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苍蝇的故事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93178
  • 本日访问数: 53
  • 昨日访问数: 191
  • 本周访问数: 53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灯

(2012-03-02 11:48:14)
  在这我们这里,春天总是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没完没了地纷飞着,天极暗,尤其是在刚刚亮起来的路灯的衬托下。
  没有清冷撩人的月色,没有清澈透明的轻烟,往往这时你欲将潇洒却偏难潇洒。踽踽独行,似乎也只是为了摆脱独行的那种心情。风不太冷,雨打在脸上却也挺凉的,路过别家昏暗的路灯,我也突地想起过年时那个晚上。
  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三,父亲因在村里有饭局,所以早早地便洗澡出去了。天刚刚暗下来,妹妹就把已经很久没开了的路灯给拉亮了。这时外甥突然说,姨,天都还没黑完你开路灯干嘛,外公要很晚才回来的。妹妹说,开路灯路和夜的深浅没什么关系啊,只要是晚上,只要有人出门,这灯就得开着,有时候路灯开着不是为了看路,而是一种尊重。
  那一刻,我心里震了一下。想想也是啊,开路灯和夜的深浅又有什么关系呢?父亲都那么大年纪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路灯照亮的不只是他深夜回家的路,而是温暖了他深夜回家的心。
  于是,我想,这路灯也就再也不是路灯了,而是一盏心灯,一盏温暖的心灯。
  在烦忙的生活里,在喧嚣的城市中,我也不知道自己颓废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沉沦了多少回,只记得自己曾在感情路上搁浅受伤过。记得在那日子里,自己不只是三两天的颓废,而是好些年的沉沦。此时,再回头想想,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其实,这生活又有谁离不开谁呢?地球并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停止转动,人也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缺氧而死,我们缺的只是那份曾经的温存。
  现实终究是现实的,颓废是可以的,但长时间的颓废就不可饶恕了,只是当时我忘了,忘了生活除了爱情以外还有很多诸如亲情友情一样重要的东西,也忘了给自己点上一盏心灯,一盏照亮自己脚下的路的心灯,一盏温暖自己心灵世界的心灯。  
  人就应该这样的,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应该让自己难过太久,就像小时候削铅笔一样,不小心割破手了,哭一下就好了,没必要哭上他个三天两夜的,过去了也就自己好了。
  其实,人生又有什么过不了的坎呢?往往过不了的都只是自己。
  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来自农村的朋友都深有体会,那个年代村里都还没通电,晚上上自习课的时候都是点煤油灯的。关于那个年代的记忆,我似乎储存得特别地完整。
  记得1993年的时候,我刚上小学三年级,由于村里的学校被水冲倒了,我们只能在村头的树林里上课,做为毕业班(小学四年级要到村外住宿就读了,所以老师说我们是毕业班)上晚自习是必须的。
  虽然至今为止,我也没见这雪长什么样,但我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天没有现在的这般暖和,冬天不管怎么样地面上总会结冰的,尤其是晚上到早晨这个时间断。在那个贫穷的岁月里,我们没有秋衣没有秋裤,一双“解放鞋”就得穿上两三年,甚至很多时候冬天我们也是打着光脚去上学的。光着脚丫,书桌上点上一盏煤油灯,桌下悬挂着一个用破碗盆或破锅盖点着的柴火,一只手烤火一只手写作业,那种冷是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没有围墙的树林,似乎永远都有风,红得像笔尖一样的灯火在玻璃罩里摇曳着,偶尔也有个别同学的灯被吹灭了,这时候也是大家最为开心的时候,你过来点我的,我也过去点你的,调皮了就把冰冷的手伸进你衣服里,冰得你呱呱叫着也来整我一把才服气,直到老师透过厚厚的眼镜瞪着大伙才安静下来。
  晚上九点下课了,在没有月亮的冬天,在细雨纷飞的春天,我们三五成群着挽裤腿,一手拿着微弱的灯火,一手提着烧得正红的火盆嘻戏着回家了。虽然,那时家门口并没有现在明亮光路灯,可在大厅里的正堂桌上一直放着一盏点亮的煤油灯,还有在厨房里热着暖暖的玉米粥等着我们回来的母亲。
  时过十来二十年的今天,又有谁还记得曾经年少的岁月呢?有谁还记得那盏在大厅里一直亮着的灯,为什么不灭?那正是一盏寄存着深厚的爱的煤油灯,很微弱却也很明亮,那是母亲为我们点燃的心灯。
  如今父母亲也都年迈了,如果他们晚上有事出门,也该轮到我们为他们点上一盏灯了,即使我们做不到像他们一样在厨房里忙碌着等待我们回来,但随手把门前的路灯拉亮我们总是可以做得到的。
  经历了,我们也都该长大了,该学会体谅父母了,也该学会好好爱自己了,只要我们心中点有一盏不灭的心灯。
阅读 (879) 评论 (3)
文章引用自:原创
折翅的苍蝇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3)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