认真聆听他所谓的经验,待到他拿出纸巾故做矜持般擦擦因为水分流失过多引起便秘的嘴唇时,转过头来,对你的河池友女,记住,这是说这三个字时的前奏,你的脸一定不要笑,最好是***着一跟烟,烟嘴 ...
(2008-04-18 14:47:58)
    黎小泡随后跟了个有钱的台湾佬,我和宝去送她上飞机的那天,宝的眼泪一直没停过,我甩了他脑袋一巴掌,恨恨地说"靠,哭个掉,给我长脸点得灭",随后故做潇洒地向黎小泡挥了挥手,就象把一个装满垃圾的塑料袋扔到垃圾桶里一样轻松.


  那以后,没有黎小泡的日子,我忙着赚钱和睡女人,日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5年,黎小泡和台湾佬离婚后又嫁了个广东的有钱人,住着别墅开着宝马,男人总是在外面胡混,而她也常去酒吧吊凯子,在广州的好友二毛和她老公是商业上的伙伴,但我猜得到,我熟悉她的性格就象当初我熟悉他肉体的每一寸一样.


  黎小泡自从灌醉二毛套出我的电话号码后,常常寂寞难耐时给我发短信,暧昧之言火辣之语,我从未回复,但碍于麻烦又懒得换号码,作晚终于逮到我空闲的机会,于广州驾了一天车来见我,凭这点,我把大门敞开了,反正我的床不小.


  酒过三旬,宝已是醉得不轻,而且明显比5年前时胆大了许多,叙述了他在这几年的经历,毕业后在国内某知名报社连升三级,但就还是没女友。

   激动之余,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柔情款款地望着我,本这形容词是放在女人身上的,但 ...

(2008-04-18 14:26:12)
    作晚听闻我最近在家已经闲置得快发霉了的黎小泡开着她大款老公的BMW7X到达金城江和我共度晚餐,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认为我是当初的那个王超,浪漫而流氓,让她骨子里的每个细胞在酒后都能化做床上最的炽烈的呻吟,她万万想不到,我发霉之余还在养老,象个有着中国悠久传统历史的良家型男,系着围裙在为我那年过七旬的外公做饭.


  自去年外婆去世,外公孤独的生活顿时化做厉刀狠狠地在他已经苍老的面孔上又刻下了更显疲惫的痕迹,我偶尔不在过年时回家的这几天,就顺便叫上他来和我住几天,闲暇和他喝得过瘾,明显他的气色比刚来时好了许多.


  黎小泡邹了邹眉,"怎的你不是一个人啊?"我还是一如既往淡淡地说"不喜欢你可以走",她最终还是立马转晴就用当年那最妩媚阴险的一招,"我太久没见你了,我想你"顿时梨花带雨,我是最怕女人哭的,心在刹那就软了.


  但我也一点没料到,在我们要开席之前,一个陌生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我是宝,就在你家楼下,快来开门".


  宝和黎小泡一样,都是我好多年没见了,所不同的是,黎小泡是我以前的女友,我们曾在南宁和金城江几乎每一个所能找得到平坦而没 ...

(2008-04-18 13:57:53)
         one night in 河池,我留下许多情,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触恸了伤心的魂......

    若非成长于斯,小城的韵味未曾被我如此淋漓尽致地品味,凌晨三点飘渺着渐渐迷烟,褪尽繁世华美,残留的的是那古朴的建筑,坚贞的躯体,2007年第一股清凉的风,润含着夏日气息如少女那般饱满芬芳.....

        喘着粗气的我我有些迷乱.

       九瓶啤酒后的小城一夜如此美妙,浑身燥热,光着膀子,街道静静地映射着我静静的身影,那矜持,如我这般轻佻男子禁不住伸出两指托起你那粉嫩欲滴的下巴,我的城市,躺在马路中间,很清凉.......

  二毛以为我醉了,摇摇晃晃地把我拉起来,然后我扶着他,他吐了一地......我对他吟李清照那首词"花自飘零水自留,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他噔大眼睛望我,仿佛鼻涕流进嘴里也不知.半小时前,我还在吼郑钧的<回到拉萨>.

  突然路边走过两个胸丰臀肥的少妇,二毛象狼见了羊一样嚎叫起来,转过头对我说"有搞了,是熟客,今晚我请你".我 ...

(2008-04-16 16:03:27)
标签:

无厘

    (一)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又欲往何处,传说中他目似佛祖般仁慈普渡众生,鼻梁如黄山青松般坚毅傲挺,雄壮伟岸的肩身,胸怀如沧海一般浩瀚无量,见到他的人都已过往,他无眷,也无后,陪伴他的,只有一身岁月的磨砺的沧桑,和那传说中神乎其技的刀法.
 
   年逾双古稀的老汉缓缓道来"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他低调,但是受万人敬仰.他究竟是神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使者?没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

   说到这时,他开始双目流光,继而老泪纵横,棱峋瘦骨剧烈地颤抖,顿切......
 
   满是虔诚的脸轻轻说道,"每个人都给他一个称号......
 
   这时,晴空开始电闪交加,雷鸣大作,仿佛在咆哮......
 
   半空中,传来了耶酥的洪亮声音:看吧,看那边!!
 
   众人怀着敬畏的心情举足眺望.只见在那秋水长天共一色的天际,过往的大雁,在风雨中努力排列整合,渐渐排成了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一刀秒猪男!!!!”
 
   (二)
 
   其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