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遗落今世的精灵——兰鸽玉兰花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无德!人可以做错,但不可以做恶!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3555
  • 本日访问数: 228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565
更多
好友
博文
(2008-05-12 15:03:23)
    太可怕了,这样的事情我已经经历过两次了,现在想起来汗毛都竖起来了。08年5月12号中午2点半,我还睡在甜甜的梦里,忽然间感觉床在摇,我迷幻的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看四周没事有继续睡,可是还是感觉床还在晃,就连整栋楼都在晃,还以为是自己爬着睡才会出现幻觉呢,就换了个姿势睡,没想到还是有,2分钟后才停下来!可是我也已经彻底醒来,爬起来打开电脑,一登陆QQ就有网友问我有没有感觉刚才地震,吓的我直出冷汗,还真是地震!!太可怕!!和我3年前在北京一样,当时住21楼,那时是中午12半,也是被摇醒!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怕!!不知道你们有感觉到了没有刚才的地震??
 

       

短暂的沉默,几分钟,也许只是几秒钟。

心狂跳,晓风和那个男人的样子,又不失时机的跳出来。我呼吸急促,恨自己太不会掩饰,吃惊的问:“你说什么?”

浩东仰起头,忽然哈哈大笑。
“你太好笑了,玉兰花!说什么你都当真!你这么纯洁的小脑袋瓜,究竟是怎么在‘New 百年’活下来的?”

我第N次脸红。偷偷的吁了一口气。说不上是放下了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
“我13岁就出来闯了,我不是什么纯洁的小脑袋!”

话一出口,我立刻后悔,这样负气的争辩,几乎更显示出我的幼稚,天知道,我其实挺想在浩东面前表现得深沉成熟一点的,为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
不过浩东似乎也很乐意转移刚才的话题,他接过我的话茬儿。
“13岁?那你出来的很早啊?做什么?”

“做……歌手……”我有点迟疑的答,有刹那的失神。13岁,黑色的1992年,让我在温暖的被窝里,依然觉得遍体生寒。

13岁,我已经不用放牛了。
家里的经济稍有好转,我去了镇上念初中,大哥那个时候正在镇上当老师。没有了群山的回声给我呼应,没有了那头大黄牛做我的听众,何况 ...

                         看到这个女人,我几乎要崩溃,怎么又开始出来闹了呢!看完某网站的报道,我都要晕倒了!以前总是保持着自己是艺人能理解粉丝的喜欢程度,再怎么炒作的新闻看过就算,可这一次真的想骂骂这个女人了。还真搞不懂这社会怎么了,怎么尽出这样的一些人呀,象什么芙蓉姐姐,兰董,杨二,杨丽娟这样的人物!更可恶的是还有人替她去打官司,替她打官司的人难道脑子也进水了?还是借机炒作自己?还要刘德华赔她精神损失费100万,天啊!这是哪个幼儿园出来的“科班生”!再说了,象这些人又不是艺人,你说出名有什么用,有人请你形象代言还是有人请你演出,搞不清楚这样出名了有什么好处,难道就不怕有一天走在街上莫名的被人打!看看芙蓉姐姐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出名了,有啥用,我看是臭名远扬,没有演出,没有收入,在北京住没地方住,如今还不是不得宣布退出娱乐圈!所以这个可怜又可恶的杨丽娟呀,回家好好生活吧!!别再害华崽了,爱他就保护他吧!!!所有华崽的粉丝会感激你的!!
                  这是我到B城之后,睡得最香甜最踏实的一觉。

在梦里,我梦见了大哥,我又回到了八岁时候的那个早晨。
也许是我二十几年的生命实在乏善足陈,总是充满磨难和挣扎,所以那一天在我心里深深的镌刻,是我记忆中最快乐的一个早晨。就在那天,大哥在我面前,用一台老式的录音机,为我开启了一个从未接触过的梦幻世界。

那时候,每天天不亮我就得起床,赶着牛去山上吃草。三兄弟挤在一床被子下,每次要我离开热腾腾被窝,都像要我的小命儿一样。大哥常玩一招,就是他一起床就把被子整个掀开,让我光溜溜的晾着。我最怕他这样,每次都要挣扎着缩进墙角,再稍微的赖一会儿。

就在那天,大哥如常的准时掀开了被子,居然没有习惯性的大喊:“起床了,懒猪!”我反而有点不适应。大哥把一个黑色的方匣子放在我脸旁边,按了一下,那东西居然就在我耳朵边上唱起了歌!我几乎是用飞的姿势从床上爬起来,近乎虔诚的看着那个匣子。
“大哥,这是什么东西啊?”

“录音机!你乖乖的起床,干完活儿,我能让它唱歌给你听!”大哥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简直 ...

心情一直都很复杂,情趣波澜也很大,总会在自己奄奄一熄的时候把自己救回来!或许,在某中意义上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吧!

         从94年开始,整整14年了,我的歌唱生涯整整14年了,从如此单纯的孩子到历经沧桑的男人,在困惑和挣扎中度过那一个个漫长的日日夜夜。没有一个人能懂我,身边,该来的人来了,该走的也都走了!在灯光四射的舞台上,我是那么的幸福,虽然没有几千几万人的观众,虽然没有千呼万唤的尖叫声,可是我依然为那一双双看着我,听着我唱歌的微笑的眼睛而感动着!于是,我开始向自己的梦想努力,失败过无数次,摔倒过无数次,可每次一醒来就又开始疯狂朝着目标走!终于在08年,在中国人民兴奋鼓舞,骄傲的今年,我也完成了我个人有生以来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专集”这将是娱乐圈从未有过的一张专集,绝对可以让大家耳目一新!因为这是在中国娱乐圈第一个反串歌手发的专集,里面内容有2首原创歌是超级好听,其中一首是我自己写的词,酝酿了14年,在08年强烈震撼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不要错过哦!更精彩的是专集里的一首对唱歌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在流行配器里又增加了不少民族乐器,相信一定给你全新的视听感 ...

     一上台,就知道自己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我的病比自己知道的好像要严重的多,今天的灯光好像格外的亮,我像是被明晃晃的太阳直射着一样,刚迈了两阶,就险些栽倒。

主持人大勇,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手疾眼快又不露声色的扶了我一把,大声笑道:“玉兰花,平时人家说你怎么骚我还不信!这下子可让大家伙儿看见了啊!人没上台呢,先往我这投怀送抱!台下的爷们儿是不是眼红了啊?!”

幸亏大勇这么一搅和,我就势上了台,感激的冲他笑了笑。台下的众人,让大勇说得心痒难抑,早已按捺不住,叫好连连,只是这平时让我有小小虚荣心和成就感的喝彩,此刻就像小鼓槌一样,一下一下的槌着我的脑袋,太阳穴那里突突的,跳着疼。

 “古有代父从军花木兰,近有绝代花旦梅兰芳,要说我们‘牛百年‘为啥牛,就因为有个最牛叉的又男又女,不男不女,半男半女的反串天后――-玉兰花!” 大勇又是一通不着边际的调笑,偏偏台下的看客就最吃他这一套。满场的气氛已经被炒得炽热,乐队拉开了前奏,只等我亮嗓子。

今晚我要唱的是――《青藏高原》。

“呀——啦——索——”第一句才一出口,我心里立刻一凉。就算是有厚厚 ...

                           我忽然有点替他担心。想起那个男人阴鸷的笑容,就像是有个凉凉的东西从后背爬起来一样。忽然,后背真的一凉,我惊的几乎跳了起来。一回头,才发现是Kim――一个和我一样在“New 百年”跑场的歌手。

Kim笑嘻嘻的把手按在我的裸背上,嘴里“啧啧”有声。

“玉兰花,你这一身小皮子可真是嫩滑啊,说你是男的都没人信。”他轻巧的撇了一下嘴说:“看你那愣愣的样子,想什么呢?还没上场你就发了春吧~~哈哈哈哈!”

一边笑,Kim一边把手在我后背上滑来滑去,我虽然拼命的抑制,还是忍不住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也竖了起来。我赶紧把背转过来,强笑着敷衍:“Kim哥,别开玩笑了。”

Kim收回手,爱惜的抚了几下他新做的“贝克汉姆”式,忽然之间竟有点寂寥的样子。
“玉兰花,不开玩笑,咱们还能干点什么呢?”他喟叹。“你知道吗?老陈,朋克陈,今天走了。”

“走了?”我有点奇怪,“走去哪了?”
“朋克陈”原来叫陈刚,是“New 百年”的名人,驻唱了好几年了,年 ...

 

夜幕刚刚降临,夕阳还留恋着向这个城市做最后的张望,“New 百年”俱乐部却已经华灯齐放,十几米的瀑布灯从五层楼上飞流直下,自下而上的镭射灯变换着不同的光柱,远远望过去,像一只居高临下的怪兽。

 

把手里的退烧药和着凉水,一仰脖子咽下去,我从被窝里挣扎起来。走到衣柜前,只不过两三步的距离,已经觉得头晕眼花,一脸一身的大汗。“”惨了……“我心里暗暗叫苦。

 

拉开柜门,从熟悉的位置摘下那件长裙,宝蓝色,钉满亮晶晶的珠片和水钻,有些地方已经有些破旧,不过不要紧,在俱乐部的霓虹灯下它照样光鲜亮丽。就像我们那个舞台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