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遗落今世的精灵——兰鸽玉兰花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无德!人可以做错,但不可以做恶!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4494
  • 本日访问数: 32
  • 昨日访问数: 35
  • 本周访问数: 234
更多
好友
博文
(2010-07-20 05:03:24)
 

    安静了,终于可以安静了,从一个热闹的城到另一个寂静的镇,我自由来去,不需要等红绿灯!看过那么多陌生的面孔,也看过很多种笑脸,喝过很多种酒,也吃过很多样饭,看过了太多的背叛,也看过太多的离合!各种男男女女,各种暧昧,各种眼泪,各种眼光,我尝试着各种生活,转了那么大一个圈,再次回到原点!发现,原来我一直是自己!那些努力是如此虚伪,那些付出是如此狼狈!我承认自己失败的很彻底!以为摆出单纯的自己会得到别人的青睐,原来我一直都是错的!行为是错的,思想也是错的!没有资本,拿什么支撑你的单纯!我忘记了人不吃饭是会饿死的!清醒过来了,我又开始了我新的旅程!!就算死了500回,我也还想活着笑下去!!因为死后我们还需要等下一个轮回,而一个轮回不知道要等多久!就算到了下一个轮回我们是否还记得现在的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是怎样的一个物体,或者是什么品种的精灵!

 

     今 ...

(2010-06-30 08:08:20)
 

  一场醉生梦死过后,突然感觉我的世界变的天翻地覆!无数个未接来电,无数个短信息,信息内容更是弄的我是莫名其妙!我是怎么了?莫非我真的是在另一个世界了吗?挨个的给未接来电回了电话才知道,我还在人间!关于这消息我7天前就有看到过,没想到在那么恰当的时间里发生了,让大家担心了,实在是很对不起!谢谢爱我的你们,我的朋友,我的鸽迷!

到底是谁会那么狠心?我一直检讨自己,似乎也没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说我死了呢?不管怎么样,人在做,天在看,我对得起任何一个人!但是我要谢谢你,谢谢写文章的这位朋友,因为你的这篇《今早凌晨反串歌手兰鸽(玉兰花)在家吃药自杀身亡!》文章,让我知道,还有那么多人关心我,在乎我,爱护我!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压力确实比任何时候都大,很多方面的原因,我自己也知道,但是 ...

   临晨5点钟才睡,可是却在8点半中莫名的醒来!似乎被谁在梦中叫醒,不过一直坚持的躺着看是否还能再睡着,可是都10点了还是没有办法睡着,于是起来打开电脑!很少看新闻的我被一条新闻标题吸引住“快男选手呼吁真爷们举牌威胁消灭“伪娘族””

我耐心看完正个报道,心理很不是滋味,越想越来气,很讨厌参加选秀的我,心理立刻有种想法,要去参加快男,支持伪娘,继续用实力称霸快男舞台,因为我们也是男人,我们也是在唱歌,用灵魂唱歌,我们没有错!别以为有点肌肉你们就以为自己纯爷们,我们也是纯爷们!我们才是纯爷们!我还有个超级想法就是和刘著搞个组合演唱王菲和那英的《相约九八》让那些自以为很爷们的小哥们瞧瞧,什么是爷们!只要报名能通过我就去!不过我不知道去哪里报名哦,还能赶得上吗?谁能告诉我怎么报名参加???

                                  

这是我上妆和没上妆的视频照!希望能立刻参加快男,因为我是快男!!快男舞台 ...

                             浑浑噩噩的,一直处于休息状态,每天依然受邀着富豪门的饭门局,吃,喝,玩,就差陪睡了,所以不算3陪,出去应酬也是因为要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这话是朋友说的,认识京城的这些富豪也是通过朋友介绍的,于是我成为了他们陪吃陪唱的对象,不过也满开心!我一出现就会出现唱歌PK战,那些女的不服气总是拿她们大声而刺耳的尖叫声来证明她们声音比我高,呵呵,我哭笑不得!这中间也有认识些对我及有帮助的人,比如某某老板,某某传媒的老板,高层什么的,他们和我说了很多,以至于我这个新人对娱乐圈有更深的认识,也多了些恐惧和顾虑。想想过去接受媒体的采访和专访回答敏感问题时的反应,或许那种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得罪某些人,某些朋友!如果真是那样,我在这里跟大家道歉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大家能原谅吧!

前些时间接受北京电视台青少频道《谁在说》栏目的专访,感动的我面媒体以来头一次的失控掉眼泪,难堪啊!原因是好友;李玉刚的出镜支持,多年不见的导演现场客串嘉宾,还有现场鸽 ...

    最近,忙而充实,跑通告,和很多年不见的朋友聚会,录音,通通都安排到刚好,昨天刚刚做完河北电视台的专访又接到四川卫视的通知说明晚4月16号晚10点18分播出我参加录制的节目《模仿来了》!录制节目现场笑声不段,精彩连连,鸽迷们千万别错过哦!下面是我在现场录制节目的一些花絮:我们提前欣赏一下:

                 

 最近这几期专访及活动会在近期各卫视及电视台连续播出,喜欢我,支持我的鸽迷请留意了,北京电视台青少频道《谁在说》栏目的个人专访会在4月3号晚上7点30分播出,另外四川卫视的《模仿来了》娱乐节目也会在近期播出!之前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的《你该怎么办》已经播出了,没看到的鸽迷现在贴出来给大家分享了!

                

 

   在这里谢谢我圈中好友:李玉刚,刘思伟,侯旭及,没有出现在镜头前的好友们的鼎立相助和支持!!愿我们的友谊长存!并祝我们工作顺利,开心,红火更红火!!!

(2010-03-18 17:59:32)

 回京已经一段时间了,最近一直忙着录我的第2张唱片(听花的歌),已经很顺利的录完了9首歌曲,但是接下来会很困难了,因为基本上都把原创放在最后来录!要熟悉,要熟悉每一个细小的节奏与分解,虽然感觉已经很熟悉,但是一进录音棚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感觉脑子全部模糊掉,全部是空的!就好象把某种微生物放在显微镜下才能看清楚一样,音乐里的每一个小音符,小细节也是那样,必须分解的很详细很清晰你才能找到很准确的节奏和感觉!太折磨人了!尤其象我这样的歌手,更是难上加难,不象纯女生的声音,怎么唱都是女声,可我不一样,我除了要找到感觉,还要控制气息和音量,太放吧没感情,控制不好吧声音又哑掉,哎!!!不过,制作人说了,好歌手都这样,一定要克服掉这些困难,你才能算是好歌手!吴老师说的每句话我都会记在心里,他也知道我是个心理很敏感的人,所以每次录音他都很有耐心的鼓励我,或者直接夸奖我,这样让我既放松又能很好的完成录音!虽然有些时候会总在一个节奏上卡不准,反复很多次,他都会很耐心的说,没关系,再来!那种时候我都会很不好意 ...

    年,过的差不多了,每天陪着家人走亲戚,象我家这样那么庞大的家庭要走完真是累的够戗!这会儿趁家人都出去赶庙会了,家里安静的好舒服,看来那么多年来我已经喜欢了自己安静的生活了!过去的这一年自己很努力,可依然没有什么突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的这一年呢,要更加努力,投入要更多,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努力过了就好,因为我知道我一直以自己的喜好,以自己的个性做事,所以结果如何,不要紧!我更知道,爱我的人会依然爱我!那些走马观花的人们就对他们挥挥手说---再见吧!

过了元宵节就回北京录音了,我的第2张专辑《听花的歌》已经筹备半年了,很荣幸请到了著名的,张靓颖的御用音乐人吴梦奇老师作我的制作人,更荣幸的是专辑里有首歌是吴梦奇老师为我定身创作的一首歌,现在暂时保密哦,相信吴老师的这首创作歌曲会成为这张唱片的一大亮点,我们期待它震撼登场吧!和吴梦奇老师的相识,源于他的那些细腻,感性的作品,如大家所熟悉的(张靓颖)的《如果爱下去》《想你在零点零一分》(何洁 ...

周蔓面对她的PK对手的一瞬,我已经肯定了这是一场阴谋。与此同时,大勇的电话也打来了,劈头就说:“周蔓着了人家的道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说:“是啊,这回凶多吉少了。” 大勇都不禁有气,说:“什么凶多吉少!简直就是有去无回了!你看她的对手,是唱原生态的!这样的两个人,怎么比!P什么K什么啊!” 我无语,半晌,大勇叹口气,“等周蔓回来,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好。”我答应道,轻轻挂了电话。 果不其然,周蔓被淘汰了,这个倔强的女子,她居然都没有哭,冷静的听完点评,听完被宣布淘汰,转身走下了台。 那表情就像是早已知道了结果,只是等待它发生一样。 于是我知道,周蔓还是拒绝了那个大腕,我舒了一口气,心里反而有放松的感觉。   再见到周蔓,已经是十强赛的当晚了。 虽然已经没有了周蔓的身影,但是我们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看看冠军究竟是不是内定的那个,就依然打开了电视。 电话又响了,是周蔓的声音,居然没有什么不快,还是笑呵呵的,问我:“我可以进来吗?”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门前,拉开大门。 门外,果然站着笑嘻嘻的周蔓。她拖着那个小行李箱,一脸灿烂的笑容站在门外,俏皮的歪着脑袋看着我。一见我开 ...
进了前二十的周蔓,这几天的心情大概如沐春风。因为翻开B城的大小娱乐报纸,几乎都有周蔓的新闻,跟上次拉票大会后的效果一样。 十位评委,几乎异口同声的称赞周蔓的演唱功底,甚至对她那几首可能略显幼稚的原创歌都大加赞美,让人怀疑他们像是约好了似的。 “这样一来,周蔓进前十名,看来也大有希望了!”顺子这些天忙乎粉丝团拉票的事,忙得不亦乐乎。看到周蔓的人气这么旺,兴奋得就像是她自己晋了级一样。 我的心思却大半没有在这里,还沉浸在浩东带给我的震惊之中。大多数时候,我会静静的握住顺子的手,看着她,思想却飞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周蔓给我们打了几次电话,一扫之前的无精打采,有些过分的亢奋。她和顺子在电话里成了好朋友,两个人经常叽叽喳喳的说上半天,令我十分惊诧女人的“外交能力”。我跟她略微提了一下浩东的事,周蔓沉默了一下,低声说:“兰宇,你太后知后觉了,其实我早就明白,只有你一个人蒙在鼓里。浩东他这样走,对他自己,对你,都好。” “那对你呢?”我逼问周蔓,想籍此来抹平心中的困惑。 “我……和他,早就没有可能性了。我比你们都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周蔓清晰的说。 浩东到底是走了,走的时候甚至没有和我们吃顿告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