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苍蝇的故事

个人资料
个人简介
做一个简单的人,仅此而已。
个性签名
疯的时候,喜欢狂;静的时候,喜欢睡。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86755
  • 本日访问数: 39
  • 昨日访问数: 121
  • 本周访问数: 565
更多
友情链接
博文
(2013-05-22 09:44:09)
  刚入夏没多久,天气就热得让人难受了。
  进入“汇元”已有好些年头了,就如我和妻走进婚姻殿堂一样,在弹指一挥间,时间便从我们忙碌的手心里悄悄地流逝了去。
  真是岁月不饶人。
  答应过妻不只千百遍了,休息时就陪她和孩子出去散步,只是每天忙忙碌碌中,这事儿也早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昨天,好不容易得休息,晚饭过后连洗澡都有点想忽略掉心理都有,整个人直接倒上床便眯了过去,这时妻在厨房里又唠叨起来了。
  我知道,妻又在埋怨我没跟她和孩子出去散心了。
  其实,妻的唠叨我是理解的,结婚这么些年了,孩子也都这么大了,我真的没有好好陪过她们娘俩,回头想想也很是内疚。正当我横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时,孩子突然跑到床边摇着我的胳膊叫着。
  “爸爸,我们去买海绵宝宝好不好?”
  那一刻心里突地一阵酸,真的很久没有好好陪孩子了。摸着她粉嫩的小脸心里有种无语言表的感觉,除了内疚也许也只有内疚了吧。再侧过身看一眼依然在厨房里忙碌的妻,她明显苍老的脸上贴着几缕汗湿的头发,结婚时她那白里透红的小脸也不再了,为了这个家她真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带着对妻和孩子的愧疚,我原本疲惫的身体似乎也失去了疲 ...
分类:休闲生活
 

  本文所有图片均未P过,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来宾生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家乡也有车模,吼吼,感觉还不错。上图先……

用手机拍的大叔鸡动得腿软咩咩了

拍完,妹子说纯咩?噢买嘎得!

就这眼神,哥的相机立马被电满了,三天都不换电池!

来张七仙女图

妹哟,你看谁呢?都不看镜头滴~

据旁边那阿婶说,这姑娘最有气质。

我说她是范爷,她说不像,不过唱K真的比我强捏!

这车是我现在的目标了,说下次我买了,你再回来,咱再拍几张。

妹子,你说范爷是不是就这味儿?

姐姐笑笑一个,你懂的。。。

 
(2012-03-16 14:36:18)
分类:诗词散文
  有时候我常想,睡了三十年的单人床了,如果有一天突然睡上双人床了,身边还多了这么一个人,那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如此一想,竟也觉得自己可爱之极。   曾经,我也是有过爱情,有过幸福的,何况一直以来我睡的也一直都是双人床,只是我住的是单人房罢了。   去年秋天,我用手机给房间拍了几张照片,并把它们都放到了网络相册里,名字就叫“单人房双人床”。   早些时候,我已经搬家了,由于种种原因,能带的都带上了,唯独那张还留有爱的余温的大床没能一起搬走。每每翻开照片,看到那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的时候,心底总在不轻意间被勾起或多或少的回忆。   我知道,人总不能一直活在回忆里的,只是这些记忆确实很美,美得让人心疼。   在陌生的城市里,面对着曾经熟悉的住处时,心里难免有些空落落的感觉。结局是早已写完了,可我却也已忘了当初是什么样的一个开始了,你就如天上的流云,从我眼前轻轻掠过,稍纵即逝,留下的只有模糊的背景和清晰的回忆——爱到深处,它又怎能不清晰呢?   你的容颜极浅极淡,却也足以刻骨足以铭心。在已流逝的岁月里,你是否还记得,你曾经美丽过我的世界?   或也许,你已经忘却了。   昨天一个朋友说, ...
分类:诗词散文
  很多年前,我就曾说过自己是一个冰雪男人。生活中确实如此,许多朋友也都知道的,我一直是一个极怕冷的人,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我的脚就如冰块一样冰凉,只有最亲密的人才知道。   时光如流水,时间都在我们的匆忙间或是不轻意的休闲间悄悄地流逝了去了,只有一些感动和温暖一直留在我们的心里。   那一夜,我终生难忘,只因有你在身边,只因你一个动作,一个不轻意的微小的动作。   曾几何时,我们都在追问自己,爱是什么?只是曾几何时,我们能真的找到过答案?   是的,爱是什么,在不同的年纪里,我们都曾给过自己不同的回答,只是每当想起那一夜时,我便找到了今生都不会再改变的答案。   闭上双眼,慢慢重温关于那一夜的每一段记忆,感觉很是享受,很是温暖。记得那一夜,你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因为我知道我的脚太冰,为了不冻到你我悄悄的把脚伸到一边,只要没碰到你便好。没想到,你在翻身时不轻意地触碰到我依旧冰凉如水的双脚时,你没有缩回去反而把我的脚拉过去,夹在你的温暖的双腿间。对于女人,我第一次这么深深地感动了,我说:“乖,好好睡吧,我脚太冰,待会儿你会睡不着的。”你却紧紧地抱着我孩子般地说:“我就知道老公怕冷……”继而 ...
(2012-03-09 12:30:15)
分类:诗词散文
  因为没有电脑,以前写东西时我都习惯用笔的,虽然很多手稿到最后也都当成垃圾给丢了。   昨天整理搬家时带回来的一大堆书籍时,竟无意中看到2010年国庆时写的几篇日记,其中有一篇写关于在海南旅行时的心理故事,现在看来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虽然字里行间很是伤感。     从下飞机到现在已经三天过去了,面对上苍,我无可否认我是想你的,就如今天在天涯海角一样,想极了。   时常,恋人们都喜欢说“我爱你,直到天荒地老”,于我,却是“我想你,在天涯海角”。事实如此,当你真的很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不管你走到哪里你心里装的永远都是她的,即使你人在天涯。   今天风特别大,或也许说海边的风本来就大。朋友们都下水玩去了,我只身躺在沙滩上,以最为休闲的姿势就那么躺着,任海风轻抚着,任阳光亲吻着。闭上双眼,把手脚都伸张开来,就如一个“大”字一样。听着风吹浪起的哗哗声,感受着中国最南端的城市的阳光,此时我竟没有外出旅行那种惬意的感觉,似乎这旅行更多的不是旅行,而是抛开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让心情肆意地去寻你。   前些日子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么一段文字,“Every morning, open my eyes and all I see you and sunshine ...
(2012-03-04 14:19:47)
分类:诗词散文
  最近发现自己特别的敏感,很轻间就被触动。

  一人一物甚至一个表情一个动作,我都会想起些什么,有时候甚至会想到来生。

  我想如果真的有来生,那该多好,把今生今世所欠下的都一个一个地还清,就如欠父母的,欠爱人的,欠朋友的。今生是还不完了,恩情又如何能还清呢?

  刚刚在菜市见到一孕妇,看样子已经怀了七八个月的身孕了,挺着大肚子走路很不方便。她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说,你在工地都没得吃什么好的,现在回来就好了,你在家等一会儿,我刚到菜市,等会儿给你炒几个好菜。看她吃力地走路却也依然很幸福的样子,那一刻我真的深深地感动了,这要多深厚的感情才能笑得这般灿烂?在她灿烂的微笑下,我不由地想到了自己。

  虽然一把年纪了依然单身,但也只有自己清楚,自己也曾经幸福过,只是自己不会珍惜。

  在那个还不懂事的年纪里,曾经深爱的人离开了。人往往都是如此,只有失去后才知道后悔当初。现在想想,曾经深深爱着的那个人是否已经成家了?她是否还好呢?也许也只有天才知道了。自己给不了的,别人能给,她的离去也许才是她最好的选择。其实,女人图什么呢?她对你那么好,你却不懂得珍惜,她想要的无非 ...

(2012-03-02 11:48:14)
分类:诗词散文
  在这我们这里,春天总是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没完没了地纷飞着,天极暗,尤其是在刚刚亮起来的路灯的衬托下。   没有清冷撩人的月色,没有清澈透明的轻烟,往往这时你欲将潇洒却偏难潇洒。踽踽独行,似乎也只是为了摆脱独行的那种心情。风不太冷,雨打在脸上却也挺凉的,路过别家昏暗的路灯,我也突地想起过年时那个晚上。   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三,父亲因在村里有饭局,所以早早地便洗澡出去了。天刚刚暗下来,妹妹就把已经很久没开了的路灯给拉亮了。这时外甥突然说,姨,天都还没黑完你开路灯干嘛,外公要很晚才回来的。妹妹说,开路灯路和夜的深浅没什么关系啊,只要是晚上,只要有人出门,这灯就得开着,有时候路灯开着不是为了看路,而是一种尊重。   那一刻,我心里震了一下。想想也是啊,开路灯和夜的深浅又有什么关系呢?父亲都那么大年纪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路灯照亮的不只是他深夜回家的路,而是温暖了他深夜回家的心。   于是,我想,这路灯也就再也不是路灯了,而是一盏心灯,一盏温暖的心灯。   在烦忙的生活里,在喧嚣的城市中,我也不知道自己颓废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沉沦了多少回,只记得自己曾在感情路上搁浅受伤过。记得在那日 ...
(2012-01-08 14:27:13)
分类:休闲生活
  在这个拥挤而喧嚣的城市里,偶尔回忆一些趣事,你总会发现生活突地变得很美起来。   上帝给了我聪明的头脑,我却拿来糊思乱想,就如今夜一样,越是糊思越是乱想,越是乱想就越是觉得这生活的美,美得让你越是回味越觉得可爱。   从重庆赶到四川阆中市时,已是接近中午了。穿过一座又一座城市,绕过一座又一座高山,我们在这个小得有点儿像小院子的镇上下车了。在烦忙之中小妹夫也已提前在那里等候我们一小会儿了,他带着另一个老乡。   从穿过贵州越过重庆,再进入这个“老不离蜀,少不入川”的地方,我们就已经深感这里的路犹如登天一般地难。于是,我们决定他们开来的两部摩托车都由我们兄弟俩开驾驶,毕竟他们俩都是新手,在这种盘于山腰的蛇行道路上又载着我们实在是危险之极。   这里的山比重庆的还要多还要高,雾也更大。我想,如果没有雾那该多好啊,在道路两边到处都长着原始森林一般茂盛的树木,山上更是郁郁葱葱,山脚下又是滔滔的江水。开了十来年的摩托车了,在这个一不小心就有“飞”下山崖的可能的小道上,我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路实在陡得恐怖。前后二三十米外蒙蒙一片,看不到一点东西,还好稍有点雾时我总习惯性地打开防雾灯,每每迎面 ...
(2012-01-06 15:52:05)
分类:诗词散文
  去到重庆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很是疲惫。   云里雾里的,没有风,对于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我来说,这种只有神话故事里神仙住的地方才有的云云雾雾,我实在是受不了,头一直很晕。   刚从车站出来,站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的,每每春运大概也就如此吧。   点上一支久违的香烟,背着只装有护肤品的空包,我有些找不到北的感觉。   雾气弥漫,人海茫茫,我们成了这座石头和流水扎成的城市的点缀。   老三说咱还是先找个吃的地方再说吧,这里太恶心了,一下车就被打劫了一样,你看后面那几个人都拉我们几百米远了。想想也是,自从我们出车站,那几个人就一直在后面扯我们衣服,都在吹自己的旅馆多好多好,叨叨不绝的,让人有种面对吹风筒久了很厌恶的感觉。也罢,他们确实不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住处,而是温饱。   印象中,重庆真的和抢劫没什么区别,拉客住旅馆的人就像当年拉壮丁从军一样,你要是不忍心接了他们的名片又不去住他们的馆子,你肯定是被骂飞的,直到飞出重庆地界。吃的方面也被吓得够呛,先不说那里的人不讲普通话让你因听不懂而头疼,光是麻辣就让你本就不太薄的嘴唇变肥。   我承认,重庆菜虽说很麻也很辣,但味道确 ...
(2011-12-19 12:32:42)
分类:瞎说小说
  冬天的傍晚很冷,风吹着满地的落叶,沙沙的声音让人更觉得荒凉。   村头的那棵古楝树早已被风吹得没了叶子,光凸凸的枝丫在北风中迎风飘遥。围观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散去了,只剩下被五花大绑在树下的胜安和静雯,他们背对着背被绑在同一棵树上,一棵古老的古楝树上。   他们已经被绑了整整一天了,连一滴水都没得沾过。   他们全身都是伤,嘴唇都干裂了。静雯微微隆起的肚子露出白嫩的肚皮,她一直在颤抖着,嘴角的血丝凝成了一块。由于被严重毒打导致下身出血,裤裆上一直有血往外渗。   “小雯,你再坚持一会儿,我把绳子磨断了就给你解开。”胜安一边说一吃力地往树上磨着绳子,只是他们都被绑得太紧了。   “我没事儿,你就别弄了,留点儿力气吧,这么大一棵树又这么粗一根绳子,绑得那么紧怎么弄得断,你的手都磨出血了。”静雯心疼地说,胜安手上的血湿冷了她的手。一阵风吹来,她抖动得更历害了。   “你再坚持一会儿,绳子就快要断了。”胜安故做轻松地说。   其实,他知道那么粗一根绳子,仅靠着微微能动的双手要把它磨断还要很长时间,他的手早已被磨破了,血已把绳子全给染湿了。虽是如此,但他心里清楚,只有把绳子挣断了他们才能得救。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