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遗落今世的精灵——兰鸽玉兰花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无德!人可以做错,但不可以做恶!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3363
  • 本日访问数: 36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373
更多
好友
博文

“偶像中国”40进20的比赛,马上就要举行了。这些日子,周蔓很少打电话给我。倒是我们常常发短信,告诉她要沉住气,要好好发挥。

经过了最初的几天缠绵,我和顺子重逢的激动渐渐消减,好像又找回了从前平静和谐的感觉。我想把顺子养胖一点,再“放”她出去工作。顺子偏又是闲不住的人,刚好就操办起歌迷会、粉丝团的事情,我有时候就能借机休息,养足了精神好唱夜场。

这一段时间,和浩东见面的次数,不可避免的减少了。说实话,我是有意要这样做的。顺子来了之后,我才切实的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而不是老缩在浩东背后,当一个被人保护的小弟弟,而且也不应该继续把浩东当成大哥来幻想了。

这么长时间的日夜厮守,乍一分开,还真有点像戒烟一样,有难以忍受的瘾头。我还要尽可能的不被浩东看出来,我是在故意避开他。

到了周蔓的小屋,浩东没有下车,对我们坏笑着说:“你们尽情地叙旧吧,晚上我来接你们,唱完一起去吃饭?”

我捶了浩东的肩膀一下,“看你笑得那个样子!好啦快走吧你!”

浩东哀叹一声:“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有了老婆,就开始打兄弟了!”说完,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我和顺子相视一笑,拉着手一起走进楼里。

周蔓这个屋子,虽然我们与她相熟,却很少来她这里,还是她临走之前我来送行李,才得以看到小屋的全貌,算今天这次,是第二次了。

我拿着钥匙,不太熟练的把门打开,走进屋里,回头招呼顺子,让她进来。

刚一关上门,顺子就又紧紧的抱住了我,不肯松开。

651 阅读  ┆ 0 评论 

扰攘了几天,走的走,请假的请假,悲观的悲观。New 百年已不复当日我们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时的热闹,这几天我心里,一直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抑郁,几乎快得了抑郁症了。

好在这个时候,顺子总算出现在我身边。

顺子对我来说,就像是寒冷冬天里的一把炉火。我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在以前那样艰难的生活境地,每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总会看见顺子一脸灿烂的笑容,在门口迎接我。一看到她,我浑身的疲倦就像是洗去了一大半,心里也觉得踏实了不少。

在这么彷徨的时刻,顺子来找我,真是给了我莫大的安慰。

即使在人潮汹涌的车站,即使已经那么久没有见面,我还是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顺子。

用浩东的话来说 ...

     回到New 百年,大勇早已等候在后台。

“你,怎么回来了?被我说中了?”大勇笑呵呵的问。

我垂头丧气的没说话,坐到梳妆台前,望着镜子发呆。

浩东把报到的情形简单的说了一下,大勇冷笑:“我就觉得不会那么便宜,天上掉下个比赛来让你参加!几万人做着一个明星梦!”

浩东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拳:“你呀,别在这马后炮了!想想怎么帮周蔓吧!”

大勇有样学样,照着我的肩膀头也来了一拳。

“小子!还不快换服装去,今天你的场子早!”他转头对浩东说:“看把你急得,这叫什么啊?这叫关心则乱!你现在急得跳脚有什么用,还不如等着她的电话,需要什么就帮着她干,随机应变呗!”

不成想,浩东倒是沉声开了口。

他声音里有种异常的萧索,和疲惫。苦笑了一下,才说:“不瞒你说,大勇,我也腻味透了这样的生活儿。”

除了他自己以外,我们三个都是一愣。尤其是我,潜意识里老是觉得,浩东的挚爱就消逝在夜店里,浩东的精魄像是也随之埋葬在了夜店,像是已经与这暗夜结合在了一起,突然听他这样说,心里不由为之一震。

“我为什么留在这样的地方?”浩东的声音,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往台上看过去,往舞池里看过去,全是她的影子。我以为我一辈子留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只在夜里出现的舞台上,我就能一直守护她……”

浩东嗤笑了一声,像是在笑自己的无稽。

“其实没有,我守护不了谁,包括我自己。她们每一个,都在笑我的懦弱,笑我不思进取,每个人都看不起为了 ...

    虽然安慰过了顺子,但接下来的事,却还是让我有些为难。

周蔓何等聪明,我走过去,嗫嚅着还没开口,她已经把我的来意猜得七七八八。

“你没法陪我去了,是吧?”说完,她还嫣然一笑,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我却越发难堪,刚才我还拍着胸脯保证,帮她帮到底,义不容辞云云,才一会儿的工夫,就变了卦,无论如何不知道怎样解释。

周蔓反而掉过头来安慰我:“不要紧的,你有事尽管去忙。是大勇的电话?不让你请假?”

我摇摇头,说:“不是,是顺子,顺子她要来了。”

周蔓呆了一呆,“顺子?她要来了?”

“嗯,”我赧然,“分开太久, ...

    虽然没有去看晓风出事的地方,大勇和周蔓也尽量不再提起这件事,但接下来的两个礼拜里,我却时时处于神经崩溃的边缘。夜里常常会惊醒,一头的冷汗。白天也常常精神恍惚。也许真的像浩东说的,我的八字比较弱吧。

只有在和周蔓的粉丝团待在一起,为周蔓拉票,摇旗呐喊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真实的存在,好像能从那些热情的少男少女身上,汲取一点能量,不,是热量,一种活着的生命的热量。

第一场拉票会上,周蔓华丽的亮相,给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周蔓的短信票数开始激增。直到第一场晋级赛结束,周蔓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直接跻身40强之列了。

和海选之后兴高采烈的像个孩子一样的表现不同,周蔓已经颇为成熟的安排起身边的一切了。先跟New百年请了假,又和大勇安排了场子之后,周蔓找到我,欲言又止的半天,终于开了口。

467 阅读  ┆ 2 评论 

    我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上的晓风一脸纯真的笑容,正是我初见他的样子,标准的阳光男孩。他背着吉他,不知道是不是参加什么活动的留影。

我点点头,“对,就是他,他原来姓章。”

女警看着我,带着习惯性的探询,像是在掂量我的话有几分可信。

“他,怎么了?”知道是关于晓风的事,我倒平静了下来。毕竟我和他不熟,又离开这么久了。“他犯了法?”

“他死了。”女警官薄薄的嘴唇一开一合,吐出三个字。在我听来,却不啻是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我吓得一个激灵,“噌”的站起来,“什么?死了!”

这时,我才蓦然的想起之前做的那个梦,晓风在梦里跟我说他走了!我浑身一阵冰凉,汗毛全都竖了起来,震惊的重复着:“死了,他……他居然死了。”

    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拉票会下来,全B城一半的娱乐报纸,都大幅的刊登了周蔓的“羽衣”照,标题还都挺文,什么“黑马周蔓化身飞鸟”,什么“37号乘风归去”,什么“别出蹊径艳压群芳”,总之是吸引了半个B城的眼球。

“周蔓,你这第一次拉票,场面就做得这么大,以后可怎么办啊?”浩东不无担心的说。

“以后啊?以后就顺着形势,低调的来呗。”周蔓一边整理她那件“羽衣”,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不然,每场都这样,我上哪借那么多羽毛衣服去。”她显然还没有从第一场“小胜”的喜悦中平复下来,忍不住娇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被羽毛弄得不住地打着喷嚏,神态娇憨,煞是好看。

我不经意间,抬起头,看见浩东侧着头悄悄的看着周蔓,眼神竟然有些迷离。我慌忙低下头,像是无意间窥见了什么不该看的秘密一样,心怀大乱。

周蔓浑然不觉,或 ...

    一连七八天,我坐着浩东的小车,在B城的各条繁华大街穿行。浩东的车彻底成了一个硕大的广告牌,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顶着周蔓的大幅海报,开到哪里都会吸引一大群人的注目。周蔓的“粉丝团”队伍也越发的壮大,有的主要街道上,我们甚至不能一齐行动,因为会影响交通。 “这么个声势,算不算浩大啊?”擦擦头上的汗,我问浩东。 浩东从车上跳下来,倚在门上,看看周围,点点头说:“应该差不多了吧?第一场拉票,最好是在户外,不然这些人都不能全进去,都难说呢!”他看看我脸上的汗,笑说:“你看你,快成水鸭子了,这么拼命,当心晚上上不了场!大勇可是说了,白天怎么折腾他不管,只要在New百年一天,就得好好演!” “那当然,”我一笑,顺手抹了一把汗,“这两天我们也学乖了,分批分拨的喊,轮着来,不然别说晚上上台,就算这些人到了周六,恐怕也快撑不住了。” 浩东看了看这群卖力宣传的“小朋友”,突然直起身,大声喊:“大家辛苦了!今天咱们早点收工!我请大家吃饭!” “耶呼——”这下子一众人等全都呼啦啦的涌了上来,我乐不可支——这下浩东惨了,这一顿还不得吃去他一个月的薪水! 好不容易,一天一天的数过,终于到了周末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