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遗落今世的精灵——兰鸽玉兰花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无德!人可以做错,但不可以做恶!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2801
  • 本日访问数: 10
  • 昨日访问数: 41
  • 本周访问数: 207
更多
好友
博文

三个月来,我每天男声女声,翻来覆去的变化练习,老是想不出那个老板说的“激情”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有个唱戏的曲艺团来到镇上,搭起了戏台子,琢磨得头都快破了的我,正好去那借鉴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灵感,开开我的窍。

这个所谓的曲艺团,其实也跟我当初的“云燕”一样,是个四处流浪的草台班子。不过剑走偏锋,不唱流行歌,唱戏。
我习惯性的跟了几天台子,听了几场,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
这个团没有女的,所有的角色都是男演员来扮演。有时候他们偷懒,不上妆,清唱,就算是唱挺美的旦角,听的人也寥寥无几。但是只要那个扮花旦的演员一上了妆,带上行头穿上戏服,在台上一转,我亲爱的乡亲们就会不自觉的围拢过来。要是这假的“她”在舞台上眼风一抛,兰花指一翘,台下的看客们就会如痴如醉的爆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

“兰伢子!”
我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观众,冷不防身后有人叫我,吓我一跳。回过头来,居然是大哥!
我兴奋的跳过去,“大哥,你也来看戏?”
“我来看你!” 大哥呵呵一笑,“听妈说你这几天老往这凑,我来看看你做什么。”
“大哥,你看”我也只有在大哥面前,才敢透露我还是想出去唱歌的心思。“ ...

回到家以后我才发现,我已经没法子再过一种日光下的平静生活。
城市的繁华,舞台的光鲜,掌声和欢呼,已经像是毒瘾一样,深植在心里。不断蔓延,像野草藤蔓终日缠绕,又像是小火苗一样,不断的舔舐着我的神经。
我终日失魂落魄的,像游魂一样在屋子里晃荡,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
我知道母亲担心她最小的儿子,但是她毫无办法,她没法理解,为什么小儿子失去了对着群山高歌的兴趣,她不明白我多迷恋自己从麦克风里传出的歌声。
我知道她在偷偷的用衣角和手背擦去眼角焦急的泪,但是我对自己也毫无办法。我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像迷途的狗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在一段灵魂出窍的日子后,老天又扔出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也许是壮族善歌的美名,吸引了外人,广西柳州的艺术学校忽然来到合山这个小县城招收学员。
听到这个消息,我像是从混沌的梦中惊醒过来一样,几乎忍不住要立刻去晋见我的“神”了。
那几天想去报名的念头终日在脑子转悠,可是想起老妈的眼泪,我又退缩了,我实在不想再让妈妈承受一次离别的打击,再让她为我担惊受怕。
我坐立不安,在去还是不去的抉择中饱受煎熬,两颊染上了一种病态的狂热的赤红。
“娃儿!”一天 ...

那是个瘦削的女孩子,跌坐在地上,好像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索性也不再起来,无助的低声抽泣着。
她小小的脸庞,好像只有我的巴掌那么大,秀气挺直的鼻子,小巧的嘴,即使在哭泣的时候,也还带着倔强。最吸引人的是,她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我茫然的望向她,如遇雷击。
多么熟悉的一双眼睛!一样凄惶,一样泪光流转,如泣如诉。刹那间我忘记了身在何处,大总管的咆哮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对我已经没有意义。
在心底深深埋藏的秘密,像是有一扇门,在眼前豁然洞开。

那一年八月,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之后,我没有钱付第二天的房费,理所当然的离开了旅店。
瓢泼大雨中,身无分文的我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肚子里饿得像是能从喉咙伸出手来。越走越冷,越走越饿,我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放声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已经感觉眼前发黑的时候,忽然在水面的倒影里,看见一片绚烂的霓虹。我抬起头,不过咫尺之远,一块硕大的招牌熠熠生辉:帝豪娱乐城。
人在逼急了的时候,大概也没有什么胆怯羞涩而言了,怀着对热水和食物的热切盼望,我几乎是用冲的方式,闯进了娱乐城。

还没等横眉冷对的保安问话,我大声的喊了一嗓子:“我要见 ...

 

2008年5月21日,也是中国人民为汶川大地震中的遇难同胞哀悼日的最后一天。我虽然钱也捐了,但是心情依然很沉重,一直想寻找别的方法来代替这种悲痛的哀思!这种时候,很多歌手都纷纷为灾区献上自己的原创作品!作为歌手,我也想除了捐钱外还想通过歌声来寄表哀思,可是没有遇到好的作品,所以想起了那首老歌,我自己非常喜欢的老歌(让世界充满爱)!在地震发生后几乎每天都有在听,每次听心里都有那些遇难孩子的画面,那些画面让人心痛的要窒息!

    下午3点,我带着心爱的天使来到录音棚,因为家里没有人带她,所以我只能把她带在身边!棚里有人在录音,我们只能坐着等候,看着可爱的孩子在那玩着,又在我身上爬来爬去的,突然感觉如果(让世界充满爱)的前面用孩子天真无邪的童声来表达,意境一定很好,毕竟地震中遇难的孩子那么多。我试探着问问孩子,孩子有些犹豫,我也懵懂,怕孩子节奏不好很难录音!可是,还是想试试!我开始一句一句歌词的解释给孩子听,告诉她,地震中,很多孩子都被压在废墟下了,有的失去了妈妈和爸爸,有是失去了生命,有的孩子还受伤的很严重,我们要用爱心去保护他们(孩子),有的孩子被从废墟里救出来 ...

这个不怎么愉快的话题没有再继续下去,因为我不敢。你总要拿你所有的,去交换你想要的。我想知道浩东的秘密,就得交换我的心思,所以我不敢。

悄无声息的歇了一会儿,我下了床,依旧穿起长裙。才发现裙子是干净的,连撕破的一角都被补好。没想到浩东外表那么冷峻,心思竟像是女人一样细密。我感激的看他,浩东举起手,像投降一样。
“拜托,玉兰花,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小动物一样可怜的眼神看我?真的不用感激我,只不过是有人来帮忙,顺便连你的裙子一起洗了而已。”
“咦?”我一下子来了兴趣,“有人帮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嘿……”浩东无奈的笑,“没见过这么啰嗦的男人。快点走吧兄弟,要迟到了!”
他在“兄弟”两字加上重重的语气,像是强调什么一样。我反而心里一宽。我真的不希望他是Gay,那样的话,Kim就要对他下手了。一想到Kim可能在浩东身上上下其手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要是大哥被Kim那样调戏,我一定跟他拼命!
“浩东,你真像我大哥。”
“我在部队的时候,大家都这么说。”
“你当过兵?”我眼睛一亮,浩东这样的好身材,穿上军装一定更英明神武。
“7年呢!”
“怪不得你一身正气的,腰板笔直。 ...

(2008-05-23 04:01:18)

本来公司打算5月19号为四川汶川地震灾区义演募捐的,后来一直到19号中午才接到通知从19号至21号是为地震中的遇难者哀悼日,所有娱乐场所都不能营业!于是匆忙的定上了半夜的班机 回家!因为经过这次地震后,感觉更应该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机会了,何况象我们这些流浪艺人!一年都很难在家一两次的!

昨夜睡的很晚,事情很多,总有忙不完的,可是5点半天亮前必须赶往机场,因为航班是7点半!只睡了4个小时,还总怕睡过头,不怎么敢睡着!4点半还是爬起来了。航班在上午9点准时安全降落长沙机场,取了车,一路畅通的开回株洲!到株洲时也已经是10点半,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上楼了;洗了澡坐在电脑前,看看时间已经12点,下午还要为晚上的募捐义演而彩排,还有点时间,还是躺下睡会了!

这次因为是为震灾募捐义演,主题为 “汶川加油,我们和你在一起” 为了尊敬地震中的遇难者,从化妆到服装都要很朴素,这对我来说 ...

向四川大地震中遇难者默哀!

      轻轻地捧起你的脸

      为你把眼泪擦干

      这颗心永远属于你

      告诉我不再孤单

      深深地凝望你的眼

      不需要更多的语言

      紧紧地握住你的手

      这温暖依旧未改变

      我们同欢乐

   &nb ...

 
        我悲痛的都已经无法去言语什么了,一直看着电视直播震灾新闻,一直流泪!看着主持人眼眶里的泪光,听着他哽咽的无法播报灾情,我似乎找到了眼泪绝堤的借口,放声大哭起来!看着一个一个在废墟中被救出的孩子,听着他们无力的呻吟,不知道是否已经害怕到了及点,我的心好痛,好痛!孩子啊,你没事了,可以回到爸爸妈妈身边,躲在爸爸妈妈怀里了!可是谁又知道,在这废墟下面,还有多少个正奄奄一息的孩子,慌恐的怀着求生的欲望,无助的等待着能给他生还的双手!老天啊,放过那些孩子吧!     在去演出时老板跑过来找我问我愿意不愿意支持义演,把今晚的演出费捐给灾区,如果支持请在横幅上签名,我啥话也没说,很干脆的拿起签名笔在那红色的横幅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遇难的孩子们呀,安息吧!幸存的人啊,拾起信心,拿起勇气,重新建造家园吧,我们会一直陪伴你们度过难关的!
 
        这两天一直有在关注地震的新闻,看到震灾区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现场照片心好痛,痛的好无奈!感叹上天的无情呀!看到各界人士都在纷纷以不同的方式献上自己的爱心和祝福,看到了温家宝总理不惧余震危险亲自到现场探望群众和了解震况,好激动,也好感动!还好,还好,上天无情人有情!在每一次灾难来临时,我们中国人,人和人之间的关心,那种不离不弃的精神真让人心感温暖!     为了让震灾灾区的兄弟姐妹们能尽快恢复生活,恢复健康,我们要贡献出我们每个人微薄的力量和爱心!因为,中国是个大家庭,我们要保护好我们的家园,呵护我们的每一位兄弟姐妹,为他们(她们)祈福,祷平安!我们几个朋友刚才打了电话说好了,中午起来了就去银行给灾区捐款,希望能给灾区送上我们虔诚的祝福!我们已经行动起来了,朋友,你呢?来吧,一起走进这个爱心大家庭,给需要爱的兄弟姐妹们爱的力量吧!我们不要遗弃他们(她们),也不要被这个大家庭给遗弃!!!!!来吧!!!
                     周围一片沉默,团长叫了别的人,七手八脚把东西收拾上车。车子渐渐远离了城市,走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突然煞车。我们撞作一团,正在互相抱怨。车厢的门开了,团长站在门口向我招招手。我不明所以的挪过去,冷不防被他一把扯下了车,狠狠的摔在地上。还没等我起身,团长蒲扇似的巴掌已经甩在我脸上,“小王八蛋,老子叫你搬你敢不搬!你他妈的要骑到老子头上拉屎?”团长一边用最恶毒的粗话骂骂咧咧,一边对着我挥起了拳头。几个广西老乡,远远的,像几只鹌鹑一样缩在一边,没有一个人敢来救我。我终于明白,我的“歌星”梦,已经离我原来越远了。 一年后,1994年的八月,我们的“云燕演出团”漂泊到了海南。按照团长的说法,海南是“遍地黄金”,娱乐业——要是我们也算娱乐业的话——盛况空前,就等着我们的“云燕”飞到那去捡钱了。到了海南,才知道什么叫天不作美。一连一个礼拜的暴雨天,彻底浇灭了我们的淘金梦。连绵的苦雨,让我们根本没有地方搭棚,就算是搭棚,也不可能有人来看。团长找到了一个闲置的建筑工地,就把未完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